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小雪里面整满,女人床上活好是啥样的

丫头放松点别夹那么紧,宝贝 里面真舒服 不想出来了
2021年1月31日
木叶性处理医院(25) 白洁一夜7次
2021年1月31日

把小雪里面整满 第一章

阳光渐渐西斜,从温暖的澄黄染上慵懒的橘色。

江宁以西三十里左右的江左集附近,宁忌正兴致勃勃地看着路边发生的一场对峙。

这是距离主干道不远的一处村口的岔道,路边的打谷坪上每边站了三十余人,用污言秽语彼此相互问候。这些人中每边为首的大概有十余人是真正见过血的,手持刀枪,真打起来杀伤力很足,其余的看来是附近村庄里的青壮,带着棍子、锄头等物,呼呼喝喝以壮声势。

由于距离大路也算不得远,不少行人都被这边的景象所吸引,停下脚步过来围观。大路边,附近的水塘边、田埂上一时间都站了有人。一个大镖队停下了车,数十精壮的镖师远远地朝这里指指点点。宁忌站在田埂的岔道口上看热闹,偶尔跟着旁人呼喝两句:“听我一句劝,打一架吧。”

倒是并不知道两边为什么要打架。

对峙的两方也挂了旗帜,一边是宝丰号的地字牌,一边是转轮王八执中的怨憎会,其实时宝丰麾下“天地人”三系里的头头与楚昭南所谓“八执”的八员大将未必能认得他们,这不过是下头很小的一次摩擦罢了,但旗帜挂出来后,便令得整场对峙颇有仪式感,也极具话题性。

“宝丰号很有钱,但要说打架,未必比得过转轮王的人生八苦啊……”

有懂行的绿林人士便在田埂上议论。宁忌竖着耳朵听。

“是极、是极,大光明教的这些人,喝了符水,都不要命的。宝丰号虽然钱多,但未必占得了上风。”

宁忌跳起来,双手笼在嘴边:“不要吵了!打一架吧!”

那边的打谷坪上也确实到了打架的环节,只见双方退开一段距离,各自排出一名打手,便要放对。

轮转王“怨憎会”这边出了一名神态颇不正常的干瘦青年,这人手持一把砍刀,目露凶光,拿了一碗符水喝下,便在众人面前开始颤抖,随后手舞足蹈,跺脚请神。这人似乎是这边村庄的一张王牌,开始颤抖之后,众人兴奋不已,有人认得他的,在人群中说道:“哪吒三太子!这是哪吒三太子上身!对面有苦头吃了!”

“哪吒是拿枪的吧?”宁忌回头道。

对方一巴掌拍来,打在宁忌的头上:“你个小孩子懂什么!三太子在这边凶名赫赫,在战场上不知杀了多少人!”

他这一巴掌没什么杀伤

文学

力,宁忌没有躲,回过头去不再理会这傻缺。至于对方说这“三太子”在战场上杀过人,他倒是并不怀疑。这人的神态看来是有点灭绝人性,属于在战场上精神崩溃但又活了下来的一类东西,在华夏军中这类人会被找去做心理辅导,将他的问题扼杀在萌芽状态,但眼前这人分明已经很危险了,放在一个小村子里,也难怪这帮人把他当成打手用。

这边“请神”的过程里,对面宝丰号出来的却是一位身材匀称的拳手,他比怨憎会这边的杀人狂高出半个头来,穿着衣服并不显得非常魁梧,面对使刀的对手,这人却只是往自己双手上缠了几层油布作为拳套,路边一群人看着他并不出众的做派,发出嘘声,觉得他的气势已经被“三太子”给压倒了。

宝丰号那边的人也非常紧张,几个人在拳手面前嘘寒问暖,有人似乎拿了刀枪上来,但拳手并没有做选择。这说明打宝丰号旗帜的众人对他也并不非常熟悉。看在其余人眼里,已输了八成。

宁忌却是看得有趣。

这拳手步伐动作都异常从容,缠油布拳套的方法极为老练,握拳之后拳头比一般人大上一拳、且拳锋平整,再加上风吹动他衣袖时显出的上臂轮廓,都表明这人是自幼练拳而且已经登堂入室的好手。而且面对着这种场面呼吸均匀,稍许紧迫蕴藏在自然神态中的表现,也多少透露出他没少见血的事实。

