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校花的长腿扛到肩上;玉势绳子双腿分公主

清冷受被做哭np全肉bl,公么的粗大满足了我下药
2021年1月30日
岳xB好紧|乡村乱人伦
2021年1月30日

把校花的长腿扛到肩上 第一章

夕阳即将消失在海平面的时候,楚铮带着十几的护卫及几驾马车及时出现在码头。

徐方元率领候在码头前的水师诸将立时出迎,齐刷刷地向楚铮躬身行礼。

这也是楚铮改革之一,下属见到上级不许再行跪拜礼,改为躬身抬手抱拳。按楚铮的说法就是男儿膝下有黄金,跪拜礼行得习惯了,就会连骨气也会跪没——甚至在传统儒家“跪拜天地君亲师”的森严规则面前,楚铮也进行了改革,从双膝跪地叩头改为单膝跪地,低头抬手抱拳。

换而言之,就是决不允许双膝跪地叩头这样侮辱人格的礼仪。

看到楚铮到来,而徐方元等晨曦军对楚铮的尊敬拥护态度更是不逊于少帅军对楚帅的尊敬拥护,杨清、田三娘等四个护卫才真正松了口气,跟着迎上前向楚铮见礼。

楚铮对他们极是亲切,逐一问候。

杨清等人也极为聪明,知道楚铮与程灵素等姑娘久别重逢定有很多话要说,也不急着汇报工作,都稍稍退后,垂手候命。

码头的人很多,但楚铮还是一眼就看到站在众姑娘中的程灵素。

程灵素站在几个漂亮的年轻姑娘之间,既不靠前也不落后,更没有避到角落里,而是静静地立在那里望着他。

这让楚铮有些欣慰,起码证明了程灵素有了些自信,敢与漂亮的姑娘们站在一起了,而且她的脸色较之半个月前的苍白无血色有了明显的改善,显然身体恢复得很好,想必她一直有努力地修炼长生诀。

长生诀再加上任务里得到的灵丹妙药,程灵素的寿元应该能延长不少了。楚铮走到程灵素身前,眼中全是笑意:“师姐。”

程灵素凝视着这个自己朝思暮想挂念的年轻男子,努力将眸子里闪动着的重逢喜悦与激动隐藏起来,平静地微笑道:“师弟,听说你这些天可做下了不少侠义大事,师姐听了很高兴。”

楚铮好笑,忍不住道:“师姐,你这么正式干嘛?长辈训诫劝勉?要不要再加一句‘不错,莫要骄傲,再接厉励,将我们药王门发扬光大’?”

他说得风趣,程灵素卟哧一笑,白了他一眼,调侃道:“楚爷现在名扬天下,越来越不将我这师姐放心上了,都敢……”她本想说居然敢当众打趣师姐了。

楚铮却打断她的话,轻声道:“没有的事,我一向把你放在心上。”

他的声音很少,海风较大,旁人听不清楚,但程灵素就在他身前,每一个字都清晰地传入耳中,不由心头剧颤,话到一半的便说不下去了,她

文学

低下头,但脸颊绯红一片,方寸大乱。

楚铮微微一笑,心想你不是已打定主意以长辈的身份留在我身边么?我不信了,有事没事撩下你,看你这份固执能坚持多久,这就叫“温水煮青蛙”。

不过他也怕弄巧成拙,惹得程灵素避走他乡,所以也不“追击”,移过目光,便看到悄然站在程灵素身后,正脉脉凝视着他的水笙。

“楚大哥。”

水笙脆生生地叫了声,俏丽的娇靥上绽放出一抹动人的笑容。

春天的脚步已稍稍迈入晨曦岛,但海风依然很冷,吹得水笙的俏脸有些僵强,但她望向楚铮的目光温柔如水,仿佛连冰雪都能融化,又像是棉絮,一圈一圈地缠绕在他身上。

这回轮到楚铮心乱了,水笙采取的是和他一样的温水煮青蛙策略,不主动不亲近,不争不抢,但始终不离不弃,反正就跟在程灵素身边,只要他回头看程灵素,就一定会看到水笙。

楚铮再次移开视线,有些尴尬道:“水姑娘气色不错。”

他这纯属是没话找话,面对几个大宗师的围攻时他都没半点慌乱,但被水笙这柔柔的目光凝视着居然有点吃不消了。

一边宋甜儿不嫌事多,吃吃笑道:“楚帅你装咩野傻呀!佢见到你,气色当然唔错喇!”

