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每天被调教的辣文,纯肉一对一到处做

儿子抱着睡着后控制不了,老扒夜夜春宵第一部
2021年2月1日
年轻漂亮的老师7,公交诗晴
2021年2月1日

[标签

文学

:标题1] 第一章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女主每天被调教的辣文 第二章

邪恶、怨毒、贪婪、不甘….在王离识海之中升腾的这座巨佛散发着各种强烈的情绪,每一种情绪都在他的识海之中形成铺天盖地般的潮汐。

“神识杀伐?”

王离毛骨悚然,他直觉自己根本无法和这种级别的神识潮汐抗衡。

他之前在灰色道殿之中遭遇的那些灰衣修士的神识杀伐,和这种级别的精神念力相比,简直就是小儿科中的小儿科。

但也就在此时,他上气海之中的那盏紫色油灯动了动。

那盏紫色油灯此时给他的感觉,就像是一个至高无上的王者用看着白痴般的目光看了这尊巨佛一眼,那意思像是说,这是我的地盘你也敢撒野?还邪气?你有那尊不死妖尸邪么?你知不知道我是无上的诛邪法宝?

一缕紫色的神火就像是从天外坠落的流星般落入他的识海。

这缕紫色神火落在了这颗巨大的头颅上,然后那些邪恶、怨毒、贪婪、不甘等等诸多强烈的情绪,全部变成了恐惧。

巨佛开始不断恐惧的颤抖,但是它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它被这一缕紫色神火的元气法则彻底束缚,彻底压制,它就像是一根巨大的蜡烛瞬间融化,然后被这一缕紫色神火瞬间烧尽。

王离一身冷汗。

他不知道自己体内的灰色道殿有没有紫色油灯那样恐怖的诛邪功效,但若是灰色道殿真的没有这种的诛邪功效的话,说不定这一下他就真的完蛋了。

“气机没有错乱?怎么可能!”

大肚头陀的反应绝对不慢。

这块骨片也算是他真正的压箱底法器,是他手中最拿得出手的大杀器!

在万佛寺的一些大能寿终正寝时,他们会设法夺舍,但任何夺舍都有可能产生意外,在夺舍失败的情形下,这些大能只能做出自己对万佛寺的最后贡献,将自己的残魂施展法门变成这样的法器。

这种法器打在一名修士的身上,完全就像是一名强大的佛修要对这名修士进行夺舍,但这种夺舍却是玉石俱焚式的,因为哪怕彻底抹灭了这名修士的神魂,这种夺舍最终也不可能成功。

大肚头陀在万佛寺并不算是修为最为神速的天才修士,但是他的人缘却是极好,尤其很懂得上一代厉害修士的喜好,所以他手上的这件法器,是一名化神期九层的万佛寺大能坐化时留下的法器。

这种法器祭出,就完全像是一名化神期九层的大能对着对方施展夺舍法门。

一二不过三。

在万佛寺,在混乱洲域三十三天的平育天,一直流传着这样的一句老话,犯一次严重错误或许谁都难以避免,犯两次严重错误还能活着,那就真的是已经运气好到极点,但若是还要犯三次近乎同样的严重错误,那这个人肯定就完蛋。

在这白头山地界里,他已经连续犯了三次轻敌的错误。

所以哪怕是面对一名金丹修士,他觉得自己已经根本不能有分毫的失误,哪怕用这样的法器对付王离,可以说是奢侈到了极点,但他无所谓,他觉得一定要先杀死这名小辈再说,否则他觉得一定会有厄运。

一名化神期九层的大能玉石俱焚般的夺舍,怎么都不可能抹灭不了一名金丹修士的神魂,他只觉得哪怕是三圣在金丹期的时候,都不可能抵挡得住这样的杀念夺舍。

然而事实是,他这件法器并没有起效!

这种感觉,就像是他去了最廉价的妓院,花了相当于一千倍最好的妓院头牌的价格,去包里面一个生意最差的妓|女,结果那名妓|女还看了他一眼,说,不行,我看你不上。

这怎么可能!

王离的反应也是极快。

他看了一眼这名大肚头陀便秘般的神色,就顿时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了。

他顿时哈哈一笑,用上了对万夜河一样的招数,“大胖和尚这法器谁给你的啊,骗你的吧,一点用处都没有,光是气息唬人,格老子的,倒是吓了我一身冷汗。”

但大肚头陀的江湖经验毕竟非万夜河所能相比。

王离之前的那一套的确把万夜河骗的不要不要,但却骗不了大肚头陀。

方才那件法器激发时,那种强大的邪念汹涌澎湃的感觉,绝对不可能是假的!

