淑蓉第二次找卫老止痒,文笔好的高质量的很肉

高细节污文看到你发湿,Zoofilivideo杂交
2021年2月2日
被几个男的同时做好爽,女主每天被调教的辣文
2021年2月2日

淑蓉第二次找卫老止痒 第一章

4.四张机,回文织就锦绣字。字字句句凄凉意,细细寻思,默默无语,折叠送于伊。

————————

烛九阴不再说话,而是拿出一个瓶子。

楚歌道:“这是什么?”

烛九**:“你前世的本源之水。”

“嗯?”

烛九阴平静道:“你既然忘了过去,那么我也不打算告诉你,忘了也好。总之这东西对你很有用。”

楚歌低声道:“那我就收下了。”

烛九阴又将一块儿手帕给了她,上面绣着水波。

他道:“这是你当年给我的,如今也还给你。”

楚歌傻傻的点头。

烛九阴说罢便要离去。

楚歌一脸懵……

然后呢?结果呢?后续呢?

专门找上门来就是为了还东西?

别的什么话都不说,问了也不说。

这是要她怎么样!

怎么跟她爹一个德行?

她突然感到好悲伤。

终于懂得了为什么,每次娘碰见爹的时候都会炸毛,她现在终于懂了,因为不能不气啊。

她现在好想抓住他的肩膀摇晃:“你特么的给我说出来,说出来啊,说一半你会被我打死的啊!要不是打不过你,我早就和你翻脸了啊喂。”

尽管她内心OS了无数句,表面上还是十足的淡定。

只默默的看着他离去。

低头间,将手中的手帕看得一清二楚,那上面有细小的字迹,却因太过细小而看不清,她情不自禁的摸上去,那些略微粗糙的纹路印在她的指尖,她明明不知道那些字是什么,是什么意思,可是,她眼睛却模糊了起来,她后知后觉才发现,她好像哭了。

为什么,会突然感到难过?

她茫然着。

好像在那一瞬间,她记起了一些事,却又在那刹那间遗忘。

她摸着手绢,沾染了泪水的手浸在手绢上湿了一块儿。

手绢上闪过星点金光,金光在空中汇成了诗句,兜兜转转,一共一百二十九首。

字字句句,记叙着隐晦心事,却分明可以看出其中情谊。

她记得,烛九阴说,这是她前世给他的。

也就是说,她前世十分爱烛九阴。

她不觉得烛九阴会在这件事上欺骗她。

因烛九阴是上古神袛,不屑说谎。

可若这事是真的,她为什么不记得呢?

她想不明白,却只叹了一口气,随后将手帕与瓶子都收了起来,不去细细寻思,只将原本泡好的两杯茶自个儿喝了。

冷茶,别有幽香。

5.五张机,清明人静香氤氲,回首却见春光媚。浓艳迷香,花间归去,抚膺空长叹。

————————

过得几日,听闻爹陪同娘亲从“轮回台”中走了一圈儿已回来。

楚歌心中暗喜,这府邸偌大,她一个人都快待厌了,前些日子,好不容易来了个上古神袛,却也没说什么话就走了,这日子乏味到让她觉着无趣。

她美滋滋的蹦哒着去找娘亲,却在门外听见了过去。

那个过去,她不忍细听,脚却似生根了似的,动弹不得。

她……

她走不动呀。

门里是娘亲与烛九阴的对话。

门外是她。

她回首,那一片翠红柳绿,浮华艳浓,香气扑鼻,一股冷气却一点点从脚底蔓延到胸口,很快就成了一片冰凉。

她慢慢走入走廊,淹没在花间。

她走后。

门打开了。

里面出来两个人。

郁婕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家女儿的背影道:“你就这么捉弄她?不怕我收拾你。”

烛九阴不语。

郁婕叹气,道:“你跟公孙先生真是一样,闷葫芦一个,无趣无趣。”

她又慢慢笑道:“我就帮你这一次。”

她又道:“说是帮你,其实也为了楚歌。不论前世如何,这世,她是我女儿,无论如何,我也希望她快活一些。”

