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人 尺寸 强行害怕 痛哭 乖女小娟第2部全文阅读

岳双腿扛肩膀上:笑话大全 爆笑简短
2021年2月3日
高辣御书屋御宅屋自由阅读小说,黑化肉羞耻play快穿
2021年2月3日

黑人 尺寸 强行害怕 痛哭 第一章

.read-contentp*{font-style:normal;font-weight:100;text-decoration:none;line-height:inherit;}.read-contentpcite{display:none;visibility:hidden;}

在东八镇有条老街叫东八街,东八街的尽头有家当铺,就叫东八当铺。当铺的主人呢,干脆也叫李东八。

说起这家当铺,两年前刚开那会可是附近人们茶余饭后必不可少的谈资之一,为嘛?就因为这东八当铺的奇怪规定。

东八当铺的老板是个年轻人,说起这个年轻人,用邻居的话来说,他就是个钱多了拿来烧的主。因为这东八街开业之时便在门口贴了张告示:本东八典当行,不押金器银饰,不押古玩兵器,不押汽车房契,不押老旧家电,不押古籍丹青,不押翡翠玉石。

就这典当行还整了个六不押,这东不收,西不押的,你说这典当行能典当什么呢?有好奇的邻居来问过这当铺老板,哪知这老板李东八很客气的回了句:“除了那六不押,其他的都收!”

就这么一个不着边际的回答,让旁人有些摸不着头脑。纷纷好奇地观望着等待这另类的当铺倒闭,可说来也奇怪,这铺子开张之后,每隔两三天就有人上门典当,还一边数着钱出去的。

这上门的客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各种打扮的都有,有的身着靓丽,开着奥迪宝马来的,一看就是个有钱的主。而有的呢,却像乞丐一样,衣衫褴褛,拄着个拐杖一瘸一拐慢吞吞的走进去。

曾经有人忍不住好奇心,截了一位刚出门不远的客人,就问:这当铺,到底收的是什么啊?哪知这来人比当铺老板更怪,直接回了句:“说了你也不懂。”

就这样,这家当铺就这么在东八街开了两年,时间逐渐消磨光了好事者的好奇心,旁边的住户也对这家怪异的当铺没了兴趣,这当铺就这么孤零零的开着,除了偶尔上门的客人,基本上都没人来往,显得异样冷清。

这天黄昏时分,当铺老板李东八像往常一样,斜靠着椅子,双脚搭在办公桌上假寐着。忽而门口响起了脚步声,一名衣着休闲的中年人提着公文包,迈着大步走进了东八典当行。

站在门口,那中年人迟疑了半分,打量了一下这东八当铺。铺子面积不大,只有三十来平米,整家铺子只有一张椅子一张桌子,连给客人准备的椅子都没有,四壁空白。这哪里像是做生意做典当行的样子?要不是门口那大大的‘当’字招牌,中年人都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门了。

上前,敲了敲办公桌,叫醒老板。哪知这老板眼睛都不曾睁开,脚都不动一下,直接问了句:“当的什么啊?”

那老板这般目中无人的模样,让中年人暗暗有些气躁,但好歹还是压了下来,沉声道:“老板这里,可是收死玉的?”

“嗯”李东八依旧那副样子,平淡地再问一句:“什么来头?”

中年人松了口气,总算没找错地方,又回答道:“红头”

一听这话李东八总算来点兴趣了,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放下双腿,又旁若无人地伸了伸懒腰,打着呵欠道:“拿出来看看。”

黑人 尺寸 强行害怕 痛哭 第二章

崔老爷避得快,那燃面鬼王飞得更快,眨眼间就追上了崔老爷,一口咬在崔老爷的肩膀上,疼得那崔老爷一身怪叫,便似折翅的秃鹫一般,从半空中向下跌落下去。

见崔老爷一回合便落败,那弥陀老祖一声怒哼,单手一指,一道紫色光线飞向那崔老爷,将那急坠的崔老爷托住,而那燃面鬼王见到紫光袭来,迅速松开血口,一道幻影闪过,那燃面鬼王的面孔就再次回到了黎叔儿体内。

崔老爷得到弥陀老祖的帮助,逃过一劫,稳了稳神,崔老爷有些惶恐地朝那弥陀老祖躬身请罪道:“弟子无能,有辱本教声威,请老祖降罪!”

“起来吧,这厮居然能冲破本尊的结界,用那借兵马的法子请来燃面大士的灵力,还真是不简单,看来本尊看轻这厮了,罪不在你。何况你为了助本尊解除封印,苦心孤诣地在沧州城内苦守了数百年,一片赤诚之心,天日可表,本尊还要重重赏赐于你,以为其他教众表率,起来吧,再去打过……”弥陀老祖垂下眼帘,声如钟鼎,振聋发聩。

那崔老爷得了弥陀老祖法令,胆气一壮,反身看向黎叔儿,双目尽赤,杀气腾腾地喝道:“你这厮倒也有些手段,竟然还能将鬼王的灵力请上身,只是不知你身为嗅修道之人,却要借助鬼力来保命,日后可有脸面去见祖师爷爷否,哈哈”

“黑猫白猫,能抓住耗子就是好猫,”黎叔儿回以一声冷笑,“你以为我是那死要面子活受罪的愣头青吗,被你几句话就说得束缚手脚,任你宰割?真是弱智啊。”

