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男朋友进入的详细故事、撩妻日常1v1青灯

岳的毛太浓,简单又大气的敬酒话
2021年2月3日
宝宝我们对着镜子做,妈妈的朋友无删减全集
2021年2月3日

被男朋友进入的详细故事 第一章

“你的贡献是不小。”

黑叔点头地说道,似乎是认可的模样。

“那是为何?”

窦燕山觉得不可思议啊,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你招惹了叶檀了吧?”

黑叔的话让窦燕山一愣,这个和自己今天要说的事情有关系吗?

“黑叔,这个和我们今日说的事情有关系吗?”

窦燕山不解地看着这个老家伙,然后继续说道,“再说了,他不过是个小小的侯爷,有什么可怕的。”

“呵呵,你好大的口气啊,小小的侯爷?”

黑叔说这句话的时候,像是听到了很大的笑话一样,哈哈大笑,对于他来说,这样的笑容其实呢,根本就是没有什么意义的,却还是让窦燕山觉得不舒服,因为他这样的人是不能随便哭的,也不能随便笑的,因为你处理事情的方式就是那种冷酷的方式,你这么做,合适吗?

“难道不是?”窦燕山不解地问道。

“一个小小的侯爷可以将清凉山古松道观一夜之间夷为平地,一个小小的侯爷可以让江湖上的上百个门派,家族,寺庙,道观,山庄的人都不敢靠近,你的眼里的大大的侯爷是什么样的?你来告诉黑叔我,我就同意你当这个家主。”

黑叔的话让窦燕山一愣,他还可以如此?

自古都知道,个人的武力值其实是没有意义的,也许在某个时刻有用,可惜,很多时候都会没用的。

那么,什么是有用的呢?

势力,庞大的势力。

那些大家族之所以可以在朝堂上和李世民耍无赖,不是因为其他的,就是因为自己家族里的人在朝廷上占有的人数大概在七成,如果一旦发飙的话,就会出现一些问题,李世民可以将他们都杀了,可是呢,自己手下的人都是和那些家族的人混合在一起的,你说如何杀

文学

?而且,就算是杀了,也不容易的,人家还有另外一个势力,那就是暗黑势力。

似乎所有的家族都有,而且都是非常多的,越是古老的越是多。

为什么?

因为很多事情都是里子和面子的关系,面子不能碰一点灰,那么,里子就得杀几个人。

叶檀来到这里快十年了,说真的,他在朝廷上的事情,因为还要顾及一点面子,所以没有多大的事情,但是呢,朝廷之外的事情,却是非常的恶心的。

似乎到处都是一些脏兮兮的人,一些脏兮兮的事情,这些事情让你不知道如何办?

一个家族的人太多了,朝廷上的官员位置太少了。

所以,读书,经商,种地,都需要人。

而读书,经商,种地需要的却是一个安静的环境,那么保护这些人的,也是需要人的。

而当你的势力范围和对方的势力范围出现冲撞的时候,就需要人去处理,就需要很多人。

然后呢,当你觉得这世界太过不舒服了,打算做点恶心的事情的时候,继续需要人。

白天和黑夜,是一对孪生兄弟,还是一个人的两种性格,谁知道呢?

“本来呢,我是认可你成为家主的,可是呢,你不知道吗?最近长孙无忌家里的生意已经出现问题了,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做的,反正呢,外面的市场开始疯狂地萎缩,而且可以确定就是松洲的人做的,可惜,他们不知道如何做的,所以,最近长孙家的人都是头疼的很,但是呢,你认为如果你成为家主的话,松洲的下一个目标会不会是你?会不会是窦家?”

黑叔的话让窦燕山一愣,还有这个事情啊?自己为什么不知道呢。

而这个时候,窦忠却站出来了,看着窦燕山道,“小九啊,我也是不想的,但是呢,没办法的事情,五弟和黑叔说的不错,你如果真的当了家主的话,这个事情就麻烦了,窦家虽然算是个千年的世家,可是呢,骨子里却没有多少的钱财,土地倒是有一点,可是呢,现在的不少地方的土地已经开始降价了,因为松洲的人开始在他们当地玩的是农加上商的模式,用农填饱肚子,用商赚点钱存着以防万一,这样的事情,他们做了不少,而且很多人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都不知道的话,你当了家主又能如何?”

窦燕山讥讽地看着对方问道,这样的事情,你什么意思啊?

