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洁系列小说 在车上要了我很久

自洁第十九章,灌满白浊夹住不准流出
2021年2月5日
清冷受被做哭np全肉bl|新翁熄粗大
2021年2月5日

白洁系列小说 第一章

清晨,李晟领着麾下的党项骑兵已然出了大营,往着蕃贼约定的积石山下十余里处的战场奔去,两军约战从来都是大阵仗,彼此都会派出斥候提前在战场附近观察,看看对方是不是会有埋伏。

积石山附近山谷众多,藏个几千兵马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虽说吐谷浑人做了内应,但是李晟本能地保持着戒备心,这也让他得到了沈光的赞赏,率领党项骑兵在大军前面担任侦查的斥候。

“尔等以十人为队,大索方圆五十里,若有遇到敌情,便立刻回禀。”

分派完麾下的党项骑兵后,李晟领着五十骑率先抵达了战场,不得不说那蕃贼老将挑选的地方很是不错,地势平坦,四周一览无余,附近没有什么可以埋伏兵马的地方,而且距离双方的城池和大营距离相当。

这时候天才蒙蒙亮,东方刚露出了丝鱼肚白,李晟他们方自在选定的战场策马跑了圈,便见到了同样出城查探的蕃贼斥候。

“淦!”

几乎是不约而同的生出了同样的念头,李晟便和对面的蕃贼骑将各自领着部下互相策马冲锋厮杀,战争从他们相遇的那一刻就开始了。

那吐蕃骑将在铁颜麾下也是有名的悍将,当他看到对面冲来的唐军骑将不过是个面白的小将,心中狂喜起来,自问这是合该他立功,双腿夹着马腹,风驰电掣间,双手持矛便朝李晟刺去。

李晟出身将门,家传的武艺自是顶尖,而他向来心高气傲,眼见那吐蕃骑将敢在自己面前逞狂,却是就着那刺来的铁矛,仰面贴着马鞍倒下,接着便是对马交错时起身一记回马枪,径直将对方刺落马下。

“将军真是好腰。”

双方骑兵对冲过后,失去了将领的吐蕃斥候们不敢再继续打下去,剩下的人俱是打马就逃,却是叫李晟大失所望,随后他便狠狠瞪了眼身旁的亲兵,什么好腰,李嗣业将军那等腰阔十围的才是好腰。

打赢了的碎叶军斥候们下马给摔落马下尚未死透的蕃贼补刀,同时将几个受伤的同伴从地上拉起来,骑兵交战就是这般凶险,高速的冲锋下摔下马,若是运气不好直接摔断脖子,不过好在这回他们运气不错,五个摔下马的同袍里只有一人摔折了腿,其余几人只是淤伤。

“割了首级,咱们且回去。”

李晟看着远处隐隐扬起的烟尘,知道蕃贼的大军出城了,像这样的约战,双方都会抢在对方之前抵达战场列阵,至于什么等对方列阵完才发动进攻,也只是说书人口中的故事罢了。

不过想到自家主君的打算,李晟只能希望蕃贼们的动作快点。

……

薛珍珠大摇大摆地骑马跟在慕容参身边,蕃贼在城里大索三天,最后连他的毛都没捞到一根,反倒是让吐谷浑人越发和他们离心离德。

他扮做慕容参的护卫,参加吐谷浑人的军议时,那些吐谷浑将领可都是对那个吐蕃元帅让他们出城和王师作战十分不满。

都不需要慕容参鼓动,已经有将领在那里喊着不如降了算了,缺兵少粮,他们拿什么和王师打,出城和送死有什么分别。

慕容参自是呵斥了这群手下,然后当着吐蕃监军的面,慷慨陈词表示要和唐军决一死战,同时率领两万吐谷浑士兵率先出城。

文学

“请转告元帅,唐狗于我吐谷浑有灭国之恨,此战我必身先士卒,但有一口气在……”

“大王子果然是真正的勇士。”

铁颜派来的监军,没想到这位吐谷浑大王子虽然脾气暴烈了些,可却是真的带种。

薛珍珠看着慕容参在那里演着,却是心中发笑,那条吐蕃老狗让吐谷浑人打头阵,自己押着中军在后面,分明就是不信任这些吐谷浑人,另外还想借刀杀人,吐谷浑人死得多了,城中的粮草便宽裕了,能让他多撑些时日。

