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合篇500篇、乱翁系列小说

人妇系列 200,被男朋友进入的详细故事
2021年1月31日
国产乱肥老妇,快穿之媚沉h
2021年1月31日

短篇合篇500篇 第一章

黎小月已经在这片死寂的荒原上走了整整一天了。

脚下干涸灰败的土壤格外的粘脚,像是腐朽了亿万年的骨灰,若不是背后天边亮起的长庚星为她指明了方向,她真以为自己是走错了方向。

烈烈的风卷起细碎的尘土,即便用衣服蒙着眼睛,还是会有细小的微尘飘入眼中,蛰得黎小月泪流不止。

她只能先闭起眼睛,牵着阿福的一只手,慢慢向前走。

等到月亮升起,她睁眼闭眼就没什么区别了。

她不知道自己的身体出现了什么变化,辛苦培育的巫力已经半点无存,取而代之的却是流淌在骨髓里的清冷。

那是种神奇的力量,它可以让她在黑夜中也能够清晰地视物,也能让她的歌声像风一样,随她的心意飘向远方。

细微的尘土依旧能够钻透衣服跑进来,刺得她鼻尖发痒,阿福忽然停住了脚步,回头说道:“我想你应该看看这些。”

黎小月不解地解开衣服,眯起眼睛向前看去,被她动作荡起的烟尘飞舞,借着初升月光的清辉,她看到了阿福身前一片白皑皑的骸骨。

一个个圆滚滚的头骨凌乱地散落在前方一片灰蒙之中,黑洞洞的眼眶被沉淀的尘土掩埋,仿佛都在看向黎小月的方向。

她忽然弯腰干呕了起来,或许,那些钻进她眼睛里,鼻子里,甚至被她吃进嘴里的,真的是骨灰。

踉跄的脚步荡起更多的尘土,黎小月后退着,想要避开那些飞舞的尸体,却不小心踩空了脚下,向后仰倒在地。

“咳咳!”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又有许多尘土被她激起,她拼命地拍打着身上,却根本无济于事。

一阵微风拂过,吹散了烟尘,也用清凉让她重又冷静了下来,她站立在尘土中,看着密密麻麻的尸骸,无所适从。

“这里的自发性辐射为零。”阿福已经在她慌乱的时候探测了一圈周围的情况。它将探测器收回脑袋中,又说道:“也就是说,这里毫无生命迹象。”

弯腰从地上捡起一根沾满灰尘像是树枝的东西,黎小月轻轻吹了下,那树枝却被轻易吹散,没有半点筋骨可言。

收起内心的恐惧,黎小月又弯下腰去,想要捡起一块头骨,可她的手指刚刚触到那颗头骨的顶端,它就和那根树枝一样,瞬间松散成了一堆,融进了地面上那层尘土里。

直起身来,黎小月忍不住有些颤栗,她不知道需要多少人的尸骨,才能铺就面前这一片骨灰的海洋。

这里发生了什么事?她不确定自己是否走对了方向,或许这里是哪个古老的战场?她不想让自己想到那个可怕的可能,便迷茫地抬头四下看去,以期转移注意力。可借着亮起的月光,她陡然发现,远处那座山峰的顶端弧线,竟然和蚩尤城后山的山峰出奇地相似。

“不可能……不可能……”黎小月脚下一软,差点摔倒,但还没等站稳,她就向着那座山峰拼命跑去。

不可能!她在心底呼喊,这些一定是外族人的尸骸,有族长和大巫奶奶在,蚩尤城一定不会有事的!

脚下的地面绵软无比,黎小月深一脚浅一脚,根本跑不起来,但她仍手脚并用地往山巅爬去,越过这座山峰,她就到家了。

被她拨落的尘土向下滑去,像是从顶端晕散的水层,黎小月依稀记起,这里好像就是她被抓走的地方。

可是,周围的树呢?为什么目之所及全都是灰蒙蒙的尘土?黎小月的思绪很混乱,她隐隐有些不好的预感,但却被自己强行丢开,她在心中暗自念着祭文,乞求先祖庇佑蚩尤城不要变成像她胡思乱想的那样。

