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委屈离家出走被惩罚,被教官在医务室做到腿软

我和老妇初试云雨|在车上要了我很久
2021年2月2日
我难受快点我想要,甜宠硕大h
2021年2月2日

受委屈离家出走被惩罚 第一章

“莲花仙子………现在你觉得本座怎么样?能不能当你的夫君?”没想到被自己当成鸡肋的真龙气息,竟然这么的强大,于是叶鱼儿他当场就乘胜追击了起来。

也许有人就会疑惑了,为什么真龙气息能让异性主动靠过来呢?难道真龙气息,真的能让异性变得傻傻呼呼的,然后做一些难以理解的事情?

其实你这么理解……….是不对的!

因为真龙气息,虽然对异性的吸引的确很强大,但是却没有强大到投怀送抱的地步,所以真龙气息,它并不是万能的!

只不过真龙气息,在这个时候的效果,却被发挥到了最大,因为莲花仙子满足了两个不可能满足的条件:第一个条件,莲花仙子身具纯阴血脉,它天生与纯阳血脉互相吸引,所以碰到叶鱼儿这位身具纯阳血脉,也就是真龙血脉的强者,那自然是昔昔相惜,相见恨晚了;

第二个条件,那就是莲花仙子的法力消耗大半,心神也变得摇摆不定,而这个时候的莲花仙子,自然为叶鱼儿提供了趁虚而入的大好机会。

所以满足这两个前提条件的莲花仙子,她对叶鱼儿散发出来的真龙气息,自然毫无抵抗能力了。

当然了,真龙气息还没有逆天到让莲花仙子俯首称臣的地步,毕竟莲花仙子的真实修为,已经达到了准圣后期,换言之,莲花仙子具有很强的自制能力以及意志力,来抵抗这无处不在的真龙气息……………..

只不过对叶鱼儿非常有好感的莲花仙子,她并没有抗拒真龙气息,所以叶鱼儿施展出来的真龙气息,才会收到如此奇效!

“夫……….君……………”听完了叶鱼儿的话语之后,有些害羞的莲花仙子,她翘起了一个小嘴巴,然后轻轻回应了一句。

“哎…….真乖!哈哈…………”没想到鸿钧开坛讲道之前,自己又收了一位实力不弱的老婆,于是心情

文学

大好的叶鱼儿,他当场就哈哈大笑了起来。

“呃…….夫人………你还是赶紧恢复伤势吧!等你伤势好了之后,我们再慢慢详谈!”

“好啊!只不过第五重天的混沌之气,都非常的暴躁,我无法吸收啊!”

文学

呵呵…….我让你恢复元气,自然有我的办法了……..现在我要送你去一个中千世界,到了之后,你就可以尽情的恢复实力了………..虽然中千世界里面的混沌元气,并不是很多,但修复你的伤势,却是足够的………”

“谢谢夫君……….”

“不用客气………..待你恢复好了伤势之后,我就会把你放出来,然后一起聆听鸿钧道人的天地大道!可好?”

“好的…….夫君……..”

“嗯嗯…….既然这样,那你就暂时待在我的私密小空间里面静养一段时间吧!”说完了这句话之后,叶鱼儿就默念了一声口诀,然后送莲花仙子来到了自己的私密小空间。

与此同时,叶鱼儿还吩咐莲花仙子,让她在静养的这段时间之内,尽量低调行事,不要产生不必要的麻烦,毕竟她的真实身份,叶鱼儿还没有正式介绍给大家呢!所以为了避免麻烦,叶鱼儿自然要让莲花仙子低调行事了。

受委屈离家出走被惩罚 第二章

婚礼之后数年,王烈和李素宁都没有离开不老长春谷,天机谷的名号已经散播出去,但是有资格到天机谷来交换东西的人寥寥无几,毕竟能拿出让王烈感到有价值的东西或者有意思的事情,都是很少的,大部分找上门来的事情,王烈都打发逍遥派的弟子去处理,逍遥派虽然出世,但是弟子也是需要历练的。

王烈大婚没多久,段誉就离开了不老长春谷,王语嫣是他的亲妹妹,他就算再怎么样,也是无可奈何,他是大理太子,也不可能一直肆意在外面游荡,这一次是段正淳派人来把他压回去的,段誉武功虽然已经算很高了,但是也不能跟大理三公真的动手,自能乖乖地返回大理为了接位做准备。

萧峰和阿朱定居了不老长春谷,在第二年,阿朱就替萧峰生下了一个儿子,让萧远山是老怀宽慰,也找到了人生的目标,他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整天就是围着这个孙子转悠。