两拨人选在这等大庭广众之下讲数、单挑,明显的也有对外展示自身实力的想法。那“三太子”呼喝跳跃一番,这边的拳手也朝周围拱了拱手,双方便迅速地打在了一起。

战场上见过血的“三太子”出刀凶狠而猛烈,厮杀奔突像是一只发狂的猴子,对面的拳手首先便是后退躲闪,于是当先的一轮便是这“三太子”的挥刀抢攻,他朝着对方几乎劈了十多刀,拳手绕场躲闪,几次都显出紧急和狼狈来,整个过程中只是威慑性的还了三拳,但也都没有切实地打中对方。

见那“三太子”哇啦哇啦的大吼着继续抢攻,这边观望的宁忌便微微叹了口气。这人疯起来的气势很足,与通山县的“苗刀”石水方有些类似,但本身的武艺谈不上多么惊人,这限制了他发挥的上限,比起没有上战场厮杀的普通人来说,这种能下狠手的疯子气势是极为可怕的,可一旦稳住了阵脚……

打谷坪上,那“三太子”一刀切出,脚下没有停着,猛地一脚朝对方胯下要害便踢了过去,这应该是他预想好的组合技,上身的挥刀并不凶猛,下方的出脚才是出其不意。按照先前的打斗,对方应该会闪身躲开,但在这一刻,只见那拳手迎着刀锋前进了一步,双腿一旋、一拗,挥出的刀锋划破了他的肩膀,而“三太子”的步伐便是一歪,他踢出的这记猛烈的撩阴腿被拳手双腿夹住,随后一记猛烈的拳头轰在了他的面门上。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

“三太子”的叫声狰狞而扭曲,他手中刀光挥舞,脚下踉跄后退,拳手已经一刻不停的逼近过来,双方拆了两招,又是一拳轰在“三太子”的侧脸上,随后拧住对方的胳臂朝后反剪过去。“三太子”持刀的手被拿住,身下步伐飞快,像只瘸腿的猴子疯狂的乱跳,那拳手又是一拳轰在他肩上,两拳砸在他脸上。

“三太子”右手放开刀柄,左手便要去接刀,只听咔嚓一声,他的右臂被对方的拳头生生的砸断。拳手拽着他,一拳一拳地打,转眼间油布的拳套上便全是鲜血。

如此打了一阵,待到放开那“三太子”时,对方已经如同破麻袋一般扭曲地倒在血泊中,他的手断了,脚上的状况也不好,满头满脸都是血,但身体还在血泊中抽搐,歪歪扭扭地似乎还想站起来继续打。宁忌估计他活不长了,但未尝不是一种解脱。

“我乃‘铁拳’倪破!吉州人。”夕阳之下,那拳手展开双臂,朝众人大喝,“再过两日,代表平等王地字旗,参加五方擂,到时候,请诸位捧场——”

路边众人见他如此英雄豪迈,当下爆出一阵欢呼赞美之声。过得一阵,宁忌听得身后又有人议论起来。

“五方擂,那可不好打的,是‘阎罗王’周商那边立下的台子,连打三场,要死人的……”

“唉,年轻人心傲气盛,有些本事就觉得自己天下无敌了。我看啊,也是被宝丰号这些人给诓骗了……”

“是极、是极。阎罗王那些人,真是从鬼门关里出来的,跟转轮王这边拜菩萨的,又不一样。”

“还是年轻了啊……”

这议论的声音中有方才打他头的那个傻缺在,宁忌撇了撇嘴,摇头朝大路上走去。这一天的时间下来,他也已经弄清楚了这次江宁诸多事情的轮廓,心中满足,对于被人当小孩子拍拍脑袋,倒是更为豁达了。

如果要取个外号,自己现在应该是“涵养深厚”龙傲天,可惜暂时还没有人知道。

把小雪里面整满 第二章

异空间,豪华的办公室里,一名面孔精致如精灵银色长发披肩唯有一双凤眼斜挑尽露狡猾的年轻女子正坐宽大办公桌后,纤细的左手持一张薄薄的报告,右手端着咖啡杯还腾腾冒着热气。.COM

“这就是这次时空震的源头?恩,七号镇,好像前一阵子摧毁了我们一个三级网的也是这吧?是同一批人干的吗?”女子终于把咖啡送到了嘴边,轻呷了一口。

“是的,蔻蔻姐。”立在桌子对面双手并脚的手下恭敬的回答:“一切都是g先生手下的外来者干的,上次破坏事件明显是海盗船的人插了一手,第一时间排挤了我们的二次进入,虽然已经遵照您的吩咐不与之冲突,但对方无疑是给了我们一个耳光。”

“不过是一个闲散人员安置地罢了,丢了就丢了。”蔻蔻放下咖啡毫不在意的挥挥手:“我在意的是这次时空震的事,能影响到时空因果的力量起码也是半神层级,如果不是那些外来者中有新的半神诞生就一定是他们通过某种途径使用了主神的特权,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他们的价值都比一个三级网大得多。”

“既然这样那需要我们派遣专人进驻七号城镇吗?”