“需要帮忙吗?”身后阿福的声音传来,艰难攀爬的黎小月回头看去,却见那家伙正跟在她身后,尖锐的脚爪深深插入尘土之中,支撑着它的铁疙瘩身躯,攀爬的速度很快。

“阿福,你帮我……送我回去……翻过这座山……”黎小月语无伦次,阿福听她说了半天,总算搞懂了她的意思。探出机械爪,阿福伸手将她一把拉起,放到了自己的脑袋上。

脚下机械脚爪运转如飞,阿福飞快向山巅爬去。黎小月紧紧抱着它的脑袋,急切地看着前方,越来越近的山巅却更加深了她的恐惧,她有些不敢看了。

失重感传来,她知道自己已经越过了山巅,可她依旧不敢睁开眼睛,耳边呼呼风响,她幻想自己是在被阿福背着跑向那个亮着点点火光的蚩尤城,嘴角不禁浮现出一丝微笑。

偷偷将眼睛睁开了一条缝,可无所不在的灰败和黑暗让她的心瞬间沉入了谷底。

前方的山脚下已经可以依稀辨认出蚩尤城的轮廓,可没有半点亮起的火光让黎小月重新闭起了眼睛,小声说道:“是走错了,是我走错了……”

短篇合篇500篇 第二章

瀚海真尊也见过半愚真尊,但是两人真谈不上熟,“为什么我来就太好了?”

“虫子有出窍期,最少两只,”半愚真尊沉声回答,“我、钓叟和壬屠,一共才三个人,对付两只出窍期倒不难,难的是怎么才能不暴露自己。”

瀚海真尊也没有答应他,而是看一眼冯君,“我就是跟着冯山主来看个热闹,还没想好要不要出手。”

“当然要出手呀,”半愚真尊理所应当地回答,“二打一的机会,多难得?”

瀚海真尊听得懂这话,他也不是第一次到异世界,知道人族修者战力高半筹的情况下,想要灭杀对手,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尤其是出窍期对战,对方打不过你还可以跑。

像眼下这种出窍期二打一,还是偷袭的情况,很有可能瞬杀对手,这样的机会确实很难得,不过他也记得自己的初衷——就是过来看一看,回头还要杀那幕后凶手。

所以他反问一句,“邀请我入局,你说了算吗?”

这话就有点戳肺管子了,意为你不能替两门做主,不过半愚真尊有个好处,就是他专心炼器,想事比较少,所以很直接地回答,“我跟钓叟说一声就好了,难得有这么好的机会。”

瀚海真尊没辙了,只能侧头看向冯君。

冯君终于也回过神来,“真尊你想去就去吧,对了,三才真尊也可以去压阵的。”

“凭什么我就只能压阵?”卫三才不满意了,倒不是针对冯君,“不待见我们家族修者,我们不插手还不行吗?”

就在这时,钓叟也过来了,闻言轻哼一声,“我倒想让你主攻呢,你撑得起来吗?”

卫三才白他一眼,“我撑不起来,你就撑得起来?手下败将也好意思充大头?”

钓叟气得直翻白眼,他输给过对方,但那时他才出窍不久,真宝都没有炼制完全,后来他也曾经想找回场子,不过连战两次都是不胜不负。

他自认战力要超过对方,但是卫三才精通空间规则,比较克他的风格,而卫三才因为跟他打得多,所以在新漠板块的时候,才会拿他的鱼篓做比较。

不过这时候,他也不想跟对方多计较,“那不用你压阵了,我、壬屠、瀚海和半愚……我们四个杀两个出窍期,绰绰有余。”

他认为自己、壬屠和瀚海,都是强于卫三才的,半愚真尊也许弱一点,但是有个“天地熔炉”的神通,用来禁锢或者炼化虫族的出窍期,都是非常有用的。

可是卫三才一听,更恼火了,他觉得自己中最多打不过瀚海,对上壬屠都不虚,现在对方这么安排,明显就是歧视自己这个家族修者。

就在这时,瀚海真尊出声了,“要不这样,你们四个出手,我压阵好了,半边出窍虫子的尸体,我兴趣不是很大。”

他这话说得……简直比钓叟还拉仇恨,但他就是那么理所当然。

半愚真尊不服气了,“瀚海,我知道你杀的异族多,不过要论财力,我真的不输你。”

“我没说我多有钱,只是看不上那点小东西,”瀚海真尊才是真的想啥说啥,“再说了,我作为压阵的,如果出来第三只出窍虫子,我负责一个人迅速解决……你们都差点!”

得,他这么一说,连卫三才这个友军都有点接受不了,“如果出来第四只呢?”

