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车上要了我很久 少妇人妻呻呤

娇妻被多p的刺激 裸睡的丹丹 下部
2021年2月4日
黑黑的肥岳,乡村乱人伦
2021年2月4日

在车上要了我很久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在车上要了我很久 第二章

“朱鹭原学姐跟古贺学妹,你应该都调查过了吧?”

“对啊,不过她们应该都不是灰姑娘吧。”

“是吗?”

“呃,我也不能断定就是了。”

不管朱鹭原纱雪还是古贺唯花,都不像是对烬怀有情愫的人。

她们从烬身上追寻的,是饲养自己的主人,以及服侍自己的奴仆。

“不过,这样一来,灰姑娘候补就只剩最后一人。你说帮忙打扫书法社的女生一共四个,扣掉你妹妹瑞叶,再排除朱鹭原学姐跟古贺学妹的话,还剩下的——”

“还剩下的候补,是指南条吗?”

“没错,剩下的就只有南条真绪了。”

“南条吗……”

“其实真绪也挺有可能的吧,我看她偶而会盯着你。”

“咦?”

“咦?你没发现吗?”

“这……”

如今回想起来,他的确不只一次感应到真绪的视线。

那视线总是跟自己不期而遇,随后又立即撇开,因此烬一直只当那是巧合。

“可是啊,会不会那其实不是在看我,而是在看你?”

“那不可能。”

“怎么说?”

“因为我一个人在的时候,真绪根本连看都不看一眼。她虽然平常脸很臭,但只有在看烬的时候会变得柔和些,还会带点红晕,完全就是坠入情海的女生的表情。”

“南条她……喜欢我?”

她是烬从一年级就与自己同班、入学时刚好坐在隔壁、直到现在关系都还算不错、一个普普通通的好朋友。

然而,如果纱雪跟唯花都不是灰姑娘,搜索线上就只剩真绪。

“…………”

于是,和雪乃走回自己的教室外面,烬透过窗户,转往真绪身上。

真绪待在自己的位子上,戴着耳机看文库本。

她午休时大部分都是这么过,虽然偶而会和烬聊天聊天,但也只有心情对了才会随兴找上门,习性就跟猫有点相似。

“啊……”

正当他望着那红褐色头发,真绪似乎也感应到目光而转过头来。

一跟烬四目交接,她却不悦地哼了一声并撇过头。

“……我刚刚好像被她狠狠瞪了一眼。那到底哪里像是恋爱中的女生啊?”

“真是怪了,会不会是她那个来了?”不知不觉就加入到讨论中的比企谷小幡说道。

“拜托别提这种话题好吗?”

“烬,你最近有没有做什么惹到她的事情?”雪乃问道。

“没有啊,今天我跟她甚至连话都还没说到半句。”

说到今天发生的事,他上学时倒是在校外被纱雪从身后抱住。

到理科教室上课时,在走廊上被唯花从一旁抱住。

一个要他当主人。

一个想当他主人。

以奇怪动机为原动力的两名女孩攻势频频,让烬疲于应付,根本就没空跟真绪交流。

因此照理来说,烬没做过什么惹毛她的事情。

“我还真的搞不懂女生啊……”

朱鹭原纱雪也好。

古贺唯花也罢。

南条真绪亦然。

女孩的心思太过复杂,没有正确答案可循。

“要是有什么类似数学公式的东西能够判读女生的心思就好了。”

遍寻不着灰姑娘,将诸多难题束之高阁,王子茫茫思考着这些无谓的事。

在车上要了我很久 第三章

夜里天色暗沉沉的,宝珠进入马车服侍风岚休息。

“夫人抬手。”宝珠说道,面无表情的,仿佛只是一个没有感情的机器一般。

风岚懒洋洋的抬起手臂,任由宝珠为自己脱下衣裙。

“嘶——!”风岚倒吸一口冷气,扶着自己的发丝猛然看向宝珠。

原来是宝珠为风岚脱衣之时,根本没有用心,将风岚的发丝给扯了下来。

生疼生疼,这让从未受过这等委屈的原主感到很是不喜。

发丝虽少,但这疼痛只要感受过的人都知道。

“夫人,您还是不要动的好。”宝珠面无表情的开口道。

风岚却是要被宝珠给气笑了,面色一正道:“跪下!”

宝珠猛然抬头,看着风岚面上的冷漠,转念又想到公子如今就在车队里。况且有着公子的维护,宝珠听话但却愤愤的跪下

文学

了。

风岚漫不经心的倚着身子,半边身子靠在身边的梳妆台上,手中把玩着自己掉落的那缕发丝。

“知道本夫人为何没有让公子将你赶走吗?你莫不是以为世公子舍不得你?”风岚反问着,嗤笑出声。

“别想了!就凭你的姿色是不可能上位的。还有!”话音一转,“我最讨厌的就是不知天高地厚,心比天高之人。”

身子猛然向前,风岚伸出手捏住了宝珠的下巴,唇畔靠在宝珠的耳边轻轻说道:“别想着以这些手段来伤害我,就凭你,还不够资格……”

风岚缓缓起身,再次看向宝珠之时神色已经恢复平静,仍旧是那样懒洋洋的模样,看起来对什么都漫不经心的。

宝珠被风岚威胁了一番却是面上不喜,看着风岚的眼神也变了。

原先如果是没有感情的,那么如今便是带着怨恨的了。

“夫人说笑了,宝珠什么时候惹到了夫人。”还是不愿承认。

“这可真麻烦啊!”风岚清浅一笑,对着宝珠说道。

当黑夜在一次来临的时候,一具尸体倒在了距离风岚马车的不远处。

夜风吹起风岚的车帘子,风岚目光悠远,口中说着:“这是被自己的欲望害死了啊。”

“公子为什么,宝珠她一直尽心尽力为公子。公子何必为了一个女子而要了宝珠的性命?”男子不解,对于宝珠的心思他也是知道的,倒是觉得没有什么。

这不是证明了世予子的魅力吗?男子很是不能理解。

世予子冷冷看向男子:“一个丫鬟而已,怎么你心疼了?”

男子摇头,“没有,我只是不理解。”

世予子笑了,“当你身处在我这个身份,拥有着这样的一个美人,你就知道了。”

男子好似明白的点点头,转而道:“那蒋府?”

“他们暗中有什么举动?”世予子问着。

自从风岚离开了江南,这一路上时不时都有信送来,信上署名的是姜雨汐。

出于尊重风岚,世予子并没有检查信,也就不曾看过信的内容。

但是风岚曾经无意间露出了信的一部分内容,上面的“蒋玉麒”三字如此之显眼,让世予子不得不注意。

这样的美人,蒋玉

文学

麒愿意拱手相让世予子是不信的。换做是他,那是绝对不会情愿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