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叔我涨奶了能帮我;早就想在饭桌要你了

我一开始反抗后来舒服,在办公室里被老板玩弄
2021年2月4日
我是学校最贱的校花1;呼你好紧要被你榨干了
2021年2月4日

王叔我涨奶了能帮我 第一章

百城自小儿跟在文诚身边侍候,看到文诚站在八字墙前扬着声音审案子,就明白了他家爷对这案子是什么态度,自然也是一样的张扬态度。

就在八字墙后面,从门房找到笔砚纸,周姐儿说,小厮写,再由周姐儿按了手印,当即就写了份告发书。

在八字墙前扬声念了告发书,百城客气的询问一圈儿的闲人,知不知道衙门里的诸押司粮书衙役等等都是谁,家在哪里。

这是闲人们的本行,自然都是知道的。

在一大群闲人热情无比的指点带领之下,百城带着一队亲卫,将府衙的管事小吏,押司书办,衙役仵作等等,一个不少,挨家敲了出来。

北齐大军里应外合,等武怀国知道时齐军攻城时,城门已经攻破了。

武怀国当机立断,带领大军出城迎战,败退出鄂州城,再败退南撤时,只来得及烧了粮草,诸多军械等,都没来得及带走或是损毁,至于府衙什么,那就更顾不上了。

鄂州府尹,以及推官府丞等人,有些原本就是一个人在鄂州,带了家眷的,在北齐大军驻扎到城外那天,就默契无比的送走了家眷浮财,一个人带着几个健仆留在鄂州。

城破之时,武大帅都出城了,他们自然更加干脆利落,跑出了城,在南梁大军之前,渡过了江。

府衙里的押司录事粮书贴司等等小吏,都是鄂州当地人。

除了极少几家早早卖变家产,送走家人,城破那天跑之夭夭。其余绝大部分,要么犹豫不决。要么相当乐观的觉得北齐肯定打不进来。要么横下一条心,死活都不离故土。还有的,心思活络,南梁也罢,北齐也好,在哪儿不是干这份活儿呢……

北齐大军入城之后,各家关门闭户,提着心竖着耳朵听动静,各家院门,都是一敲即开。

百城把府衙所有小吏衙役,甚至杂役,都敲出来带进府衙。

再站到八字墙前,拎着周姐儿的告发书,叫出刑房管事儿,问了确有此案,让管事儿找了判书出来,再吩咐衙役去王家拿了王家兄弟到府衙门口。

刑房管事儿当着王家兄弟的面,先念了周姐儿的告发书,再宣讲了律令,几个衙役扒掉王家兄弟的裤子,露出白花花的屁股,当街打了三十板子,再戴上枷,锁在八字墙前。

照律,打三十板子,还得再枷上三天。

枷好王家兄弟,百城吩咐刑房管事儿带着众衙役,自己跟在后面看着,一群人冲到王家两兄弟家里,将周姐儿该分得的宅子田产财物归还给周姐儿。

至于被叫到府衙门口,却和这事儿全无关系的粮书等其它人,站到府衙之后,就无人理会了。

他们这一群人,一直跟着百城肯定不合适,百城也不让他们跟着,转身回去,他们可不敢。

刚开始,聚一堆,跟衙门外的闲人一样,看着找判书打板子,倒还好,接着百城等人,刑房管事儿,以及众衙役去了王家,就都一去不回了。

一直站到天都快黑了,一群人面面相觑。

天黑下来,衙门外看闲事的闲人们早散了,八字墙内外,除了被重枷枷着的王家兄弟,就是他们这一群人了。

“咱们?”粮书袖着手,看向从前最得府尹信任的曹押司,一圈儿的人,也都看向曹押司。

“这是借着这事儿,把咱们都叫出来,让咱们看着办。”曹押司这几天就没怎么合过眼,神情疲倦,眼圈儿发黑,“这差使还当不当,大家伙都看着办吧,要是当,明儿起就该怎么样就怎么样。”