这个道理,薛珍珠能看明白,其余吐谷浑将领自然也能看明白,因此看着自家大王子在那里一副要和唐军死战的模样,他们都是心有不甘。

若是吐蕃人拿他们吐谷浑人当自己人看也就罢了,可自从吐蕃人征服吐谷浑后,把他们赶出了九曲之地,若不是这回唐军打到积石山来,还把党项人迁到了他们这最后的家园,他们根本不愿意和唐军打仗。

慕容参没去管手下的将领们怎么想的,他只是想着等会到了战场上,要先派谁去送死,就算要演戏给吐蕃人看,也总得演得逼真些,想到那几个平时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的老将,慕容参才不管他们是不是亲近吐蕃人,反正都去死就行了。

……

当太阳彻底从地平线跃出,碧绿色的荒野中,两支庞大的军队以缓慢的速度接近着双方约定的战场,吐蕃人和吐谷浑人的军队是想快却快不起来,而碎叶军这边,沈光刻意压制了行军速度。

两边大军虽然还未抵达战场碰面,可是两军的斥候已经开始厮杀起来,不过沈光没

文学

有派出本部兵马,最后是吐谷浑骑兵和党项骑兵疯狂地厮杀在一起。

对于吐谷浑人来说,党项人是占据他们家园的恶贼,而对党项人来说,吐谷浑人则是碍事的绊脚石,只有吐谷浑人彻底势微衰弱,他们才能放心地占据这积石山附近千里的草场牧区。

双方斥候照面就杀红了眼,不断有人伤亡,而这也让慕容参身边的吐蕃监军彻底放下了心,在他看来吐谷浑人和党项人势成水火,吐谷浑人怎么也不可能去投靠唐军,却不知慕容参早得了薛珍珠的暗示,大都护麾下不需要废物,他们吐谷浑人若是能彻底击溃党项人,自是他们的本事,大都护绝不会迁怒于他们。

直到日头高高悬挂,随着两军抵达战场边缘,这场短暂而激烈的斥候战才算告一段落,双方各自扔下了数百具尸体。

铁颜得知监军传回来的消息后,也总算放心不少,他之所以只是怀疑而没有选择在城中对吐谷浑人动手,便是因为唐军居然把党项人迁来占了吐谷浑人的草场,吐谷浑人若是投降,唐军难不成还要把党项人赶回去。

“让吐谷浑人前去冲击唐军的中军。”

铁颜一边吩咐,一边上了临时搭建起来的瞭望台,他要观察唐军的军阵,这时候他亲领的吐蕃军队已经列好了阵势,然后让吐谷浑人在他们前面遮了个严严实实,同时还在自家阵前放了拒马鹿角这等阻碍骑兵冲锋的障碍物,明显就是信不过吐谷浑人,生怕吐谷浑人被唐军击溃后反冲乱了自家阵脚。

白洁系列小说 第二章

芈桓与斌燕循声望去,但见不远处一老者端坐于石凳之上,他正前的一方平整光洁的石几之上,正自雕刻了纵横交错着的各十九条直线构成的棋盘。那老者正自出神的专注着棋盘,旁若无人,似乎没有感觉到芈桓与斌燕的存在。

芈桓与斌燕有些好奇,走近了细细打量这老者,其人须发皆白,但却神采奕奕,精神矍铄,时光的流逝并没有在他那张历经沧桑的脸上留下多少岁月的痕迹,鹤发童颜的仪容之中隐隐透露出一丝仙风道骨。

那老人依然神情专注着眼前的棋局,时而冥思苦想,眉头紧锁,时而又似有所悟,容颜舒展。

老人沉醉在自己的世界里,似乎完全没有发觉芈桓与斌燕二人的靠近。

芈桓将注意力转向石几之上的棋盘里,这是一张纵横各十九条线的标准围棋棋盘,棋盘之上早已布满了黑白相间的双色棋子。纵然是芈桓根本不懂围棋,却也不难看出,棋局之中的白子已然险象环生,在局中黑子的强势围剿之下,那一个个白色的孤岛都快奄奄一息的成了无气之子,这一点点气再被黑子堵死,那就只剩下提子认输了。

