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芬第1部分阅读|厨房里面大战贵妇

宝贝腿打开我进不去,把老师玩到怀孕
2021年1月31日
求你们不要了np,母乳小说
2021年1月31日

云芬第1部分阅读 第一章

司徒浩然没有说话,默默的点头,然后就退了出去。

在这个世上,他可以不听任何人的吩咐,但唯独不能违背苍井雄的命令。

因为老师对他来说就是再生父母,而且从小教会了他许多东西,不管是赌术,还是做人的道理。

师父虽然号称亚洲第一赌神,但是手底下的产业很多,真要说起来,更符合他身份的称呼,应该是企业家。

自古以来商人都是极有手段的,苍井雄是做了很多慈善,但是他更懂得怎么做人,左右逢源才有今天这样的地位。

但是这个更像企业家的老师,却一直痴迷于赌术,甚至可以说把一生都奉献给了这个行业。

对陆凡抱有这么大的善意,仅仅只是因为对方的赌术也出神入化!

司徒浩然叹气,他不敢在老师的眼皮子底下做任何的小动作,也不会这么做。

八个小时之内,必须要找到山本!

……

第二天,似乎是心里面有事,陆凡很早就醒了过来。

根据苍井雄给出的时间,应该在八点钟之前就会有答复。

对于这种身份的人物,他们说的话陆凡是深信不疑的,因为他们本身就有这种能力,而且为了自己的名声,说出来的话也一定会做到。

现在是七点左右,陆凡闲着无事,直接进入了系统,查看新一轮的任务。

这一次的任务也有三个,只是再也没有一项和音乐有关了。

对此系统给出了解释。

“新一轮的任务已经开启,检测到宿主的音乐水平已经达到要求,音乐类任务暂不下放。”

陆凡不明白系统说的音乐水平达到要求,是什么意思,不过仔细想了想,应该是说各种乐器都会,而且已经具有了很高的鉴赏能力,就比如在金曲奖的现场,他自己也能够分析出来,获奖的那些歌根本不如自己作品优秀。

估计这就是音乐水平吧?

然后他又看向接下来的三个任务。

“任务一,在半年的时间里,导演一部电影,并且冲出国门,总票房不低于五十亿。特定要求,电影必须要自编自导,而且不能亏本。”

“任务二,宿主的粉丝年龄普遍在二十五岁以下,中年人只闻其名,不知其人,此等现象和巨星两个字大不相符,请努力提高全民知名度。登上今年春晚舞台,使得自己的知名度再一次的扩散,成为家喻户晓的巨星。”

“任务三,获得一种新的身份,如作家等。任务期限,接受任务之后的半年。”

看到这三个任务,陆凡忍不住想再一次的吐槽了。

这特么的是什么任务?

怎么突然之间变得这么难了?

任务一是半年之内,自编自导一部电影冲出国门,总票房达到五十亿。

五十亿……

自从电影市场繁荣以来,全球能够超过五十亿票房的电影,真的是屈指可数,而华夏的电影能够超过五十亿票房的,也还有一些其他的东西加成。

半年的时间拍一部电影出来,就想要超过所有前辈努力几代的成绩,不得不说还是十分困难的。

就像《我不是药神》这部精品电影,在平行世界地球最终也才获得了三十多亿的票房,离五十亿还差二十多亿。

陆凡几乎想都没想,就直接把任务一给PASS掉了。

这根本就不是人做的任务啊!

然后又看了一眼任务二,不得不说这个任务解释的很合理,但给的就不怎么合理了。

现在是一月二号,离过年也就四十多天的时间,如果央视想请自己的话,估计早就打电话联系了。

好,就算不排除人家后面几天打电话的可能,但陆凡不想去赌,万一今年春晚没有请自己,任务完成不了而被扣了魅力值,那不是亏大发了吗?

陆凡静下心来想一想,任务二完成的可能性很大,但也不能说百分之百的概率,说一句自大的话,春晚是一定可以上的,万一是明年呢?

