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下子就弄进去了岳,淤青 疯子三三

我征服了岳的一家,老扒夜夜春宵第一部
2021年2月4日
高细节污文看到你发湿|按着腰撞进去bl文库
2021年2月4日

一下子就弄进去了岳 第一章

八关的队伍,才是进入这里真正的队伍,因为他们人多,而且那些散修都是跟着人多的队伍走的,所以大部分散修都是跟在八关后面。

现在八关的队伍过来了。

后面带着的是更多的散修。

这就让这里的人数瞬间暴增啊。

黑压压一片。

永远也看不到尽头。

“我明白了,是金花,金花喜欢掌控一切,现在这里突然脱离了他的掌控,没有按照他的计划行事,所以他故意将这里的人全都引过来,就是为了让这里更乱,彻底厮杀起来,这样的话,他的计划就不算失败!!”夏天反应过来了。

这一定是金花搞的鬼。

这种时候。

也只有金花才有这种本事,快速的将人全都引过来。

毕竟那边的血色王冠可是所有人都能看到的。

“他一定是通知了那里的人,只有无情剑才能破开血色王冠的封印,而且普通人只要拿到无情剑,也可以成为神州最顶尖的高手,所以八关的人和那些散修才会如此疯狂的冲过来!!!”老乔治感慨道。

“这么多人过来,如果一起发动攻击的话,什么样的高手也扛不住啊!!”夏天此时也是开始后退。

这里接下来将会变为战场。

那么多的攻击打过来。

他也不是神人,而且他不想做那种不必要的消耗。

再加上他现在身上有伤。

正常来说,他的恢复能力是非常可怕的,可天天的那一击,他居然短时间内无法恢复:“之前还担心她会不会有危险,可现在看来,在这里她应该是不会有危险了。”

看到自己身上的伤口。

夏天就明白自己多虑了。

虽然天天的攻击表面上看,并没有什么,随便给别人身体上打出一个伤口,其实很容易就可以恢复。

但夏天看是拥有月之法则的人。

防御力非常逆天。

天天依然打穿了他的身体。

并且以他自身的恢复能力加上月之法则,伤口到现在都没有恢复的迹象,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天天的攻击上,带有特殊属性。

“这些八关的人和散修疯了吧,他们居然真的发动联合攻击!!!”老乔治看到外面的情况时也是一愣。

正常来说。

除非是一个有秩序的大军。

否则攻击是都非常混乱的。

可现在八关冲过来的人和那些散修。

他们却开始覆盖式的攻击。

直接将自己的远程攻击打向前方,而且是无差别的向前打。

这样的话。

他们前面的一切。

都将被毁灭。

“不好,外面来了一群疯子,大家后腿!!!”之前在这里的那些剑客和散修一个个脸色也都是变得非常难看,如果大规模的攻击,就算是尊者,也扛不住啊。

这是毁灭性的地毯式攻击。

退!

所有人开始疯狂后腿,不过他们后面也没有多少空间了。

只能让出无情剑。

剑客纷纷避让。

无情剑也是悬浮在半空之中。

无数的攻击打了过来。

无情剑也在那些人的攻击范围之内。

啵!

一圈一圈的力量砸向了无情剑。

“不会把无情剑打坏了吧?”老乔治担忧的问道,这么好的天地神兵,如果真的被毁了,那就无法想象了。

一下子就弄进去了岳 第二章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一下子就弄进去了岳 第三章

陈汉升离开江边公寓后,先回了一趟果壳电子办公室,他是16号凌晨去医院的,虽然人在建邺,但是这一周都没有去过厂里。

不过管理层和员工都习惯了,老板曾经在韩国被扣了一个多月呢,这次还算不错的,因为聂小雨能把材料送过去签字,说明陈董并没有人间消失。

各项工作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只是果壳董事会里有人开玩笑,大老板没有冲击国内首富的意愿,否则他不会这样偷懒的。

以果壳现在的影响力和布局,陈汉升想冲击国内首富还是很有可能的,不过大家都看出来,陈汉升对这个名头比较忌讳。

他可以接受“青年企业家、民族企业家、行业领航者······”这些称呼,偏偏对“首富”不怎么感兴趣。

“陈部长,你有没有觉得世界很奇妙啊。”

陈汉升处理事务的时候,小秘书站在旁边看了一会,突然感慨了一句。

聂小雨经常去医院,她也是见过小小鱼儿的,当时只顾着逗弄宝宝没有察觉,现在陈汉升坐在宽敞庄重的办公室里,小秘书才有一种“违和感”。

“哪里奇妙了?”

陈汉升继续看着文件。

“就是,就是······”

聂小雨努力把那种感觉用语言描述出来:“我觉得陈部长这样的人,应该很晚要宝宝的才对。”

陈汉升听了,签字的动作稍微停顿一下,颇为得意的说道:“可是哥很快都有两个女儿了,顺便说一下,我明天要在鼓楼医院陪着沈幼楚,你记得把文件送过去。”

“噢~”

小秘书听话的点点头,还给出一个建议:“你在那里陪着会不会无聊啊,我干脆找一些奶爸番剧给你,正好可以打发一下时间。”

“免了。”

陈汉升摇摇头,一板一眼的说道:“我和王梓博吹吹牛逼,或者调戏一下小护士,一般都不会无聊。”

“什么?”

聂小雨愣了一下,难道萧容鱼生宝宝的时候,陈部长居然在泡妞?

“开个玩笑嘛。”

陈汉升看见小秘书很惊讶,笑呵呵的说道:“你怎么当真了。”

“呼······”

聂小雨吐出一口气:“陈部长虽然坏,但是不可能做这种事的。”

“这就对了。”

陈汉升处理完公务,临走前拍了拍小秘书的脑袋:“你好好想一想,我怎么可能和王梓博吹牛逼呢。”

聂小雨:······

······

陈汉升自然在唬骗可爱的小秘书,先不谈他没有这个心思,当初医院里有那么多双“小鱼党”的眼睛呢。

从办公室回到宿舍后,陈汉升先畅快的洗个澡,然后安静的躺在床上,瞅着天花板怔怔发呆。

聂小雨说的没错,陈汉升有时也觉得很有趣,那个只知道睡觉和吃奶的小人儿,居然就是自己血脉相连的女儿,从此以后心里的挂念就多了一份。

陈汉升现在光是想起小小鱼儿,都已经控制不住的掏出手机给萧容鱼打了过去。

“喂~”

萧容鱼接通电话,声音很小,大概是怕吵到小小鱼儿。

“闺女呢?”

陈汉升也压低音量,“闺女”叫的无比顺口,心里还有一种无以言表的满足。

“刚刚吃饱又睡啦。”

萧容鱼轻笑一声:“就和小猪似的。”

“我想听听她呼吸的声音。”

陈汉升要求道。

其实才几天的婴儿睡觉不会有动静,不过萧容鱼还是把手机拿过去,过了一会问道:“听到了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