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办公室里被老板玩弄、军人教官肉H

哪种女人一摸就有水、丫头放松点别夹那么紧
2021年2月3日
黑人 尺寸 强行害怕 痛哭 乖女小娟第2部全文阅读
2021年2月3日

在办公室里被老板玩弄 第一章

“萧曼!”游优一惊,想要扶住人,却见铭叶突然朝着两人方向一抓,沉声道,“本尊先清理了你这个叛徒!”

说完手间一收,只见红光一闪,有什么连接在了萧曼心口,她整个人直接就朝着铭叶的方向飞了过去,

游优一急,直接唤出了灵剑,一时间也顾不得什么技能不技能了,调动体内的力量,飞身而起就朝着铭叶的方向劈了过去。

“哼!”铭叶压根没把游优的攻击放在眼里,不仅加快将萧曼提了过来,另一只手只是轻轻一扫,唤出一层神力防御,挡住身前。

下一刻游优的剑直接就劈了过来,落在了那层防御之上,然后……

哐当一声应声而碎!

铭叶唤出的神力防御,脆得跟层糖纸一样,凌厉的剑峰直朝着他右侧而来,准确的落在了右臂之上,带着破天之势,眼看着就将他整条手臂切离开来。

“怎么可……”铭叶无比惊骇,到底是神,倾刻之间反应了过来。哪里管得上抓萧曼,直接松开了法诀,催动力量化实为虚,身形一散直接退到了几十尺外,才免于被那剑切成两段。

而失了控制的萧曼也咚的一声掉入了水池之中,朝着下方沉了下去。

“萧曼!”游优一急,也顾不得打架了,直接跳了进去,潜入水底救人。

铭叶心有余悸的看向两人落水的方向,一手按住只差几寸就要彻底断裂的手,脸上满满都是震惊,刚刚那一剑……居然可以轻易击碎他的神力,还能伤到他。这个天女到底是什么人,居然会有这样的能力?!

这么特殊的力量,若是能引导出来……

他神色变换了好几次,眼神从一开始的震惊隐隐染上了几分贪婪之色,慢慢变得兴奋了起来。被劈开的右臂伤口上,似有什么剧烈涌动,像要冲出来。他脸色一沉,立马快速捏了好几个法诀才勉强封住右臂的伤口。

这边的骚动也引起了仙宫之人的注意,很快大片的仙君就纷纷赶了过来。

“神君您受伤了?这是……发生了何事?”领头的一名仙君问道。

铭叶脸色更沉,再次看了圣池一眼,“有人闯入圣池,速度将这里全部封锁,启动池底的阵法,我就不信她们不出来!”

————————

游优潜下去才知道,原来这个澡池子这么深,一眼看不到底的那种。再加上本来就是晚上,四周更加的昏暗,她找了半会,才看到正朝着下方沉下去的萧曼妹子。

她加快速度游下去拉住了人,却发现她情况不好,加上没用避水术神色痛苦。游优正想捏诀,突然四周大亮,一个接一个阵法出现在周围,密密麻麻的满布整个水域。

槽!她说怎么池子周围没有阵法,原来全布在水里。虽然对阵法不熟,但也看得出,那些个个都是杀阵,触动一个都不得了。她一咬牙,也不急着给萧曼妹子用不熟练的避水术了,直接发动了自己的无敌技能。

下一刻,一只巨大的鲲便承包了整个鱼塘,出现在了两人的周身,瞬间将水流隔绝开来,连着四周的阵法,也全被顶了出去,隔离在外。

在办公室里被老板玩弄 第二章

云池会盟,乃近期乾楚两国最大的一件事。

乾国流传的说法是,

楚皇涕泗横流,膝行于官家面前,

哭诉燕狗无道,残暴社稷,荼毒苍生,乞求官家助楚抗燕。

官家郑重将楚皇搀扶起身,

道:

想当年,四侯开边,于夏有功,社稷于斯,天命所授;

如今,燕贼无德,行凶于兄弟之国,晋地倾覆,楚地伤创,天怒人怨;

大乾自当与楚缔结兄弟之盟,诛暴燕,匡扶诸夏之清明,为诸夏子民寻安然造庇护。

而在楚国流传的说法是,

自家楚皇坐在皇座上,

乾皇慌慌张张地跑来,求楚国撑住,继续抵御燕国,还列举了一大堆唇亡齿寒的例证。

乾国官家还将乾国自比于姬妾,说若是没有楚国撑持,挡住来自燕国的压力,那乾国也就早不复存在了。

消息的流传广度,向来不在其真实性,而在于受众是否喜欢和热衷听这个消息。

楚人的自信在于,他们虽然一败再败,但都是战败的,战败后,燕人还不得不退兵;

乾国的自信在于,他们并未对燕丢掉国土,而且其江南地大物博,如今官家奋发,众正盈朝,大乾崛起之期不远矣。

但无论再怎么传,再如何地修饰,都无法改变一个事实:

那就是面对燕国不断膨胀的压力,

乾楚两国不得不放下所谓的骄傲和矜持,选择了抱团取暖。

燕人已经赢麻了,

在听到乾楚会盟的消息后,几乎就是不以为意。

绝大部分的燕人还是天真的,他们认为,晋东的平西侯府,哦不,现在的平西王爷,一个人就足矣压制住楚国了;

余下的,再拿捏乾国,岂不是轻轻松松?

