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孩子用机机桶小女孩,宁荣荣把腿抬高我要进去

被拉到野外强要好爽、老扒夜夜春宵全文小说
2021年2月3日
小东西我还没动就喊疼 阿宾游记
2021年2月3日

小孩子用机机桶小女孩 第一章

然而阿道夫似乎不为所动,反而直视着李卡蒙一脸好笑,似乎有恃无恐。

“以帝国军的名义判我死刑?你能代表帝国军吗?可怜的家伙?你只能代表你自己,一个小小的士兵!

我是的伟大的戈尔顿男爵继承人,上层贵族!

你一个小小的士兵能奈我何?任何对于上等人的冒犯都将受到帝国法典的严酷制裁,难不成你想造反吗?

所以说,松开你的脏手,然后赔礼道歉,这才是你应该做的事情!”

李卡蒙微微皱眉。

“你在威胁我?”

“不是威胁,而是建议!”阿道夫在笑,笑的很得意。

然而下一秒,‘轰’他的脸被重重地砸到地面上。

砸的他眼冒金星,痛的几乎叫出声来。

“你…你竟敢违反帝国法律,你竟敢伤害帝国贵族?”

此刻的阿道夫脸上哪还有半丝优雅,惊恐的像一只待宰的小奶狗。

“违反帝国法律?”李卡蒙摇了摇头。

“不不不,我这小小的士兵怎么敢违反帝国法律,我不过是跟阁下在友好交流,这些家伙就是见证人,你们说是吧?”

他目光移向那些卫兵。

一个家伙刚想说‘不’,便被炎火一口卷入口中,连一丝惨叫都没发出,其他人则吓的瑟瑟发抖,似乎屈服在李卡蒙的淫威之下。

友好交流?有踩着别人的脑袋友好交流的吗?

那一刻维多利亚气得发疯,大呵一声。

“你个混蛋!”

双手举剑冲向李卡蒙。

然而下一秒,只听‘啪’长剑砍到他的身上直接断裂,她呆住了。

李卡蒙盯着她一脸戏谑。

“尊敬的大小姐,你就这样一直拿着这把装饰用的礼剑跟人决斗么?

我很好奇这么多年你是怎么活下来的?”

“你个混蛋!”剑虽然断了,但维多利亚似乎并不不打算妥协,没有了武器就用拳头,就用牙齿,拿出了女人撒泼的本能,冲向李卡蒙又锤又咬,这一幕看得卫兵们目瞪口呆,一脑门子的汗,心中无不嘀咕。

大小姐这是在战斗还是再跟人家调情?

突然一个威严的声音响起。

“够了!维多利亚,你们这样对待客人成何体统?”

那一刻李卡蒙眯起了眼睛,心说。

终于出现了么?这个老狐狸?看硬的不行就想来软的?

其实李卡蒙早就感觉到躲在暗处的老戈尔顿了,这家伙的策略似乎是任由自己的子女跟他闹,就是不出面。

既然如此他也只好装糊涂跟对方玩,否则,以阿道夫的小身板哪够他一拳锤的?估计早就死翘翘了,他之所以没有痛下杀手就是想看看这个老狐狸到底想玩什么把戏。

继续踩着阿道夫的头,李卡蒙似乎没有丝毫罢手的意思。

看到自己的父亲出现,阿道夫差点哭了,似乎看到了一根救命稻草,拼命喊道。

“父亲,救我,救我!”

见状老戈尔顿摇了摇头,心说。

真是一个不成器的东西,如果对方想要你的小命还会让你活到现在?

