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小说、小说肉糜np

人妇系列 200,校花小雪与门卫老头(2)
2021年2月5日
好紧我太爽了肥水不流,老张和老李互相换女
2021年2月5日

伦小说 第一章

@@@@

听到叶枫直接开口选最大的两种户型,张曦内心也是一阵激动,如果这次她能拿下这一单业务,单单提成就有数万元,这完全抵得上她平时的数个月的工资。

“先生,这边请。”

虽然张曦内心激动,但表面却是表现的不动的声色,只是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在前面引路,将叶枫领到一边的户型模型前,热情的为@@@@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伦小说 第二章

王林再也不敢迟疑,赶紧说道:“我不是武者,只是人上人组织的外围成员,我真没干什么坏事啊,求你放过我。”

“你知道我是侦缉队的?”

苏烨问道。

“知道知道。”

王林连连点头,谄笑着说道:“您全国这么有名,在武林也是天之骄子,我师兄也经常提起你,赞誉有加啊。”

屁的赞誉有加,其实是满脸不服和不屑。

苏烨问道:“你师兄是人上人组织的?”

“对,他是!”

王林回答道:“我师兄是一名武者,今年二十八岁,我的风水术都是我师兄教的,我原来只是个普通的算命先生,这些风水阵都是他教的!”

说完,赶紧拱手求饶道:这些事情都是我师兄让我做的,不关我的事,真的不关我的事啊。”

“我的一切都是我师兄教的,我做的一切都是我师兄让我做的,他自己从来不动手,所有事情都是通过我的手来做的。”

“我是工具人,对……我只是一个被推在前面的工具人!他就是个王八蛋!自己吃饱喝足,把我给坑了!”

苏烨冷冷一笑。

果然如此。

“说说吧,你们都干了些什么坏事?”

“我,我做了……不,我师兄逼着我做了很多事。”

王林看着苏烨,一脸小心翼翼的说道:“他一开始帮我在富豪圈闯出名堂后,有很多富豪来求财,求子,求福还有求命的,这其中有一富豪些是在米国有上市的公司的,后来都被我师兄跟米国的机构给做空了。有一次我师兄喝醉了对我吹牛逼,我才知道他们就是用这种方法为人上人组织转了很多钱,还说以后也要让我成为人上人,我当时就严词拒绝!因为我知道,我来自于人民,自然要……”

“停!”

苏烨目光一凝,说道:“你是说,你师兄负责帮人上人组织赚钱?”

“对!”

王林连忙点头,说道:“我师兄在人上人组织的地位很高,他对人上人组织的了解更多,你想要了解人上人组织就去找他,我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啊,你饶了我吧大爷!我可以帮你约他出来!只要你放了我!”

“不需要!”

苏烨冷笑。

果然是不入流的组织。

竟然用这种不入流的把戏来骗钱。

“既然你师兄在人上人组织的地位很高,那你们师父的地位应该更高吧?”

“我师父,我……”

王林突然尬住了。

从他的眼神里,苏烨看到了一些茫然和莫名之色。

文学

“你师父是谁?”

苏烨逼问。

“我不知道。”

王林突然苦笑一声,说道:“我从来没有见过我师父,我能入门也是我师兄代收的,我很少听师兄提起过师父。”

苏烨点点头。

果然。

一个工具人怎么可能知道这么多。

王林的眼神已经告诉他答案了。

“啪!”

手掌一挥。

直接砍晕王林。

“用我们华夏人的钱来祸害我们华夏和中医?”

深吸一口气,苏烨站起身来,脸色阴冷。

本以为侦缉队从人上人组织中清缴出来的物资和财产都是米国提供的,没想到其中有一部分居然是从华夏这些富豪们身上坑蒙拐骗来的。

这个人上人组织,还真是无处不在啊,无所不用其极啊。

估计还一边坑着富豪们的钱,一边以人上人的姿态骂他们的傻逼。

“啧啧,只要是人,总有所求,不管高低贵贱,富豪也如此。”

苏烨提起王林,走进山林。

不需要王林帮他诱来他师兄。

他要守株待兔。

找了一个相对隐秘而又平坦的区域盘坐下来。

苏烨直接拿出了上品灵玉。

盒子一打开。

浓郁无比的灵气散发出来。

“不愧是上品灵玉中的极品。”

感受着这股精纯而浓郁的灵气,苏烨微微一笑。

“从这种气息来判断,这一块上品灵玉就足以抵得上一座大型下品灵玉矿脉了。”

没有丝毫迟疑。

闭上双眼,苏烨立刻运转浩然功法,开始疯狂的吸取上品灵玉中的灵气。

“哗啦啦……”

浩瀚的灵气流,疯狂灌入到他体内。

经过先天灵经的锤炼化为最精纯的灵气,在苏烨的控制下不断的朝着右脚涌流过去。

上一次吸收三省人上人物资的时候,他右脚的脚趾、脚背、脚踝以及脚后跟都已经隐隐的覆盖上了一层金色。

随着当下大量灵气的吸收灌入,右脚的金色开始快速加深。

不一会儿,就已经变成了纯正的金黄色。

此时,上品灵玉的能量仅仅被吸收了五分之一!

继续!