不管天是要下雨还是要刮风,

日子,

总得继续过下去;

横竖都是过,总得给自己找寻点好盼头,好期望不是。

……

楚皇的銮驾进入了陈郡,陈郡陈氏按照礼仪要求接待,没逾越丝毫。

当陈氏家主携家族宿老和才俊子弟在銮驾内向楚皇请安时,

楚皇本人,则一袭青色的长衫,出现在了孟寿住的宅子里。

其身边,就俩人,一位,是造剑师,一位,是一名俊美少年郎。

造剑师比之当初,更显潦草,独孤牧的葬礼,他没回去参加,首级不在,未能全尸以葬,他不想去。

那俊美少年,皮肤白皙,唇红齿白,一颦一笑,都流露出倾城之姿。

男子,也是能美艳不可方物的。

此时,天上下着小雨;

造剑师一人沐于雨中,少年郎则替楚皇撑着伞。

进入院中后,

造剑师独自坐在门槛下,斜靠在门板上,就着童子送来的茶干,小口小口地抿着,看着屋檐外,那似是笔墨荡开的雨幕。

楚皇则和孟寿相对而坐,孟寿很认真地烹茶,动作迟缓,但楚皇并未阻止,也并未帮忙。

少年郎则正襟危坐,嘴角带着浅显的笑意,却又显得很庄重。

“朕,有些后悔了。”

楚皇率先打开了话匣子。

孟寿摇摇头,道:

“臣,不相信陛下会后悔。”

“哦?朕连自己悔不悔,都分不清楚了么?”

“燕国先皇曾数次召见臣以问修史之事,臣在归国之后,在陛下您身上,看到了燕国先皇的影子。”

“这倒是有趣了,都晓得,年尧那个奴才崇敬燕国靖南王,现在,还得再加上朕崇敬燕国那位先皇帝。

君臣都崇敬对方君臣,我大楚落得如此这般,缘由,是真找到了。”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孟寿将茶杯送到楚皇面前,又拿起一杯,递送给那位俊美少年。

文学

“于国事上,一步落后,自是步步落后;朕也常常自省,但却毫无所得。

朝中,很多人都认为朕削贵族封地削贵族权责之事操之过急,造成我大楚中空之事实,给了燕人可趁之机。

朕却一直不这般认为,朕行之策,实乃为大楚续命,否则,大楚之覆灭,无非是时辰上的早晚罢了。

屈天南困死玉盘城,朕当时正忙着和大楚各大贵族利益交换以换得他们的支持,稳定局面,皇族禁军还需镇压国内,无法派遣,这才使屈天南孤军一支入晋;

换个人在朕的位置上,在那个处境上,也很难做得比朕更好。”

毕竟,那时的楚皇,只是在诸皇子之乱中冒头的皇子,他要击败的,不是自己的兄弟们,而是兄弟们各自背后站着的大贵族。

在那时,统一国内各个政治势力,争取到一力为国的局面,同时,让身为四大贵族之一且还是柱国之一的屈天南率军入晋在晋地崩乱之际为楚国抢先咬下一块肉;

他,已经做得足够好了。

“燕人举国之力伐楚,朕的皇族禁军,近乎都交给了年尧,于镇南关前布下铁桶。

朕,交出了权,也让大楚贵族尽力贡献出了私兵粮草以及各种军械;

但谁又能想到,燕人竟然能走水路?

谁又能想到,屈培骆领的青鸾军,竟然在青滩上一战即覆!

朕是皇帝,不是沙场冲杀的将军,朕,已经做到了一个皇帝能做到的最好。

朕,已经竭尽全力,但朕,但楚国,还是一直在输。

朕不知道范城一战的战报,你可曾看过,朕看了,看完后近乎失声而笑。

年尧擅自做主,出奇兵借道晋地入蒙山,想一战而下范城;

独孤牧发独孤家私兵自南面进逼范城。

可谁曾想,

那位屈氏少主,昔日青滩一战被那郑凡击败得如草猪一般的丧家之犬,竟在范城坚守了这么久;

更可笑的是,那姓郑的竟出动其所有精锐,出镇南关西下上谷郡,一路奔袭到了范城。”

楚皇拿起茶杯,一饮而尽,不再品了。

孟寿点点头,感慨道:

“人这辈子,就如翻阅一本史书,起先,瞧着伊始的新鲜劲儿,不断翻开后,也就逐渐懂得什么叫孤独挫折,什么叫世事无常。”

“朕是皇帝。”

“是的,陛下。”

“下面人可以认输,唯独皇帝,是不可能认输的。”

“陛下所言甚是。”

楚皇闭上了眼。

这时,那位俊美少年起身,向孟寿行礼道;

“谢家小子谢玉安,见过孟大人。”

“可是谢家那位千里驹?”