任务二只能待定,在各项数据上面,陆凡不想冒险。

然后看向了任务三,是获得一种新的身份。

陆凡想了几秒钟,直接接受了任务三。

“宿主已选择任务三,任务期限一百八十天,请宿主时刻关注。若在规定时间内完成任务,随机奖励一个优秀剧本、音乐,或者特级抽奖机会一次,如若失败,随机扣除宿主五点数据值。”

系统的奖励,对陆凡来说已经没什么吸引力了,根据他这半年来的摸索,好像里面的东西除了魅力值之外,没什么是不可以买的。

倒是没有完成任务后的惩罚,陆凡十分的在意。

但没关系啊,不就是再次花费人气值获得一项新的技能吗?

小意思。

有一句话是怎么说来着,能用人气值解决的事情,那都不是事!

系统给出的新身份是作家,这倒是一个值得关注的职业。

好像除了这个职业之外,在艺术行业领域,陆凡几乎什么地方都插了一手,现在只剩下作家了。

系统里面有很多优秀的文学经典和小说,也的确该分享几本出来。

反正任务的期限有一百八十天,陆凡决定等忙完了这些事情之后,再考虑发表小说。

以他的人气和热度,估计出版社都会抢着要吧?

解决完了任务的事情后,时间一下子就过了二十多分钟。

陆凡很想看看如今网络上都在讨论些什么,是电影《太极张三丰》的事情,还是金曲奖的热度依旧?

登录微博,看到热搜榜第一第二的话题,不禁哭笑不得,意外中又觉得有些理所当然。

第一个话题是#陆凡金曲奖#。

第二则是#全民推荐《太极张三丰》#。

金曲奖的事情是前天晚上发生的,这都四十多个小时过去了,但还是依旧稳稳的霸占着热搜榜第一的位置。

从这个现象也能够看得出来,陆凡的音乐实力被许多人所认可,全都认为他在金曲奖上遭到了不公平的待遇,所以展开了激烈的讨论。

在《太极张三丰》的相关微博下面,陆凡看见了一条官方发的动态。

可以说是一条喜讯。

因为官微宣布了《太极张三丰》首日的票房,晚上九点上映,到凌晨十二点截止统计,官方给出的数据是两千三百八十万。

三个小时的时间,一共卖出了两千三百八十万的票房。

这样的成绩,足以吊打同档期所有的电影了。

虽说元旦节没有大制作上映,但并不能认定他们都是烂片。

相反票房第二的是一部警匪悬疑片,上映的时间很长,至少有十八个小时,首日也斩获了一千万的票房。

但很显然,这部警匪片虽然也得到了不少好评,可在《太极张三丰》的冲击之下,根本没多少人去关注。

原本以张宏发,徐茜这几个名字,首日票房两千三百多万根本就不算什么,但官微的这条微博特意指出了仅仅只是三个小时的数据。

也就是说,同一个电影院,昨天最多只能播放两场。

毒舌电影等人的推荐,也都是在快到凌晨的时候发出来的,所以这群人并不能影响第一天的票房。

而且根据时间安排,绝大多数电影院也不可能会连续播放两遍电影,两千三百万的票房,可以说是很傲人的成绩了。

这条微博刚发出去不久,所以在热搜榜上没有看见类似的话题,陆凡推测了一下,不知道今天的票房可不可以突破八千万?

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人看到了官微的这条动态,他们有的惊喜有的忧愁。

惊喜的绝大多数都是陆凡的粉丝,或者和电影有着利益的人,巴不得总票房越高越好。

云芬第1部分阅读 第二章

苍死了!

这位想要走,又想留,还想掌握时光长河的家伙,终究还是死了。

而这一刻,苏宇的气息,也达到了巅峰,正在迅速吞噬整个长河之力,七成的长河之力。

其中三成,一直都在黑鳞的掌握之下。

苏宇的实力,也瞬间提升了起来,46道,47道!

一直到47道之力,苏宇这才止步。

七成天地,为他所控!

大道彼此融合,交织,形成了新的合一之道,但是,也只是47道,没能达到所谓的49道甚至是50道,因为三成天地之力,在黑鳞那边!

若是全部掌控了,也许苏宇可以达到49道之力。

而这一刻的魔焰,双天合一,气息,也差不多达到了这个层次,达到了这个地步,和苏宇相当。

此刻,魔焰阴冷地看着苏宇。

苏宇也看着魔焰。。

中间,是黑鳞。

黑鳞眼神中带着笑意,轻声道:“这才有趣,若是苏宇到了47道,而魔焰没到,那多无趣!魔焰,看来,你们有对手了!”

魔焰冷冷地看着黑鳞,阴冷无比:“黑鳞,苏宇融万界,是你的主意吧?”

