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性狂欢大派对,文笔好的高质量的很肉

乡村婬妇全文|杂乱小说3第76部分
2021年2月3日
贱奴跪好请主人玩弄 跟女朋友吵架直接上她
2021年2月3日

野性狂欢大派对 第一章

沈清辞吃饱了,她想要回去躺下。

她连走都是不想走,走几步,歇几步,她所有的气力都是用来站,再是坐下,她宁愿现在当猪,将自己的身体养好一些,也是可以尽快的早一些回家。

她深知,自己现在的身体,真的不适合长途跋涉,更不适合着急赶路,她更是没有一个可以相信之人,将消息送回到朔王府。

现在京城当中,还有想要她命的人,而那个人,藏的够深,怕还真的没有人会怀疑到她的头上去。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做了什么坏事,自会有人记着。

“姨,月月来扶你。”

月月连忙的站了起来,拉住了沈清辞的手,也是将她往屋内去扶。

就是素洁听着沈清辞的话,不由的再是抚额,这年纪小小的姑娘家,怎么的就如此……老成来着?

而她在心中,不由的也是感激了起来。

面上看来是一个冷心冷脸,对凡事也是莫不关心,可是事实上面,她却是知道,是一个善心的。

到了晚上,秋天偷偷过来了,就是小小的孩子,又是鼻青脸肿着。

“你娘又打你了?”

素洁见着秋天脸上的伤,就知道,这伤必然就是她那个亲娘打的。

秋天羞涩的笑着,小心翼翼,也是畏畏缩缩,不过唯有一双眼睛却是亮晶晶的,是因为想起那些好吃的饺子吧?

“你等下。”

素洁站了起来,也是就着桌上不是太亮的油灯,走到了灶房里面,从里面拿出了一小碗的饺子

“婶婶,不是秋天剩的。”

秋天小声的说着,她只是个剩下了两个,她数着数的,这里都是有一小碗了,虽然她还没有数出来,可是却真不是她剩下来的。

“这是一位好心婶婶省给你的。”

素洁笑道,再是刮了刮她的小脸。

“吃吧。”

她将碗放在秋天的手中,碗还是热着的,正好可以暖暖她的小手。

“谢谢婶婶,”秋天很礼貌的道谢,而后她歪了一下小脑袋,又像是想了什么,“谢谢饺子婶婶。”

本来出来透气的沈清辞听到秋天的这一句饺子婶婶,差些没有栽倒。

她长的像饺子吗?

明明饺子长的又白又胖的,而她呢,现在分明就是一根干树枝,还是黑黑黄黄的干树枝,她脸上抹的这这些东西,没有特定的药水,是洗不下来的,不过有了这个也是好,最少不会有人打她这个瞎子的主意。

“娘……”

月月跑了出来,也是抱住了素洁的腿

“月月也想吃饺子。“

她其实都是不饿了,可是见着秋天吃,自己也是想吃。

“娘给你盛上一些。”

素洁笑着捏了捏女儿的小脸,“不过你再是吃下去,就成了胖丫头了。”

“月月不胖。”

月月咯咯的笑道。

其实沈清辞感觉月月也没有说错。

这农家的孩子,一日三餐吃起来都是费尽,哪还有什么点心果子糖果之类的,也不可能顿顿都是有肉吃,哪可能胖的起来?

哪怕是她家小果儿在幼时,她已是想尽了办法,给她吃好东西,却奈何的,果儿同她这个当娘的一样,都是一幅小老鼠的样子。

野性狂欢大派对 第二章

文学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野性狂欢大派对 第三章

秦斐宁回到叶星之后,王舰在圣城的广场上降落,乔惠子、冷筱、唐小小等人在广场上迎接丈夫归来。

看到宫涵姊之后,唐小小惊讶地说道:“这就是师娘吧?生的真美。”

秦斐宁担心出丑,急忙说道:“不要乱说,这一位是宫涵姊,不是师娘,最起码暂时不是

文学

。”

不知道真相的唐小小立刻糊涂了,说道:“你这话是啥意思啊?”

