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岳大人吴芬,高级会所俱乐部5换 乱群

我的年轻岳坶100章|最有情商的生日祝福
2021年1月31日
人妇系列 200,被男朋友进入的详细故事
2021年1月31日

我的岳大人吴芬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我的岳大人吴芬 第二章

由于两个小家伙睡得很香,王璐一行人待了没一会儿就告辞了,说是等她出院了,再去家里看她和小宝宝们。

还说不止他们,学生们知道她生了,也想组队前来看她来着,被校长拦下了,说医院接待不了那么多人,等她出院再组织大家去家里看她。

徐随珠等她们离开后,就跟陆驰骁商量:满月酒要不多办几桌?

本来她是想低调行事、自家人聚一起热闹热闹就好了,可生完才三天,礼物、礼金就收了一大波,不收还不行。这么一来,满月酒不请他们说不过去啊。

“爸妈本来就想大办。”陆驰骁顿了顿,强调道,“当年小昱满月也没办,就想连同小昱那份一起办。你要这么想,他们高兴都来不及。”

“行吧,那就交给你了。”徐随珠想了想说。

既还了人情,又能让父母长辈高兴,高调就高调呗。

“乐意之至。”陆驰骁嘴角噙着笑,俯身亲了亲她的鼻尖。

……

眨眼,就到了出院这天。

家里人都想来接她,陆战锋索性把房车开来了。

出院前一天,他和徐铁军两位老父亲把车子刷洗得干干净净,陆夫人和曲红莲负责内设,沙发、床铺换了一批新床垫,松松软软的,躺也好、坐也好都很舒服。茶几上铺着高雅的绣花桌旗,上头摆着一瓶能固定的插花——是徐随珠喜欢的七彩菊。

房车开到住院部楼下,吸引了诸多目光。

不认识房车的,还当这是医院里的救护车呢。

认出是房车且知道是来接徐随珠的杨建莉,跟一众医生、护士啧叹道:“壕还是咱们徐老师壕啊!”

“和徐老师一比,408那个惨得就像地里遗弃的小白菜……”

“那家是真过分,重男轻女到这个地步的,我还真没见过。”

“谁说不是呢!话说女方娘家怎么也没来个人替她

文学

出头?换做我妈,早嗷地一声杀过来了,谁敢作贱我,我妈第一个不放过。”

“没听口音是外地的么,据说是大学毕业应聘到县一中的,可能娘家离得远,不方便吧。也可能瞒着娘家那边。所以说,找对象一定要擦亮眼啊。”

毛盛洁单手抱着裹着襁褓的女儿,另一手揽着大包小包,一路楼梯下来,袋子里的盆盆罐罐因撞击而发出哐啷的响声,也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这些目光大都以同情为主,大概很少见到像她这么可怜的产妇吧,不仅住院时没人帮衬,出院时也没个人来接。她一个生完不到一周的产妇,既要抱女儿,还得拎东西。

她自己都觉得委屈。

可别人的同情、怜悯有什么用呢?既帮不了她,也解决不了当下的困境。

这一切,都是她自己选的路,除了咬牙向前,还能有什么法子?

徐随珠被陆驰骁牵着从楼梯下来,看到毛盛洁,只觉得眼熟,走了几步,蓦地想起来:这不是赵天亮的前女友吗?

尽管对她的印象不是很好,但这种情况,看着挺让人心酸的。

我的岳大人吴芬 第三章

张文定明白,申巨华消息非常灵通,知道他提了一点级别,这个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甚至于,张文定都觉得,别说自己现在已经定下来职务了,就算是当初还没有出公示的时候,申巨华早就听到了消息。

而听到了消息之后,直到今天,申巨华才借了这么一个机会,来和自己见面,这其中,有没有一些说法,还不得而已。

当然了,张文定并没有把申巨华当成一个普通的商人,所以,也不会对他的祝贺来得比较迟而有什么意见。

“你忙着赚钱,小地方也不怎么来了啊。”张文定笑着应了一句,话说得并不见外。

听到张文定这个话语,申巨华心里就特别放松了。

不管张文定心里是怎么样的,至少在表面上,二人的关系,还是比较亲近了。

“钱也不好赚啊。”申巨华摆摆手,又摇了摇头,然后看着张文定,道,“其实最近一直都在外面跑合作,最近蒙你们武总看上了一个项目,这才透了口气。”

这个武总,指的就是武玲了。

张文定和武玲虽然是夫妻,但现在交流得是越来越少了,也不明白申巨华嘴里的项目具体指什么,更不会去过问。

对于武玲的工作,他一向都是不过问的。

所以,张文定就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申巨华也没等张文定接话的意思,自顾自地又说了起来:“你现在级别上来了,又有主政县里

文学

的经历,与其在市里这样,还不如到省里哪个厅局呆着,或者干脆使把力,到部里哪个管宏观的司谋个副职,然后扶正,以往再回地方上,直接就是地市二把手了啊!”