“小子不敢,小子惭愧。”

楚皇睁开了眼,

道:

“朕决意将我大楚最后一位柱国,其父谢渚阳派往北面,接替年尧先前的职位,掌渭河沿岸的皇族禁军!”

“陛下,圣明。”

“朕,就是不信邪。”

楚皇伸手指向谢玉安,道:

“燕人称他们的平西侯,一人折我大楚四大柱国之三,那朕就将最后一位柱国也派上去。

他要是有能耐,朕就送他一个全乎;

他要是没能耐,就看朕的谢家柱国,能否将局面替朕给撑住!

你说人这辈子如同翻一本史书,

但在朕看来,

煌煌青史,王朝兴替,其实就只写了两个字。

天命!”

孟寿点点头,道;“臣不知是该恭喜陛下,还是该劝谏陛下。”

楚皇抬手道:“你只管说心里话即可。”

“臣觉得,赌上自身之命运,和赌坊里输红了眼的赌徒,又有何区别?”

“孟大人,您错了。”谢玉安却先开口道。

“哦?”孟寿看向谢玉安,这个俊美得近乎有些妖异的少年郎。

谢玉安拱手道;

“孟大人,陛下所赌的,不是陛下自己,而是大楚的国运!”

……

今日的奉新城,格外热闹。

西门外,近乎全城的百姓都涌了出来,因为朝廷的钦差大臣队伍,终于来了。

奉新城的百姓对朝廷的钦差以及所谓的圣旨本身,其实并没有太大的兴趣,但他们清楚,今次钦差前来,是为了给自家侯爷……封王。

生计所系、荣誉所系,甚至,子孙后代所系,全在王爷一人身上,奉新城军民,对于自家王爷不断地向上走,可能比王爷本人还要兴奋。

再加上两位夫人都有身孕了,这种踏实感,真的是让人难以用言语来描述。

钦差队伍这次来得很慢,

估摸着这会儿黄公公都已经回到燕京城面圣了,他们,才到奉新城。

在办公室里被老板玩弄 第三章

承影是很期待这项技术可以得到应用的。创造世界,而且是根据自己的需要创造符合自己需要的物理法则,对于任何一个科研工作者都有无与伦比的吸引力。

一方面被创造出来的世界,拥有理想状态下的环境,很多在正常世界中无法进行的实验都可以在这样的特殊世界中进行。

曾经有一个笑话,来讽刺科学研究中过分简化条件,是说,有一个农民养鸡,但他的鸡都不育。所以他找了一个物理学家来帮忙。这个物理学家做了一些计算,然后说:我已经有解决办法了,但是这个办法只适用于真空中的球形鸡。

这虽然是个讽刺笑话,但无疑从另一个角度看也是在说简化掉大量条件后,物理实验将变得十分容易。

而在一个开的上帝模式的空间中,真空中的球形鸡,也并非是不可能存在的东西,如此毫无疑问可以大为方便科研的进行,也便于验证科学家们推算出的数据是否符合现实。

只要将构建好的宇宙模型。通过创世能力创造出来,然后再在其中进行试验,检测其与现实世界的差距。就能一点点。检测出宇宙模型中的谬误,并且更容易找到谬误的改进方向。

毫无疑问,这将是改变成个科研界的全新技术,为了这种技术稍微冒一点点风险也不是不可以。

制造一种全新生物,听起来像是侵犯了神之领域的力量。实际上却没有想象中那么困难,承影不需要一个碱基对一个碱基对的搓出一种全新的生物,那纯属是找不自在。

即便是地球上已知基因组最短的骑行纳古菌,也足足有490885个碱基对,像脊椎动物这种的基因组,更是要复杂无数倍。

承影只需要在现成的生物基因上扣下来自己需要的就行了,就像是写毕业论文,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话说这话好像不是这么用的……

合成这种生物的基因主要还是来自于人类毕竟的大脑算是自然界中,非常大的了,这种全新的生物并不需要其他的生理功能,只需要有脑子就够了。

自然而然需要大脑发达的人类。除此之外,这种生物需要发达的信息接收器官。于是他需要有乌贼的发达视神经,只要配上脊椎动物的髓鞘,就能百倍提升神经信号的传

文学

递效率。

除了视觉方面的信息,接收器官还需要有听觉方面的。因此基因组中还有部分蝙蝠的基因。这种可以在黑暗环境中通过回声定位来辨别障碍物的生物。拥有敏锐的听觉,便于使用者对这种全新的生物下达指令。

承影拼着拼着,就觉得这玩意越来越克,拥有蝙蝠的翅膀和章鱼的触须什么的……简直不要太刺激,不过画风上到是的确和精神污染的龟甲术很搭。

“试验品差不多了,试着合成一下吧!我对这种生物的外观已经不抱期望了。”说着,承影按下合成按钮。

基因开始转录,合成细胞,最终转化为胚胎,在很短的时间内就生长成了一个成年的生物个体,因为这是一个没有神智的生物,所以在成年之后,他也只是本能的蠕动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