而这个时候,窦忠却继续说道,“不过呢,我打听过了,他们这些人都读过一本书,这本书在松洲只有核心的人才会读,而在大唐的皇室,也只有两个人读过,一个是太子殿下,一个是越王李泰。”

“什么书这么厉害?”窦燕山却是不相信的,又不是道德经,怎么会如此厉害呢?但是呢,道德经是一种来自内心深处的修炼,所以,根本就不是什么这么厉害的书籍啊。

“我不知道,只是听说是一本商书,可是呢,又有人说过,这本书是一本神书,读了这本书之后,就可以在大唐的商业畅通无阻,但是呢,这本书,现在根本就没有任何内容透露出来,听说陛下想要看看,都被叶侯给拒绝了,说是此书是师门的秘技,不能传给外人。”

“他的胆子真的很大。”

窦燕山恨死了一个词汇,就是秘技,叶檀的师门秘技没有救助自己的爷爷,结果呢,自己现在才会如此倒霉。

而现在,松洲的人开始对长孙无忌家里动手了,而这个人是皇后的娘家啊,这样的事情如此做,合适吗?

“他就不怕皇后娘娘?”

窦燕山的话让窦忠有点无语地说道,“你以为呢?”

自然是不怕的,如果真的怕的话,如何会如此做,而且,叶檀敢如此做,说明已经有了不少的准备了。

“难道就因为一个莫须有的可能,就让你当家主?”

窦燕山看着窦忠,不满地问道,这几年,你有什么贡献啊。

“呵呵,我当不当,你说了不算,而我说了也不算,三天之后,等到老祖宗入土之后,我们再论。”

窦忠说完,转身就走,而跟着他走的人竟然有五成之多,这让窦燕山心中不舒服。

可惜,有的时候,家族大了也不一定是好事,人们对于很多事的看法不一样。

可惜,他可能永远都不知道,事情可能会和自己想的不一样了。

被男朋友进入的详细故事 第二章

李义府给贾平安的印象就是笑面虎,但从未体验过笑面虎的厉害。今日刚开始时李义府的辩解颇为徒劳,在贾平安精心准备的证据前节节败退。

贾平安难免生出了李猫不过如此的想法。

可才将得意没多久,李义府就露出了狰狞。

——是明静在采买!

贾平安去买东西没问题,可明静是内侍。

内侍擅自出宫去买东西……

玩忽职守都是轻的!

李义府微笑如春风。

我轻视了李义府,这头李猫果然手段阴狠……前面看似无能,可就在贾平安得意时,李义府才抛出了杀手锏,一击致命!

难怪能被皇帝看重,我轻敌了。

贾平安心中忐忑,刚想抵死不认,但今日的事情闹得不小,那个胡市丞想抱李义府的大腿,定然会如实相告。

撒谎就会完蛋!

贾平安低头,“陛下,今日臣带着他们巡查,路过店铺时,臣惦记着家中的孩子,就请了明中官去代为买块琥珀……”

事到如今他只能硬撑着,寄希望于李义府不知晓此事的详细情况。

李义府笑了笑,“老夫却得知今日是明静先到了西市,武阳侯姗姗来迟……何来的请托?”

这条毒蛇!

他果然知晓此事的来龙去脉。

贾平安脊背冒汗,抬头道:“陛下,臣确实是请了明中官去采买。”

这等时候他就算是被打个半死也得咬死不认账。

李义府微微一笑,不再说话。

此事到了现在,已经不再是贾平安和李义府之间的矛盾争执,而是内侍私自出宫的隐患。

内侍为何不能私自出宫?

宫中颇多隐私消息,内侍经常出宫就有可能泄露出去;其二,内侍经常私下出宫,若是

文学

被人收买成为内应……

李义府看了贾平安一眼,觉得此人手段还行,但却嫩了些。

这一次算是给了他当头一棍,若是皇帝愤怒,说不得还会被惩治。

李治看着那些琥珀,淡淡的道:“散了。”

什么?

李义府失态的抬头看着皇帝。

此事摆明了是贾平安忽悠,陛下为何不惩治出宫采买的明静?

“陛下……”

李义府竟然敢质疑。

啧啧!

这跋扈的劲头真的没谁了。

李治看着他,平静的道:“散了。”

李义府低头,“是。”

回身他看了贾平安一眼,眼中利芒闪过,旋即恢复了笑眯眯的模样。

而贾平安却是大感意外。

明静私自出宫皇帝不管?

逃过一劫啊!

王忠良喊道:“武阳侯,你的琥珀。”

贾平安回身收了包袱,干笑着告退。

皇帝究竟是为啥放过了明静?

李治晚些去了武媚那里。

“阿耶!”

