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你们不要了np,母乳小说

云芬第1部分阅读|厨房里面大战贵妇
2021年1月31日
啊英语老师的胸好软,不出来 放在里面睡觉
2021年1月31日

求你们不要了np 第一章

深渊终焉之地。

一道道神光炸裂了天穹。

一次次无法想象的剧烈碰撞,让天地剧颤。

九位少年神尊联合出手,他们被鸿蒙宇宙天道烙印武道真意,展现出了太古神灵时代的风采,每一个都有血有肉,强大得逆天。

战战战!

安不浪宛如发狂了一般,惊神体全开,浪之道力狂涌,跟一个个少年神尊血战。

他兵之心能够让肉身为神兵,碰撞宛如神器轰击。

少年神尊的神体同样强大到了极点,并且居然也有三位神尊领悟了兵之心!它们跟安不浪杀得翻天地覆,神光崩裂间,破灭了大片大片的暗黑大陆。

安不浪惊神环高速运转,神力如海啸般狂涌,融合逆龙九变的道力,拳法化作了龙龟神拳,神兽威能跟八色神力融合,如一头举世无双的神兽出世撞击。

一尊少年神尊被轰得横飞出去,胸口被打烂了半截。

另外一处,执拿神矛的神尊一枪刺来,锋芒洞穿虚空与永恒。

安不浪反应极快,徒手接神兵,以双手将锋芒惊世的神矛接下,甚至将那神矛折断,不过双手也变得鲜血淋漓。

另外一个状若白虎的神尊,张口就是一声虎啸,震动了天地大道,白色的神力光波蕴含无上风之大道,粉碎湮灭一切,刹那间照亮了万里大地。

安不浪胸前出现暗门,伫立深渊,混沌流转,吞没一切能量。

他动用惊神体的暗门神通,吞噬了白虎神尊的神力光波,并且反射出去,将反应不及的白虎神尊。

这时候,他身后突然被连续轰击了数十拳。

一位女神尊,肌肉如馒头鼓起,白皙的双拳有崩灭星辰之威,连续轰杀数十次,一头神兽都要被打成肉沫了。

安不浪被轰得血液翻涌,肉身凹陷,内脏受损,鲜血不停从嘴角溢出,反手施展无上拳意,跟女神尊对轰了几拳。

女神尊的神灵拳道可谓是出神入化,比安不浪的拳法还要高明。

但安不浪不怕,反而不停以女神尊的拳道淬炼自己的神灵战拳。

浪之一道有一个极其逆天的本领,就是能在战斗中,模仿与演化敌人的战斗,不停汲取敌人的道法真意,浪出无限可能,最终让己身不停成长,突破极限!

安不浪的神灵拳法不停锤炼,让自己的神体蜕变。

九位神尊可不会让少年如愿。

又是一位神尊,神剑裂空,将安不浪的肩骨削去,鲜血溅起三尺。

安不浪疯狂反击。

身侧又有两位神尊来袭。

大后方另外一位风华绝代的女神尊,更是奏起飞神躯,神光化星雨,五行化涅槃,一道道无法想象的音律,侵袭少年肉身,企图震碎少年生命本源。

“轰!”一个九彩大鼎镇压而来。

御使神鼎的那位神尊格外强大,似乎还有某种凌驾九天之上的至尊气息出现。

曾经超脱宇宙的那位神尊!

轰!!

九彩神鼎撞击安不浪的惊神体,竟是将少年的惊神体都撞碎。

安不浪的肉身四分五裂了,鲜血与骨肉都炸裂开来,极为凄惨。

这一幕,让安林仙帝都吓了一跳。

“啊……!”安不浪一声惨叫,浑身血液沸腾,本源不灭。

惊神体与混沌仙体已经完美融合,他的生命力顽强到不可思议。

然而虽然生命本源不灭,但九位神尊已经再次杀来,少年已经来不及修复伤势,再这样下去,他必然会战死!

此刻情况,可以说是万分危急,是无法想象的绝境!

但安不浪不甘,他不能死在这里!