她最后评价道:“让她一个人在这里过着,很不好,我希望她快乐一些,哪怕是你陪着。”

言谈里,似乎很嫌弃烛九阴。

然而烛九阴并不在意。

毕竟,她这么嫌弃他,他不是也暗地嘲笑这只萤火虫因为吸食了银杏树的道行搭上了自己的生生世世吗。

一个抵一个,扯平了。

他默默的看向楚歌离去的方向,不知道她会怎么选。

6.六张机,终觉前尘为虚幻。何须栏杆叹无缘。满头青丝,无数流年,都付一笑间。

———————————

他们却想多了,楚歌是再柔软不过的女子。

虽是郁婕生的,虽从郁婕肚子里出来,却没有沾惹上郁婕半点儿的骄横,她为人处世有理有据,从不使人难堪。

她和郁婕一样,生性聪明,能够一眼看透他人意思,并有那个能力将别人玩弄于股掌之中。

然而,她和郁婕不同。

郁婕生性恶劣又多疑,虽有懒散的时候,但大多时候是不介意同归于尽的,凡事都求个明白透彻,随后是假装糊涂还是拿话刺人,就是后话了。

楚歌则生性懦弱,又因为前世是寒水女神,虽这世没了“寒”,却也如水,柔软得很,最不乐意与人撕破脸皮。

就她听到的事来说。

其实与发生在郁婕身上的事差不多,都是前世纠葛,女子转世,男子念念不忘。

淑蓉第二次找卫老止痒 第二章

祥光万道,瑞气亿兆,异香袭袭,终极清洗能量被吸收净化,转化成为充满神话福缘气运的“造化”。

杨烨的外貌变了,变成一个看不清外貌,分辩不清年岁,极其古典、有极其新潮,兼具过去、现在、未来所有的优点特色,稳稳驾驭十二圣道规则,至尊无上的超绝存在,让区域圣人遇之相形见拙,如似是暴发户碰到天潢贵胄。

“鸿钧道人………”灭世元灵神态霎时变得异常精彩,充满畏惧和绝望,喊出一个只存在于历史中的奇迹。那是最初的祖圣,比开天辟地的盘古还要古老。

杨烨淡淡一笑道:“我现在是鸿钧,却不是道人。道,只是规则和奥秘,却并非是组织和宗教。只有人道归一方是正道,道之立字,安能置于人上?”

“大言不惭……杨烨,你以为凭区区九转元功幻术,就能复制掌握合道之灵的能耐?!”灭世元灵精神压力巨大,但越是心中畏惧,口中的嘴炮就打得更加轰轰烈烈。

他随着抱着最后侥幸,发动一轮空前绝后,冠盖任何时代的超必杀技——“宇宙召来,永生天,碎震!”

要知道,这个永生天宇宙乃是造化空间最高档次的世界空间,代表着区域圣人的本源之能,更是穿越者、觉醒者和所有普通剧情人物超脱劫难的“彼岸”或“极乐世界”。

永生天,代表着造化空间最伟大的美好,是圣人道场,远离一切血腥杀戮灾祸之外,不垢不染,永恒纯净,为正能量之源。

但可惜的是,自三清圣人先后受害,无天魔祖堕落罪孽,灭世元灵就能完整掌控永生天,并将其改成最具破坏力的武器。

任何区域圣人遇到宇宙轰击,就唯有只有败亡的结局。灭世元灵对付过杨烨的盘古变,深晓其中机密,对方就只有盘古之形,盘古之战力,却没有盘古之魂,盘古之本质,论其真实境界,还是和太上老君等三清并肩齐驱的境界。

“九转元功,终究是微末之技,变化无常,亦属道之末流!”灭世元灵一边吆喝,一边又将终极清洗能量、盘古元神魂力全数融合爆发———对于决战胜利渴求,催使他不顾一切,毫无保留,有进无退,回溯到遥远往昔岁月中搏斗那个伟大的巨人。

“这一次,本尊要让灭绝造化,让神仙人魔统统变成历史的尘埃!”

