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美妇用嘴服侍,圈养调教(粗口H)

岳的毛太浓;yin乱大合集
2021年2月5日
小妖精好荡h;500篇香艳短篇合
2021年2月5日

两个美妇用嘴服侍 第一章

薇恩和露露的下路对线,打出了不错的优势。

非常的让人惊喜,薇恩前期对线是出了名的不容易。

现在能打成这样,可以说是前期的难关已经度过。

基本装备,是必然可以拥有的。

而陈稳的装备路线,还是那么标准的稳式出装。

第一件是破败,这一点没有问题,谁来都应该是这么出。

但是小件方面,绝大部分人,应该都是先做比尔吉沃特弯刀,已保证自己的对线续航。

谁能想到,这个鬼才是先出反曲之弓呢?

这个装备,可能打一波的时候会更厉害一点,多打出那么一两个三环。

其他地方,几乎找不到任何优点。

adc英雄,前期的攻速性价比,其实并不如攻击力高。

前期堆攻击力,后期补攻速,才是一个比较合理的装备路线。

不少人对于这个出装路线,表示不理解。

雷婷保持信任,但是很好奇。

想问一下,为什么?

“陈稳,我一直很想问你,你这样出装,到底哪里稳健了?”雷婷提出了一直很想问的问题。

过去,陈稳毕竟有着世界冠军的光环,雷婷一直保持仰望,不敢随意提出问题和意见。

但是现在,都差不多是最后一战了。

也就没啥好顾虑的了,该问就问,以免留下遗憾。

“你是说,反曲之弓吗?当然正常对局出吸血会更好一点,但是出了吸血,对面更不会想跟你对拼了,只想发育,但是出攻速的话,对方会因为你没有恢复能力,而有消耗你的想法,那个时候,就有了一定的打架机会。“陈稳解释道。

不管你操作如何神仙,计算如何准确。

对方保持距离,就是不跟你打。

任你七十二般武艺,又能对谁施展呢?

这个回答,让雷婷有些明白了,原来他在第五层。

“但是,怎么保证对面对拼,一定打的过呢?”雷婷继续问道。

“为什么要保证?”陈稳反问道,“世界上有绝对的事情吗?几乎是没有的,我甚至不能保证我们存在的这个世界是真实的,为什么要保证一波打架能赢呢,只要概率大于百分之五十就行了。”

“原来如此!”雷婷得到解释,心中疑惑解除的同时。

对于陈稳的了解,又更深了一步。

他的稳健理解方式,与众不同,才是他至今为止打出那么多魔幻操作的本质原因啊!

“稳哥走到ad位置以后,话好像比以前多哦?”天越突然问道。

“毕竟上路是一个人,下路是两个人嘛。”黑夜附和道。

“总决赛呢,好好打好吗?”浪比较稳重的说道。

雷婷有几分不好意思,但是赶紧抛开想法,不能影响比赛。

陈稳略有波动,但是还是保持稳定。

对于雷婷的感觉,陈稳也是一直很怪。

说不上来,有些好感,却又觉得没

文学

有到那种程度。

这个时候,也没空想这个问题,比赛要紧。

这可是决赛!

黑夜一边说着同时,一边动手,闪现ew给到七星中单的卡尔玛。

猪女来到中路,走出来补上一发大招,连续控制。

最后再q闪撞上卡尔玛,避免他交出闪现。

瑞兹一套军体拳,技能夹杂平A的华丽操作,拿下人头。

这种操作,对于黑夜来说,难度并不大。

gank本身的关键,在于对方有没有眼,能不能意识到。

操作本身不是关键,黄金白金来也是差不多的一套,可能差点细节。

操作背后的逻辑,才是最为重要的。

猪女gank成功,酒桶立刻准备还以颜色。

趁你没闪没大,同时暴露位置,这个时候gank下路,将会是一个非常好的选择。

酒桶的第二个大招转好,又一次的来了下路。

很难想象,霞会被薇恩给推线。

从技能上讲,根本就不科学。

而霞,其实也是有意为之,故意放线给薇恩,好让酒桶来抓。

毕竟薇恩其实更喜欢塔下安全的吃补刀,到对方塔下的薇恩,才是真正危险的。

霞一直放线,薇恩也是不客气的蹬鼻子上脸,一直走位如此的激进给机会。

也确实获得了快十五刀的优势。

但是问题是,只要被抓一次,就功亏一篑啊。

辛苦压刀十分钟,被抓一次就立刻回到解放前了。

酒桶再次前来抓人,兵线很好。

而且是一直这么好,你很难理解沉稳的脑回路。

被抓一次躲过去了,你能次次躲过去嘛?