“那曹押司您呢?”一个年轻书办看着曹押司,问了句。

“我再想想,我年纪大了,我那个大儿子,一家子都在杭城。

咱们各家有各家的难处,只能各家做各家的打算,各人想各人的事儿。”曹押司说着,长叹了口气,背着手,垂着头走了。

其余诸人,呆了片刻,一个个垂着头往外走。

曹押司说的极是,各家有各家的难处,只能各家做各家的打算。

……………………

隔天傍晚,李桑柔刚回到院里,刘婆子就到了。

刘婆子身后跟着周姐儿,周姐儿怀里,抱着个胖乎乎的小男孩,小男孩趴在周姐儿肩头,已经睡着了。

李桑柔从刘婆子看向周姐儿,微笑问道:“去递过状子了?”

“大当家救命大恩。”

刘婆子在前,周姐儿紧跟着,抱着孩子跪下去磕头。

“不敢当,”李桑柔伸手拉起刘婆子,“我就是让你去告状而已,别的可什么都没做。”

“来了个姓文的先生,说是先前判过了,那就照先前判的,还说这是皇命。”周姐儿站在刘婆子后面,喜气中带着怯意。

“嗯,北齐也罢,南梁也好,律法都是一样的律法,道理也是一样的道理。

你过来,坐这里,我有话跟你说。”李桑柔笑着示意周姐儿。

周姐儿怯怯的看了眼刘婆子,抱着孩子,坐到了李桑柔指给她的小马扎上。

“你也坐。”李桑柔示意刘婆子。

“王家老太爷年过八十,还要抬你进门,你分得的家产,是他该补偿给你的,不管有没有这个孩子,也不管这个孩子是谁的孩子,你都该有这一份儿财产,这是你该得的,和孩子无关。”

李桑柔看着周姐儿,一字一句,说得很慢。

“你还年轻,王老太爷耽误了你几年而已,你不用把一辈子搭进去,以后,想嫁就嫁,只是,要看好了,不要所托非人。”

周姐儿大瞪双眼,愕然看着李桑柔。

“不要怪你的母亲,她不想生下你,要怪就怪你父亲。至于你的孩子,好好疼他爱他,好好把他养大。”李桑柔看了眼睡着了的小婴孩。

“是。”周姐儿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只觉得委屈无比,想大哭一场。

“我有话跟你说,让她先回去?”李桑柔看向刘婆子。

刘婆子看向周姐儿。

“我在街口等你。”周姐儿站起来,低着头往外走。

“行,让他们给你蒸碗鸡蛋,你带着孩子,不能饿着。”刘婆子交待了句。

周姐儿应了,抱着孩子先出去了。

“听说过顺风速递吗?”李桑柔看着刘婆子问道。

王叔我涨奶了能帮我 第二章

日子悄然入冬。

常梨毕业的第四年,当年开的工作室已经超目标步入正轨,成为一个艺术文化类公司,还拉来了泡芙一块儿。

而外界传闻这公司实际的执行负责人是承和总裁,也是许氏整个集团的继承人。

前一年,许承正式把公司全权交给许宁青,而后带着陈湉游山玩水去了。

常梨和泡芙都不是管理公司的料,虽然是最大的两个股东,但不参与决策,生怕瞎决策把公司给弄倒闭了,于是决策权全权交给许宁青,两人只负责创作板块。

“梨儿,一会儿去晚饭吗?”泡芙脚一蹬,滑着椅子到她旁边。

“今天不行,要去我女儿的家长会。”常梨笑了笑,看她一眼,“范恺没约你吃饭?”

“他今天有活动。”

常梨看了眼时间,下午四点多,起身收拾东西,边笑问:“你们什么时候打算公开啊?”