早已领悟生死之道的他,将所有道法熔炼蜕变,炸裂的血肉经受生命本源的牵引,以精血燃烧为代价,以逆龙九变的龙血变为基础,勾勒神秘的浪之道痕,让肉身的每一滴鲜血,每一个细胞都极限觉醒。

求你们不要了np 第二章

听到叶秋的质问,替天行道笑而不语,一直看着叶秋的眼睛,叶秋也在看着他。

时间,仿佛静止了下来,气氛变得十分微妙。

沉默了许久,替天行道缓缓伸出右手,顺势和叶秋一握。

“果然是江山代有才人出,你知道刚才的那一刻,我在想什么吗?”

替天行道微笑着说道,叶秋想了想,道:“嗯……我觉得吧,你可能在想,我值不值得你下赌注。”

“那你觉得呢?”

面对替天行道都质问,叶秋还以一个微笑,道:“乾坤未定,你我皆黑马,究竟值不值得,我们拭目以待咯……”

“哈哈……好,那我们就拭目以待吧!”

替天行道大笑道,结盟正式成立,他们随没有表达出真实的意思,但心中已经达成了共识。

共同对抗黑暗天庭。

或许,敌人的敌人并不是朋友,但最起码……他不会害你,因为害了你,刚好也是敌人最想看到的结果。

“说吧,你有什么计划?”

替天行道坐下来,询问道。

既然要结盟,总该做点什么吧?

叶秋想来想,回答道:“想必,以你现在的实力,想要对付黑暗天庭应该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吧?

我们现在大可直接杀入黑暗天庭,把黑暗天庭毁了,这不是更容易?”

替天行道不敢苟同,解释道:“你还是太小看黑暗天庭了,你表面所看到的黑暗天庭真正的实力,只不过是冰山一角罢了。

或许以我仙尊的实力,确实能将黑暗天庭搅乱,但想要覆灭它,根本不可能。”

“为何?”

“你难道没有发现,现在出来满世界乱窜的这些人,都是一些小鱼小虾嘛?

真正的黑暗之主,至今都没有露面,如果他出手,恐怕我们连还手的能力都没有。”

这个问题,叶秋也考虑过了,不过目前丝毫不见黑暗天庭之主复苏的迹象,或许……他再等待一个契机。

这个契机,叶秋不知道,他想算,但是根本算不到,天机已经被掩盖,丝毫见踪影。

“你说的黑暗之主,我已经见过了!”

“什么!”

此话一出替天行道内心一颤,激动的追问道:“你见过他?什么时候?”

“数个月前吧!就在帝州上的一座火山里,现在还在沉睡状态,没有醒来……”

“嘶……难怪黑暗天庭这么多年来一直沉寂在虚空当中,原来天庭之主还没有醒来。

你既然发现了他,为什么不直接杀死他?”

替天行道质问道。

叶秋摇了摇头,道:“我也想啊!可惜……那铜棺上的禁忌不允许……”

替天行道内心一沉,明白了叶秋的话,时候问道:“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简单,摧毁黑暗天庭,趁他还没有复苏,拔掉他的根基。

如果为没有猜错,他应该在修炼某种禁法,如果他都根基被拔,没有人替他做事,想必……他就算复苏了,实力也不会上升多大。”

叶秋微笑着说道,他的猜测,八九不离十。

因为之前发现的一切事情,都指向了这一点。

“禁法?”

替天行道闻言脸色一变,他似乎知道这种禁法,听起来狠吓人。

求你们不要了np 第三章

庞小南在陶叔家吃了晚饭,终于等到了陶虹静下班回家。

“我们的陶总回来了。”庞小南笑嘻嘻的看着陶虹静打招呼。

“庞小南?”庞小南把面具取了下来,以真面目见了陶虹静。

“你这么长时间不露面,是去哪里潇洒去了?”

陶虹静历来对庞小南没有什么好感,也谈不上讨厌,总之就是那种可有可无的感觉,不过这么久不见庞小南,她还是很意外在自己家里见到庞小南。

“哪里有什么潇洒,我是去普度众生了,”庞小南望了陶叔一眼,“我今天来,是为了你后半生的潇洒。”

“为我?”陶虹静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你这个甩手掌柜还会为我的后半生考虑?”