两个美妇用嘴服侍 第二章

“出手了。”拉斐尔在得到有关于黑狼公国的情报之后,低低的对着幽秘之花·米兰达说了这么一句。他们招收的那个仆从因为只是外院的杂役,所以并没有被严刑拷打。

倒是那些厨子和参与内务的侍从们没有落得一个好的下场,不是被打的体无完肤就是直接被拖入狗笼之内成为了它们的养分。

“埃尔兹·科尔曼·罗托大公这个阻碍被剪除,穆罕瑞德神系的进展开始在被推动了。我还以为他们会更有耐心的。”拉斐尔立于影城之内,这座城市一点都不为外面的风风雨雨而扰,便是转换了一位主人也是如此。

城内到处可见那些准备过来寻求‘帮助’的人员,反而因为近来的糟糕事,生意更胜从前。城内一处显眼的位置有着一座新建的环形建筑,其内灯火通明,有一个个的它族侍女接引来客。这些侍女们显得落落大方,要是我跟你们说她们先前不过只是一群被关押起来的奴隶,你们必然不会相信。

“那么我们是否还要继续静观其变?”幽秘之花·米兰达也随着拉斐尔的目光向着那栋建筑望去,侍女会先从这些‘来客’的手中接过任务清单观看,而后带着他们通过不同的道路走入不同的房间之内。

难度不同,任务不同,标价自然也不同。

“黑狼公国所处的位置算不上很好,穆罕瑞德神系这也算是用心良苦了吧。毕竟想要在诸多神祇都没有注意的情况之下在艾欧大陆之上散播属于自己的信仰,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拉斐尔对于穆罕瑞德神系还是挺佩服的,能够以外来者的身份完成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壮举,这

文学

也算是一种极大的魄力了。

幽秘之花·米兰达只是静静地听着、看着、思考着,作为一个刺客,她们不需要有过多的言语。只需要在关键的地方提出自己的疑问,然后忠实的执行上面传递下来的命令就已经足够了。

“不过他们这样做也太过于心急了,邪兽的威胁看似无法影响到黑狼公国,但从它们的行军路线看来,这是迟早的事情。嗯?”拉斐尔微微顿了顿,“看来是已经有所谋划了。”

“无妨,就先让穆罕瑞德神系上个台亮个相,我倒想看看这些神祇们能否真的将那些邪兽给对付个干净。至于我们之间的那些恩恩怨怨,总是有机会清算的。”拉斐尔决定对黑狼公国前来巴塞洛缪区域的使者和善一些,价格就两倍一把好了。

想来以罗尔法·科尔曼·罗托大公的智慧,一定会明白为什么自己购买的东西要付出双倍的价钱的。

……

……

另一方面,精灵们的行动在精灵的灵巧与盗贼之神艾瑞芬·伊拉希尔、精灵的预言与幻象女神莎罕妮·月弓以及精灵的森林之神瑞里芬·莱勒菲的掩护之下,快速的穿梭在一片片的丛林之中。每每前方无路的时候,在一阵光芒的照耀之下,便总能够快速的蹿生出一颗颗的树木。

似是为艾欧大陆的绿化起到了极大的贡献,不过随着军队的移动,这些树木又会快速的枯萎下去,化作一阵飞灰。这也是他们所挑选的路线都是那种人迹罕至的地区的缘故,否则就这一路行来,讯息早就已经传得铺天盖地了。

拉斐尔倒是一点没有料想到这些精灵会有这么大的魄力来自己的地盘上捣乱,而那些精灵在几次尝试无果之后,也没有继续派遣人员到海上送死,倒是少了几分消遣的趣味。

“上神,我们已经快要接近巴塞洛缪区域了。在继续前行,其上的士兵肯定会发现我们的踪迹的,我们接下来应该如何去做?”精灵摄政王麦尔肯·晨风向着一旁的精灵的灵巧与盗贼之神艾瑞芬·伊拉希尔出声询问道。

上次神力显身前往藏锋海·水晶宫,那道神力显身就再也不见踪迹,不用想,肯定是被那个不识好歹的海洋之神给解决了。

这让他有些怒不可遏起来,自从上次在混沌魔犬柯兹夫的口中吃了个亏之后,这位神祇就一直对吃亏这件事情有着很大的抵触心理。而他自是不敢再去招惹混沌魔犬柯兹夫,但海洋之神,那算是个什么货色?

真的以为有几个神祇在背后保护他就能够高枕无忧了?真是一个笑话!

“放心,有我们在旁,你们还怕会被那些傻呼呼的士兵给发现?”回应这位精灵摄政王的是不屑的笑容,倒不是看不起他,而是看不起拉斐尔手底下的那些兵。一个小小的巴塞洛缪区域能够有什么难惹的货色?