“那就只能暴露了,”瀚海真尊理所当然地回答,“我只有信心快速解决一只。”

托瀚海的福,卫三才都不跟钓叟继续闹别扭了,四名真尊齐齐进入太空,汇合了壬屠真尊,去找出窍虫族的麻烦了。

他们倒是问冯君了,要不要跟着过去旁观,冯君表示我能力不足,还是算了吧。

然后他就来到了下京,想要看一看,九哥和覃姐都怎么样了。

覃姐的商厦……还是垮了,楼被打塌了三分之一,最顶端的两层也被摧毁了,不过剩余的楼层里,还有人在防守,看起来相当地惨烈。

九哥在地表的库房也被击毁了,废弃的金属抛洒得到处都是,地下仓库倒还算完好,但是可以看出来,也曾经遭遇了损毁,只不过修好了而已。

冯君过来的时候,基本上就是傍晚了,又过一阵天就黑了。

九哥来到了自家库房门口,轻叹一声,“这是……真的不来了?我可是修了五次库房!”

“物资还不够吗?”一个声音在他背后响起。

九哥扭头看去,发现是个陌生人,于是眉头微微一皱,“什么物资,你要卖什么?”

“上次给你送了二十四万吨,”陌生人晃晃悠悠走到他的面前,双手插在口袋里,歪着脑袋发话,“你让两次运完,但是我们一次就达到了目的。”

短篇合篇500篇 第三章

宛若从九幽地狱而来的冰冷声,在这一刻,突然间炸开而其!

不知是否错觉。

在这声音炸开的瞬间!

天空之中,那漂浮弥漫的雪花,竟是越下越厚,隐隐间,天空之上,也有着乌云密布……

这突然间传来的声音,顿时,令得全场,都是为之一颤!

便是那窒息得,脸庞通红到紫钳的张娟,在听到这声音的瞬间,身体也是微微颤了颤。

似是陈北山听到这声音后,略微有些意外,掐着她脖子上的那一只手,略微有些松开。

旋即。

她感觉到脖子上的手臂略微的一松,整个人也是因此,扑通的一声,一臀跌坐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喘息之余。

她微微抬起头,循着那一,熟悉的声音,而望去……

在见到那一熟悉,而却仿佛又像是隔了数年一般的身影时。

她感觉到,自己的喉咙微微的滚动了一下,一双美眸当中,透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就像是完全没想到,这一刻,依然肯抬头**自己的人,竟然是他!

“陈木……”

口干舌燥的她,足足好一会儿,这才从喉咙当中,传出那低低的喃喃声。

而她这一声当中。

透露着一股梦幻般的感觉!

那是何等,不真实啊!?

陈木他明明,明明被送到非洲去挖矿了!?

怎么会!?

这才大半年的时间!?

怎么这就,回来了!?

脸色略微露出了许些的意外。

陈北山的眸光微微转动,看向了那一道声源处!

那儿!

一个身穿着褪色青大衣搭破洞牛短裤,以及一双人字拖鞋,皮肤极其黝黑的男人,宛若一座黑塔般的,站在那。

在无数道目光之下!

那人双手带着黑色的高档手套,抬手指尖,竟是把那堵在破裂开电网大门的北境武装车,硬生生的掀翻开!

轰隆!

巨大的装甲车倒翻落地!

刹那间!

所有人都感觉到,地面都是为之狠狠的一颤!

人的心,更加颤栗!

对于这一切!

陈木完全没有在乎!

在陈北山松开,死死捏住张娟脖子的手,把后者放掉之后!

他的眼里,他的整个世界!

仿佛!

就只剩下了这一个人!

“陈木哥哥……”

在无数道目光之下,察觉到这陈木,那火热目光的张娟,刹那间,面色也是略微有些绯红,轻柔滑腻的脆声,慢慢的,从她朱唇当中吐出。

足足大半年没有听闻过这位梦中情人喃喃声的陈木,在这一刻,刹那间,浑身猛然的一颤!

或许是!

这大半年来的遭遇,让他成长了起来!

脸皮之上,倒是没有过多的神色变化。

他目光注视着面前这个,让他朝思暮想的女孩,目光之中的火热,完全难以掩饰!

“娟娟!”

“我来找你了!”

身体微微颤动了一下,在看到那似是退让了的陈北山,陈木心头那一抹激动和兴奋,终于是再也止不住的涌出!