这么一个任职思路,倒是很不错的。

张文定认同他的这个思路,但却并不想按这个思路来,最主要的是,一见面,申巨华就冒出这么一番话来,究竟是什么意思?

毕竟,申巨华并不是普通的商人,他还帮石盘从上面要下来过不少项目呢。

这样的人,说出这样的话,肯定自有深意啊!

难不成,省里想让自己离开燃翼,但又不好意思通过正常的渠道征求自己的意见,所以,让申巨华来探探风?还是申巨华自己想对武玲表示感谢,然后武玲又不缺钱,所以,把这个感谢用在了自己身上?

颇为疑惑地看了申巨华一眼,张文定很直接地说道:“你这是,开始干起地下……部长的活了?”

“我就那么一说。”申巨华笑了笑,然后又正色道,“不过,如果你有这方面的打算,我这儿可以安排,不敢打包票一定能成,但机率也不小。”

能够说出这个话,就证明他确实很有能量。

张文定笑了起来:“就因为你得了个项目,太开心了,所以想跟别人分享一下,所以帮帮我?”

“哈哈……”申巨华干笑了两声,道,“这也是一个原因。”

张文定明白了。

这也是一个原因,那就表示,还有别的不方便说出口的原因,而且,那个不方便说出口的原因,比这个原因更重要。

看来,省里还是不想让自己继续呆在燃翼了!

一瞬间,张文定心里在就冒出了这么一个念头。但是,转瞬之间,他又想到,有可能,并不是省里不想让自己留在燃翼,而是某些人不想让自己留在燃翼甚至是留在望柏了。

要不然的话,真的没必要这么大费周折,让申巨华来传话试探口风。

真要是省里有了决议,直接征求自己的意见,自己还能够反对吗?

现在搞得这么曲折,那就表明,这个事情,只是某些人的想法,不能够得到省里大部分人的支持。

所以,要先做通自己的工作,让自己主动提出这么一个要求,然后才好操作。

想通了这一点,张文定心里大定。

“燃翼现在的发展,我还想再多尽一份力。”张文定看着申巨华,轻声说道,“对燃翼,我是有感情了的,暂时还不想离开。”

申巨华明白了张文定的意思,点点头,但还是有点不死心,继续试探:“甚至你到一个更高的位置,对燃翼的帮助会更大。”

“人不在燃翼的话,总有鞭长莫及的时候。”张文定再次表示拒绝,语气很坚定。

申巨华不再试探了。

话说到这个程度上,也没必要多做争取,那样会伤了感情。

“也对。”申巨华点点头,附和了一句,“看得出来,你一直都是想干实事的。燃翼能够遇到你,这一波也该发展起来了。”

……

和申巨华见面结束之后,张文定拿着手机,本来想打几个电话问一下。

可是,想来想去,还是没有打电话问。

这个事情,最终会不会有什么情况出现,还是要等申巨华回复了背后想试探的人之后,才能知道。

现在乱打电话,于事无补。

就这么等着吧。

次日,张文定继续去市里各部门沟通。

有些部门对张文定还是表面上尊敬实际上滑不溜手,但有些部门,对于张文定那是真的想结识一番,所以,还真的让他获得了一些对于燃翼县里实质上的支持。

这让张文定颇为兴奋。

不管怎么说,市里还是有那么些单位,或者说有那么些实职正处看好他,想提前和他结个善缘或者说烧他一个冷灶。

毕竟,他张文定现在这么年轻,已经成了市领导,本身还兼着县里的一把手,未来如果不调走的话,走到市里二把手甚至是一把手,只是个时间问题。

再说了,就算是要调走的话,很大的可能也是在省里,现在把关系处好了,以后也用得上啊!

带着这样想法的人,还是很有一部分的。

这样一来,张文定在市里就又多呆了几天借着这些人心里有想法,他正好趁机把关系拉得更近一点。

平时的相处和交际,这是很重要的。

另外呢,他也要有意识地培养一下县里那几位,让他们适应跟以前不一样的工作方式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