老人不时的用食指和中指的指尖夹住一枚棋子,深思熟虑之后准确地将棋子轻轻的放在棋盘的交叉点上。

老人是用右手持黑,左手持白交替行棋,芈桓这才惊奇的发现,老人对面竟然没有对弈之人,他是在自己左右手互搏。可以看出,老人右手的黑子明显落得比较快,左手的白子却下得异常艰难,每一子都需要长时间的深思熟虑,才迟疑不决的勉强落子。

从老人前番的言语之中,可以知道,棋盘之中的白方让了黑方二十五子,所以在棋艺相当的前提下,白棋处于明显的劣势。就此棋局而言,白棋想要翻盘几乎是不可能了,双方势力的悬殊,就连芈桓这个外行也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又是几轮换手,老人终于举棋不定了,左手食指与中指指尖夹住一枚白棋,停在半空良久,终究没有落下去。

芈桓若有所思的观看着棋局,早已陷入了沉思,这棋盘中的白子与自己此刻的处境是多么的相似啊。自己不也是在东吴大军的围剿之下,只剩下一口气了吗?虽然还没有到绝境,但芈桓深信,与强大的东吴这样消耗下去,自己只会一步步陷入绝境,绝无翻盘获胜的可能。

正如这棋盘之中势力相差悬殊的白棋和黑棋一样,白棋开局便让黑棋二十五子,处于绝对的劣势。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仅凭这手中的两万乌合之众,根据地也只有一座小小武陵城,就要和整个江东集团斗,二者起点本就不相当,是以东吴相对于自己,便相当于有了先手二十五子的绝对优势,这和棋盘里直接让二十五子又是何其的相似。

老人没有冥思苦想的继续坚持,他终于叹了一口气,释然的将左手上的白棋缓缓的放入棋盒之中,算是白方主动认输了。

老人一直专注下棋,芈桓与斌燕自不敢打扰,又见老人气度不凡,想是某位隐居此间的高人。于是便恭敬的侍立一旁,静静地观看。

直到老人放下棋子,停止了思索。芈桓这才上前躬身一礼道:“敢问先生高姓大名,此局有何寓意?”

那鹤发老人像是从思绪中猛然惊醒,忙还礼道:“老朽乃山野粗人,复姓司马,单名徽,字德操。此乃某自创的左右互搏行棋玩法,山野粗鄙之乡,无以为乐,不过自娱自乐聊以自娱罢了,何足道哉。”

芈桓闻听老人自我介绍,方知此人乃是博学广识、知人识才的天下名士司马德操先生,不禁肃然起敬,忙施一大礼,躬身再拜道:“原是水镜先生,久仰大名,晚生芈桓今日得见先生,实乃三生有幸。”

司马徽对着芈桓微笑着轻轻颔首,眼神之中流露出对眼前这个年轻人知礼数的赞许和肯定。

司马徽复又观看芈桓良久,方才缓缓地问道:“芈将军似有心事?”

芈桓沉吟片刻,方才回答道:“实不相瞒,晚生正为山下胶着之战事心生烦闷。义军与吴大战于武陵,想必老先生也有所耳闻吧?”

“芈将军观此棋局与你战局相比何如?此棋盘由纵横各十九线交织,成三百六十一道,仿周天之度数,看似平实无华,实则千变万化,暗藏玄机,局中自有乾坤。正所谓‘三尺之局兮,为战斗场;陈聚士卒兮,两敌相当。’其间的变化无常,自不亚于临阵应敌。”

芈桓突然明白了司马徽的意思,这小小棋局便是战场对决的缩影,古来兵法大家无不精通棋道,都是疆场和棋枰这样大小两个战场上的佼佼者。相比于他们,芈桓不禁有些自惭形秽,自己作为二十一世纪的穿越者,居然对此一窍不通,又如何与站在这个时代的顶尖才俊们较量呢?

芈桓心中掠过一丝沮丧,但他立时又振作了起来。不是每个人都是全知全能的,那么自己有所短板又有什么好奇怪的呢?若能网罗人才,以彼之长为己所用,又何愁大业不成呢?