“不!”蔻蔻眯起眼睛面露兴趣的笑容:“我亲自去一趟!”

“蔻蔻姐。”那手下倒吸了一口冷气这大姐所到之处皆是血光冲天,完全不负她军火商人的身份忙不迭劝阻:“公司已经约好了g先生商谈新的军火异位面限制协议,您这个时候离去。。。。。。”

“g先生算什么?”蔻蔻冷笑了一声:“从a先生时代起帝之厅已经存在,我们能延续到现在靠的不是去巴结区区一届神仆,这个世界是主神的,只要保持和主神目的一致方向,就算神仆又能怎样?”

蔻蔻姐想做的事从来雷厉风行,清晨决定亲自一行中午已经在七号城的车站下了车。既然是来旅游自然不能还是一套办公室的正装,换上轻薄连衣裙再戴一宽沿草编帽子,夏日气息里俨然一个青春正盛朝气勃勃的大美女。

“哇,好漂亮的大姐姐呢,哥哥,我们去给她照张相吧?”一个稍带嫩稚甜美的声音自旁传来,蔻蔻扭头过去看到的是一对穿着黑色礼服的漂亮双子,男孩胸前挂着相机,女孩则抱着一个长长的礼盒。

“好的,姐姐。”男孩微笑应答着,女孩已经跑到蔻蔻身边仰着头问道:“大姐姐,我能和你照张相吗?”

“当然可以。”蔻蔻也笑着蹲下身子,伸手搂住了女孩的肩膀。男孩对准焦距正要按动快门,忽然旁边伸过一支手来:“干嘛不你也一起去呢?我来帮你们照好了。”

三人同时转过头去,话的是一个鸭舌帽t恤衫的大男孩,带着一脸阳光的笑容肩膀上还站着一个大脑壳长尾巴的动物。

“好啊,那谢谢大哥哥了!”男孩笑得比对方更加灿烂。

镜头里,三张笑靥如花的漂亮脸蛋并在一起,随着镜头光芒一闪,永远定格在了一张的照片之上,如此的无害无邪。

稍稍片刻之后,和男孩照相机里几乎一样的一张照片已经出现在蛮洲队的临时基地里。章刑拿起照片看了一眼,评价是一只狮子和两只老虎在人堆里亲切友好的交谈。这三个人的血腥气是如此的毫不掩饰,就算隔着照片想要闻不到那除非他得了鼻炎。

把小雪里面整满 第三章

黄宅。

乱兵围宅。

院子里。

黄道周怒发冲冠:“陛下有难,我等何惜此身?如果人人都如你这般想,畏贼如虎,天下事又何能平?我等为先,自会有义士响应!”

赵士超大惭,低头和毛玉洁各取宝剑,老家人和两个书童取了棍棒,又取来布条,头上都缠了,然后在黄道周的带领下,六人手持武器,冲出宅子。

玉田兵都吃了一惊,谁也没有想到,身为朝廷大员的黄道周居然头缠白布,手持宝剑,像战士一般的冲了出来,如果是京营兵,常在京师,又被太子时常教导,对黄道周这位太子老师心存尊敬,面对怒发赤面的黄道周,一定是放下刀枪等攻击武器,只以盾牌格挡,黄道周其势虽猛,但不过是一个文官,又已经年迈,三下两下,就可以将黄道周挡住。

但玉田兵却没有,他们有人用盾牌当,也有人用刀枪格,乱糟糟的一片,黄道周则是毫不惜身,挥舞宝剑,大呼口号,连砍带挥,即便利刃长矛就在前方,他也是无所畏惧。

玉田兵纷纷退却。

毕竟谁都知道,黄道周是朝廷的四品命官,可是不能真把他伤了。

见兵阵散乱,后方带队的把总有点急了,喝道:“围住,谁也不许退……”

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就听见前面传来一阵惊呼,

玉田兵潮水般的向两边退去。

只见黄道周独自一人,摇摇晃晃地站在那里,依然是怒发赤面,但脸上却是多了一道伤口,鲜血直流,黄道周自己却仿佛不觉,他瞪着眼睛,举剑高呼:“救驾……”一声没有喊完,忽然脚下发软,撒手扔了宝剑,颓然倒地。

把总大惊。

一个兵惊呼:“不是我,是他自己撞上来的……”

“老师~~”

赵士超和毛玉洁大哭着扑了上去。

……

“你说什么?”

