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小雪与门卫老头(2):宝贝这么湿想要吗

干空姐,经典肉伦怀孕
2021年2月2日
岳把我的具含进、山村暴伦目录
2021年2月2日

校花小雪与门卫老头(2) 第一章

@@@@

正在手打中,请稍

文学

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校花小雪与门卫老头(2) 第二章

雍正十年的春节如约而至,年若兰坐在只有皇后才能座的凤坐之上与身旁的胤禛一起接受百官的朝拜。她现在虽没有正式登基为后,但实际上与皇后也并没有任何区别。

在列属武官的最当前,年若兰看见了一身国公朝服显的威风凛凛地年羹尧,兄妹两个的目光穿过重重空间撞在一起,片刻后,又同时莞尔一笑。

前世的事情已经在记忆中渐渐模糊下去,现在他们兄妹两个已经彻底在这个地方深深的扎下了跟脚,年羹尧实现了自己在事业上的成就,成为了一名注定会名留青史的名臣,并且他还找到了心爱之人,有了两个漂亮可爱的女儿。而年若兰…………转过头情不自禁地看了眼身边的胤禛,她有些窃喜的想着,我也不差啊,连这么难搞的男人都拿下了。

“怎么了?”似乎对年若兰望过来的眼神感到有些莫名,胤禛微微转过头颅,沉声道:“可是累了,再坚持一下,仪式很快就结束了。”

“没。”年若兰笑了笑,虽然她今日身上穿戴上称一称肯定不小于三十斤,不过这却也不影响她此时的好心情。

胤禛看了眼她带笑的面靥微微挑了挑眉头。接受完百官的朝拜,年若兰换了身衣裳,又去后宫接受了诸嫔的跪拜,弘煦、弘福、几个也来给其请安。

“都起来吧!”看着底下跪着的一溜孩子们,年若兰笑着抬了抬手,而后又招了弘昼到眼前,柔声问道:“本宫听说你前段时间病了,如今可是大好了?”

不知道是不是没有了乌拉那拉氏几乎严苛压力的原因,弘昼的胆子似乎比以前大了些,起码在公开场合说话时不会在因为紧张而结巴了。

“谢年额娘关心,弘昼已经是大好了。”弘昼的鼻翼两侧有少许的雀斑,此时听闻年若兰的话语,不禁有些腼腆地笑了笑,追话道:“年额娘叫人送过来的那些玩具可有趣了,弘昼喜欢。”

“那些东西都是你五哥鼓捣出来了。”年若兰便笑着说道:“你前些日子病了不得出屋,年额娘才叫人送了那些东西过去全当给你解闷罢了,不过你可不能光顾着玩那些东西,学习上也不能放松,知道吗?”

“是!年额娘的教导,弘昼紧记,弘昼绝对不会玩物丧志的。”弘昼挺了挺自个的小胸脯看着倒是挺自信的样子。

“是啊,年额娘,弘历会时时看着七弟的。”弘历也站在一旁微笑附和道。

文学

“那年额娘就放心了。”年若兰对着他点了点头,说起来,弘历的额娘钮祜禄氏于去年自己请旨去了宫外的静虚庵清修,听说整个人腿也变得宁和不少。

她大约也是真心想要为自己曾经犯下的过错赎罪的。

分了新年赏赐,招呼了孩子们都坐下。

年若兰目光微扫,自己的几个孩子尚不用多说,年若兰发现弘历和弘昼似乎与弘煦他们相处的也十分不错,起码比以前皇后还在时,大家壁垒分明的情况要好的太多。

“额娘,怎么不见妹妹?”弘煦问道。

年若兰闻言微微一笑只道:“你妹妹年后就要出嫁了,这段时日一直在屋内绣嫁妆呢,大约是怕你们拿此时打趣她,便躲了起来。”

没错,秀秀的婚事,最终还是以年若兰的胜利为告终,没办法,所谓女大不中留,秀秀她自己都愿意,胤禛虽然皇帝,但却更是个心疼女儿的好爹。

“哦,原来妹妹是害羞了。”弘煦失笑,摇头道:“那赵志远也真是几世修来的福分,竟能取得如妹妹这般的女子为妻。”虽然弘煦自己也觉得致远的确是个才华高超,人品也十分出色的人物,但只要一想到从小就宝贝疼爱的妹妹自此便要成为别人家的人,弘煦心里难免还是有些吃味起来。

“可不是。”年若兰又想起一事,问道:“对了,秀秀的公主府建的如何了?”