黑鳞!

这个看起来什么都不管的家伙,实力此刻也只是45道的家伙,却是一直在主导着整个战局,没让战局出现偏离。

哪怕到了这一刻,他都保持了双方实力一致,并未出现大的偏差。

黑鳞,这个看起来没心没肺的家伙,却是算计深沉无比。

他到底想做什么?

45道的他,又能做什么?

此刻,苏宇平复气息,也看向黑鳞,黑鳞却是幽幽笑道:“苏宇,你不着急吗?”

苏宇微微皱眉。

着急吗?

着急!

但是,他没说。

黑鳞笑道:“苏宇,你要知道,万界寂灭,本源正在消散,你若是再不复苏万界生灵……那万界生灵的本源,就彻底消散了!”

苏宇凝眉不语。

看向魔焰,那也得等杀了魔焰才行,否则,此刻复苏万界生灵,苏宇消耗太大,那就无力和魔焰一战了!

而黑鳞,再次幽幽笑道:“何不试试看呢?苏宇,也许……可以抽离我那三成力量呢?”

苏宇脸色异样,看向黑鳞,淡淡道:“你想做什么?”

“你觉得呢?”

黑鳞露出笑容,下一刻,魔焰陡然一拳打来,虚空焚烧,黑鳞瞬间消失,却是被魔焰再次一拳打出,轰隆一声巨响,黑鳞吐血,血液是黑色的,带着浓郁的灭世之力。

黑鳞继续遁逃。

此刻,苏宇脸色变幻,瞬间出现,一剑朝魔焰杀去!

黑鳞笑了,“苏宇,杀魔焰,复苏万界……你现在的实力可不够!”

苏宇一剑斩出!

这一刻的他,其实隐约猜到了黑鳞的意思。

果然,黑鳞笑道:“苏宇,你知道的,我从头到尾,只有一个目的……我不想成为囚徒……没人可以放我走,唯独你……你可以!”

是的,苏宇可以!

这一刻,苏宇也彻底明白了他的意思,冷冷道:“我想……我明白了!”

“你该明白的!”

黑鳞轻笑一声:“你继承了劫难之道,你是除了我之外,唯一一个修炼了劫难之道的修者!而时光长河,困住的其实就是修炼劫难之道的修者!当然,你太弱,劫难之道太弱,远不如我,所以,长河只会困住最强的那位……”

黑鳞游荡在两人身旁,任由两人交战余波席卷天地。

此刻,黑鳞也不再隐藏什么,带着笑意:“苏宇,你的劫难之道,一旦比我强大,我就可以离开了!”

苏宇默然。

黑鳞继续道:“你汲取我的天地之力,吸收劫难之力,壮大自己,灭杀魔焰,复苏万界……那都是你的事,我要的,只是离开这个囚笼!”

而魔焰,眼神微变,迅速喝道:“苏宇,不要犯傻!劫难之道……劫难之道杀伤力极强,而整个长河,最终的目标,恐怕是锻造出一柄极其强大,极其擅长杀戮,而又具备七情六欲,人道合一的灵兵!”

“你一旦接受了劫难之道,你就成了万界的困兽!你就取代了黑鳞的位置,成为了这万界的灵!那时候的你,就再也没希望逃离万界,离开万界,终其一生,只能被困万界了!”

魔焰迅速道:“苏宇,吞噬和成为被困的灵,是不一样的!现在的你,可以随意放弃万界,可以吞噬万界,可以做你想做的一切,可一旦接受了黑鳞的三成长河劫难之力……苏宇,你就是囚徒了!”

他担心,很担心苏宇会接受。

他一边疯狂爆发,一边吼道:“你我交战,哪怕一方失败,另外一方都可以强大起来,吞噬长河也好,吞噬你我也好,都是自由身!而一旦吞噬了黑鳞的力量,那就是囚徒了,成为了万界度化的灵!”

轰!

一声巨响,苏宇倒退数步,气息动荡,踏破了长河。

而魔焰,也倒退数步,手臂上出现

文学

一道道剑痕。

而黑鳞,此刻却是浮空在远处,轻声道:“我要的,只有自由,过分吗?”

“苏宇,你吞噬了长河剩余的力量,你必胜,至于你能否逃离这个长河,还是其他,或者干脆认命,给时光之主当这长河之灵……那和我无关!”