她故意用旁人听不懂、只有楚铮听得懂的南国方言。

楚铮见水笙迷惘地眨眨眼,不知所以,暗松了口气,转头对楚留香道:“香帅,我想拜托你一件事。”

楚留香笑道:“什么事?”

“甜儿姑娘的一张嘴抵得上千军万马,你将她借给我一段时间,以后我看谁不顺眼,就将甜儿姑娘送到那人身边,保证那人会被闹得鸡犬不宁。”

众人一听便明白了,肯定这宋甜儿刚才故意挑事儿,顿时哄然大笑起来,宋甜儿也不生气,故意眨眨眼格格笑道:“我猜楚留香少爷不会答应的,不然按楚帅的说法,如果楚留香少爷将我借给你,岂不是看你不顺眼?”

楚铮:“……”

见楚铮难得吃瘪,众人再次大笑,宋甜儿更是笑得缩成了一团。

这么一笑,倒是让重逢的欢乐气氛更加热烈。

楚铮也忍不住笑了出来,对楚留香道:“甜儿姑娘我是不敢借了,苏蓉蓉姑娘擅长医术和解毒,香帅如果同意的话,我倒是想借她三个月,暂且在这海岛上住下。”

楚留香自然知道他的用意,笑道:“蓉蓉闲着也是闲着,她了解情况后就算你不提,她也会主动要求留下帮忙的。”

李红袖好奇道:“你们在说什么?”

楚留香道:“呆会楚帅会和你们详说。”

海边风大,众人聊了几句,便在楚铮的催促下分批上了准备好的马车——楚铮怕这些姑娘们受了冻,早早就准备了马车。

上马车时,楚铮留意到李浅舒胆怯地缩在水笙后面,依然有如小孩子,不过看得出她对水笙颇为依赖信任。

楚铮心中一动,想到妞妞,自己走后还真需要一个温柔耐心的姑娘来照顾她,水笙性格脾气都极好,既有江湖女侠的爽直大胆,又不失闺阁千金的细腻温柔,将妞妞交给她最合适不过,甚至比程灵素还要合适。

但把妞妞交托给水笙,会不会又让这姑娘生出些什么误会来?

楚铮有些苦恼,毕竟水笙从没把表白的话说出来,他又不好在人家没开口前拒绝。最头疼的是他看得出水笙是个认死理的姑娘,认定了的事想改变她的主意难逾登天。

何况水笙举目无亲,万一被自己伤透了心,她又能去哪里?

楚铮把心一横,算了,就这样吧,未来的事谁也不知道会怎样,起码现在的水笙能露出这样的笑容,总不算是坏事。

一行人坐马车返回晨曦城,入住城主府,用过晚膳后,楚铮召集众人,把在绍州分别后的事简单地说了一遍,旁边的胡铁花却加油添醋地将暴风雨、蝙蝠岛、决战李阀水师等惊险故事说出来,引得众姑娘和杨清等护卫都又惊又奇。

程灵素和水笙更是不时用担忧的目光看向楚铮。

尽管明知他现在平安无事地在这里,但这些故事太过惊险,她们回想起当时楚铮的处境就不禁为他心惊和担心。

楚铮见状忙打断胡铁花的吹嘘,转而介绍起这个海岛的人文地理特产气候。听闻这里药材丰富、有很多稀罕天材地宝的事,程灵素果然提起了兴趣,连苏蓉蓉都精神大振。

把校花的长腿扛到肩上 第二章

“秦焱,只要你一死,我便是族中年轻一辈中最厉害的天才,以后的族长之位也必然是我的囊中之物,所以你就安心去死吧。”一道极为狰狞的大笑声,响起在了一座高达万丈的山巅之上。

“秦昊,亏我如此信任你,一直拿你当最好的兄弟….”只来得及说出了这么一句话,秦焱就被推入了万丈断崖。

呼呼….空气呼啸不停的从耳旁刮过,身体急速朝着山脚落去的秦焱,心中充满了不甘,也有着无尽的悲痛。

自己最信任的兄弟,此时既然背叛了自己,还亲手将自己推下了万丈断崖,想要置自己于死地。

心中满是不甘的秦焱,恨秦昊的同时,也恨自己的实力,若是自己此时能有先天武

文学

者的实力,自己又怎么会落得这般下场。

随着身体不断的下落,渐渐的秦焱心中也升起了绝望,缓缓闭上了双眼。

“我难道就要这样死去,就要这样离开这个世界,离开疼我爱我的父母,离开从小无微不至的照顾我的秋叶姐,离开….”