“哦,已经完工了三分之二,额娘放心那边有儿子亲自盯着呢。”

“你做事,额娘自然放心。”

“额娘只顾着女儿的幸福,儿子的幸福却是不管了。”就在年若兰说的欢喜的时候,一道特别不和谐的声音就响了起来,不用说,定是弘福无疑。嘴角在无人看到之处微微抽动了一下,年如兰抬起眼看着自个的次子。

也不知道是不是来的时候特意捣碜过的原因,弘福看上去可是比以前憔悴不少,看那浓浓的眼袋,蜡黄的脸色,与那双圆圆滴望过来充满了委屈的小眼神。

年若兰不得不承认,她还是心软了。

“少啰嗦。你的事情本宫心里有数。”假意蹙眉的斥了一句,在弘福那越加萎靡地小眼神中,年若兰淡淡地如此说道。弘福脸上闪过不服之色张嘴还要说些什么,这时,却被一旁的兄长杵了杵胳膊,疑惑的望了过去。

弘煦低声道:“别说话,继续装可怜,额娘已经心软了。”

弘福一向十分信任自个的兄长,此时闻言精神那叫一个振奋,再看额娘,嗯,好像是有些心软的意思。于是,他脸上的表情也就更加【失望、伤心、生不如死】了。

校花小雪与门卫老头(2) 第三章

转眼又是一年。

这年是唐献北的爆发年,财路大开,赚得盆满钵满。

公司的规模比一开始壮大了两倍不止,又多租了一个办公间才够用。

员工也每年两招,实行绩效淘汰制,每个季度都有新面孔入职。

当初叶灵投进去的一百万也翻了数倍。

她领的是原始股,不仅是这家公司的老板娘,还是大股东,出资金额只比王宏这个合伙人少了五十万而已。

天使轮融资的时候,唐献北例行询问过她:“要不要套现?”

彼时,叶灵坐在会议室,身上穿的不是西服正装,而是棉麻材质的连衣裙,看上去不像来开会的,反而像居家。

她没急着回答,而是反问唐献北:“你觉得我该怎么选?”

“继续持股。”

他是这家公司的创始人,也最清楚这家公司的潜力。但叶灵持股,在某种意义上公司就变成了夫妻共有。

虽然本来就是共同财产,但持股和不持股还是有区别的。

作为一个生意人,精明的生意人,他不该做出这样的建议;可作为丈夫,他又做不到欺瞒诱哄。

叶灵笑了:“好啊,听你的。”

唐献北也笑了。

周进和王宏作为公司创始人之一兼股东,随着公司发展,收入激增,两人都在宁江买了房,而且是同一小区、同一单元,楼上楼下。

也不知道是为了图方便,还是为了纪念曾经同挤一间出租屋的日子。

值得一提的是,周进交了女朋友,是业内一位小有名气的律师。帮公司解决过一桩仲裁案,最后达成庭外和解,期间没少与周进接触,一来二去两人就看对眼了。

王宏仍是单身狗一只,每天风风火火工作,下了班高高兴兴泡吧,尽情享受生活。

至于唐献北……

自打应酬交际的事全部甩给王宏之后,他每天回家的时间就规律了很多。

虽然还是要对着电脑加班到深夜,但至少十二点前能够舒舒服服躺下来,如果时间还早,就陪陪儿子,或者和叶灵聊聊天,说一些工作上的事。

而叶灵的生活还算简单,可忙起来也是真的忙。

首先经营淘宝店就要耗费大量时间和精力,尤其近两年又增加了几个新主题,从前期原料采选,到后期质量把关,都需要叶灵参与其中。

唐献北建议让她成立一个专业的运营团队,起初叶灵懒得弄,心说忙是忙了点,但也不是忙不过来。但随着销量持续走高,营业额不断增加,叶灵越来越有心无力,最后还是按照唐献北说的办了。

但一个团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建立起来的,叶灵缺乏专业知识,又没有这方面的人脉,要想找一个称心的团队主管并不容易。

好在唐献北帮忙,很快挖到了人。

其实也不能说“挖”,因为对方和前团队有些纠纷,一气之下撂了狠话说要走,东家也硬气,双方陷入了一种僵持博弈的状态。

就在这时,唐献北递出橄榄枝,对方果断跳槽,不仅如此,还带走了几个死忠手下。

叶灵知道以后,表现得有些顾虑:“她能踹掉老东家,还把原来的团队拆得四分五裂,如果以后我们意见不合,发生冲突……”