砰!砰!砰!

他身前灵气连续三炸,每一声灵压的爆炸都伴随着玄奥的元气法则的牵扯和大量元气的聚集。

三尊散发着琉璃光泽的金色佛陀瞬间凝成。

这三尊金色佛陀分别手持木鱼、禅鼓、长明灯,虽是元气法则凝聚的灵体,但却是盘坐在虚空之中不断的诵经。

一条条的经文完全凝成实质,就像是金色的锁链一般朝着王离捆缚而去。

与此同时,那十三个金色老蚌也重新化为十三颗金色的珍珠,悬浮在他的身体周围。

女主每天被调教的辣文

文学

第三章

自周化成从安家冲降妖伏魔回来后,请太玄吃了一顿饭,被太玄一言惊醒后,就再也没有出现在太玄面前。

太玄依旧自顾自的上街摆摊算命,潇洒的不得了,根本就没把伏魔司总部能不能按期来不来人放在心上,也不上门催促。

很快一个月期限到了,京城根本就没有人来,郡城的伏魔司周化成也没有来客栈道歉或者找个理由挽留什么的,太玄收拾东西,退了客栈,晚上跑到城隍庙找城隍喝酒,看样子要在城隍庙过夜。

城隍庙内,这次不在是案几、青铜酒杯,换上了八仙桌、条凳、瓷器酒杯,柳青山与太玄二人相对而坐喝酒、吃菜、闲聊,二人都默契的没有提伏魔司。

二人一直喝酒、闲聊到天亮,换下残席后,上了茶水,三盏茶后,太玄起身准备走了,柳青山突然送东西给了太玄。

“贤弟要走,为兄没什么好东西送的,最近半个多月,见贤弟在易道上颇有建树,这三本易经就赠予贤弟!”柳青山说道,同时不知道从那儿摸出三本书籍递过来。

太玄接过来一看,三本书分别是《连山易》、《归藏易》、《周易》,太玄心里大喜:“这柳城隍还算厚道,识相,虽然自己不怪神道搅黄了与朝堂伏魔司见面,但毕竟破坏了自己好事,没个说法日后难免尴尬,昨晚来喝酒就是想讨个说法的,没想到居然送了这么大的好处,《周易》前几世早就见过,但《连山易》、《归藏易》可是失传了,最近自己在书店也没有看到《连山易》、《归藏易》这两本书籍,也听说了《连山易》、《归藏易》这两本易经已失传多年了,却没想到在这里收获到了,可以一见这两部易经,大收获啊!”

“柳兄客气了,我的确想看看《连山易》、《归藏易》,既然这样,我就全部收下,这实在是却之不恭,受之有愧。”太玄嘴里客气道,手却没有客气,连忙接了过来,揣入怀里。

“贤弟何必跟我客气,不知贤弟要到何处落脚,日后多来为兄城隍庙喝酒!”柳青山笑道,见太玄收下了三本易经,心里也就放心了。

“准备回青埂山,安家冲,建个小观,苦修一番,日后会经常入城与柳兄一聚,就此告辞,他日再见!”太玄说完后,就离开了城隍庙。

太玄前往了书店一条街,购买了三百刀白纸、以及一套笔、墨、砚,花了三百多两银子,这段时间挣的钱用去了一大半,在掌柜、店伙计惊骇的眼中,手一挥,一大堆东西消失不见,在掌柜、店伙计震惊中潇洒离去。

半日不到,太玄就回到了安家冲,入冲后,太玄已经收起了惊世骇俗的缩地成寸神通,慢慢走在路上。

安族长的寨子内,安族长以为太玄不回来了,说好的一个月期限,已经超过期限过去了五六天,安族长唉声叹气,看来安家冲装不下太玄道长这样的神仙人物啊。

正在哀叹的安族长,听到安青大声嚷道,“太玄道长回来了!”,立马从屋里窜了出来,直奔寨子外,武道罡煞身手展现的淋漓尽致,完全不像气息衰老的样子,速度之快,看得安青直发愣。

“道长你可算回来了,老汉可是盼了好久啊!”安族长非常兴奋的拉着太玄手,热情的说道。

太玄嘴角抽搐几下,不动声色抽回手,说道:“郡城事情已了,当日答应族长事情,晚了几天,族长莫要见怪!”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