秦焱心中有着太多的不舍,太多的不甘,眼眶湿润两行热泪也是缓缓流出,打湿了秦焱英俊刚毅的脸颊。

自己身为族中最耀眼的天才,六岁踏入武道后天之境,更是在短短十年的时间,修炼到了如今后天第九重的境界,只差一步便能踏入先天之境,这样的修炼速度,放眼整个武林,也是绝世妖孽般的存在,自己还有太多太多的事情要做,没想到却即将死在这里。

……然而就在秦焱彻底绝望之际,一道柔和的力量包裹住了秦焱,将其沉重的身躯缓缓的托了起来,悬浮在了空中。

一道慈祥温和的声音也是响起在了已经心生绝望的秦焱耳中,“老夫能够救你,不过需要你答应老夫一个条件,你可愿意?”

以为自己必死的秦焱,感受到了自己身体的变化,同时也听到了这如同自己亲人般的柔和之声,当即说道:“只要前辈能够出手救我,我自当答应前辈的条件。”

“若老夫的条件是让你杀了你的父母亲人,你是否愿意?”柔和之声再次响起。

听到此话,秦焱身躯一震,心中升起了一股愤怒,冷声说道:“我虽不是什么英雄侠士,但也知道百事孝为先,用父母的命换取我的命,不可能。”

“既然如此,那老夫也无法救你了。”

一道叹息之声响起,原本托着秦焱身体,不让秦焱下落的力量当即消失,秦焱的身体再次朝下落去,而且速度比之先前更快。

下落的烈风呼啸而过,吹得秦焱皮肤隐隐作痛,但秦焱神情一片坚定,虽然有人愿意救自己,但却要用自己父母的性命相换,此事秦焱是万万不会做的。

轰隆…..一声巨响,秦焱下落的身体直接砸入了山脚的地面之中,恐怖的震荡之力,当即将秦焱震昏了过去。

……山巅之上,一位只有十六七岁与秦焱长相有几分相似的少年,站在万丈断壁之边,看着身下一眼望不到底的山崖,嘴角泛起了一丝阴冷的笑意,“秦焱,从如此高的断崖落下,而且没有任何可以借力的地方,这次你必死无疑。”

“不要怪我心狠,要怪只能怪你自己天赋太好,抢了我的风头。”冷笑几声,少年却是来到了山巅中央,一掌毫不犹豫的拍在了自己的胸口之上。

噗嗤….一大口鲜血当即从少年的口中喷出,一脸惨白的少年,嘴角扬起的却是得胜的笑容,一颗信号弹也是同时从少年手中飞射向了天空。

砰….信号弹在空中爆裂而开,炫目的光彩突兀的出现在了原本清明的天空之上,自然瞬间就引起了同在此山当中,同属少年的族人。

随即,少年也是陷入了昏迷当中。

…..当秦焱悠悠醒来之时,却是发现自己出现在了一座不算多深的洞穴之中,洞穴里面除了一个条案,上面有着一个毫不起眼拳头大小灰色的圆珠以外,再无一物。

揉了揉自己发痛的脑袋,秦焱缓缓站了起来,心中却充满了疑惑,自己明明从万丈高的断崖落下,照理说,现在的自己绝对已经死了,但身体上传来的真实触感,却让得秦焱明白,现在的自己依旧活着。

“怎么样,小家伙这死亡的滋味不好受吧?”就在秦焱疑惑的同时,洞穴之中,条案上的灰色圆珠却突然亮了起来,一位身穿灰色道袍,面容慈祥的老者凭空出现在了秦焱面前,并一脸笑意的看着秦焱。

看到眼前这一幕,秦焱极为吃惊,但想到自己明明必死的结局,如今却又奇迹般的活了过来,秦焱当即明白,恐怕就是眼前这位神秘莫测的前辈救下了自己,当即跪倒在地,对着老者感激道:“多谢前辈相救。”

把校花的长腿扛到肩上 第三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