唐献北摆摆手:“这点不用担心。她会这么做,是因为遭到性骚扰,那些随她离开的团队成员也或多或少有过同样的遭遇,所以这次她提出希望新东家是个结了婚并且有孩子的女性,这点你刚好满足。”

当天叶灵就和对方见了面,一小时后签订雇佣合同。

当然,为了避免叶灵担心的情况发生,唐献北在合同里加了限制条款,对方欣然接受。

除了运营淘宝店之外,对方也一并接手了叶灵的微博,进行联动式营销。

这样一来叶灵的工作内容交出去大半,而她只需负责原料采选和设计创意两项。

为此,叶灵特地报了服装设计课程,比当年读大学的时候还认真。

除了每周两次的学习,以及磨合现有运营团队之外,叶灵还有一项必修必练、无法假手他人的功课——带孩子!

唐母固然可以照顾小璟的生活起居,烹饪可口美食,但在价值观的引导和良好习惯的培养上,还是要叶灵这个当妈的来做。

比如,唐璟对各类电子产品非常感兴趣,起初是电视,后来是平板,再后来是手机。

叶灵担心他近视,严格限制了时间。

臭小子不满意,先找奶奶告状,叶灵谁的面子都不给,他就开始耍赖。

这是叶灵第一次看到自家儿子像个地痞无赖一样在地板上打滚,而且还学会了威胁,不给他玩,就不起来。

当时叶灵很震惊,家里没有这种人,也从来没有过类似的行为,所以,唐璟跟谁学的?

一番批评教育之下,唐璟自己就乖乖从地上爬起来,小手还拍了拍裤子上的灰尘。

“妈妈,我错了……”

主动道歉。

这才是她熟悉的儿子。

后来经过仔细盘问,唐璟才说刚才那一系列操作都是跟幼儿园同班小朋友学的。

小胖子每次想吃东西就往地上一坐一滚,哇哇大哭,然后他奶奶就立马掏钱给买了。

唐璟情急之下想起这茬,便跟着有样学样。

叶灵很严肃:“不管别人怎么样,但今天妈妈可以很明确地告诉你,这个方法是极其愚蠢并且永远不会成功的。你想做什么,可以直接说,如果不被允许,那么妈妈一定会告诉你理由,你可以认同,也可以不认同,但如果你想反驳,那就说明白原因,如果合理,那妈妈会重新考虑。这才是解决分歧的正确方式,而不是坐在地上打滚,知道吗?”

唐璟点头:“知道了。”

“从今往后,我不希望你再有这样的行为,能做到吗?”

“能。”

“好,现在把iPad给我,去房间读一篇小短文,然后用录音笔录下来,晚上发给Ms.Wu,可以吗?”

“可以的。”

“去吧。”

“妈妈……”小脸满是纠结。

叶灵:“你说。”

“我可以先换衣服吗?好脏的……”早知道就不打滚了。

“可以,但是奶奶今天本来可以不洗衣服的,现在因为你要洗衣服了,怎么办?”

唐母在旁边正准备说“没关系,又不麻烦”,可想起叶灵之前的交代,又忍住没开口。

转眼,唐璟已经跑到她跟前,语气郑重:“奶奶,对不起!小璟不会洗衣服,但是小璟晚上可以帮你按摩捶背,可以吗?”

唐母点头:“可以。”

“谢谢奶奶!”

然后哒哒哒跑回房间换衣服,很快传出朗读声。

叶灵给iPad换了密码,又调整了关机设置。

唐母从里面拿了换下来的衣服准备去洗,经过叶灵的时候,突然开口说了句:“你是对的。”

叶灵一愣,旋即笑开。

许是曾经对唐献北太过严厉,想在孙子身上有所弥补,唐母对小璟格外纵容,甚至到了有些溺爱的地步。

好几次叶灵教训唐璟,她都出来帮忙,后来被叶灵说,又被唐献北说,才有所收敛,但心里其实并不赞同叶灵过于严格的教育方式。

当然,叶灵也没让步。

其他事都好说,但在教孩子这件事上,她有自己的章法,即便唐母是长辈,也不可能退让。

好在唐献北是支持她的。

但叶灵跟唐母的关系就有些微妙了。

如今看来,似乎也没那么糟糕,至少唐母开始慢慢理解她了。

这之后,叶灵给唐璟换了一家私立幼儿园。

小班授课,双语教学,当然学费也格外美丽。

不过依他们现在的条件,这都不是问题。

唐璟对新环境适应很好,半学期后,交到不少新朋友。

学校还专门开设了礼仪课,唐小朋友学得认真,老师也赞不绝口,随着时间推移,越来越像个小绅士。

叶灵无比庆幸:“还好当初给他换了幼儿园。”

