贱奴跪好请主人玩弄,把禁欲校草做到哭

夫君的大东西 别动我还在你里面h
2021年2月5日
美妇小说,我和漂亮岳的肉欲小说
2021年2月5日

贱奴跪好请主人玩弄 第一章

白帝金天氏肯定没有陨落。

在这个尚无真正太一道境的古老时代,先天神圣几乎等同于会长存不灭。

而且,这是个先天神圣寥寥无几,作为某一种大道唯一掌控者的年代,若是陨落必定会产生惊天动地的异象,无法掩盖。

天地间一片平静,甚至在明面上金行大道和法则都是正常的,这就意味着白帝还活着。

只是状态非常诡异。

钟恒在镜尘沙的身上看到了一些情况——毫无疑问这个金阳国主就是白帝,可又不是白帝的全部。

金行大道权柄并未旁落,依旧掌握在白帝的手中,可这条大道已经无主。

这就意味着,白帝可能正处于一种非生非死的诡异状态。

可以猜测,白帝应该是用了某种手段,在保留了自身对金行大道掌控能力的同时,又脱离了大道以及先天神圣之体本身的桎梏,成为了一个可以从头开始走修炼道路的全新生灵。

这种情况,钟恒在“笔记”上见过。

在后世道法完整的时代,这样的情况其实并不算少见。

于大道法则中自然孕育出来的先天金仙受限于自身大道,以及没有基础的修行经历,难以更进一步。

这个时候,先天金仙通常通常就会秘密闭关,将自己的先天神体藏起来,元神脱体而出,借用轮回之力洗刷到元神中残留的先天气息,化作一缕纯净真灵,转劫托生为人,然后在一步一步修炼,重登巅峰,踏上太乙之境。

从镜尘沙是炼气士真仙来看,钟恒完全有理由猜测白帝是做了类似的事情。

只不过,这其中有几个问题。

首先,就是这个时代的各种道法还只是雏形,哪怕是道尊鸿钧都未必真的清楚太一道境是这么回事。

在这样的情况下

文学

,以转劫托生之法脱离先天神圣之体,经轮回冲刷为人,极其冒险。

最终竹篮打水一场空,都是非常有可能的事情。

钟恒并不认为白帝会那么愚蠢,当然,祂的做法肯定有赌的成分,但绝不会彻底把希望寄托在别人的身上。

“若是我所料不差,白帝应该已经布置好了后手,多半就应在镜尘沙和祂本身的诡异状态上。

“白帝非生非死,是因为镜尘沙的存在,那若是镜尘沙死亡,是否白帝就会立刻恢复?嗯,这是非常有可能的事情。

“以此为引申,若是白帝感知到了金行大道有变,同样可以让镜尘沙当场自杀,重回白帝神体。

“以此为后手的可能,还是非常高的,以后有机会的话,就试探一番看看。”

钟恒在心里将白帝可能存在的情况分析了一遍。

在发现金行大道无主之后,他就动了心思,想要隐秘占据金行大道,成就金仙!

这是绝佳的好机会。

不过,此举关系重大,不能贸然行动,必须要做好准备。

最关键的是确定白帝的状态,以及镜尘沙所能发挥的作用。

还有与白帝合作的又是那些存在,这些都要搞清楚才行。

以及两百七十八年之后,鸿钧在天庭讲道的时候,这些先天神圣们究竟是想要作什么?

贱奴跪好请主人玩弄 第二章

“这家伙实在太厉害了,少门主,要不我们一起上吧?”

有人向金袍青年提议道,所有人都看出来了:今天要是一个一个上的话,没有人会是吴毅的对手,只会被吴毅各个击破。

现在,金袍青年一方,除去跟冷盈盈和商紫衣战成一团的两位炼丹师,还有九人,要是这九人一起上的话,吴毅断无胜算。

金袍青年是这么想的,他的手下们也都是这么想的。

“大家不要留手,一起上,先把这吴毅解决掉!”

终于,残酷的现实使金袍青年认清了形势,他发号施令,命所有人一起攻击!

他们在金袍青年的率领下,将吴毅围困在中央,各施绝技对吴毅展开了攻击。

其中,有人使用的是神识幻化出的兵器,有人运转起诡异的功法,使吴毅防不胜防,还有人使自己的神识之体发生变化,战力得到了大大增强……

一番狂风暴雨般的攻击之后,吴毅多处受伤,狼狈不堪。

金袍青年一方的炼丹师则大喜过望,自认为稳操胜券,他们纷纷叫着嚷着,要让吴毅受尽折磨之后再行击杀。

就在这时,异变突起,吴毅施展起来炼神诀!