自己所缺的不过是人才而已,既如此又何须长吁短叹,这样想着,芈桓心中一阵释然。

芈桓上前一步恭敬的一揖道:“先生既已窥透全局,必有良谋,还请先生不吝赐教,有以教我。”

“目今天下三分之势已成,将军欲此时兴兵于三国之中分一杯羹,夫以流民之众,一城之基,欲与两州之地,数万之军抗衡,无异于以卵击石,取祸之道也。”司马徽抚了抚颌下雪白的长须继续道,“将军欲成大事,未有能人相助,诚为难矣。”

芈桓听司马徽这么说,有些不服气的道:“某虽不才,行于军旅,亦曾学得行军布阵之法。至于麾下能人,自也不在少数,文有马良、黄权,武有傅肜、沙摩柯、龙治、许晟、项超、夏青等一般武将,俱都勇武过人。”

白洁系列小说 第三章

第585章老天爷(三)

这突如其来的西伯利亚冷空气,让进攻历城的燕军士兵傻了眼。却让历城的守卒们士气大振!

赢箬虽然给燕军士兵们装备了莫辛纳甘步枪,但是他们的思想依然是古代的,充满了鬼神的思维。

此时降落到地面的燕军士卒不足千人,更多的人还在热气球上没有下来。结果就被这样一场狂风,给吹的不见了踪影。

在历城守卒们看来,是天神要惩戒燕国!燕国完蛋了。

士气一涨一消之下,燕军开始后撤,历城守卒反而开始追击敌军。

历城守卒们一致认为,刘辟非是由神灵庇佑的,不然这场猛烈的西北风来的如此之巧,作何解释?

附近的堡垒在击退了燕军士兵后,历城守卒们开始向中军堡垒靠拢,勤王,打退了敌军,将虎蹲炮也尽数夺回了。

守卒们进入中军堡垒中,此时刘辟非已经站了起来,看着天空上越飞越远的热气球,对进来的士卒们露出了欣慰的笑。

刘辟非忽然想到了什么,立即亲自登上中军堡垒哨塔的烽燧,点燃了明火。

原来,刘辟非还特意留了一手,他打算,若是战局不利,便在济水上游拦住河水,一旦历城失守,便让上游汉军放水淹城。

刘辟非与汉军约定了时间,若是迟迟不见中军堡垒烽燧上的明火的话,他们便会放水淹城。

看着烽燧的明火生气,刘辟非松了一口气。

但当他转身的时候,却看到漫山河水正朝历城奔来,灌入城中,城中零星的战斗还在继续,待看到水满城池,历城的守卒也好,燕军士兵也好,都停止了战斗,逃到了城墙之上。

河水浑浑。刘辟非等人站在烽燧之上,他看到秦仲也在相邻的堡垒之上,两人注目而视,都没有想到在这样的场合中见了面。

刘辟非此时手中已经没有了武器,秦仲手中还有一杆莫辛纳甘步枪,他抬起枪,对准了刘辟非。

一声枪响,却是秦仲倒了下去。跌进浑浊的河水中,随即便被河水冲走了。

是薛凝。

自战斗打响后,她便离开了堡垒,寻找敌军的将领,进行狙击。现在又让她得手了一位。

水位还在往上漫延,刘辟非等人只能拆卸周围的木板来漂浮在水中,不久,陈平引领着一千多艘渔船赶到,才救下了历城的所有人。

刘辟非回到船上后,陈平向刘辟非解释,虽然看到了中军堡垒的明火,但是堤坝已经被捣毁,为时已晚。

刘辟非不置可否,让陈平来组织救援历城的守卒与百姓,不要伤害被迫留下的燕军步兵。

这场水被刘辟非想象要大的多,几乎将历城与临淄一带变成了泽国。刘辟非征调了船只,便往临淄而来,准备俘虏赢箬。

%%%

赢箬看着往东飘远的热气球,知道自己这一次玩砸了。

老天爷与自己开了一场致命的玩笑,所向无敌的莫辛纳甘步兵,没有输在战斗上,输在了天气气象上面。

刘辟非真的好运气啊。

此时赢箬的身边,仅白平一人,以及城内态度不明的临淄民兵们。他们为了讨好即将到来的刘辟非,已经派人盯住了赢箬。

赢箬到不担心,她若想走,便无人能够拦下,但她真的很像再见一见刘辟非的。看一看他志得意满的骄傲劲儿,这一战,他的声明恐怕将威震中原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