黑鳞平静道:“我要的,只是离开这个囚笼!苏宇,我为何不找其他人,不找苍,不找魔焰,不找穹,不找阴……只找你?”

苏宇冷芒扫过,看着他。

黑鳞也是坦然:“不单单是因为只有你继承了劫难之道,也许再等下去,还能等到别人,也许你死了,还有下一个继承劫难之道的人出现!之所以选择帮你,一方面是为了自救,让我离开这个鬼地方!一方面,也是因为,你苏宇骨子里还是在意万界,在意承诺的……”

“我没有害你!”

黑鳞很是平静:“你看出来了,我从未害过你!包括现在,你若是不愿意接纳劫难之道的力量,你也可以拒绝,选择权,在于你!我既然没有害你,还在帮你……那我要的自由,我想,若是你接纳了,你会给我的!”

他要苏宇继承这劫难之道,继承这天地之力,然后,他就可以趁机逃离这方天地了。

这一刻,意志弥漫天地的人皇,忽然喝道:“黑鳞,若是接纳了你的劫难之力,会有什么后果?”

“后果?”

黑鳞笑了,“我不知道,大概率和我一样,被困在这长河之中,成为这长河的灵,日日夜夜地接受万界生灵的本源冲刷,苏宇会变的越来越强大……可那时候的苏宇,能否活成自己,我就不知道了!”

轰!

苏宇并未说话,身如闪电,再次和魔焰冲撞到了一起,天地动荡不停!

黑鳞则是再次道:“苏宇,再打下去,万界本源不稳,万界生灵迟早要覆灭!你说你是魔……魔和圣,哪来的严格区分?”

“一念成魔,一念成圣!”

“殊能知晓,魔的另一面,是否是圣呢?”

“你说其他人是圣人……你苏宇,就不是吗?”

黑鳞声音幽幽:“万界生灵,就在你一念之间!成圣也好,成魔也好,就在你一念之间!”

而这一刻,魔焰脸色变幻不定,下一刻,陡然喝道:“苏宇,我给你时间,复苏万界生灵!”

“……”

黑鳞一怔,忽然有些呆滞。

魔焰瞬间倒退,喝道:“苏宇,我给你时间,让你去复苏万界生灵,你复苏结束了,心无旁骛,和我一战!”

魔焰冷冷道:“我们这些人也好,兽也好,都是为了打破囚笼,追求强大而努力!若是化为囚徒……何必再战?”

“黑鳞……”

魔焰看向黑鳞,带着一些嘲讽:“黑鳞,你终究不是真正的生灵!人也好,兽也好,都是生灵!你若是一直被人道冲刷,也许还能懂……可你并非如此,你想的太简单了!”

想什么呢?

我就非要追杀苏宇杀?

不!

我给苏宇复苏万界生灵,那又如何?

又能怎样?

那样的情况下,苏宇还会愿意当这个囚徒吗?

此话一出,苏宇也是一惊,看向魔焰,不得不说,魔焰几次选择,都出乎苏宇预料。

当然,如此选择,苏宇大概率不会接受黑鳞的力量,那魔焰,其实还有机会,否则,苏宇一旦接受三成长河之力,成为49道强者,那魔焰反而没了任何机会!

黑鳞此刻也是微微皱眉,喃喃道:“人也好,兽也好,不都是为了追求强大吗?哪怕……失去了自由!你魔焰,在这待了无数岁月,不就是为了强大自己吗?”

魔焰冷冷道:“我是为了强大自己,可不代表我无法离开,我只是为了强大而自由,不是为了强大而成为囚徒!你懂什么!”

苏宇看向魔焰,魔焰冷冷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在想,你复苏万界生灵后,我是否会趁虚而入……”

苏宇还没开口,魔焰就道:“会的!”

“……”

这一刻,苏宇忽然笑了!

魔焰也笑了!

“为何不趁虚而入?苏宇,那时候,你的选择会比现在更多!”

魔焰淡淡道:“那时候,你还可以搏!现在,你心思乱了,搏都没有机会!为何要便宜黑鳞?黑鳞也不是好东西,他若是好人,也不会配合我,削弱长河,派出噬蝗,覆灭那些长河了!”

苏宇深吸一口气,陡然低喝一声,一股强大的力量,席卷天地!