而且他们这儿还有精灵的预言与幻象女神莎罕妮·月弓,提供掩护根本就是不在话下。

本来,这一切确实都是天衣无缝的。一点问题都没有,在神力的掩护之下,悄悄地进村,打枪的不要,最后发动致命一击。

然后,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在巴塞洛缪区域之上隐藏着一张什么样子的‘天网’。所以,当他们的士兵在抬脚进入巴塞洛缪区域的第一个瞬间,在沃纳之上就响彻了警报。

“警报!有外来生物入侵!”

“警报!有外来生物入侵!”

“警报!有外来生物入侵!”

……

一声声的警报如刺耳的刹车声,让沃纳之上的所有人都放下了手头上的工作。能够接触核心的,无疑都是核心的存在。

“发生什么了?”只是他们的权限显然无法知晓事情到底再往什么个方向发展,所以只能够忙茫然的从各自的实验室之内走出。沃纳已经作为拉斐尔的机关人发展中心了,其上的机关人囊括三个领域,进攻、防御、辅助,其下又一一细分下去。

只是多数都没有见过光,这让很多人都忘记拉斐尔其实还有与机关人相关的神职和神力领域。

拉斐尔和约瑟芬·赫士列特、依耶芙特·亚伯拉罕三人的权限可以说是最顶尖的,所以第一时间就被沃纳之上的超级系统给连通了,警告有形似精灵的生物进入了拉斐尔的领地范围之内。

两个美妇用嘴服侍 第三章

“舒服!小美人,你真的不错!”

这就是权力带来的享受,苏式丙很享受这一刻。钉陆城由自己说得算,自己想干嘛就干嘛,就比如这个美女,这是苏式丙强行抢别人的老婆抢来的。这女人刚来的时候,死活不愿服侍苏式丙,但在经过一番威胁跟利诱之后,这女人主动服侍苏轼丙,并让苏轼丙享受到了他从来没有享受到的待遇。

“大人,听说北方已经大胜仗,那位君主就要回来,他要是回来,你不怕他把您撸下去吗?”

一场酣畅淋漓的大战过后,女人趴在苏轼丙的身上问苏轼丙。

“呵呵,撸我,那也要看看他有没有那个本事,这钉陆城是我说的算,就算他是这王朝的大英雄,钉陆城是他建立的,那又能怎么样,钉陆城已经完全是我的人在掌控,他进不来,进来了也出不去。”

既然决定造反,苏轼丙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有一句话说的在理,民意决定谁当君主,钉陆城苏轼丙经营了这么久,这么早就被他围成了一个铁桶,这里的人没有一个人是支持莫宇当君主的,支持的人都跟着那个郑新离开了钉陆城,到别的地方生活,钉陆城没莫宇什么事。

莫宇不知道钉陆城的变故,系统知道,没告诉莫宇,这是系统放任的结果,系统这是在完善本位面世界,莫宇终究是外来者,终究还是要离开本位面,而王朝不能一直这么荒废,必须要有人当皇帝,管理这一大片领土。

钉陆城外,莫宇与战阳看着这个变化不大的钉陆城,心生感慨,离开钉陆城已经多年,再次回来,真的很好。

“少爷,要不要我进去让人出来迎接您的归来。”

“不用了,不必搞这些形式,我们走吧!”

战阳的建议莫宇没有采纳,他不是那种爱慕虚荣的人,不想搞这些。

与战阳,莫宇走到了城门前,刚想进入钉陆城,就被人拦下来。

“你俩站住,你俩是新来的吗?怎么没见过你们,报上名来。”

拦住莫宇和战阳的是守门的士兵,守门的士兵不认识莫宇和战阳,自然要拦下莫宇与战阳盘问一番。

“大胆,这是主公,你们不认识吗?去叫你们的领班过来,我倒要问问你们领班,是如何带队的?”

战阳没想到会在城门被自己的士兵拦截,这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什么主公,不认识,来人,把他们拿下,我怀疑他们是奸细。”

士兵看到战阳与莫宇不配合,立马大声招呼来其他士兵,一起包围了莫宇和战阳。

“你们大胆,看我不灭了你们!”

战阳简直要气疯了,这帮人是不是都傻,连莫宇也不认识,看了是想要死,那战阳就成全他们。但战阳还没动手,莫宇就拦住了战阳。

“战阳!”

莫宇是看出了一点什么,所以他拦下了战阳,对着城墙上说道:“出来吧,别鬼鬼祟祟的,既然有胆造反,没胆见我吗?”

“呵呵,不愧是拯救王朝的大英雄,既然识破了我的计划,那我也不遮遮掩掩,这钉陆城归我了,你若离开,我放你一条生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