唐献北点头:“孟母三迁还是有道理的,环境确实对孩子有相当重要的潜化作用。”

“对了,你儿子想请几个好朋友来家里开party,咱们找个时间搬了算了,那边地方大,好活动。”

去年十月,唐献北以叶灵的名义买了套独栋别墅,距离公司所在的写字楼早高峰开车二十分钟,不算远,而且绿化很好。

今年年初装修完,到现在已经晾了好几个月。

这套房子叶灵不打算卖,等找到靠谱的租客再租出去,价格好商量,唯一的要求就是要当成自己家来爱护。

不然她宁愿空着,也不随便交给那些乱七八糟的人。

……

搬家那天,阳光明媚。

要带走的东西不多,基本没有大件,全都是个人物品,比如叶灵的衣服裙子包包,唐小璟的玩具模型乐高,还有唐献北的合同文件以及保险箱。

唐母离开的时候还有些不舍,毕竟住了这么多年。

但一个月后,完全适应了新家就没再出现过这种情绪,大房子还是要舒服些……

最高兴的要数唐小璟,以前他去同学家眼巴巴馋人家的大别墅、大泳池,如今他家也有了,而且还是新的!

Party上,他朋友都夸他家好看呢!

但这还不是最值得骄傲的,最值得骄傲的是所有小伙伴儿都说他妈妈好漂亮。

“同学都走了,怎么还偷乐呢?”

“妈妈——”唐小璟冲过去,抱住叶灵小腿,这是他常用的撒娇姿势。

叶灵心头一软,拍拍他后背,“怎么了?要是舍不得小伙伴,可以下次又请他们来玩。”

“妈妈,他们说你好漂亮,像仙女一样!”

然后,叶灵也跟着乐了:“小孩子家家知道什么叫漂亮?”

“当然!Kelly的妈妈就不漂亮,胖胖的,肉很多;但是Lisa的妈妈很好看,蓝眼睛,高鼻梁……”

这两位都是今天到场的小朋友。

叶灵:“老师难道没教过你们对人评头论足是非常不礼貌的行为?”

唐璟:“……教过的。”

“如果Kelly听见你这么说她妈妈,是不是会伤心?”

“……嗯。但我不会当着她说的,我只跟妈妈你说,因为我想证明我知道什么是漂亮,你也很漂亮!”

晚上唐献北回来,叶灵忍不住在他面前炫耀:“……儿子和他朋友都夸我漂亮!”

“是挺漂亮。”唐献北说。

叶灵美得冒泡。

等唐璟第二次请同学来家里,大忙人唐献北居然提前回家,刚好赶上一群小孩儿在客厅疯跑。

“这是我爸爸!”唐小璟这样介绍。

小伙伴们:“叔叔好——”

晚上,唐献北偷偷去了儿子房间,先问他作业做完没有,又问他兴趣班好不好玩,绕了半天最后才状若不经意问道:“你同学有没有说我什么?”

“不会的!他们都是好孩子,不会说大人坏话。”

“不是坏话,就……评价。他们有没有说爸爸是高还是矮,胖还是瘦,帅不帅之类的?”

“妈妈说不能对别人评头论足,这不礼貌……”

呃!

唐璟想了想:“如果爸爸你想知道的话,我可以悄悄告诉你。”

唐献北眼前一亮:“你讲。”

“他们说你像哆啦A梦。”

“是因为爸爸能变出很多东西?”

“不是的。因为哆啦A梦又叫蓝胖子。”

回到主卧,躺在大床上,听着浴室传来的水声,唐献北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怀疑——

他胖吗?

没有啊,就是前两年应酬太多长了点肚子而已。

他没问叶灵,怕被嘲笑,但那天之后办公室里就多了一台跑步机。

叶灵逮住周进,问:“谁的?”

“老大的啊!”

“怎么突然想起跑步了……”兀自纳闷。

周进神秘兮兮:“据说要减肥了。”

叶灵:“?”