就在萧峰的儿子出生之后,李清露最终还是答应了林辰的求亲,于是逍遥派又举行了一场婚礼,不过这一次可是没有热气球了,这个年代不是后世,让热气球升空一次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李清露也已经坐过了一次热气球,也就没有要求再浪费一次。

除了李清露,木婉清、王语嫣和阿碧三个姑娘却是没有着落,这三个姑娘都是人才出众,而且与王烈等人相处,见识的都是这世间最顶尖的人,能入她们眼的人可是没有多少。

至于当年江湖中那些人,比如慕容复,比如阿紫,早就已经销声匿迹,王烈也并没有心情去打听他们的下落,慕容复复国之梦破灭,恐怕是没有什么好下场。至于阿紫,并没有对萧峰产生感情,而且段正淳也没有死,自然有段正淳照顾她。

王烈也派人去找过巫行云和薛冰薛雪,不过并没有找到人,巫行云不是一般人,她既然有心隐瞒行踪。那就算王烈亲自去找,也未必能找到。不过如今天下平静,先天高手几乎不存,巫行云也不会遇到什么危险,王烈也用不着非要把巫行云找回来。

这些年,王烈和李素宁居于南平湖灵山,而无崖子等人居住在东山,逢年过节之时,他们才会欢聚一堂,日子倒也过得逍遥自在。

转眼数年已过。这一日,王烈正在山顶做画,闲居山间,王烈重新开始学习作画,逍遥派弟子都是多才多艺,巫行云、无崖子和李素宁的画艺都十分超绝,王烈以前画艺也算不错。不过比起他的武功来说,就逊色许多,如今他的武功境界,已经不是埋头苦练可以增长的了,于是他开始用书画来陶冶情操。

“公子,道。灵山庄园建成之后,梅兰竹菊四人就成了这里的管家,除了贴身服侍王烈和李素宁,庄园内的一切杂事也都是由她们来管理。

“好,我马上就来。”王烈落下最后一笔,一副青山图已经完成,他看了一眼。不满意地摇摇头,屈指一弹,一点火星落在画纸之上,轰然把那图画烧成飞灰。

回到庄园内,李素宁已经把早餐做好,自成亲之后,李素宁每日都亲手准备早餐,一点都不觉得烦,王烈揽着她坐下,笑道:“跟你说了多少次了,不就是早餐,让竹剑她们做就好了,你自己这么辛苦干嘛?”

“一点都不辛苦,我记得师兄你跟我说过,你的家乡,都是妻子给丈夫做饭的。”李素宁笑道,她虽然自幼算是锦衣玉食,但是不要忘了她也是逍遥派的嫡传弟子,她的厨艺也是相当了得的,只是天下除了王烈,没有第二个人可以让她下厨。

王烈捧起她的脸,在她嘴唇上啄了一下,一点不在意周围的梅兰竹菊四人,梅兰竹菊四人见怪不怪,自家主人这种秀恩爱的举动,每天都会有那么几次。

“师兄,有件事我要告诉你。”李素宁俏脸微红地说道。

“什么事?”王烈拿起筷子一边吃着东西一边问道。

“那个,我怀孕了。”李素宁声音很低,俏脸红的像要滴血一般,她虽然嫁给王烈有几年的,但是说到这个还是有些害羞。

“怀孕了?”王烈先是一愣,接着大喜,直接跳起来,把李素宁抱起来转了一个圈,大笑道:“太好了!”

成亲数年,李素宁一直没有身孕,王烈虽然不在意,但是李素宁很在意,她一直怀疑是自己冰冻了四十年影响了生育,一直对王烈心怀愧疚,这个年代,就算是武林儿女,传宗接代的思想也是根深蒂固的。

李素宁本身医术通神,她第一时间就发现自己怀孕了,心中的喜悦不可言说。

等李素宁怀了身孕的消息传出去之后,无崖子、郭岩还有云台阁那边,都派人源源不断地送来补品药材,而没过多久,李清露怀孕的消息也传了过来,对逍遥派来说也算是双喜临门了。

这十个月,王烈寸步不离地守着李素宁,一边照顾李素宁,一边给他那未出世的孩儿进行这胎教,让李素宁有些哭笑不得。

就在李素宁即将生产的时候,她忽然对王烈说道:“师兄,我们的孩儿是在重阳节怀上的,干脆孩子出生以后起个小名叫重阳怎么样?”