泡芙漫不经心:“再说吧,这事儿不急。”

当初常梨刚认识泡芙时她朋友圈里就都是关于范恺的内容,那个有千万粉丝的微博号也经常吹范恺的粉红屁,追星女孩的人设立得非常稳。

后来因为陈潜让和珞迦公开受到非议,泡芙站出来说了那些话,而后范恺转发并且关注她。

当时#范恺泡芙互关#的热搜还挂了许久。

所有人都以为这不过是一个追星成功的故事,就连泡芙都这么以为。

直到范恺去向陈潜让要了泡芙的联系方式,认真表达了喜欢和追求。

泡芙直接在朋友圈发了一串“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表达激动之情,至于这背后为什么激动只有身边几人知道。

常梨原以为范恺追求泡芙只要一句喜欢就已经足够,万万没想到这一追就追了两年。

她问过泡芙为什么不答应。

泡芙很严肃地说:“这个时候谈恋爱太影响他事业了,30岁都还没到呢!成绩还没打牢,很可能造成粉丝大面积脱粉。”

常梨:……?

泡芙笑眯眯的解释:“我吧,不是他的女友粉,我只是个单纯的沉迷美色的事业粉。”

于是两年后,范恺拿到影帝奖杯,泡芙才答应了他。

但依旧迟迟不肯公开,持续地下恋情。

常梨随口调侃一句:“你们干脆隐婚隐孕好了。”

泡芙点点头:“好主意。”

常梨翻了个白眼,拎着包下楼。

许宁青已经在她公司底下等着了。

小梨子今年刚刚开始读小学一年级,今天是第一学期结束的家长会,学校邀请了父母一同参加。

许宁青把车开到学校门口,没马上下车,而是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

常梨歪着脑袋瞧了他一眼,就忍不住噗嗤笑出声。

她这位老公满脸都写着——“我踏马真不想看见我那个7岁的女婿”、“我的命好惨”、“我家公主自己给自己定了门娃娃亲可还行。”

一切都归结于:许璎和沈晨风继幼儿园同学之后,如今还成了小学同学。

此刻校园内。

因为要举行家长会,下午最后一节手工课取消,值日生开始打扫卫生。

许璎不是值日生,溜出去学校的面包房买蛋糕吃。

她拿小勺子舀一块奶油塞进嘴里,刚走出面包房就看到旁边江随咬着雪糕从小卖部出来。

许璎跳起来指着他:“江随你又冬天吃雪糕!阿姨肯定要骂你!”

“你别告诉我妈不就行了。”

许璎下巴一抬:“我就说。”

江随皱皱眉:“那我就告诉舅舅你不叫我哥哥,天天叫我名字。”

“我爸爸才不会骂我呢。”

“那我就把你和沈晨风的事告诉舅舅。”江随很快转变战略。

“……”许璎怂了。

“来。”江随坏笑着朝她勾勾手。

许璎站着没动,很警惕:“干嘛?”

“快过来,告诉你一个秘密。”江随往旁边走,“关于你男朋友的。”

“沈晨风才不是我男朋友!”许璎立马争辩道。

当初说男朋友时她才刚进幼儿园,什么都不懂,看人家小男孩儿长得好看就给他冠了这个名号,后来知道害羞了,可还是被江随这混蛋揪着从幼儿园嘲笑到了小学。

她争辩完,步子还是很诚实的朝江随走过去。

“认识阮卿卿吗?”江随问。

许璎点点头。

隔壁班的女生,长的很漂亮。

“她和沈晨风都选上英语节的小主持人了。”江随说。

许璎又点了点头,理所当然:“沈晨风英语本来就特别好,肯定可以选上的。”

“阮卿卿送了沈晨风礼物。”

嗯嗯嗯嗯嗯??

许璎立马警惕起来,又听江随悠悠道:“沈晨风收了哦。”

“她送了什么?”

“听说是一盒自己折的星星。”

江随说完,原本想看看许璎炸毛的样子,盯着她看了一秒,两秒,三秒……许璎眼眶红了。

“诶诶诶你别、别哭啊。”江随慌了。

“才没哭。”许璎嘟囔一句,不想搭理他了,转身就走。

回到教室时常梨和许宁青已经到了。

常梨转身看到她,举起手跟她挥了挥:“小梨子!”

许璎蹬蹬蹬跑进去,抓着常梨的腿扑进去,黏黏糊糊叫了声妈妈。

常梨把她抱起来:“怎么了这是?有人欺负你了?”