无数神识细线激射而出,它们像千万条游蛇似的缠住了九位炼丹师,使他们无法动弹。

吴毅再次施展炼神诀,他的身形在不断地闪动,每闪动一次,神识长剑就会攻击一次,此时,必定会有一名炼丹师殒命当场。

金袍青年是最后一个被击杀的,他大喊大叫着,一点也不甘心:自己堂堂的洛溪门少门主,带着这么多手下,居然被一个无名小卒杀了个精光。

与冷盈盈和商紫衣对战的两位炼丹师,眼见形势不对,他们选择了逃跑,可是,两位炼丹师还没跑出去多远,冷盈盈和商紫衣分别追上他们,将他们俩击杀于剑下。

此战过后,金袍青年等人的神识体消散,他们携带的神识珠却留了下来,这里几颗,那里几颗,到处散落着……

吴毅、冷盈盈和商紫衣一起将这些神识珠捡拾回来,令三人没有想到的是:神识珠的总数居然达到了一百多颗。

其中,绝大多数都是低品珠,中品珠只有十余颗,最令吴毅高兴的是,里面还有一颗高品珠。

也就是说,金袍青年这帮人总共击杀了十几位准王者,还击杀了一位真正的王者,他们展现出来的战力实在不俗。

吴毅心中暗道:要是没有炼神诀的话,恐怕在刚才的战斗中,自己早已被金袍青年和他的手下击杀了。

这些神识珠被分成了三份,有高品珠的那一份自然被吴毅获得。

刚才由于情况十分混乱,吴毅并没有能击杀绿纹巨鳄,让其逃到了一个毫不起眼的泥潭里躲了起来。。

金袍青年的事一结束,他便立即带着冷盈盈和商紫衣去搜索,最后,在深潭中发现了绿纹巨鳄的线索。

巨鳄当然不甘心束手就擒,它凶性大发,招招采用两败俱伤和同归于尽的打法,想从绝境中拼得一线生机。

然而,在炼神诀的面前,一切的努力都是徒劳的,在神识丝线的束缚下,绿纹巨鳄越挣扎,捆缚就越紧。

吴毅果断地斩下了绿纹巨鳄的脑袋,并在它的神识消散之前,将其投入到神识巨鼎中,开始炼化。

他就地打坐,神识巨鼎在他的面前缓缓旋转,里面存放着绿纹巨鳄的尸体,一道接一道法诀打入巨鼎。

贱奴跪好请主人玩弄 第三章

在洪荒,阐教十二金仙也是威名赫赫的存在,这不仅是因为他们背靠元始天尊这位圣人的原因,更多的也是他们在洪荒闯荡下来的威名,一般修行者听说了他们的名号,都会客气几分,不敢怠慢,一般更不敢和他们动手。

可是,如今袁洪不但与他们为敌,大动干戈,甚至是十分嚣张狂妄地一人就杀了过来,看样子是想要一人独斗他们所有的阐教弟子,这样的行为已不是嚣张狂妄可以形容的,简直是不把他们放在眼里,当即阐教众弟子就各个大怒不已。

那广成子就怒喝道:“孽畜狂妄!”

太乙真人也是呵斥道:“孽畜找死!”

但不管他们如何怒喝,又如何呵斥,袁洪轻哼一声,丝毫不曾理会,直接就化作残影杀将过来,犹如虎入羊群,丝毫不惧。

当然,大怒的阐教十二金仙见状,一个个自然不会和袁洪客气,各施展神通,催动各种法宝,向袁洪攻来。

只见广成子双指一动,那雌雄双剑再次如电如光的掉转头来,又再次向袁洪杀来。

袁洪身躯稍微移动,刚避开了这雌雄双剑,随即又有惧留孙放出了手中的捆仙绳,捆仙绳化作金光向袁洪捆去,袁洪避之不开,被这捆仙绳捆住了身躯,动弹不得。

那对面的梅山五人见状,大惊失色,忙急声唤道:“大哥?!”

袁洪却是神情不变,面色不惊,轻哼一声,运转玄功,瞬间身躯变大变小,想要逃脱捆仙绳的束缚。

但是,这捆仙绳也是一件先天灵宝,不管何人何物,又如何变化,被它捆住之后,就休想逃脱它的束缚。

所以,袁洪即使玄功变化万千,可始终都没有成功地逃脱束缚,只能束手就擒了。

那惧留孙见状,就指着袁洪哈哈大笑道:“孽畜!不要白费力气了,这捆仙绳你是挣脱不开的!”

广成子则接着道:“与这逆天而行的孽畜多说什么?且让贫道斩杀了他,替天行道!”

说着,他又是一指那雌雄双剑,再次向袁洪杀去。

那云中子见状,不由摇头叹息一声,他已是可以预见袁洪这次是必死无疑了,不由地心里有些可惜,无数年的修行到底是毁于一旦了。

但是不管如何可惜,他到底是没有阻止广成子开杀戒,因为他之前几次三番劝过袁洪离开的,是袁洪自己执迷不悟,如今落的身死道消的下场,也怪不得谁。

那梅山五人更是大急,齐唤一声“大哥”,然后各个腾空而起,向对面杀来,援救袁洪,可却已是晚了一步,雌雄双剑已是杀到袁洪面前,就要穿透袁洪的大脑,了结了袁洪的性命。

却不想,就在这千钧一发之时,忽然袁洪身躯再次暴涨,又侧身避开了头颅这个首脑之处,让那雌雄双剑穿过了那右肩。

顿时,右肩鲜血飙出,又有两个窟窿现出,袁洪感受到了其中的痛楚,更是凶性

文学

大发,目中凶光大现,仰头大吼一声:“嗷!”

但广成子依旧不依不饶,冷笑道:“孽畜!不管如何挣扎,今日都会是你的死期!”

说完,又是手指一指,那刚刚穿透右肩的雌雄双剑掉头返回,再次向袁洪杀来,这次直指袁洪心脏。

此时,援救的梅山五人也已是来到了西岐城前,见到这一幕,同时喝道:“广成子,休要张狂!”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