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大炕上罪恶,睡前一杯奶H阅读

别急妈妈教你做 老师把我抱到办公室揉我胸
2021年2月3日
宝贝 里面真舒服 不想出来了,公主的成年礼大臣调教
2021年2月4日

夜晚大炕上罪恶 第一章

该算账了。

洪荒迷不是说洪荒系列文化水平高吗?

古文版西游了解一下?

洪荒迷说洪荒系列的隐喻多?

那洪荒也可以倒着读?

也可以像《西游记》一样被人们反复解读?

洪荒迷说,西游就是师徒四人去西天取经的冒险故事?

肤浅!

只看到了表面!

这部西游,分明是一部集文化内涵、讽刺隐喻乃至天才般问题结构的神作!

西游的任何点,都足以对标洪荒!

西游的任何点,又都比洪荒更甚一筹!

反正看了解读之后,大家都是这么认为的。

所以,支持楚狂的读者,终于可以尽情的宣泄了!

所有喜欢西游的读者,都纷纷站了出来!

“洪荒迷还有什么想说的?”

“现在脸疼不?”

“给爷爬!”

“我寻思着西游宣传的时候只是提了一嘴洪荒,也没捧一踩一,洪荒迷就这么霸道连别人提都不许提?”

“洪荒迷一直吹洪荒的点,西游都有,而且做得更好!”

“楚狂之前还是谦虚了,《西游记》分明比洪荒系列更好!”

“传统就是权威?”

“神话的权威,当然要看专业认可度,西游有幻想协会的前任会长背书,洪荒流传了这么多年,幻想协会都没怎么认可!”

“楚狂道歉?”

“真正应该道歉的,是你们!”

“在《西游记》都没发布的时候就各种唱衰,还特么恶意举报这本书,良心坏了!”

“……”

楚狂的粉丝,之前可没少跟洪荒迷对线。

对线期间,这些粉丝早就憋了一肚子火气。

如今《西游记》已经势成,大家的怨气终于得以发泄!

洪荒迷虚了……

就算再怎么嘴硬,也无法不承认《西游记》是一部足以比肩洪荒系列的作品。

甚至……

有相对理智的洪荒迷内心已经明白,《西游记》比洪荒系列还要恐怖。

但……

谁能想到呢?

谁能想到楚狂这么变态!

谁能想到楚狂竟然能写出《西游记》这样的作品?

所以,洪荒迷沉默了。

这是一个集体,一个很难追究到具体个人的集体。

不过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洪荒迷可以装死,洪荒研究协会却不能!

一时间。

洪荒研究协会直接被爆破了!

“谁可悲可叹?”

“楚狂新书足以把你们吊起来打!”

“头都给你们打歪了。”

“我总算是知道文艺协会为什么始终不肯给洪荒研究协会官方认证了。”

“不求证就乱说话,顶多算野鸡协会!”

“我喜欢西游,但我也喜欢洪荒,但我不认为你们这个破协会可以代表洪荒文化。”

“所谓的专家教授以洪荒正统自居,谁给你们的权利,洪荒的名声要是坏了,那责任绝对不在于楚狂,而在于你们这个野鸡协会!”

“……”

不仅仅是楚狂的粉丝。

这个爆破大军里,还包括随着形势反转而加入其中的“正义”路人。

至于这些“正义”路人是否也曾做过和洪荒迷一样的事情,已经没人追究了。

夜晚大炕上罪恶 第二章

“爸,妈,我回来了……”十八岁的王悭走进小诊所后高喊道。

还没有等王晓斌和妻子们应声,诊所中来看病的乡亲们就先打起了招呼。

“小神医啊,赶紧给大爷按按,大爷人老了不中用,这肩膀一到下雨天疼得厉害啊……”

王悭上前仔细帮出声的大爷检查了一番后,笑道:“大爷,您老得的是风湿性关节炎。放心啊,没什么大碍的,我给您老下两针驱下内风就好了。再吃上两服药,这个月都不会再犯了……”