他要先复苏万界生灵!

哪怕最后败了,这些人还是死了,那也是因为我战败而死,而非我见死不救!

圣?

魔?

谁知道呢!

这一刻,死灵之主的声音在天地间响起,带着一些复杂:“你……”

此刻复苏万界生灵,对苏宇而言,消耗极大,消

文学

耗太大,实力跌落,那时候的苏宇,如何匹敌魔焰?

无法匹敌魔焰,要不接受黑鳞的条件,要不被魔焰所杀,万界还是覆灭!

如果……如果苏宇狠心一些,此刻不需要去管万界生灵,他也许可以赢,赢了魔焰,继续封印黑鳞,吞噬那七成力量就足够了!

苏宇声音却是极其平静:“没什么!我说过,我会复苏他们,那我既然说了,必然也会做到!我活着,他们就可以复活,至于我死了……兑现了承诺后,他们死还是生,我不管,也管不着!”

“你这人……”

人皇也带着叹息声,苏宇这人,嘴上说的厉害,却是一次次为了万界,为了人族,去妥协。

当年说死也不回人族,没多久,他就成了人族的人主,带着人族杀向诸天。

百战回来后,他以为百战可以带领人族崛起,说了不会再管人族,没多久,察觉到百战并非一心想要崛起人族,很快,他又再次杀回人族!

每一次,他都说,人族灭了就灭了,和我无关……每一次,却是都套上了枷锁,一次次地为了人族,向四方妥协!

这一刻,意志没覆灭的强者们,都心情复杂无比。

苏宇这人,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

每一次都是如此!

一次次地为了人族,为了一些不认识的人,去让步,去退步。

也许……这也是许多人愿意去追随他,愿意和他一起死战的原因,因为大家都知道他,都明白他。

而这枷锁,也是众人一点点地为他套上去的!

万天圣,柳文彦,大周王,人皇……

这些人,一点点地把苏宇戴上了枷锁。

而这一刻的苏宇,并未说什么。

枷锁?

他不知道!

他只知道,当他说,让他们去死,人境那边,复杂也好,留恋也好,可那么多人,还是主动去死了。

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

我让你去死,你就去了,义无反顾,信任无比,那我苏宇……也不会食言而肥。

君子一诺,驷马难追!

苏宇不觉得自己是君子,只是,他有自己的做人理念,有自己的准则,有自己的信仰。

从小便是!

谁帮我,我帮谁,谁爱我,我爱谁,谁给我什么,我十倍偿之!

今日,他说要复苏那些人,那就不会食言。

至于消耗大,会死……那又如何呢?

这一刻,一股股力量,席卷天地四方,诸天万界,一道道本源呈现,无数的本源之力,纷纷呈现出来,原本要溃散的本源,也纷纷稳固起来。

这一刻,黑鳞和魔焰都看向苏宇,此刻,黑鳞眼神忽然极其复杂起来。

“这就是人吗?”

他没想到,苏宇会在这一刻,做出了这样的选择。

他可以有很多选择!

不管万界,去和魔焰厮杀,他有希望赢了,五五开。

他可以直接吞噬了七成长河之力,直接远走高飞,其实,魔焰也未必敢追杀他,丢下残破的万界,不用再管!

他也可以直接接纳黑鳞的力量,成为49道强者,把魔焰斩杀!

可是,都没有。

这一刻的苏宇,还是选择了自废武功,复苏万界生灵,说自废武功,也许夸张了,可这一刻的苏宇,随着力量流逝,明显气息开始下滑。

眨眼间,从刚刚的47道,跌落到了46道!

而魔焰,眼神则是微微放光!

这一刻,魔焰露出了笑容,轻笑一声:“人啊!”

苏宇,这个号称魔头的家伙,万恶不赦的家伙,到头来,还是做出了他魔焰也无法理解的决定,虽说他答应了苏宇,你可以先复苏万界生灵。

可是,魔焰可没说,你复苏之后,我就不杀你了!

此刻的他,也不出手,就这么等着。

苏宇消耗越大越好!

真等苏宇消耗到了极致,哪怕他再融合黑鳞的力量,魔焰也未必惧怕什么了。

而这一刻,一些强者,并未寂灭,意志还在。

人皇看着苏宇,意志波动,有些思绪复杂。

苏宇可知,若是他战败了,这些人还是死,不会有活路的。

而苏宇这一刻,做了他嘴中说的最傻的一件事,敌人还没死,苏宇放下了屠刀,虽然不是全部自废武功,可此刻,削弱自己的力量,是极其不明智的!