只见到他踏前一步,身形一跃,伸出双臂,在无数人那惊颤的目光当中,冲入那横尸遍野的高台之上,旋即,将那一个,身穿着死刑囚服的女孩,狠狠的搂进怀中。

这突然间来的亲昵,顿时,令得张娟的身体猛的一僵,心头之中,不由得升出了许些的抗拒和厌恶。

然而!

当她脚掌微微一挪动,而碰到那地上尸体的瞬间!

张娟整个人都是为之一怔,刹那间,一股刺骨的冰寒,从她的心头蔓延而出!

我他吗的人还在刑场啊!?

她,整个人都是在这一刻,不由得打了个激灵!

“张娟,你在搞什么!?”

“把这舔狗陈木推开,这些尸体铁定就是你的前车之鉴啊!”

在心头骂了自己两句话后,张娟浑身肌肉紧绷着,强忍住身体对陈木的抗拒,结结巴巴的说道,“

文学

你,你、你放开我……”

先前!

随同陈木一并而来的两个人!

在看到陈木这拥抱张娟的那一刹那间,皆是为之一怔。

面面相觑!

“这大半年来,狼王也不知道见过多少所谓的皇室公主或者富贵千金,却不曾想,竟然对这样一个死刑女犯人感兴趣……”

听到同伴光头的话后,那一个平头不由得摇头轻叹道,“指不定啊,是狼王这半年风流调侃的日子过累了,这才回绝了老狼王定下的婚约,想要返航归隐,见见他的老情人……”、

“嘿,我看,莫不是因为前日,有个崽子对上回抓到的某个亡国公主嘿咻时,刺激到了狼王,所以他这才回来试试这个调调?”

平头,“……”

这话彻底没法谈下去了!

而在这两人低声之间。

陈北山这一边!

那橘长的面色微微有些变化,甚至都有一种,恍然如梦的感觉!

“自从在白小姐上任之后,我每天经历的工作就好像是在过山车一样……一次次的,无底线的挑战我的心理承受力!”

“之前的那北境战神凌傲天,开着北境武装车竟然绝缘电网!还把那焊接的地基钢铁给撞开!”

“现在!”

“又一个人字拖,单手掀翻装甲车(武装北境车)!”

“我的小心脏也!”

橘长一个哆嗦,不由得把目光,看向了身前的那白挽歌!

诸不知!

这一刻的白挽歌,也是感觉到一股诧异和惊疑不定。

她不由得把目光看向了陈北山……

此时!

在见到那陈木之后!

陈北山的眸光之中,也是露出了许些的意外之色。

“这还真的打不死的小强体质啊!”

“不过……说句实话!”

陈北山面色古怪的看着那人字拖,破洞牛仔短裤,褪色青绿大衣的陈木,以及那股,还残留着的硝烟战火气,“这还真的是,兵王归来的标配啊……”

人字拖,破洞牛仔,青绿大衣!

大冬天的穿着这个?

这尼玛不正是所谓从非洲归来的至强兵王标配啊!

真不愧是赤道中心,最靓的仔!

淦!

而!

几乎是在他心头所念闪过的瞬间!

系统的提示音,这就在脑海之中,响了起来!

“叮!”

“恭喜宿主,找到第五个主角,陈木!”

“叮!”

“系统正在为您读取主角信息,和主角所在的原著背景……请稍后!”

“叮!”

“系统正在读取信心,请宿主耐心等候!”

足足一分钟后!

系统的声音,都没有再度响起!

“这一次……系统读取的时间,稍微有点长啊?”

察觉到这一变化的陈北山,眉头微微皱了起来,眸光闪动,“按照这个所谓世界意识的尿性!”

“前面的四个主角,一次比一次强!”

“一个比一个生猛!”

“而现在!”

“消灭北境凌傲天了之后!”

“竟然给了这个,普通都市文最大上限的力量!”

陈北山眸光微微闪动,其中有凝重之色浮现!

要知道!

之前陈北山哪怕是被战神凌傲天击溃了之后躺进了医院醒来,得到传承的强化了!

却依然,在搏斗上,是弱于凌傲天的!

即是!

四维属性中,除了智力外,没有一个打得过凌傲天的!

那现在这……

“如此说来……”

“这个,仅只是半年,便是归来的陈木,怕也不是什么简单的货色啊……”

察觉到身后白挽歌的目光之后。

陈北山沉吟片刻后,决定还是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等系统回馈了信息后,再决定也不迟!

“先散开,不要轻举妄动……”

再想着!

那堂堂北境战神凌傲天,其实力如此的强悍,却依然是比起这个陈木,更加先行的出场!