得到消息,白广恩惊的脸色发白,他没有想到,只是一个保护,黄道周会做出如此激烈的反应,更没有想到的是,一番混乱之后,黄道周居然是受伤了,而且伤势竟然是不轻。

黄道周当世大儒,太子的老师,詹事府詹事,居然被官兵刺成了重伤。这可是大明百年未见的事情。

那把总知道自己惹了弥天大祸,此时他跪在白广恩的脚下,哆哆嗦嗦,已经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娘求的,你想害死我呀?”

白广恩怒极,一脚将百总踹翻在地,然后抡起手中马鞭,狠狠地就抽了过去。

“总镇。”此时,一将急匆匆地奔了进来,却是白广恩的侄儿白良柱。

白良柱神色紧张,像是有什么要事要禀报。

白广恩这才停下鞭子,怒气冲冲走到旁边小屋前。

白良柱近到身边,附耳轻声说了两句。

白广恩听完皱眉:“东厂的消息?”

白良柱点头。

白广恩想了想,说道:“假的,不用相信。”

“叔,万一是真的呢?”白良柱犹豫。

“没有万一!”白广恩说的坚定:“你叔我是做过贼的人,太子落到流贼手中,怎么可能毫发无损,轻易逃脱?再者,骆养性或可说假,但另一个人绝不会说假。”

“谁?”

白广恩左右看看,回答一个字:“萧……”

白良柱顿时明白。

……

除了黄道周,三辅蒋德璟,大理寺凌义渠,刑部孟兆祥等人的府门之前,也都发生了激烈争执。虽然他们本人没像黄道周那样被刺伤,但他们的家人和仆从之中,却有不少人在冲突中受伤,尤其是在三辅蒋德璟的门前,在等张纯厚不到、把总死不放路的情况下,蒋德璟亲自冲突,要闯开道路,京营兵拦路不放,一番大乱、人仰马翻之后,受伤受创的,超过了数十人。

出府不成的蒋德璟悲愤不已,以头触柱,但被抱住了。

除了阁员重臣,一些御史也被禁止出门。

相比与阁员,官兵对御史们就粗暴多了,但是有御史不从,立刻就是一阵棍棒打了过去。

从凌晨到清晨,各处官员府邸前一片乱象,惨叫连连。

不过在孙永成申世泰的竭力弹压,张世泽蒋秉忠等勋贵的助阵下,京营兵还是成功了控制住了局面,诸位大臣,没有一人能离府,不管冲撞多么激烈,最后都被堵了回去。

……

消息传到宫中。

李守錡阴笑:“玉田兵做的好,做的好啊~~”

……

车轮辚辚。

街道上一个人也没有,只有街边店铺的“酒”字旗,有气无力的在摇摆。

文学

李晃坐在车里,挑着车帘,无比警惕和忧虑的看着。

这偌大的京师,仿佛是变成了一座巨大的军营,到处都是行走的军士和闪耀的刀枪。往时的行人和熙熙攘攘,一夕之间,忽然全不见,只有在街道两边的店铺和房舍里,一双双胆怯的眼睛,正小心的向外面张望。

李晃是东厂的人,有特殊的通行权,车前车后的东厂番子,更是表明了他的身份,街上巡逻的军士不敢拦阻他们。

很快,一处府邸出现在李晃的视线里。

原来是太康伯张国纪的府邸。

李晃只是一个掌刑太监,虽然是王德化的心腹,被王德化赋予了较大的权力,但身份地位毕竟不到,何况,他是东厂的人,朝中的众臣义子,是否会相信他,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因此,李晃想来想去,决定先来见张国纪。

张国纪乃是当今张皇太后的生父,天启年封太康伯,曾经为魏忠贤陷害,回乡省居,直到崇祯帝继位,方才回到京师,在京师勋贵中,张国纪是最为低调的一个人,几乎很少公开露面,勋贵们的事情,更是从来都不参与,没有什么存在感,但在现今的情况下,张国纪却是唯一有可能能进宫的那个人,如果能说服张国纪,令他进宫,将真相禀告给皇太后,事情或有转机。

但只看了一眼,李晃的心就沉了下去。

太康伯张国纪的府门前,居然也有京兵把守,明着是保护,实则是隔离软禁。

张国纪都这样,就更不必说彰武伯杨崇猷等和太子一向较为亲近的勋贵了,他们的府门前,一定有更多的兵马。

李晃没有说话,默默地任由马车从太康伯府前经过。然后在下一个街口,他忽然说道:“回东厂!”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