说完,黎叔儿左右脚一踢,借力跃起,二次揉身将那铜钱剑向崔老爷刺去。

崔老爷吃过一次亏,很是机警,在侧身避开黎叔儿攻击的同时,左手一抓,掌心里就多了一团黑气弥漫的玉珠,并不但冒出呲呲作响的火星。

就在黎叔儿又要祭出燃面鬼王的法相的时候,高坐云端的弥陀老祖忽然双手指向天际,那风起云涌的赤色云流骤然向弥陀老祖双手所指的方向聚集起来,此前消失了的闪电也再一次出现在天际中,道道闪电划过天际,将赤色的天空与血染的大地全都映衬得一片惨白。

天际之下,所有人的面孔也都被那些闪电照得是苍白如雪,终于,那些魔兵退却了,一个个面色惊惧地向后退去、退去,最终拜伏在雪地上,浑身觳觫,不敢抬头仰视弥陀老祖。

黎叔儿、杨亿、魏二苟、柳若雪和钟离伊伊都察觉了异样,杨亿和魏二苟纵身飞起,到黎叔儿身边护法,柳若雪和钟离伊伊无法飞升,只能在地面上看着着急。

到了黎叔儿跟前,杨亿和魏二苟各自将手中的凌霄种剑与玄铁金刀竖起,目不转睛地看向山一般矗立在眼前的弥陀老祖的法相,一种前所未有的压迫感扑面袭来,面对这邪气冲天的上古魔灵,杨亿和魏二苟真的感到了一种骨子里渗透出来的恐惧,连握着刀剑的手都微微颤抖了。

他们俩之前见过氏叔粽,见过蛇妖,也见过地府里形形色色的厉鬼,但无一能让他们感到如此强烈的恐惧感,即便是他们身无法术的时候,也不能。但是,就在他们见到,弥陀老祖的一瞬间,即便他们此时已经是可以独步阴阳界的术士了,却感到了一种难以遏制的胆寒之感,无法克制,无法排解。

黎叔儿没有去分神看向杨亿和魏二苟,用体内的灵魄,黎叔儿已经感知到了弥陀老祖在弄法,亦知道仅凭刚才弥陀老祖一道紫气灵剑就逼退了燃面鬼王的法相那一幕,其法力之深、灵力之强、气道之威霸,都绝非是自己能独立抵御的,所以想尽快先除掉崔老爷,再与杨亿、魏二苟合力对付那弥陀老祖,因此,黎叔儿心无旁骛,一剑快似一剑地向那崔老爷刺去,用铜钱剑激射出的灵气将那崔老爷周身罩得密不透风,崔老爷稍有不慎,就会被黎叔儿的灵力斩于半空中。

情急之下,崔老爷将掌心里扣着的黑色玉珠猛地砸向黎叔儿的面门,黎叔儿全力进攻,不及回防,正被那玉珠砸中,一声惨叫,向后便倒。

崔老爷一击得手,欺身就向黎叔儿俯冲下来,想要见黎叔儿一击毙命,就在崔老爷身形一变、中门打开之时,先前分明被击中了面门的黎叔儿突然翻身站起,双目如电地盯着崔老爷,手中的铜钱剑似离弦之箭,带着铜钱剑两侧灼灼的烈焰,向那崔老爷的胸口飞去。

黎叔儿这一招使出了他体内十成的真气,铜钱剑上附着有黎叔儿苦修了几十年的拙火定纯阳罡火,那崔老爷虽然也是个中高手,但其出身魔教,修炼的左道邪术属于阴毒一路,阴气过重,故而在被铜钱剑击中后,铜钱剑上的拙火定纯阳罡火瞬间充斥其全身,将他保护灵魄的至阴真气挤压在内丹,登时丧失了一切抵抗力,身子似断线纸鸢,被去势甚急的铜钱剑带着飞向弥陀老祖的手掌处。

黑人 尺寸 强行害怕 痛哭 第三章

《军魂1951》终于完本了,写下最后一个字的时候,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从很早以前,甲鱼就想写一本关于朝鲜战争的书,因为甲鱼知道那一战有多难。应该有人,去为他们做些什么。

真正动笔写下第一个字,是17年的五月份。那时候,甲鱼还在《大泼猴》剧组。灵感来敲门,甲鱼激动得泪流满面。

甲鱼将写这本书的消息告诉每一个人。

是的,他们的反应跟你们一样。

“这样的一本书,能转换成影视吗?你恐怕连审都过不了吧?”

评论区有人问为什么这本书还没签约。

不是不愿意签,而是不敢签,如果这本书出自一位新人之手,也许连挂在起点的机会都不会有吧。

有人跟甲鱼说:“你写什么不能赚钱,为什么要写这样题材呢?这不是找罪受吗?”

是的,这确实是一个吃力不讨好的题材。

但,“作家”之所以当得起一个“家”字,不会是因为他写了几本书,卖了些钱,而是因为他做了些于国于家有益的事情。

甲鱼只能算一个二流写手,但甲鱼也想有一个文以载道的梦。

活着,并不仅仅是赚钱,甲鱼还想留一点空间,给梦想。

正如甲鱼在每一本小说里都提及的一句话,“有些事,总得有人去做。”

这是一本甲鱼写了,绝不会后悔的小说。甲鱼愿意为她倾注精力。

感谢先辈们的努力,因为有你们,甲鱼今天才可以肆无忌惮地去追求自己的梦想。

路,不能靠任何人施舍,要自己一步步去走出来。再难难得过志愿军打美军吗?

但愿有拨开乌云见明月的一天。

即使没有,即使她永远只能活在阴暗的角落里,甲鱼也希望她能有一颗向阳的心,一如她所讲述的人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