陈北山的眸光之中,也是露出了许些的凝重之色,开口说道,“注意侦查,四周是否有大量的人马!”

“是!”

这个陈木,本身便是含着金钥匙出生,完全无视法律那些条条框框的!

而后!

又跑到境外去潇洒,放飞自我的了大半年!

看他这兵王归来的趋势!

搞不好,还真的会做出一个令人震悚的操作!

毕竟!

这陈木!

终究不是战神凌傲天这种,在边疆,在境内养出了一种对故土爱恋的人!

这个!

金钥匙出生,被原身陈北山娇生惯养得无法无天后,又出国动不动杀杀杀的陈木!

你能指望,他跟你有多少爱国情怀?

“而且!”

“如果只是纯粹的兵王回归文,这应该,更多的,还是对出国前的种种遗憾而弥补!”

“这个陈木,他的遗憾大概就是没有娶张娟,以及……继承北牧集团了!”

陈北山眸光森寒。

这陈木一归来,就看到自己的所谓心上人,要被死刑!

对于没有多大情怀的陈木来说!

这种情况!

你还能他谈啥?

他这回来就是打算圆满遗憾的,你这就把他的情人弄死!

这不是主角的绊脚石操作吗?

“不过……”

“这陈木在凌傲天之后出现,其实力,怕是比起那凌傲天,强上许多……

陈北山眸光幽幽。

“调动警力,包围刑场!”

“是!”

白挽歌微微颔首,大手一挥,执行命令!

对于这一切!

陈木根本没有在乎!

他的心里眼里,全都只剩下,怀里的这一个,他的初恋!

文学

听到张娟那娇羞的声音后。

他的心头,狠狠的一荡漾,只感觉到一股热血沸腾!

但作为绅士一般的主角!

他怎么可能!

在这种场合下,做出那种,禽兽不如的事情?

于是!

身为兵王的陈木,大手一挥,松开了怀抱里的可人,正色道,“娟娟,你不用怕!”

“这一次回来!”

“我是来救你的!”

“他区区陈北山!”

“一个满身铜臭味的商人!”

“怎么可能拆散我们!?”

说到这里!

陈木的脸上,一片的傲然之色,“我一个电话,就能让北牧集团,彻底破产!”

他还记得!

自己当时在战火之际!

救下了一个富豪!

境内海州首富!

身价千亿!

集团资产高达八千多亿!

摧毁一个,他印象中,只有三千多亿的北牧集团,简直就是在打宝宝!

听到这话后。

张娟的脸皮狠狠的一抽搐,差点没有吐了!

拜托你说这话之前!

先撒泡尿照照镜子可好?

真以为你随便去非洲挖个矿,就能见到某某某首富了不是?

然而!

此刻的张娟!

还是希望,这陈木能把自己从死刑场上救走的!

所以!

她为了自己的小命,只能迎合出陈木的‘凡尔赛’妄想症!

“这么厉害?”

“你怎么不早点说啊!?”

陈木嘿嘿一笑,一把公主抱起张娟,凑过头,在她那绯红的耳边低声道,“当然是,为了给你一个惊喜啊!”

“等会,我就告诉你,你男人我是多么的厉害!”

说这话的同时!

陈木的目光,不由得向着那张娟的一双腿扫去,心头YY道,“娟娟这双腿啊,终究还是这么完美的!”

“要是能和娟娟结婚!”

“这双腿,我都能玩一辈子……”

不知是不是生理反应还是条件反射。

心念至此的陈木!

下意识的,舔了舔舌头。

而!

听到这让人反胃的话语,看到陈木那侵略的目光后。

张娟心头一阵的恶寒!

甚至!

要是换做之前的她!

见到这舔狗陈木胆敢如此无礼!

她都直接一耳光了!

可现在!

看到四周这冷冰冰,甚至还透露着弹药味和血腥味的尸体时!

张娟不由得打了个寒蝉!

她不得不压制住心头的恶寒,脸上装出一抹忧虑,怯怯的说道,“可、可是你,你爸他……”

“哎!”

“娟娟,你就放一百个心吧!”

“你啊!”

“是一定能够出去的!”

“我爸啊,始终就是我这一个儿子!”

“他把我丢到非洲,也就是想要磨练磨练我!”

“再让我回来继承北牧而已!”

“所以啊!”

“这事,安啦!”

尽管是这样说!

但陈木的心头中!

对陈北山,始终是有些怨气的!