虽然陶虹静担任了机器人公司的总经理,但是她知道幕后的大老板是庞小南,只是庞小南从来不插手公司的事物。

“他是来提亲的。”陶叔笑眯眯的补充道。

“提亲?”陶虹静不知道为什么鸡皮疙瘩起了一身,“你来跟我提亲?别开玩笑了,庞老板,你身边那么多美女,你还会看上我啊,我可不敢高攀。”

“哈哈,你想哪里去了,”陶叔被逗乐了,“他是来给方正提亲。”

“啊?”陶虹静一下子窘迫起来,“说话不说清楚……”她的脸上红霞满天。

“我们都帮你把日子定好了,只等你点头了。”庞小南还是笑眯眯的等着陶虹静的答复。

“爸,你们……”陶虹静娇嗔的看向陶叔。

“哎呀,小南说你和方正两人早就已经芳心暗许了,我看方正人也不错,所以就先替你答应了,你不会不同意吧?”

陶叔爱怜的看着自己的这个干女儿,说到底,自己养了这么多年,现在要交到别人手里了,修为再怎么高,心中总还是有些不舍。

事情来的很突然,陶虹静一时都不知道怎么回答。

“你不说话我们就当你默认了。”庞小南在催促陶虹静。

“你们怎么商量的,怎么也该和我这个当事人通下气吧?”陶虹静终于默认了这桩婚事。

“这么说你不反对这件事了?”庞小南还是在做最后的确认。

陶虹静羞涩的点了点头。

“好,陶叔,那你就把我们商量的结果跟你女儿通报一下吧。”

陶叔于是一五一十把婚事的细节告诉了陶虹静。

“七天后就结婚,会不会太仓促了?”陶虹静有些不放心。

“不仓促,所有的东西我们都考虑到了,你们俩剩下的工作,就是通知双方的亲朋好友当场就行了。”庞小南突然记起了另外一件事情,“对了,我们酒店还没定!”

“是啊,把这个事情给忘了。”陶叔也醒起来。

“这样吧,婚礼在两地举行,华海市这边就定托拉斯大酒店,和海集团的产业,一定办的隆重的,霍拉马那边呢,就定霍拉马大酒店,到时候把社会各界名流都请来,你们看怎么样?”庞小南征求陶家父女的意见。

“不用搞的这么奢华吧?”陶虹静有些不赞同,“好像我们结婚是给别人看的一样。”

“结婚当然是给别人看的,不然摆什么酒席,你们俩领个结婚证就好了。”庞小南倒不觉得婚礼大操大办有什么不妥。

“小南说的是,人的一生能有几次这么隆重的场合呢,是得热闹一点。”陶叔也赞同庞小南的搞法。

“可是,这亲朋好友还好说,可是这社会各界名流,我们去哪里请啊。”陶虹静虽然是机器人公司的总经理,不过她不太习惯和外界打交道,一般场面上的活都是彭玉炎董事长去出面的。

“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包在我身上。”庞小南有了一个计划,“华海市就不用说了,有彭玉炎出面去邀请,霍拉马这边,我想借你们结婚的热度好好宣传一下,你们可是霍拉马的第一代功臣,让全世界来见证一下霍拉马的经典爱情。”

“啊?你不会是想把我们的婚礼大肆炒作吧?”

“就是这个意思!”

“不行,我坚决反对,结婚是我们俩的私事,怎么能赤裸裸的秀给别人看呢?”

“这有什么好顾虑的,你们秀给小范围的人看,也是看,秀给全世界的人看,还是看,作为霍拉马的第一代创业人员,为了霍拉马的名声,牺牲一点点有什么不可以呢,你说是吧,陶叔?”

陶叔点了点头,同意庞小南的说法道:“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向全世界宣布你们结婚了,这也是好事,也是霍拉马的盛事,两者相互结合,确实是值得好好策划一下。”

“只有明星的婚礼才能引起这么大的关注呢,这是给了你们一次当明星的机会,多年以后你们再回想起来,会感谢我当初的操作的……”

庞小南努力给陶虹静描述那激动人心的时刻。

“哼,说不过你们俩!”陶虹静把脸偏到一旁,不再说话。

“好,就这么定了,接下来,你们就各自去通知各自的亲友,对了,你抽时间去霍拉马和方正见一面,把新房布置一下,别到时候结了婚还住在宿舍里。”

七天之后,方正和陶虹静的婚礼首先在华海市盛大举行。

社会各界名流都来捧场,和海集团的高层全部到齐,美界公司的代表柏克扎和张萍也双双到场,能参加这次婚礼的,都是华海市商界的有头有脸的人物,庞小南还看到了猴哥,自从安吉娜娜去了霍拉马,安吉世家的产业都交给猴哥代管了。

