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出水来了太痒了:阿宾游记

h文书包网,第1268章 再侵鞠婧祎
2021年2月1日
我和老妇初试云雨,老张和老李互相换女
2021年2月1日

日出水来了太痒了 第一章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日出水来了太痒了 第二章

@@第118章(一)(本章完)@@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日出水来了太痒了 第三章

姜词一边把针收了回去,一边状似不经意道:“陛下感觉身体怎么样?”

景文帝感觉了一下,发现身体似乎有了一点力气了,惊喜道:“我感觉好像有点精神了,是你帮我治病了?”

姜词不点头也没摇头,只是道:“那陛下同我聊聊天?”

景文帝点头,“好啊,不过你哥呢?”

姜词道:“有事离开了。”

景文帝有些失望,不过也没说什么。

“陛下这些年一定去过许多地方吧?”

“这是自然,朕是天子,大周是朕的国土,怎么能一点都不了解呢,许多地方我还是去过的,你想去哪里?我给你介绍介绍?”

这个时候的他,更像一个普普通通的大哥哥,想给她介绍一个好玩儿的地方,分享当初自己的经验和快乐。

姜词唇角勾起一抹笑,用无辜的眼神看着他,道:“那就说一说淮南道吧,听说那是永安王的藩地,你是他的皇兄,一定也是去过的吧?”

提到淮南道,景文帝神情微微一变,但是看着姜词看向自己眼睛的纯真和茫然,垂了垂眉,低声道:“去过。”

“那淮南道好玩儿吗?”

“不怎么好玩儿,以后就不要去了。”

姜词遗憾的道:“那可真是太遗憾了,我还听先生说过,潮州城是埋葬威远将军的坟墓,只要是去那里的人,必去上一炷香,感恩将军对大周的恩德呢。”

景文帝抿唇,低声道:“是啊,那里是他的安息之地。”

姜词看他这副神情,眼神变了变,闪过仇恨和狠厉,最终归于水墨一般的平静。

“陛下累了,先休息一会儿吧,哥哥应该快回来了,我去看看。”

听到谨容回来了,景文帝也没有很开心的样子,似乎还沉浸在方才和姜词的话里。

姜词打开门之前,最后看了他一眼,漆黑的瞳孔看上去森然冷冽,可惜这个时候的景文帝并没有在看她,没有发现这一点,倒是一直在姜词身边的白白被吓了一跳。

谨容看见她出来,愣了愣:“完了?”

姜词微微一笑:“他醒了,哥哥要进去看看他吗?”

谨容觉得姜词有些奇怪,但是也没多想,点了点头,便进去了。

顾子凡担忧的看着姜词,姜词对他笑了一下,“你这是什么表情?”

顾子凡摇头,道:“没事,我就是觉得你怪怪的。”

姜词依旧是那副笑模样,

文学

没说话。

谨容进去的时候,景文帝已经靠着自己的力量坐了起来,谨容眼睛亮了亮:“你可以自己坐起来了?”

原来他要坐起来可没那么简单,至少得有个人在旁边扶着他。

景文帝笑了笑,道:“你妹妹很厉害,给我扎了几针,我现在感觉好多了。”

谨容脸色突然变了变,“她给你扎了几针你就可以自己坐起来了?”

景文帝迷茫的点头,“对啊。”

看着谨容严肃的神情,不解:“怎么了?”

谨容摇了摇头,看着他精神不错的样子,道:“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景文帝道:“非常好,算是这段时间里感觉最好的一天了。”

但是谨容的神情却没有档松下来,依旧紧抿着唇。

过了一会儿,问道:“她和你聊了什么?”

景文帝想了想,道:“她问我有没有去过淮南道,说以后想去那里玩儿,还说起了潮州城的…….威远将军墓。”

谨容拧眉,去淮南道…….玩儿?

他记得,福宝是自小在淮南道长大的。

至于威远将军墓…….

福宝是在试探什么?

“那你有去过吗?”

看到谨容的眼神,景文帝突的觉得自己不敢承认,咽了咽口水,缓缓摇了摇头。

谨容凝眉,为什么,他也撒谎?

景文帝看着谨容的神情,忽的就紧张起来,“怎么了?”

谨容顿了顿,摇头,“没什么。”

“你好好休息,我有点事。”

景文帝正准备说什么,谨容就很快离开了。

看着谨容的背影,他觉得自己似乎做错了什么事情,会让他后悔的事情。

谨容走了一段路,就看到了在那里闭目养神的姜词。

听到他的脚步声,姜词睁眼,毫不意外他的到来:“来了。”

谨容忽然就不敢开口了。

他不说话,姜词却不会忍着。

“怎么不问我。”

“……他……”

“想知道他做了什么,还是想知道我知道了什么?”

“……”

“其实,我本来还在想要不要告诉你。如果你今天没有追出来,我不会告诉你,但是你来了,就说明你是想知道的,你没有我想象的那么信任他。”

谨容抿唇,“所以到底是怎么了。”

姜词说起了另外一件事情:“你既然认识我父母,应该知道他们是死在了淮南道,也知道我自小在淮南道长大的吧?”

谨容沉默了片刻,点头。

不止如此,他也曾经在那里生活过。

姜词道:“他和你说自己去过淮南道吗?我猜没有。”

谨容:“……”

“因为他可以对着我说真话,却不敢对你说真话,因为他也觉得自己曾经做过的事情恶心。真是可笑,他那样的人,也会觉得自己恶心吗?”

“……”

“他心思多深沉啊,少年时算计我祖父,壮年时杀害我父亲,如今老了还要来拉你下水,你知道我知道真相的时候有多厌恶他吗?”

谨容似乎被其中的某个字眼刺激到了,突然就说不出话来,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耳鸣没有听清楚。

“你…….你说,他杀了谁?”

姜词淡淡道:“我祖父是被他的计谋害的,小小的年纪心思却如此险恶,如今大周的颓败都是因为他。我父母,不过是在他没有预料到的时候活在了这个世界上,就碍了他的眼,刺激了他的神经,让他除之而后快,让才出生的我就没爹没娘。你说,难道他不该死吗?”

谨容许久没有说出话来,眼角红红的,呆愣愣的看着她。

嘴里喃喃道:“是他…….是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