三个老头把我啃个遍;清纯校花沦为胯下玩物

日出日出水来了太痒了|被被多人用道具玩弄调教
2021年2月5日
一上到底肉肉63章,出水了 使劲 太舒服了
2021年2月5日

三个老头把我啃个遍 第一章

“这是宋皇帝亲自书写的‘乞降书’,你看看我们要怎么安排这个皇帝?”夏玉良把宋国的乞降书交给床上的王不争,看看要怎么安排宋国的皇帝。

毕竟对方并没有和夏国打的太激烈,而且是主动投降,自然不能杀了对方了。

“阿切……”披着被子的王不争的打了一个喷嚏,堂堂修炼者竟然在入冬的时候感冒了。

“还能怎么办,如果不杀对方的话,就把宋国皇室的所有人调到惠阳,看管起来!”

李湘君把熬好的药倒在碗里端给王不争,王不争虽然很不想喝,但也只能闭着眼喝下去。

“你是说……把宋皇帝他们囚禁起来?”夏玉良愣了一下:“这倒不是不行,那我……”

“你听她的话,说不定那里的人就要造反了!”王不争白了一眼:“让那里的百姓都知道这件事,然后在那里留下几十万军队。我们还让他们的皇帝治理他们,不让他们感到有什么异样。这样的他们即便是以后强大了也不会谋反,因为对百姓来说没什么异样的。”

“可这样的话,要是他们和当地的驻军勾结造反,恐怕我们就更加难以知晓了。”

李湘君有些担心,毕竟宋国那里富裕,要是当地的驻军到时候被腐化就是非常危险的事情了,她可不想再来一次大规模的内战。

“如果我们脸这个都不能防备的话,那么失败的就是我们了!”王不争揉揉鼻子:“答应他们所有的事情,除了所有的官职降低之后,所有人都不变动。我们只需要恐怕当地的官兵就行了,按照他们说的办吧!毕竟那么多军队不能就仅仅在哪里而已!”

“好吧!”两个女人听到他的话也没有再说什么,毕竟这点事的确做不到就丢人了。

随后夏玉良就下旨了,把整个宋国的官职全部都改了一遍,宋皇帝也仅仅是一州州长。

而宋国所有的州都被拆开,皇室原本就掌权那些人也纷纷担任一州州长的官职。

而倒向那些人的人也都在他们的管辖范围之内担任官职,做官的人更多了。

宋国不论是皇室还是百姓,都觉得非常满意,毕竟这对他们来说非但没什么影响,反而比以前的生活更好了,毕竟夏国的政策也会让他们得到不少好处。

唯一不高兴的就是宋皇帝和原来官职的人,他们的权利被分散的太多了,原本他们要求的就是依然还是原来的权利。

可是却没想到夏国这一招就把宋国彻底分解,这些人可是在原来都没有权利的。

以后即便是他们想要重新反抗,恐怕这些已经掌权的人也不会同意,到时候他们的权利就会被重新收回,没有一个人愿意这样的。

这件事穿传遍整个夏国的时候,所有人也都感到非常震惊,因为宋国几乎没有变化。

其他国家的皇室基本上都被灭掉,而宋国的皇室全部都留下来,而且还给了权力。

所有人看算是看穿王不争的手段了,这个家伙对于敌人毫不留情,但不反抗的人并不会那么暴力,甚至还会给予一些保护的。

随后夏玉良就从各地往西北调集粮食,毕竟那里的人真的没有粮食了,要不然他们怎么可能会这么轻易的投降,恐怕他们是真的一点粮食都没有了。

三个老头把我啃个遍 第二章

@@新书-《长生记之寻宝传奇》(书号:1273657)已经上传,这是一部讲述寻宝的小说,里面充满了历史的凝重,战争的惊险和人性的险恶,也包含了老曾的心血,请诸位书友一如既往地支持老曾。多谢!@@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

文学

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三个老头把我啃个遍 第三章

广固城外,三里,云门山。

一处荒岭之上,黑袍与陶渊明比肩而立,看着远处广固城中的万家灯火,以及城外平原之上,上万帐鲜卑帐户中的篝火堆堆,欢快的乐曲声与歌声,在整个空旷的夜空中回荡着,而烤羊炙牛的味道,也顺风传来,如果不是有这座坚城就在前方,会让人产生一种这里是塞外草原的错觉。

黑袍的鼻子抽了抽,喃喃地说道:“过了这么多年,鲜卑人还是没有学会跟汉人一样生活,在他们看来,这里仍然是草原啊。”

陶渊明微微一笑:“北方战乱多年,很多耕地荒废,即使是汉人的百姓,也有不少是躲在山中结坞而立,平原之上,就留给了这些鲜卑异族,不然的话,他们也没有地方走马放牧,好在汉人百姓还是能种出很多的粮食,让他们不用象草原那样养太多的牛羊,看起来,他们的日子过得还是不错的。”

黑袍冷笑道:“这种逍遥快活的好日子,也过不了多久了,身在乱世,是不要指望能舒服到哪里去的。”

陶渊明轻轻地“哦”了一声:“师父这回带回贺兰敏,是要引

文学

北魏攻打南燕吗?加上上次贺兰卢掳掠清河数万百姓的仇,足以让拓跋嗣起大兵来战了吧。”

黑袍摇了摇头:“不,拓跋嗣刚刚即位,立足未稳,国丧期间,也不宜大动刀兵,而且,你想想,贺兰部叛魏多年,拓跋珪也不能来攻,南北二燕一直能存在,你以为是什么原因呢?”

陶渊明正色道:“因为要南征南燕,或者是北伐北燕,都必须要以河北,幽燕为前进基地,需要在这里屯粮屯兵,然后等待时机,大军出动。北燕那里,要去辽东之地,山高路远,大军极难行动。而南燕这里,虽然路近一些,但南燕毕竟也有几十万大军,还有强大的甲骑俱装,不是这么容易对付的,真要灭国,非起大兵不可。”

“但魏国的大军,是分散在各个部落之中,散居在几千里的漠南草原上,这些部落只想在中原掳掠,却不想在中原生活,毕竟要他们改变游牧的生活方式,转而农耕,很多人不愿意的。除非是象南燕的这些鲜卑人一样,不事生产,举族来中原游牧,他们只负责出兵打仗才行。”

黑袍笑道:“所以你想说,现在各部大人未必会象畏服拓跋珪那样地听话,拓跋嗣只怕未必能指挥他们,所以,暂时无法出兵,是吗?”

陶渊明笑道:“拓跋珪让各部大人听话,也不全是靠了残暴好杀,更多的还是给好处。灭燕之后,占了北方,用中原的物产来供应这些部落,所以人人乐得为之效力。可是北方的汉人却不愿意受这种压迫,汉人比较少的并州之地还好说,但河北之地,那些汉人世家就会在姓崔的,姓卢的这些带领下,对北魏阳奉阴违。这次的清河郡之事,就是个明证,他们打着北魏的旗号,却实际上处于半独立的地位,所以即使凶悍如拓跋珪,也不能在河北安排大军,因为那样就意味着要迁上百万人口的塞外部落在河北,现在的条件还不成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