当然,庞小南还是戴着面具参加了婚礼,这回他换了一个面具,谁都没有见过的一个脸孔。

要说现在的面具做的真是惟妙惟肖,庞小南一共买了好几个轮换着戴,这样就保证自己的行踪真假难辨。

庞小南看到一个熟悉的美女记者,萨李曼摩尔根,布里奇摩尔根的堂妹。

萨李曼摩尔根不是跑体育线的记者吗,为什么会来别人的婚礼上呢。

好奇的庞小南跟在后面,想进去婚礼现场,但是保安把他拦住了。

“先生,请出示你的请柬。”保安很客气的对庞小南说道。

“请柬?”庞小南一拍头颅,“靠,我忘了给自己发请柬了!”

整个婚礼都是庞小南策划的,可是他偏偏忘了给自己发个请柬,酒店的保安又不认识他,这下他可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萨李曼摩尔根被这边的动静吸引了过来,奇怪的看了庞小南一眼,庞小南一身休闲服打扮,一看就不是来参加婚礼的。

萨李曼摩尔根身边有一个高大的男子,看起来也是富家子弟或者成功商人,他鄙夷的对萨李曼摩尔根说:“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也想进豪华酒店蹭吃蹭喝。”

社会上有那种专门去酒席冒充亲友代表蹭吃蹭喝

文学

的人,不但免费吃喝,还得拿走吃不完的食物和烟酒,不过这种事情一般都只发生在小地方,只是因为网络太发达的缘故,全世界都知道了这种人的存在。

显然,萨李曼摩尔根身边的这个男人把庞小南当成了他们中的一份子。

庞小南对保安解释说:“我是这场婚礼的工作人员,麻烦让我进去一下。”

“工作人员?”保安狐疑的看着庞小南,“就算你是工作人员,也得出示你的工作证件。”

这场婚礼,上面的领导交代过,一定要做好安保工作,因为今天结婚的是重要人物。

可不是重要人物吗?按照股份来讲,陶虹静和方正背后的公司也算是和海集团的大股东了。

“工作证?”庞小南愣了一下,“啊,对,是有工作证,不过我忘在车里了,要不这样,我进去找个人出来证明我是工作人员行不行?”

“不行,如果没有工作证没有请柬,请你马上离开。”保安的态度铁面无私,要不是看在托拉斯大酒店是高档场所的面子上,他直接想把庞小南拎出去。

“诶,你做事怎么不能通融一下呢,我真的是工作人员……”婚礼马上要开始了,可庞小南这个总导演还被拦在了门外,他确实有点焦急,别第一次自己做媒的婚事砸在自己手里了。

但是庞小南的身份又得保密,现场只有几个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这个时候他不宜和保安起冲突。

“小子,你没听懂他的话吗?”萨李曼摩尔根身边的高大男子走了过来,冷冷的看着庞小南,“想进来混吃混喝,你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德性!”

庞小南打量了一下来人,这是个器宇不凡的男人,估计平时也是颐指气使惯了,“这位先生,我是什么德性关你什么事?麻烦你管好自己。”

“关我什么事?你打搅我参加婚礼的心情了!赶快滚!”男子开始提高了音量。

“多乐骨!”萨李曼摩尔根走了过来,“别多管闲事了,我们走吧。”

“不行,我今天非得教训一下这种喜欢占便宜的人!”多乐骨推了庞小南一把。

保安站在旁边,就这么看着,也不去阻止多乐骨,因为他早就想出手了,这下可好,是客人出的手,跟他毫无关系。

“我警告你,你要是再动手,我可不客气了。”庞小南并没有马上发飙,这是婚礼现场,他不想大动干戈。

“我动你又怎么样,动你又怎么样……”多乐骨连续又推了庞小南几把。

庞小南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进场的人越来越多,他还是不想出手,别把好好的结婚场面给破坏了。

“有本事你跟我出来!”庞小南嚣张的指着多乐骨。

多乐骨哪里经得起如此挑衅,马上朝前走了两步:“出去就出去,我多乐骨堂堂武道巅峰运动员,会怕你个瘪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