本来正趴在李素宁肚子上听动静的王烈险些一屁股坐在地上,“王重阳?!”

不等他出言反对,李素宁已经胎动,进入了早就准备好的产房。

李素宁已经是先天高手,生孩子自然没有普通人那般的风险,不过也是吃了很大的苦头才替王烈生下了一个大胖小子。

至于这个胖小子是不是王重阳,那就是后话了。

数月之后,李清露也生下了一个女儿,林辰会算计,早早地就计划好等他女儿懂事了就送到灵山来拜入逍遥派门下,这自然也是后话。

妻儿双全的王烈,在灵山又过了数年的神仙般的日子,直到唐海寿终,他在唐海生命中的最后三天一直陪着唐海缅怀年轻时的日子。

受委屈离家出走被惩罚 第三章

三人用完早膳,谢玄又叫侍女服侍他们净面敷粉,涂抹口脂、香泽。

“这个不用了。”支狩真摇摇头,推开冬雪凑近的粉帛,只是悄然催动牵丝种傀咒,将冬雪对永宁侯隐藏的恨意加深。

这也是他日常的功课。

“果然是面如凝脂,眼如点漆!唉,世上为什么有这般才貌双全的伟男子呢,莫非是天上神仙下凡投胎?”谢玄对着铜镜举手投足,摆了几个行云流水的姿势,随后一拍秋月细软的腰肢,“来,小心肝,眉角这里粉不太匀,再补一补。”

周处则让夏荷往头发上抹了许多兰花香泽,一头黑发香气浓郁,油光水滑,连苍蝇都站不住脚。

支狩真晓得这是世家子的习气,细究起来,其实颇有几分心酸。据传修士破碎虚空之时,即会升华成仙。仙人肌肤若冰雪,绰约若处子,洁净若风露,飘逸若云气,璀璨若明珠,瑰丽若朝霞……因此世家子个个敷粉涂朱,佩玉饰珠,宽袍广袖飘飘罩纱,只为了模仿神仙风姿,满足一下深藏内心的长生梦。

“小安子,你就没必要打扮得如此花里胡哨了,也得让哥哥们出出风头。”谢玄笑嘻嘻地伸出手,拂乱支狩真的头发,又恶作剧地找了件皱巴巴的粗布袍子给他罩上。

支狩真也不在意,反倒心里生出一丝暖意。他自幼孤僻,只与巴狼为友,但巴狼更像是一位严肃的兄长。谢玄、周处却是大大咧咧的顽闹性子,如同亲密损友,相互捉弄更增情谊。

这些天来,他也觉得自家心性变得活泼了一些,笑容也多了不少。

“是啊,每次出去赴宴游玩,总是原兄你一个人出尽风头,享尽小娘子们的欢呼追逐,我和玄哥儿却倍受冷落,只能蹲在墙角划圈圈。”周处也忿忿不平地抱怨道。

谢玄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周处这小子的圈圈从墙角一直划到了舞姬的三寸金莲上……

支狩真拱拱手,一本正经地说道:“两位仁兄不必妄自菲薄。好马还要好鞍配,红花尚需绿叶扶。没有二位平凡的兄弟,如何彰显出本小侯爷的不平凡呢?”

“啊呀,小安子你什么时候学会说俏皮话了?让我摸摸你的脸,莫不是被邪祟附身了?”谢玄故作惊诧,怪叫着抓向支狩真的额头。三人笑闹着出了侯府,登上白旄牛车,慢悠悠驶出了青花巷。

巷口外,业已人头攒动,百姓翘首观望,一瞧见牛车出来,许多女子兴奋地尖叫挥袖:“原安,原安!”

鲜花、瓜果雨点般扔向牛车,这是原安出行时的常态。一旦他到了外面,便会被大量平民百姓夹道围观,女子大约占了九成,其中还有不少老妪、大婶,个个热情似火。

谢玄和周处交换了一个促狭的眼色,谢玄的手指悄然掐动,术诀催发,一缕微风倏而扬起,支狩真的头巾“恰好”被风吹落,长发散乱垂下。

诸多女子的目光聚焦在原安身上,不由齐齐一愣。今日的原安不仅衣着陈旧发皱,还有点蓬头垢面,额头上沾了巴掌大的尘灰,却是先前谢玄借机抹上去的。

谢玄和周处一边强行憋笑,一边神气地左顾右盼。这下子小安子的形象毁了,偶尔也要当一片绿叶,衬托貌美如花的哥哥们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