永生天宇宙,摆出酷似地球历史中二次大战中倭奴国的“神风特攻”队俯冲玉碎的姿势,向着处于“鸿钧变”状态的杨烨撞去。

杨烨不慌不忙,朝着虚空中隔空一抓,拯救之刃跳跃幻

文学

化,从霸道勇烈的盘古开天斧,转化成为青幽幽、碧粲粲,返璞归真,暗合天道要素的绿杖。

“道可道,非常道,道法自然,生生不息,创宇宙!”

弹指间,地水火风酝酿完整规则,构建日月星辰,高悬列天,浓郁生机跃将勃发,化作无数动物、植物、微生物,乃至于神仙佛人、妖魔鬼怪,正邪阴阳齐备,正负能量和谐分明。

“造化创世,鸿钧塑形,无常天,登场……”

杨烨指挥新创造出来的“无常天”宇宙,以下克上,周天燃烧起微缩的火焰,并迅速蔓延,越烧越烈。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造化无常,撞击永生,呔!”

前所未见的宇宙大冲撞爆发,无常天怼永生天,掀起空前绝后的恐怖能量漫溢破坏,究其破坏,居然比灭世元灵的终极清洗更要激烈无数倍。

淑蓉第二次找卫老止痒 第三章

而楚现他又动了歪脑子,所谓能用钱解决的事都不叫事,他打算直接拿钱开的,直接收购一家造船厂,这样人员和设备不都有了吗。

商都靠海,自然是不缺造船厂的,但难的是如何在大大小小的造船厂中挑选一个合适的造船厂。

楚现叫来马振飞问道:““*这段时间,公司基本还算平稳,公司造船厂那边的人手问题我觉得不能这么被动,像我们现在这招人的速度,我很怀疑,在造船厂完工的那一天招募起来的人手能不能正常打造船厂运营起来。”

马振飞先是低着头思考了一番,说道: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毕竟造船工人这个工种,并不是什么热门的职业,而且除了沿海地区的人,我们国家还有好多的人一辈子都没见过大海呢,而且像我们需要的这种能够制作大船的工人,还因为全国就那么几个数得清的造船厂,每年的需求量也不是很多,这就导致虽然我们国家人口众多,但从事这个职业的人就比较少了。而且一般情况下,这个行业的跳槽率也不高,这导致我们挖人也比较困难。”

楚现自然也看了人事部的部长赵梦玥整理出来的资料,知道这些情况,他向着马振飞说道:

“我有一个想法,那就是直接收购一个造船厂,人员啊,组织结构啊,班组默契度啊什么的,就都解决了。”

“可是,老板你想过没有,造船厂这玩意可不像你原来收购的那些企业一样,这需要的钱,可多的多了,而且那种小的造船厂,我们收购了并没有什么太大的作用,我们需要收购的,可是能够做大船的造船厂,像这种造船厂,牵扯甚大,往上可能还有政府的背景,往下又是十几万造船工人家庭的生计问题,这个可是我们国家工作的重点。”

“所以啊,商都市市长不是跟我们说了吗,有困难就去找他,现在就是我们需要他帮忙的时候了。”

马振飞愣了一下,说道:“老板,你的意思是我们要和政府部门打交道。”

楚现拍了拍马振飞的肩膀说道:

“马总,你以前是在外企工作,自然和我们的政府打交道比较少,但现在,我们可是一家百分百属于华夏的企业,更何况,你别忘了,我们还是一家军工级企业,以后和政府打交道的情况多得很,所以你要从现在就开始适应了。”

“这……我尽量吧。”马振飞皱着眉头苦思道。

楚现一看马振飞这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笑着说道:

“马总,你要知道,公司做大了,少不了要跟政府打交道,俗话说得好,民不与官斗,但你看看那些企业

文学

,虽然心里对政府怕的要死,但实际上却巴不得能和政府有一点关系,而我们也不需要像那些企业一样,花那么多的心思,去打理这里面的关系。

你可能还不明白,军工企业的意义,像我们这种军工企业,都是直接对军方装备制造总局负责的,只要我们不作死,商都政府也不会故意找我们的麻烦的。”

马振飞重振旗鼓一般,甩了甩头说道:

“老板,那我先去联系商都政府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