大唐太子李弘跪坐在那里,武媚在用篦子给他清理头发。

“不必动。”

李治阻止了武媚和李弘行礼,负手问道:“媚娘上次你说过女子喜欢买东西……能有多喜欢?”

武媚一边给李弘梳头,一边说道:“陛下为何问了这个?以前在娘家时,认识的小娘子就有喜欢买东西的。不管有用无用都买。到了后来……每日不去市场就浑身不舒服。哪怕是不买东西也得去看看。”

这么奇葩?

李治笑道:“没那么多可用的东西吧?”

武媚点头,“许多东西都用不上,不过就是喜欢买。”

李治点头,随即出去。

站在殿外,他问道:“明静回宫后如何?”

王忠良说道:“陛下,明静在宫中没有交好的,每日回来就是吃饭,吃完饭回到自己的住所不出门。”

这就是一个只知道买买买的女人。

后世叫做宅女。

李治缓缓而行,王忠良心想明静此次算是在刀口上过了一道。

但作为忠仆,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回报一下感受,“陛下,今日李义府看着颇为跋扈。”

皇帝都说散了,他竟然还想质疑。

若是其他宰相自然没问题,甚至还能和皇帝辩驳。但李义府是忠犬。

何为忠犬?

主人说什么你就去做什么。

所以王忠良觉得这条忠犬好像有些不受控。

李治一直没说话。

……

“武阳侯还没回来?”

从贾平安被叫进宫开始,明静就一直坐立不安。

程达诧异的道:“武阳侯只是进宫罢了,明中官这是为何?”

我能说武阳侯是为我背锅去了吗?

明静焦躁的道:“我今日心情不好!”

程达嘀咕,“怎地和家中的娘子每个月的那几日一样?”

明静踱步出去,一直在看着门口。

今日的事儿错在不该较真,就算是心中不忿,记下来,以后寻机报复就是了。

是啊!

我在百骑,以后寻机给李义府来一下岂不是更好?

为何要较真呢?

明静觉得自己大错特错了。

但随即她就为自己开脱……

“人要有节操,不能跪。”

但现在贾平安进宫为她背锅……

“我不跪,却害了武阳侯。”

明静越想越焦躁,回身道:“我进宫一趟。”

她随即入宫。

半路上她又呆了。

我进宫能干什么?

明静鼓起勇气,“不能让武阳侯为我受过,去认罪!”

“见过李相!”

李义府笑眯眯的来了。

这位新晋的当红炸子鸡风光无限,宫中人见到都要行礼,打个招呼。

在这片套近乎的气氛中,冷冰冰的明静很是醒目。

李义府也看到了她,微笑道:“是明中官啊!”

这话就像是老友重逢般的亲切,换个人定然会受宠若惊。

那些内侍也觉得明静这算是得了李义府的青眼,不禁暗自羡慕。

众目睽睽之下,明静冷冷的道:“李相笑的让我有些心慌。”

——笑里藏刀!

众人都知晓李义府笑里藏刀,可谁会当面指出来?

明静!

武阳侯若是出事,我定然和你不死不休!

这一刻明静下定了决心。

“见过武阳侯!”

明静心中一震,抬头看去,就见贾平安背着包袱,一脸逛市场的惬意出来了。

竟然没事。

那我岂不是把李义府得罪狠了?

李义府回身看了贾平安一眼,“武阳侯春风得意,少年有为啊!”

说骚话?

这个我擅长啊!

贾平安笑吟吟的道:“今日春光明媚,可春风中却多了些凌厉,我仔细一看,原来是有一把刀暗搓搓的想杀人。”

李猫,笑里藏刀。

这只是开始。

贾师傅的骚话才刚开始,“我可以给你留面子,但希望你能长些脑子。”

他突然惊讶的看着李义府的脸,“李相你的……我真羡慕你的肌肤,保养的这般厚实。”

李义府微笑依旧,“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贾平安笑的很是开心。

李义府也笑的很开心。

什么意思?

这条老狗看样子不是假开心啊!

贾平安觉得不对。

“见过皇后。”

擦!

老狗,你竟然敢阴我?

贾平安回身,笑的如同是刚偷鸡的黄鼠狼,又像是刚和人闺女亲热被女方的老母亲看到的渣男。

武媚被人簇拥而来,一路不带停的。

还好,阿姐大概没听到我前面的话。

贾平安心中暗喜。

然后有些小遗憾,觉得自己一肚子的骚话没地方说。

“平安跟着来。”

这……

贾平安觉得不妙。

贾平安跟着上去,武媚淡淡的道:“东宫的嘉德门今日修缮,人手少了些,你去帮个忙。”

这……我不是土木系毕业的啊!