连这一点都看不透,真是辜负了老夫对你多年来的期望,唯有在重压之下保持沉着冷静,才有成为枭雄的潜质,然而似乎从自己选定的继承人身上看不到这一点,甚至还没维多利亚这丫头来的优秀,至少她不屈服。

小孩子用机机桶小女孩 第二章

<><>书名叫《绝命阴差》,链接在最下方。

第一章试读。

医院,又称生死门。每天,无数婴儿在医院呱呱坠地。也有,无数病人在医院寿终正寝。这里,医生护士在忙,阴差鬼吏也在忙。医生护士忙着照顾新生儿、抢救伤病者。阴差鬼吏忙着送人来投胎、带人去报到。

我叫陈洋,盛京某医院的一名急诊科医生,每忙忙碌碌,见过太多的生与死,偶尔,也会和同样忙碌着的地府鬼差们,来上几次接触。

起初,我以为是因为自己工作紧张,产生了幻听、幻视,接触多了才明白,“它们”是真实存在的,很多医务工作者也都知道,只是对此心照不宣罢了,在分娩室、停尸房中,人鬼双方,各司其职,互不干扰,也算相安无事。直到那夜里,我遇见了那件事,才让我和地府鬼差们,真正产生了交集。

那天,我夜班,不是鬼节,月也不黑,风也不高,没什么特别的,唯一让我感到奇怪的就是,从傍晚到午夜,既没有一个婴儿出生,也没有一个病患去世,整个医院,平静的就像一座巨大的坟场。

要知道,我们可是三级甲等医院,规模不,光是**位就有700多个。难得清闲,半夜快一点钟的时候,我正在电脑上下棋,办公室外面,忽然传来敲门声,没等我请进,门自己开了,一个穿着蓝白条纹病号服的女孩,踮脚走进办公室,低头站在那里,她的头发垂着,遮挡住脸颊,裤腿挽起,两股鲜血,汩汩流下。

我的第一反应孕妇要生了,可仔细一看她的腹,平坦如少女,并不是孕妇,我的视线继续上移,恰好,女孩抬头,秀发从鼻翼两侧缓缓散开,露出一张灰白色的脸,大眼无神,呆呆地看着我。“张安琪?你怎么了?”我皱眉问,她是我昨晚抢救过的一个患者,好像是外伤,我每接诊病人太多,不会每个人都记得,但因为这个张安琪长相,属实漂亮,才记住了她的名字。“嗯?你怎么了?”我见张安琪没反应,又问了一声,可她依旧踮着脚尖,站在原地,默不作声。

“我记得……你伤的挺重啊,怎么还到处走动?”我想了半,实在想不起来这个张安琪伤在哪儿,便随手打开电脑的患者资料库,找到她的名字,点击查看。里面记录的很清楚,张安琪,19岁,因车祸入院,腹腔大动脉出血,多个脏器受损,抢救无效,于昨晚20点12分死亡。想起来了,她被宣布死亡后,跟我一起抢救的护士们无不惋惜,这么漂亮一女孩,英年早逝,实在太可惜了。

等等,张安琪死了?我抬起头,再细看她的脸,应该不会认错,就是她,无意中,我又发现她胸口挂着一块白色牌子,上面写着她的名字,这是太平间里的尸体才会有的标记。

“哦,”我恍然大悟,“你是鬼吧?”张安琪终于有了反应,点点头。我不知道该什么好了,虽然不是第一次见鬼,但我之前见过的都是地府工作人员,他们穿着考究,模样也和人类无异,我与他们只是点头之交,并未有过交流,不知道该如何与鬼聊。

还有一点,我很疑惑,张安琪死了,照理,昨晚她就应该被鬼差收走,怎么还在医院里,而且,还自己从太平间里跑了出来?没等我缓过神来,张安琪开了口,语气阴冷而森森:“你是急诊科大夫吗?”“嗯,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我定了定神,轻声反问。“你会做外科手术吗?”张安琪又问。“当然。”我笑道。

“我一直在流血,你帮我缝一下,可以吗?”张安琪踮着脚,夹着腿,碎步挪到诊**边,躺在**上。我是急诊科的,算是医生行当里的“全才”,多次客串产科大夫,所以我对于女孩的身体,不会表现出处男(虽然我也是)那样的激动,但张安琪的身体,却惊得我张开了嘴巴,实在是太美了,肌肤雪白如玉,和她的灰色脸儿,截然不同。淡定,淡定,医者仁心,救死扶伤,张安琪做人的时候,我没能将她救活,现在她做了鬼,有求于我,作为医生,我理当满足一下她要求身体完璧的愿望其实这是入殓师的活儿

文学

,谁让我是全才呢,遗体美容整形,我也干过。

小孩子用机机桶小女孩 第三章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