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漂亮的老师7,公交诗晴

女主每天被调教的辣文,纯肉一对一到处做
2021年2月1日
浪妇杨雪 完 ,被教官在医务室做到腿软
2021年2月1日

年轻漂亮的老师7 第一章

红莲武神,也就是天魔教教主谭不败,又或者……应该叫他铁傲天。

此刻的铁傲天正大发雷霆,目光阴冷的看向麾下一众强者道:“半年了,半年的时间,你们居然还没查到杀害我儿的凶手,饭桶,通通的都是饭桶。

一个个如此无能,养你们何用?”

顿了一顿,又冷哼着喊道:“金、木、水、火、土五大尊老听令,你们身为我教阳神境强者,也该做些事了。

我儿悄无声息的被杀,现在你们的任务也是杀人,本教主要用一万天外天以上的武者给啸而陪葬。”

“是,谨遵教主之命。”五个凶神恶煞的老者站了出来,同声领命。

铁傲天挥手让五人先退到一边,似乎感觉不够,又再次下令:“十三尊者听令,我儿之命金贵无比,现在他死了,天下百姓也当用血来祭奠。

杀!

不杀够百万,就绝不停息,无论男女老少,皆可杀之。

哼!

能用他们的鲜血祭奠我啸儿的亡灵,那是他们上辈子积德……”

却在此时,身为天魔教教主的铁傲天话未说完,竟是被人骤然一声冷哼打断了。

“哼!如此穷凶极恶,你死去的爹娘知道吗?”

声音清朗,一听就知道来人年纪不大。

天魔教众人循声望去,果然就见一个身形挺拔的青年,不知何时已站在金、木、水、火、土五大尊老的身后。

哧哧哧哧哧!

刀光闪耀间,天魔教众长老还没反应过来,五位尊老就已通通被割喉而亡。

但毕竟都是杀人不眨眼的主,下一瞬,除了铁傲天还在阴冷的旁观外,其余长老纷纷拔出兵刃,凶残的杀向青年人。

这青年不是别人,正是王朗。

此刻他面向十数位阳神境和数十位阴神境强者,非但没有慌乱,反而是一脸的不屑。

哧!

杀猪刀时缓时急的挥出,劈、斩、抹、突、奈、削、掠、拔、扫,每一种基础刀法都发挥到极致,寒光中,万千玄妙法层出不穷。

此时此刻,数十位天魔教强者只觉自己仿佛变弱了无数倍,面对傅玉的刀招,他们躲无可躲,无死角的被刀光笼罩着,根本动惮不得。

噗噗噗……

当真是杀人如割草,这一刻,傅玉真正的体会到了那种一往无前,无怨无悔,问心无愧的意境。

一息过后,数十位天魔教强者无一活着,而傅玉仅仅是挥手间就已将尸体焚烧成灰烬。

“你是何人?”铁傲天阴沉的看向傅玉,他实在是记不得自己何时惹了这么一个可怕的存在,也没听说过天下间有如此一个人物。

“呵呵!”傅玉微微一笑,“铁教主真是贵人多忘事啊。

半年前,小爷不过是看了你和一个老道打斗一场而已,当时险些没被你们一个眼神给灭杀,怎么样,记起来了吗?”

“什么,你就是那小子?”铁傲天惊骇失声,转而有愤怒的道,“当时你偷窥在先,谁又知道你有何图谋?

还有,就为了那么一点事,你竟然将我天魔教诸长老全部杀了?

你……你也太恶毒了吧?”

“卧槽!”傅玉听得目瞪口呆,旋即嗤笑一声,道,“铁教主,你不觉得这话从你口中说出,简直就是胡搅蛮缠吗?

想想,就你这么一个穷凶极恶的家伙,居然说别人恶毒,还觉得别人不该杀你天魔教中人,这……你丫的脑子没毛病吧?”

“你……”铁傲天怒极。

“住口!”傅玉猛然一声断喝,但想了想后,又诡笑着道,“铁教主,你说我是该叫你谭不败呢,还

文学

是叫你铁什么来着,当然你化身为书生时,名字叫铁什么呢?”