“苏宇……”

人皇呢喃一声,苏宇是所有人眼中最狠的,也是人族最为惧怕的一位帝皇!

他杀戮无数,反复无常,不止万族怕他,人族其实也怕他。

他狠心无比,每次都把人族覆灭就覆灭的话语挂在嘴上,他说他厌恶人族……

可到头来,偌大的人族,苏宇又真的杀了几个人族呢?

除了昔年的单神文一系,除了百战那一系,苏宇杀了几人?

大周王一再欺瞒他,他也没说杀了大周王。

这一刻,苏宇开始犯傻了,连人皇都觉得……此刻,也许不该出手救万族生灵,不是他心狠,而是……苏宇在这时候,更需要力量!

当然,不救,再战下去,那些本源,死灵之主稳固不住了,恐怕万族都要覆灭。

人皇叹息一声,微不可闻。

善恶?

圣魔?

谁能去判断苏宇的好坏,谁也不能!

此刻,苏宇也不说话。

一道道本源,被他具现出来!

……

人境。

万物寂灭,天地灭绝。

天地昏暗一片。

无数的人族,有些肉身炸裂,有些肉身还在,成片成片的人族,如同冰封,尘封在这苍茫大地之上。

就在这一刻,一股滔天之力,席卷天地。

无数的尸体,忽然开始渐渐诞生生机。

片刻后,虚空之中,一个胖胖的身影浮现。

云芬第1部分阅读 第三章

(来自苏某家的书评)

本篇长评含有大量剧透、脑洞以及文摘,请在阅读完全书之后再行食用,否则影响阅读体验概不负责。

这是为《妹偶》写的系列书评的最后一篇了,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本来只是打算从相对专业一些的角度来分析这一本不同于常规的小说。一方面帮助书友们能够从结局的不解和愤慨中换一个角度来看待这一个“不套路”的结局,另外一方面能感受到乔巴在这本小说中所想表达的关于爱的表述。

却没想到每当敲击每一下键盘的时候却总是不知道如何评说,生动的人物和优美的文字如同囚笼一般,把我的思路全部局限在了感情的宣泄之中,写书评,成为了我在《妹偶》完结之后排解情绪的方式。

这一篇是对主角程晓羽、苏虞兮以及端木林莎和伊集院静美的人物刻画的分析。剩下的一些角色本来也有写一写的想法,但是对于剧情没有太大的影响和作用,和主角们的形象刻画也有差距,所以只有忍痛放弃了。

希望每一个能读到这些文字的书友们,喜欢这个故事,能追忆被这些人物所打动的瞬间。

当你途经我的盛放

其实对于是否要写端木林莎这个角色的时候我是很犹豫的,在全书的前半部分,戏份之多,乔巴对其的刻画也是极其用心,隐隐约约与夏纱沫可以分庭抗争。但是在地震篇之后却少了一大半,几乎成了隐形的角色,真真正正的扮演了苏虞兮的眼睛,这也一个我当初在看书的时候的一个疑惑。

直到《妹偶》完结之后和乔巴聊起对于各个人物的设定的时候,我才知道——端木林莎在最初的设定当中是应该死于日本地震之中的。后来因为书友和金主们严重反对,加上高订的腰斩才让乔巴改变了计划,让端木林莎存活下来,却因为在后面的剧情当中没有位置,成为了最悲情的女主(笑)。

端木林莎从出现,一直扮演着程晓羽的迷妹的角色,不因为程晓羽小胖子的形象心生恶感,出于对于程晓羽在音乐才华上的崇拜,而陷入了一种奇怪的情感之中,嗯,就是传说中的少女的萌动春心。

但是端木林莎的人设却非常清晰,在表现上与夏纱沫有一些重叠之处,俩人看上去都是贤妻良母型的姑娘,都是和气温柔,与人为善。但是他们却有着不同的精神内核。夏纱沫的温柔是与世无争的,是管他外面风雨飘摇,我自悄悄成长。端木林莎的温柔是处世之道,与所有人都保持着微妙的距离,不会轻易的踏进任何人的世界中,更不会随便接受任何人进入她的世界。