“哥啊,你怎么不等下我啊……”同样十八岁,晚出生几天的王庸在旁不高兴地嚷着也走了进来。

“呵,是庸弟啊,哥我忘记了,这不是着急回来帮咱爸妈忙吗?怎么了,今天的考试题难不?”王悭笑着问他弟弟道。

“不难啊,小学题的难度啊,这下我肯定轻松考上国家超一流医科大学——中华医科大学。”王庸自傲地撇嘴说道。

“嘿,不错啊,我觉得题目也就是容易啊。看来咱们哥俩可以一块去啊。嘿,以后阿爹这老顽固可不会再多说咱们了……”王悭冲着正给乡亲们搭脉的王晓斌说道。

“是啊,还是哥想得对路。阿爹估计以后不说咱们了……”王庸连忙点头道。

哥俩个虽然不是一个娘,可这感情深啊。由于继承了各自母亲大人的优良基因,可为一表人才,仪表堂堂啊,在学校又是出了名的才子,美女见了美女爱啊。

“小子,你们两个说完了没有?说完了认真点做事……”王晓斌笑着训斥道。

王晓斌眼下的真实身份,孩子们是不知道的。在哥俩眼中,他们的父亲不过是个普通的乡村医生。有谁想到这么喜好田园生活的人,竟然是当年在医学界叱诧风云的人物。不过,王晓斌每年总有一个月神秘失踪,倒是引人费解。

“儿子啊,高考结束了?明天就跟阿爹去你们学校先见下老师吧……”王晓斌望着两个儿子说道。任儿的一双儿女继承了家业,已经把事业越发做大了。而乌娜和于馨爽生的这哥俩,该是知道老爹真正身份的时候了。孩子大了,瞒不了一辈子的。

“老公,吃饭啦!”后堂的门吱呀开了,三个如花似玉的美娇娘探出头,高声叫道。

任儿、乌娜和于馨爽三人,最大的任儿都50岁了,岁月让他们越发风韵成熟了。不过年岁最小的于馨爽,保养得十分好,令人惊叹,常常会引起误会,让人笑个不停。

“王医生,你吃饭吧。我们也先回去吃饭了,下午再来……”乡亲们马上站起来说道。

“不急,看完了再走吧。两个小子,还不赶快点,给乡亲们把病看完?”王晓斌笑道。

“是,阿爹!”哥俩对望一眼,立即行动了起来。按摩的按摩,点穴的点穴,过针的过针,忙活了起来。

※※※

次日,王晓斌带着两个儿子、三个老婆坐着平日里到城里购药的面包车来到了J市。

“阿爹,你说说看,那个新中华医疗集团真骚包啊。您瞧,这街道两边的房子可都是他们盖的,盖了就盖了呗,干嘛跟打马腿印章似的搞得广告满天飞,影响市容啊……”两个家伙不停地说着。

上苍!王晓斌听了儿子的话,彻底无语了。这新中华医疗集团的总

文学

裁可就是他王晓斌啊。居然在儿子眼里是个骚包,这词可有够崩溃的。

“咯咯……”任儿他们掩嘴碎笑,然后笑道:“老公,我们去看大哥了,你就自个带悭儿和庸儿去吧。”