武媚看了他一眼,很是平静。

贾平安低头,“是。”

明静诧异,身边有人艳羡的道:“这换了太子,嘉德门就得修缮一番,这是惯例,武阳侯能去,这是好事。”

是好事?

半路出家的明静回身笑道:“这如何是好事?”

内侍说道:“武阳侯去难道还能干活?就是指点罢了,以后一提及此事就是武阳侯主持的,太子殿下难道还不能念着武阳侯的好?”

另一人说道:“武阳侯乃是扫把星,他一去镇压,东宫什么邪祟都没了。”

妙啊!

明静暗喜,“原来皇后是眷顾武阳侯呢!”

“那是。”

有人低声道:“李相都比不过。”

……

贾平安被带到了嘉德门,一群人忙的热火朝天的。

“见过武阳侯。”

管事的内侍眼巴巴的看着他,“还请武阳侯指点。”

我指点什么?

被男朋友进入的详细故事 第三章

第二天一大早,灵韵睡得正香,就被院子里面的一波接着一波的叫喊声给吵醒的了,灵韵本想骂娘,但转念一想,难道传说中的王府锻体法要现世了?

灵韵匆忙的洗把脸就出门了,只见院子里面,赵烨带着红叶和明珠正围着院子跑圈,一圈接着一圈的跑着……

特别是赵烨,累的是满头大汗,脚步踌躇的,好似千斤压身一样,

灵韵摇了摇头,对赵烨的身体素质感到悲哀,就这身体素质在我巫教估计连饭都抢不上,

看到赵烨领着人在激情澎湃的跑着步,嘴里面还喊着一,二,三,四,一二三四的口号,灵韵就满脸的不屑,这就是你口中的王府锻体?很一般嘛!是个门派的基本功都这样开始的好吗。

赵烨看到灵韵出了门,嘴角上扬,看戏的终于来了。

赵烨作为一个长在红旗下,生在新中国的四有新人,古代的锻体法是一个不会,从古代流传下来的什么太极拳、太祖长拳、通臂拳等等更是没有机会接触过,至于很流行的跆拳道、散打、空手道类的,更是一概没学过。

要说会,并且十分精通的锻炼体魄的方法,赵烨倒还真会一个,那就是第八套广播体操。

赵烨可以很自信的说,自己的广播体操学的绝对很牛叉,当年在学校上学的时候,每天上午的大课间,自己绝对是操场上最靓的那个仔。

为什么?因为自己就是那个传说中,那个站在队伍最前面领操的标兵。

等跑了一二十圈后,赵烨示意明珠两个人停了下来,然后宣布下面进入热身阶段,先做一百个俯卧撑,

“来,跟着我来做。”

赵烨作完示范动作后,带着两人认认真真的做了一百个俯卧撑。

灵韵微微点了点头,这个动作倒是有点门道。

“三十组蛙跳,开始。”赵烨说完,然后带头做了起来。

等着两组动作作完,赵烨点了点头正色道:“好,这些基本的热身功法,你们两个完成的很好,也算是有些天赋,下面我就要传授你们我庆王府不传于世的的锻体法,我把它称之为庆王府广播体操。”

赵烨说到这时,红叶满脸的激动之色,举起右臂,差点喊出王府的口号,但被赵烨给阻止了,

只见赵烨看似很随意的瞟了一眼一旁的灵韵后大声的说道:“我庆王府的广播体操博大精深,不可轻易被外人窥去,还请不相干的人等离开一下。”

灵韵一愣,转头望了望四周,发现只有老罗和自己在旁边观看,随后问道:“你口中的不相干的人等?是说我吗?”

赵烨脸不红气不喘的点了点头。

灵韵面色被气的涨红,但是毫无办法,因为偷师在这个时代那是大忌,但还是放话道:“谁稀罕看那你们那不伦不类的功法?”说完就气鼓鼓的离开了。

望着已经被气的发蒙的灵韵,赵烨摇了摇头,

这人啊!很奇怪的,你越是不让她看,她越是非要看,反而你让她看了,她确不一定会看。

好奇心害死猫啊!

“好,第八套庆王府广播体操,现在开始,时代在召唤,原地踏步走……一二三四……二二三四……”

灵韵坐在自己的屋子里面,听着外面练的是热火朝天的,气的是火冒三种,你说不让我看,我就不看了,那岂不是显得我灵韵怕你不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