包括对程晓羽。

在对待程晓羽的感情之中,端木林莎始终表现的非常怪异,一进一退,始终游离在程晓羽的世界之中,既不像夏纱沫一样如飞蛾扑火般不顾一切的追逐,也不像“偶像计划”当中的泉佑璃,对自己有清醒的认识,是故保持恰当好处的距离。

但细细想来,这样的性格,反而是最贴近现实的,是正常人最正常不过的反应。这样聪明理智的女孩子我相信我们每一个人身边都不缺少,只是没有端木林莎漂亮而已(笑)。

她就在那里,无论崇拜也好,爱慕也罢,她将自己的位置摆的如同她的处世之道一般微妙。她就在那里,既不会盲目而热切,也不会自作矜持,安静的帮助着程晓羽,尽自己最大的努力。

清醒的爱着一个注定不会属于自己的人。

她愿意在程晓羽还弱小的时候充当他的保护伞,也愿意在他成长起来之后做他的臂膀,帮助他征服、对抗这个世界。

她始终在成长着,她始终在等待着。成长,对于端木林莎来说,就是一场避免成为他人装饰物的战争。

海棠花未眠

其实如果按照戏份来说,伊集院静美是完全没有写进书评的必要的,毕竟她注定了与程晓羽的有缘无分,但是毕竟给我们的主角生了一个女儿(笑)。

其实我个人是非常喜欢这个角色的,虽然占用的篇幅并不多,与程晓羽的交集也十分短暂且有限,但是无论是她的人设还是她在书中所起到的作用,都是很值得大书特书的。

作为日本华族贵女,作为日本的太子妃,伊集院静美的人生从出生就是被安排好的,她没有任何选择的自由。她渴望有故事,却不能有故事,在枯燥乏味的人生轨道上奔驰,如同日复一日的电车一样,不仅始发与终点早已标定,就连途径的站台都不可以更改。

出轨即毁灭。

但是就是这么一个雍容华贵,大方迷人的贵女,却做了胆大包天堪称疯狂的事情。

她成为了程晓羽人生中最不可思议的变数,也在自己无聊枯燥的人生道路上看到了一抹不一样的风景。

对于程晓羽的成长道路来说,伊集院静美完美的扮演了“导师”的角色,她在程晓羽最为迷茫神伤的时候,以不屈不挠的顽固姿态冲进了程晓羽的生活,并给予了彷徨的主角一丝温暖和弥足珍贵的指向。

“不要在意人生中的一些挫折,也不要在意那些聚焦的目光,要知道你是主角,自然是摄影机追逐的目标,既然无法逃避,就要学会如何享受聚光灯的温度。”

“你的地图现在似乎是一张白纸,所以即使想决定目的地,也不知道路在哪里。可是换个角度来看,正因为是一张白纸,才可以随心所欲的描绘地图。一切全在你自己。对你来说,一切都是自由的,在你面前是无限的可能。这可是很棒的事呀。”

这对于处于一个被家族抛弃,被所爱的人伤害的状态的程晓羽来说,这样一个温柔知性的大姐姐的出现,帮助他学会了如何面对未来和追逐自己想要得到的一切。

同时,对于程晓羽来说,伊集院静美也预示着苏虞兮的将来——被身份、家族所绑架,成为一段无爱婚姻的牺牲品。伊集院静美已无力去做任何改变,这是她的命运,也是她的责任,作为一个理性的现代女性,她用自己的方式去进行了反抗和报复。然而程晓羽却无法接受自己所爱的人面对同样的境地,所以不再迷茫的程晓羽给自己定下了目标,也为之后的美国篇和奥斯卡的惊世演讲进行了铺垫。

“要么想开一点顺应生活,要么坚决反抗大胆去作,反正最后我们谁也别想活着离开这个世界。”

“Fucktheworld!”

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当写到这里的时候,我其实很犹豫,因为我不知道应该用怎么样的一个标题去对《妹偶》的主角程晓羽进行梗概。乔巴用了非常多的章节标题去诠释了这样一个充满了矛盾的哥哥的形象,了不起的程晓羽(向《了不起的盖茨比》致敬)?程晓羽的旋转木马?等待是一场漫长的修行?荆棘王冠?黑暗中向前奔跑的人?世界之王的两面性?