唐献北为什么减肥,叶灵一直不知道,但并不妨碍她锻炼的时候拉着唐献北一起。

比如晨跑,有个伴儿还挺好,至少渴了立马就有水递到面前。

……

唐献北的公司天使轮融资后,稳重有进发展了两年,积淀得差不多了,开始寻求A轮融资。

唐献北又忙碌起来。

一个月后,传来好消息。

双方碰面那天,特地办了场小型酒会,叶灵作为唐太太,自然要跟唐献北一起出席。

只是没想到会碰见熟人——

“周总,你好,这是我夫人。”

曾经的纨绔小少爷周靖凯,如今已是国内创投资本圈大名鼎鼎的人物。

前两年投了几家科技公司,IPO后持股套现近十亿,成为教科书式的传奇人物。哪怕叶灵不太关注金融行业的消息,也无可避免知道一些有关他的事迹。

毕竟热搜挂了太多次,还有一次带了“爆”。

叶灵微微颔首,叫了声“周总”。

周靖凯只觉面前的女人十分眼熟,她一开口,记忆瞬间回笼:“原来是你啊!”

唐献北有些诧异,但也很好地维持着修养与风度,没有当面询问。

周靖凯只当他知道。

后来,两个男人聊工作,叶灵听得无聊,借口去洗手间开溜,躲到一旁休息区拿东西吃。

过了这么多年,她跟周靖凯那点儿牵扯早就淡得没颜色了。

更何况,他们本来就没什么。

反正叶灵一点都不虚。

酒会之后,合作就算正式达成,合同也在当晚签了。

唐献北开车带叶灵回家。

一进卧室,唐献北整个人气场都变了,叶灵被他吓了一跳。

“你做什么?是不是喝醉了?我给你兑一杯蜂……唔……”

这晚,唐献北有点疯。

叶灵险些招架不住。

虽然期间他提都提过周靖凯,但女人的第六感告诉叶灵,他越是不提,就越是在意。

第二天唐献北照常去公司。

叶灵一觉睡到下午,早中两顿都没吃。

起来之后又赶紧收拾、换衣服,然后开车去接唐小璟放学。

两个月后,叶灵发现怀孕。

唐献北一时恍惚:“是那天晚上……”

“我还没问你,究竟发的哪门子癫?”

“咳……”男人摸摸鼻子,“周靖凯说,他追过你。”

“然后呢?”

“他以为我知道,一张嘴就夸你漂亮,年轻的时候站在一堆锥子脸的网红里,就是一股清流……”

周靖凯说这话的时候,眼神清明,是纯粹的欣赏和赞美,一点都不下流。

按理说,谁家老婆被资方爸爸这么夸都会觉得倍儿有排面,可唐献北听着就是不对味儿。

好在最后周靖凯还夸了句:“……她一直都很有眼光,否则也挑不到唐总你这样的青年才俊啊!”

叶灵气得把B超单子塞给他:“你这么介意,也没见你放弃跟他合作啊?还不是一样把合同签了?哼,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我当然要跟他合作,还要长长久久地合作,把人放到旁边,方便你进行对比,看看谁才是最佳选择!”

叶灵翻了个白眼儿:“你无不无聊?”

唐献北不理,低头看着B超单傻乐:“我们要有女儿了。”

“谁说是女儿?”

“我猜的!”

……

十月中旬,莫斯科下了第一场雪。

十一月,这里就成了白茫茫的世界。

入夜,凄清的气味弥漫在莫斯科街头,顽强地钻进杨妍口鼻中,刺得她双颊通红。

到了市中心,才开始慢慢热闹起来。

她按照同学给的地址,找到那家酒吧,也不进去,就站在外面等。

风好像更冷了,她垂下眼皮,双手捂嘴哈着气。

过了一会儿,有熟悉的调子从酒吧飘出来,竟然是邓丽君的《甜蜜蜜》!

陌生的国度,放着中国人耳熟能详的老歌,她突然觉得很温暖,也很平静。

嘴上也跟着哼哼——

甜蜜蜜,你笑得甜蜜蜜

好像花儿开在春风里

……

软绵绵的音色,柔恰恰的调子。

卿陌从包间出来抽烟,走到大门口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画面——背影纤细但身量高挑的女人,卷发齐肩,穿着长外套,厚厚的围巾包裹住脖颈,戴了一双皮料手套,上面点缀一朵淡蓝色绒花。

她背着画板,面向长街,身后是五彩霓虹。

听到身后渐近的脚步声,杨妍止住哼唱,猛地回头。

却见一个俊美的亚裔男人单手握拳敲着太阳穴,应该酒喝多了,出来醒醒。

她有些失望地移开目光,因为对方并不是她要等的人。

随即又觉得这么个英俊的男人做着如此滑稽的动作,实在好笑,便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