大量精纯的灵气迅速顺着小腿向上延伸。

很快整个小腿骨就隐隐的覆盖上了一层金色的能量。

开始渗入骨髓。

知道整个骨髓全部变成金色。

金色能量再度往大腿骨攀爬蔓延上去。

当上品灵玉中的灵气被吸收得差不多的时候。

伦小说 第三章

医院是感情爆发最多的地方,也是一个不讲感情的地方。死亡与新生每时每刻都在发生。隔壁的太平间里母亲哭的要死要活,而另一边的新生房中,孩子的红鸡蛋,年轻的爸爸见到穿白大褂的就给塞一个,笑的如同一个傻子。

医院中的顺口溜特别多,比如吃吃喝喝妇产科,说的一点都没错。妇产科纠纷多,可患者也多,所以,如果一个医院,谁的衣柜里面饮料最多小零食最多,就翻翻妇产科的小护士就知道了。所以如果追妇产科的小护士,估计花费会大一点。

妇产科的患者高峰低谷的比较少见,它不像是骨科。

骨科是两头大,夏天和冬天患者最多。夏天几乎都是年轻人,在工地上班的年轻人,各种事故。而冬天则是老年人,冰溜子上摔倒的。所以相对来说,骨科的患者更依赖医生,各个科室中骨科的医生算是过的比较滋润的。

当救援结束后,医院当天就进入了正常的工作状态,绝对不会因为某个人意志而改变。而医生护士们的工作生活也在第二天进入了正规,不管心里如何,但生活毕竟还是要继续下去的。

随着进入年底,茶素的天气越来越冷了。茶素的冬天,就一个特色,雪多,因为是在暖湿气流汇聚的地方,又有天山大空调的存在,这里的冬天三天一场小雪,五天一场大雪。

大雪导致的是城市生活节奏的缓慢。内地的人估计想象不到茶素人命在下雪时候的快乐。当然了前提条件是吃饱喝足没事。张凡对于下雪有点不是特别喜欢,估计从小没见过多少雪的他对于天天早上起来扫雪不是特别感冒。

医院门口长长的街道扫雪任务已经给承包出去了。一年八千,不管下雪不下雪,也不管下几场雪。扫雪,在边疆是落实到人头的,不要像是内地,全靠环卫工人。

清晨,张凡下了楼,看到半个汽车半个身子都在雪中,他犹豫了半天,还是选择了步行。漫步在大雪的天气中,公交车变慢了,行人走路变慢了,好像时间都变慢了。

行人的发色都变成清一色的苍白。张凡忽然不知道怎么想起一句不知道是谁的诗来:最是秋风管闲事,红他枫叶白人头!

张凡陶醉在自己竟然都能看着白雪吟诗的时候,忽然一个可恶的声音打破了自己的陶醉和意(a)淫中,“我去,张院,你都亲自走路来上班啊?”

不用说,是薛飞可恶的声音!

张凡白眼看了一眼薛飞和他老婆,“我自己不走路,怎么办?”

“你现在的地位自己走路有点对不起我们茶素医院,你就算不坐车也得人背着来上班啊,自己走路,掉分!”

“行了,就你闲话多。张院好!”他老婆嗔怪的推了一把薛飞。

“嫂子好,你这是?亲自送薛主任来上班吗?”

张凡好奇的问了一句。

“哪当然,我好歹是个主任,虽然是副的,可也要有人来送着上班啊!”

薛飞就是这样,你不搭理他,他都能自说自话的和你聊半个小时,你要是打岔了,没完没了。

“我是去妇产科。”薛飞老婆有点羞涩的说了一句。

薛飞和他老婆结婚有好几年了,如果说有关系,估计都有点历史了。毕竟人家从高中就开始勾搭的。

可虽然两人打打闹闹,以前的时候时不时薛飞的脸就让老婆给挠的像是花猫在发情期打了架一样。可两人的感情是经过贫富考验的,早先的时候,薛飞在骨科,因为经常吃射线,就先没要孩子。

等到了急诊中心,射线不吃了,就封山育林了快一年,可现在好了,孩子好像不怎么见动静。

薛飞不着急,可他老婆不愿意了。昨天晚上两人谈论了半天,薛飞老婆早上起来,说什么也要来检查一下。

医院的医生其实也挺悲催的。年轻的时候,精力旺盛,一天到晚的恨不得化身成一个小泰迪,可身不由己,五年的住院医下来,身体中的哪点激情全都飘逝不见了。

等到了主治,稍微好一点,想要孩子了,问题来了。白天面对着病号说,你要顺其自然,你身体没有什么问题,回家好好休息,多吃点补锌的食物,比如干果什么的。

晚上回到家,被老婆恨不得给拽掉下来,吃着核桃和巴大木都一点都香了,泛着一股子苦涩。

“要帮忙就给我打电话,我今天手术不多。”走到医院门口的时候,张凡给薛飞说了一句。

“好!”别看薛飞在路上一路的风骚,但进了医院后,情绪还是不经意间低落许多。说实话,有的人一辈子都不愿意生孩子,而有的一辈子都要不了孩子。

薛飞老婆看出了薛飞的紧张。“没事,你能吃能睡,最近或许是咱们……”

“皮都快磨破了!”薛飞好似相当紧张的提了提裤子!

不孕不育,相对来说,女性比男性好检查,女性一般都是做彩超,看看输卵管子宫的情况,有没有

文学

粘连,有没有感染等,而男性就不一样了,测活力,测数量。

所以,薛飞略有不好意思,特别是在一个医院,平日里谁还不开个谁的玩笑,这一但测出个数量不够或者活力不够,以后都不敢开别人玩笑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