这些章节标题似乎都可以很好的去把程晓羽的形象进行脸谱化的总结。但是我最终选择了李煜《浪淘沙》里的这一句经典: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对于程晓羽来说,这八年的经历,宛若好梦一场,不知春更寒。

很多人不喜欢程晓羽这个角色,优柔寡断,看似脆弱且缺乏热血,随处可见的矛盾,对待所有姑娘一样的温柔却不下决断,最后更是抛弃了世界和爱他的人,选择与苏虞兮殉情。

于是“渣羽”,“渣男”纷纷而至,颇有一种“你笑诚哥死的早”的不忿和唾弃。

所以将这些看似是缺点的特质进行反转,我们将会看到的是一个有勇有谋,敢于承担所有人的未来和人生,为了妹妹敢与整个世界对抗,所有敌人都被啪啪啪打脸打的生疼,被羽少踩在脚下,顶礼膜拜,然后大开后宫,全处全收,真正成为世界之王的主角。

这是龙傲天,是叶良辰,不是程晓羽。

我个人其实也不喜欢这样一个主角,很多时候甚至觉得这样的一个人简直不可理喻,白瞎了头顶的那顶王冠和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金手指。

但是我很理解,也很欣赏这样的一个音乐人,这样的一个哥哥。

乔巴所设定的程晓羽,是一个很矛盾,很复杂的人物,不单纯是一个三十多岁的浑浑噩噩的九流音乐总监,也不单纯是一个十七岁的自闭敏感的钢琴天才。这不是我们所熟悉的穿越文、重生文,也不是简单的数学计算30+17=47。乔巴设置这么一个穿越模式和这么一个让人接受不能的结局设定,本身也有为程晓羽人格的矛盾多面性进行一个诠释。这是一个带着三十多岁音乐总监的回忆与十七岁钢琴天才的灵魂相结合的全新的,独一无二的人格。

这不是修仙,没有夺舍。

所以最后呈现在我们面前的程晓羽其实依旧是那一个刚经历丧母之痛,独自回国回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家庭的17岁的小胖子,只是他的脑海中多了很多不属于这个世界应该有的音乐和电影,多了很多这个年纪不应该有的稳重和记忆,仅此而已。

所以这样的一个程晓羽,有着这个年纪的少年所少有的稳重大方,有了清晰完整的三观,但是他依旧会在寂寞的雨夜思念相依为命的母亲,会在高中毕业的聚会上歌唱、流泪。

当然,他也会成长,也会遇到那个让他心念念并为之牺牲一切的爱人。

只是那是一个不该爱的人。

他是虔诚的,对音乐的虔诚,所以他不愿意站在聚光灯下去披上那本不应该属于他的荣光;对爱情的虔诚,所以他逆风飞翔站到了世界之巅去亲手打碎了束缚自己所爱的人身上的镣铐。

他是温柔的,对世界的温柔,所以他不愿意去伤害每一个爱他支持他的人,宁愿让自己活在纠结和矛盾之中;对爱人的温柔,所以他选择了隐瞒一切,沉默的去面对世界的恶意和命运的不公。

他是固执的,对信仰的固执,所以他可以顶着所有的质疑和职责去向自己的目标踏步前行;对人性的固执,所以他选择了自我的牺牲选择了在最后放弃让无数人眼红羡慕的一切去成全自己的爱人。

他是矛盾的,他的身上充斥着太多的两面性,伟大和平凡,自闭和开放,骄傲和谦卑,这些在他身上并非是反义词。这样一个充满了矛盾性的程晓羽,在我看来,才更像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而非我们随处可见的脸谱化的主角。

当他义无反顾的追随苏虞兮的一跃,他已经做到了他所能做到的一切。程晓羽身上承载着太多乔巴对于爱情的真谛的理解和诠释,禁忌之恋所要面对的不是单纯地去德国骨科医院住上半年,对于程晓羽来说,他要面对的是站到全世界的对立面,谁让他选择了将自己放到了世人的显微镜下呢?也不要说不顾一切,我们不是活在真空中,程晓羽也是。我们有数不清的人际关系,我们的感情世界里也不仅仅只有爱情,友情,亲情,都是我们所不能轻易割弃的生命的一部分。

程晓羽与我们所有人一样,生于温情,死于温情。

所以苏虞兮进行了人生中最大的豪赌,并且笑到了最后。

Oncemore,Oncetim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