常梨想着学校里应该也没人会欺负许璎,一来许璎性格开朗,交了不少朋友,二来还有现在读二年级的她那江随江慎两个哥哥在,也不会让别人欺负她。

许璎扁扁嘴,揉了揉眼睛:“江随最讨厌了!”

常梨笑了声:“怎么讨厌了?”

她又支支吾吾的说不出个所以然。

许宁青在自家公主面前是个没有原则的昏君,把许璎抱过去,当即表示:“改天爸爸去把江随爸爸打一顿,给你出气。”

常梨:“……”

江妄可太惨了。

估计是小朋友之间的小吵小闹,常梨也没放在心上。

很快家长会开始,其他小朋友都出去玩了,许璎刚刚红了眼眶,赖在许宁青怀里不肯走。

班主任放出幻灯片,上面统计了这一学期下来大家的各方面情况。

在成绩上许璎和常梨差不多,是个半吊子,始终浮游在班级中下层,而学校的文艺活动倒是参加了不少,诸如板报设计、小音乐家一类的活动,还拿了不少奖状。

常梨认真听老师奖,片刻后凑到许宁青耳边,手半挡着悄声说:“那个沈晨风成绩好好啊,几乎每门课都是第一,还是班长和数学课代表。”

许宁青轻嗤一声,对此很不屑。

中途沈晨风作为班长拎着水壶进来给各位家长倒茶。

到许宁青面前。

刚要倒水,一直怏怏的许璎突然坐起来,捂住杯口:“我爸爸妈妈不喝水。”

常梨:……?

许宁青:……孺子可教也。

沈晨风顿了顿,抬头看了许璎一眼,眉头轻轻一皱:“家长会挺久的,后面会渴的。”

他说话也是静静的,一点儿不像个一年级小学生的样子。

常梨心下一软,心想这小男生也太乖了,于是把许璎的手捞回去,笑眯眯的说:“谢谢你呀班长。”

许宁青也一改之前冷淡的态度,也笑着说了声谢谢。

常梨奇怪的偏头看他一眼。

瞬间了然,完全是因为自家女儿没被拐走高兴的。

王叔我涨奶了能帮我 第三章

圣诞夜里。

沐柠夕小心翼翼的走到房间阳台,探头伸长脖子望着隔壁阳台,yes!顾奕铭果然睡了!

戴上红白相间的圣诞帽子,沐柠夕还嫌不够,又穿上一件被顾奕铭吐槽像圣诞娃娃,在衣柜沉淀已久的厚毛衣,费劲地穿进去,对着镜子傻傻一笑,冲向阳台。

顾奕铭房间的阳台跟沐柠夕这边的阳台两边距离也不过一米多,可还是有些危险的。

重点是,沐柠夕有些轻微地恐高。

常年练习舞蹈的沐柠夕脚一抬,便坐上了阳台宽宽的栏杆,她小心翼翼地扶着墙壁站起来,口袋里还装着想要送给顾奕铭的圣诞礼物呢!沐柠夕看了看口袋的一团不知名物体,狡黠的一笑,努努在寒夜里感觉要流鼻涕的鼻子,看了看脚下,觉得脑袋一阵微微的眩晕。

卧槽尼玛……怎么这么高……明明只是二楼耶……

沐柠夕的另一只腿已经迈到了顾奕铭那边的阳台了,突然,脚被一只有力的大手紧紧握住。

“——啊!鬼不要吃我!”沐柠夕大叫,重心一下子失去了,眼看就要掉下楼。

顾奕铭低咒一声,迅速站在了阳台上,立马从后面扶住了沐柠夕。

沐柠夕松了口气,语气颤颤地说:“顾……顾奕铭……”

顾奕铭也放下了心来:“蠢货!”随后牵着沐柠夕的手跨到那头。

沐柠夕看着楼下被顾奕铭碰掉的圣诞帽,嘟嘟嘴:“都怪你!”

顾奕铭勾勾唇角:“蠢货,想干什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