“你……你是傅……傅大牛?怎……怎么可能?”铁傲天震骇得一双眼睛如同牛眼,难以置信的看着傅玉。

“嘿!谭不败,那你再看看?”傅玉怪笑着看向铁傲天,面容却是诡异的变成了傅老爷子的样子。

年轻漂亮的老师7 第二章

@@@@

是我的错觉还是怎么回事?今天石家庄感觉异常的热。。我整个人都是懵逼的。。。

坐在电脑前面看着屏幕一点状态都没有。。。三个小时一章的开头写了删,删了写,写了再删,删了再写。。。

来来回回五六遍。。。。麻蛋我要爆炸。。。

现在脑子里对情节的构思是一片空白。。。我完全不记得我之前都想过些什么。。。随笔和草稿翻了几遍我也没找到想用的东西出来。。。

麻蛋让我爆炸吧。。。。今天不更了。。。@@@@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年轻漂亮的老师7 第三章

走了整整一天的山路,终于到了,但让人头疼的事才刚开始。

烙井村,第九起命案案发的地点,可如果只是通常的杀人还真算是幸运的了。每起命案都发生在乡下,而且地点都不一样,官府的人也是*到了极点,根本不管,说到最难的还是现场除了被吸干血的尸体外,什么凶器、痕迹都没留下,只留有修行之人才能感受到的死气,能散发死气的也只有鬼才做的到。

“爹,到了到了,终于可以休息了。”喊累喊了一路的张窈,看见前方的村子,顿时来了精神,向村子奔了过去。

张窈是大贤良师张角的女儿,从小就与父亲学习道术,后来很受师公于吉喜欢,又跟随于吉学习修仙之术,长的面色如脂,粉白如雪,双眼似剪,朱唇菱角,算不上绝色女子,也是美丽佳人,只不过性格略带男孩子气。

“窈儿,不要乱跑,这么大的人了还像个小孩一样。”张角对张窈喊了一句,然后对身后三人说道:“波卿、波才我们先去找村长看看什么情况。骁儿,你也去跟窈儿休息一下吧,走了一天,也确实挺累。”

张角对村子发生命案特别关心,现在各地已经在做起义准备了,现在却发生这样的事情,真是乱上加乱。

“没事的舅舅,这点路对我来说还不算什么。”张骁很自信的对张角笑了笑,这个年纪的确充满了活力。

张骁是张角的外甥,数年前家乡早洪水天灾冲毁,自此一直跟随张角学习道术,不过天资一般,但刻苦勤奋,相貌也算标致。而波卿和波才二人,一武一文,波卿天生力大,是张角的贴身护卫,波才则是跟随张角学习道术,也略有小成。

刚一进村口众人就看见了两人在路上交谈,其中一人他们都认识,是早一天到这里的管亥。“管亥大哥,这里。”张骁一看到管亥立刻便打起了招呼,他道法虽说都是被张角传授,可武技绝大部分都是和管亥切磋出来而来,可以说关系非常之好。

管亥可是太平教的名人,虽然长相像种地人,但是却使得一手好戟法,在教内没有敌手,是张角的另一个护卫。

管亥听到了呼唤声,也跟众人挥了挥手,领着旁边的人走了过来。

“良师,这位就是烙井村的井村长……”管亥快步走到张角面前向他介绍井村长。可话还没说完就被井村长打断了,他看起来非常着急,说道:“良师啊,你可总算来了,出了这么大的事,村里的人都认为是恶鬼在作祟,现在白天都不敢外出种地了。我前几天通报给了官府,可现在都还没消息,良师你可一定要帮我们消灭这只恶鬼啊。”

“井村长您别着急,我来这里就是希望能把这件事情解决,这可已经是第九起了。”张角忙安抚了下井村长,然后招呼了身后几人过来,接着说道:“我给您介绍一下,这位是波卿,与管亥一样是我的护卫,都是具有万夫不当之勇之人。这位是他弟弟波才,也是修行之人。而这两个是贫道小女和外甥,虽说年纪小,但也是自小就开始修行,这件事村长你放心交给我们处理好了。”

井村长也是一下冷静了许多,分别向众人作揖,说道:“那就真是太感激不尽了。快,跟我来,王琮的遗体现在就他家里,身上还冒着黑气,真是太可怕了,现在他爹娘都不敢住在家里。”显然井村长还是很着急,说完就快步向着村里走去。

众人也只得赶紧跟上,而张骁也要跟上去时,却被张窈一把拽住,“哎呀,一个死人有什么好去看的,他们去看不就行了,走,出去看看风景。”张骁一脸的无奈,说道:“表姐,你去玩就好了,我可是要来帮舅舅除魔卫道,这么大的事,一定可以让我学到很多东西。”

“你也知道是这么大的事啊,那你还去碍手碍脚,如果我爹要教你,他就会直接告诉你。你也走了一天路,去吹吹风放松放松。”说完就硬推搡着张骁向村外跑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