面包和径直停在了新中华医疗集团总医院门口的空车位上,三位美娇娘挥了挥手闪人了。

“先生,对不起,这是总裁的停车位。如果您不方便,我可以替您帮车停到专用车位上…

文学

…”保安是新来的,他非常有礼貌地过来跟司机王晓斌说道。

“好的,那麻烦你了。对了,等会把钥匙给……现在是张超峰待在总部吧?那就给他好了……”王晓斌微笑点头,然后下了面包车,带着两个儿子东张西望着进了医院。

“您好,先生,这是专用电梯,请出示身份证明!”保安朝王晓斌点腰问好。虽然是熟识,但却仍然严格执行规定。如今科技昌明,不得不防。

“你们好,给,最近情况还好吧?”王晓斌笑问道。

“很不错。老板,请进……”保安将王晓斌递过去的身份卡在电梯口的卡槽里一刷,确认身份后,电梯门开启了。

“哈,老板?老爸你什么时候成了老板了?”王庸没大没小地淘气着搂着王晓斌的肩膀问道。个头可不比而今的王晓斌还要高上一些。

“去,一边去,没大没小的。悭儿,收拾……”王晓斌看来也是个老小孩,

大叫一声便和儿子王悭一起折腾起王庸了。

保安从没有闭合上的电梯门看到父子三人打闹场景,忍不住笑了起来。心想,老板还真是有趣啊。

“王头儿,老板,老大……”会议室响起各种称呼。今天是预定的王晓斌巡视的日子,集团的各主要负责人可都是从国内国外连夜赶回来的。超大的会议室坐了个满。

夜晚大炕上罪恶 第三章

姜浩在《功夫》剧组这边,其实有很多熟人。

饰演包租公的李秀伟,饰演小胖子的魏小度,都是他推荐过来的,就不说了,像是彭向明特意请来的国内著名的武指陈小菊,跟他也很熟。

但是大家都笃定,这个剧组的拍摄风格,一定是他很陌生的。

偏偏还都不提前告诉他,一个个的等着看他笑话。

自剧组从5月19日开拍到现在,一个半月的时间过去,大家对彭向明的拍摄风格,已经很熟悉了,知道他是个现场掌控欲相当强的导演。就连陈小菊这样的业界大拿,又是武术指导,行规里,武术指导相当于半个导演,拍摄到动作戏的时候,导演只需要说出想要的风格和画面,至于怎么编排动作套路,怎么设计让演员去演,那都是武术指导的工作范畴,导演也轻易的不该插手的。

但彭向明就不,他对每一次演员对打动作戏,都有着清晰的要求,不允许陈小菊按照他的套路去编排,一度惹得陈小菊很是不快,几次都想撂挑子了。

当然,拍戏是拍戏,收工之后,彭向明一般都会特意过去找陈小菊道歉、解说,一来二去,陈小菊的脾气也算是让彭向明给磨下来了。

可偏偏,姜浩也一向是个超级强势的演员,和更加强势的导演。

眼看他来客串了,晚上一块聚的时候,陈小菊就已经暗戳戳地笑,跟彭向明说:“你拿捏我不算本事,您老人家拿捏拿捏他!拿住他了,我才服你!”

姜浩听了则是摆手,“哎,哎,不要这么说,我一向尊重导演的工作,我是个好演员,特别敬业那种。”

结果第二天晚上拍摄鳄鱼帮老大大闹警察局的戏,他就开始了,指着妖妖娆娆的女演员,“人家姑娘穿着旗袍呢!说明天不冷。天既然不冷,我这行头,尤其是这双靴子,是不是有点不合节气?我这个角色,就算是比较传统的老派黑帮,咱不穿西装,但是这大马靴,是不是……”

“气势!懂吗?气势!”

“我觉得弄一双老式的布鞋,他更合适!更贴人物!”

“但是我要他这股子气势!布鞋不行!”

姜浩抿嘴,沉默片刻,选择了将就一下,没再跟彭向明争,“你是导演,你说了算!”

“还有谁……这么漂亮的一个女人,就因为……”

“停!”

眼见彭向明起身走过去。

一帮看热闹的再次激动了起来。

“姜老师,是这样,你这……你这个霸气的劲儿,往回收收,我要的是嚣张,但你不能那么霸气,他跟接下来这个鳄鱼帮大佬马上就死掉那一幕戏,是连着的,你弄那么霸气,回头一死,死前还求饶,他拧巴……”

“行,我试试。”

“还有谁……”

“停!姜老师,要不您听听我怎么说这句台词的?”

“成啊,你说。”

“还……有……谁!这么漂亮的一个女人,就因为往大街上吐了口痰……”

“……”

“姜老师?”

“我再试试!”

姜浩沉默好一阵子,似乎是在思考什么,全片场上百人等着他,但忽然,他扭头看过来,甚至迈步走过来,“我还是觉得不对……”

彭向明无奈地抱起肩膀。

他走过来,很认真,“你看哈,旧上海,黑帮大佬,他来砸警察局,这本身就是很惊爆的一个冲突,好笑的地方应该是在哪儿呢,应该是在,大佬跑来砸警察局,打警察局长,原因居然是因为一个女人往大街上吐了一口痰,这才是他内在里最荒诞的部分,你不喜剧吗?这就是有意思的地方啊!那在这个情况下,我这个角色,应该是越嚣张跋扈,越霸气越好!您说呢?”

彭向明无奈,只好跟他认真的盘这幕戏,“姜老师,我们去拍一个镜头、一个人物、一段小故事,它的目标必须是部分服务于整体!那么这一大段戏的整体是什么?您看过我剧本的,他的整体是,斧头帮的崛起!所以在这里,说到底,鳄鱼帮大佬这个角色,是个很滑稽的角色!为什么要凶狠,要嚣张,但是不能霸气?说白了就一个,你不是男主角!你甚至不是这一小段戏的男主角!”

姜浩仰头,四十五度仰望老上海滩警察局的天花板。

过了少说有半分钟,他收回目光,“成!就按你说的,你是导演!”

“还……有……谁……这么漂亮的一个女人,就因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