秦斐宁对她密语说道:“等一下在对你详细说明。”

来到叶星之后,宫涵姊的心里忽然感到一阵惊悸,像是被针扎一样,回头一望,原来是一个年轻的武士眼神炽烈地看着她。这名武士是弘野麾下的一名普通武士,站在王舰的下面担任警戒任务。

由于宫涵姊的停止不前,秦斐宁等人也站住了,顺着宫涵姊的眼睛看着那名武士,一时间空气变得紧张起来。

弘野眉头一皱,正要上前喝问,那名武士却对秦斐宁说道:“我有话对你说。”

如今的秦斐宁高高在上,是亿万人之上的最高领导者,手下的武士多达几十亿人,猛将如云,到达任何地方,所有的人都用敬仰的目光看待秦斐宁。一名普普通通的武士竟然用这种口气跟他说话,让所有的人感觉到很不寻常。

弘野大怒,厉声说道:“你怎么跟英王陛下说话的呢?”

优雅地摆摆手,秦斐宁说道:“你们先进去吧,我跟他谈谈。”

那名普通的武士对秦斐宁密语说道:“我就是阴阳师,现在是转世为人的,本来不想说破这一层的关系,但是雪霜复活了,是你治愈了她的三焦阴脉症,我很感谢你。”

“你是我的师父?”秦斐宁不敢置信地说道。

“你说是就是,说不是也不是了,由于是转世为人,除了前世的记忆还在,其他的都不是过去那个阴阳师了。”

“雪霜到底是这么回事?她说自己叫宫涵姊。”

“她的话说得也对,也不对,宫涵姊其实已经不存在了,她的记忆力是宫涵姊的,但是宫涵姊已经死了,死于三焦阴脉症,我在宫涵姊死亡的时候把她封存了,后来我走遍了人世间和阴府寻找救治的方法,却始终没有良方,传给你阴阳诀,也是偶然的飞鸿一现,一个灵感的火花,没想到,你竟然能找到雪霜的封存之地,你的医术真的很高,让我刮目相看。”

秦斐宁凝望着眼前的阴阳师,半点没有自己师父的影子,这个武士英姿勃发,眼睛明亮,跟其他的普通武士没啥区别,如果不是阴阳师自己说明,秦斐宁无法跟那个神秘的阴阳师联系起来。

他无法对这个武士叫出“师父”两个字,除了称呼之外,他的心里没有一点恩师的想法。

沉思了一下,秦斐宁说道:“既然你的脑子里只有来自阴阳师的记忆,算不上是我的师父,你想做什么呢?”

“我爱雪霜,曾经把她当成是自己的爱妻,请你念在我传授阴阳诀那件事上,把我安排在雪霜的身边做事,让她爱上我,这是我前世没有完成的遗愿,今世来完成吧。”

“那你要给我证实自己是阴阳师的信息,不能凭着你的一席话就左右我的安排。”秦斐宁的心里还是很疑惑,不敢相信这个武士的话,武士都是修士,名称改了而已,他们的法力法术半点没有变化。阴府的修士有的能力很强大,远远不是秦斐宁能够想象到的,万一搞错了,那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了,居然连师父都能认错。英王的威名毁于一旦。

光华一闪,这名武士的手里出现了一个影像,正是秦斐宁还满脸稚气的时期,跟阴阳师相遇之后,包括传授阴阳诀的那一段影像,这些往事秦斐宁从来没有跟人说起,深深埋葬在他的记忆深处,外人不可能得知详情,现在,这名武士却用法力凝聚出细节来,秦斐宁立刻相信了他的话。

于是秦斐宁说道:“好吧,我答应了你的要求,但是你留给雪霜的一颗火珠在这里,你要收回去吗?”在秦斐宁的心里,还是渴望得到火珠。

“我的心里只有雪霜一个人,如果今天不是雪霜出现了,我还不会跟你说出这些实情呢,火珠是身外之物,哪怕是整个天下的珍宝送给我,却失去了雪霜,对我没有任何的意义。”

秦斐宁微微一笑,说道:“你这是典型的爱美人不爱江山了。”

“江山虽好,却物是人非事事休,你不会懂得爱情的真谛,当你真的爱上一个人的时候,那个人就是你的全部。”

这名武士的话,让秦斐宁想起了蛇姬,那个活了两千多年的精灵,临死之前还在想念着阴阳师,她算不算是死不瞑目呢?

摇摇头,好像这些事都跟秦斐宁无关,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秘密,自己的命运,每一个人的经历全部不一样,价值观和世界观更是不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