忽然间!

他看到了张娟的脸上,那一个被凌傲天甩了的一巴掌!

刹那间!

面色微微一僵,旋即,眸光变寒,“你的脸上,有伤?”

突然间变冷的话语,仿佛令得那飘落的雪花,都是一颤!

“没、没事的……”

张娟心头一喜,但脸上还是装作欲言又止的样子,“我自己、我自己摔的,没、没事的……”

“这不是你爸的问题!”

神他吗的,不是你爸的问题啊!

全场死寂当中!

听到这话的所有人,都是嘴角抽了抽,有些厌恶的看向,这一个,绿茶味十足的张娟。

甚至!

这一刻!

那白挽歌,都恨不得拔枪,把那张娟一枪崩了!

有这样挑衅父子关系的吗!?

真尼玛的不是人啊!

陈木眸光一寒,狼眸环顾四周那弥漫的雪花,把张娟轻轻放下,冷冰冰的眸子,落在了那陈北山的身上,“娟娟……”

“接下来,我会为你,讨回公道的!”

话语落下!

他抬起自己那一双带着的手套,轻描淡写的,撕开了那北境武装车的车门,缓步走向陈北山,“陈北山!”

“你是不是!”

“该给我,一个交代?”

冰冷的声音,惊天动地的!

传遍了整个刑场!

无数人回眸而望!

看着这个!

和陈木,足有五分相似的男人!

而!

几乎就是在这一瞬间!

陈北山的脑海之中!

顿时,响起了系统那,稍后了不知多长时间的声音!

“叮!”

“主角所在原著背景较为复杂,系统正在努力的读取中……”

“叮!”

“系统读取主角信息完毕!”

“正在为您展开主角信息!”

【超级兵王】

姓名:陈木

年龄:24

身份:世界八大王者之草原狼王

力量:139(受伤)

敏捷:125(受伤)

速度:100(受伤)

智力:50【江山难改本性难移,狗始终是改不了爱舔的毛病】

智商:基本正常(脑子没坏,就是不怎么会思考问题,有点煞笔)

【智商分为:无药可救、脑瘫脑残、堪忧、亚正常、基本正常、正常、超常】

气运值:76000【王者身份认证加持】

技能:武术LV11、全能枪术LV12、各国语言LV12

外挂:黄牌【狼王的身份,寻常机关不敢贸然抓他】、枪林弹雨【NPC的子弹对其命中率下降100%】

原著背景【与《战神》收尾片段的衔接原著,仅只有片段】:

陈北山棒打鸳鸯把他和张娟打掉,而后把遣丢到了非洲,在机缘巧合之下他拜【老狼王】为师,成为了至高无上的狼王。因无敌半年后,倍感寂寞的他想起了初恋张娟,这就回到了香城,岂料恰好遇到公开的行刑场!熊熊的怒火,就此燃烧而开!(系统正在努力查询其后剧情…)

“139点力量?100点速度?125点敏捷?”

陈北山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那180点力量,和155点敏捷,以及165点速度……

“这不是打宝宝吗?”

陈北山不屑的一笑,“满载的力量,打他这139点力量,那可不就是打宝宝一样,随便打的嘛?”

“真的是一点挑战都没有!”

系统,“……”

“不过!”

陈北山扫了一眼陈木的这个【枪林弹雨】的外挂,心头略微有些诧异,“这个陈木的外挂,还真给力的!”

“直接!”

“这就完全免疫了,在场众多武装警察对他的伤害啊!”

NPC,是除陈北山和陈木之外的所有人!

所以说!

陈北山之前那不行动,是一个完美的决策!

“不过话说!”

“狗系统!”

“你不知道有句话叫:‘原著说一段,系统寿命少一半’吗?”

系统,“……”

“叮!”

“因气运值相差太大,系统正在努力查询其后剧情,请宿主耐心等待……”

“气运值差距太大?”

“嘿!”

“这再大,还能大得过三倍以上不是?”

“那凌傲天的气运值,超过我三倍了呢!”

“你不是还依然,读取了成功吗?”

系统,“……”

“叮!”

“请宿主不要陷入自我YY当中,回归现实吧!”

听到系统这话后。

顿时,陈北山脸上的笑容,突然间僵硬住了,心头有些不好的预感……

“等等!?”

他猛然的一回神,看向了自己那反派值的一栏上,显示出来的【反派值15000】!

然后!

他再看了看,陈木那气运值一栏上的气运值7600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