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头好胀快点揉揉啊哦,趴在张敏身上耕耘的是方书记

我的娇妻公务员、白洁与高校长
2021年1月30日
翁熄系列乱老扒、灌满白浊夹住不准流出
2021年1月30日

奶头好胀快点揉揉啊哦 第一章

神官赛特!

虽然皮肤黑了点,穿着怪异了点,戴着各种金色装饰、胸前衣物上还有个生命之符的标记,手里还握着可能会被现代社长痛批为“超自然事物”的千年锡杖……

……但毫无疑问这位就是三千年前的海马社长!

别说只是换了个马甲、皮肤黑了点,就凭他海马社长那辨识度极高的声线和六亲不认的气场,游宇觉得到哪都不可能认错!

错不了,海马本马!

然而很不巧,三千年前的海马社长显然不认得他们,看起来甚至还像是抱有敌意。

这会儿一队埃及士兵也不知从山谷哪个角落里冒出来,提着刀剑枪矛将他们围在了中间。神官赛特抱着胳膊,手持千年锡杖,寒声质问:“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能驾驭魔物?”

其实也不怪赛特这样的态度。他们国家境内,召唤怪兽这种事一般只有王族能做到。有些像赛特这样平民出生的学霸(他老爹其实是神官不过没人知道),往往也都还只在萌芽阶段就被王族所注意到,并被吸纳去了体系里。

其他一些王族没能注意到的人,其中虽也有像琪莎拉那样心地善良、且能操控自己精灵的存在,但多数人还是会受自己心里孕育出的魔物影响,变为利用怪兽精灵的力量为非作歹、满足自身欲望的堕落之人。

突然偶遇了这么一大票能自由召唤怪兽的人,理所当然引起了赛特的警觉。

沙雕们一个个还沉浸在“卧槽是社长”的惊喜里,一时没人答话。游宇皱了下眉,走上前来:“这个金色的物件,是传说中的千年神器么?

这么说,您应该是尊贵的神官大人了?”

赛特哼了一声,算作默认。

“我们是外来的旅者,来自遥远的东土国度……”

一波交流,游宇迅速给他们几个编造了一个境外旅客的身份。赛特听得直皱眉,但来回打量了他们片刻,似乎还是有些信了。

毕竟他们相貌模样都和古埃及人不一样,穿着打扮在这边看来更是领异标新,就算游宇不这么说赛特心底也已经在怀疑他们是远方来客了。

再加上他们似乎个个都有能灵活召唤精灵的力量,能远道出行也不是什么特别不可思议的事。

“不过就凭这一面之词,也没法让我就此相信。”赛特皱眉思索片刻道。

“那您要如何才能相信我们呢?”

赛特沉思片刻,道:“精灵不仅仅是用于战斗的工具,更是人内心本身的倒映。内心向善者内心诞生的精灵必定也是充满善念的,而内心阴暗者孕育出的必定是为害一方的魔物。”

听赛特说到这,游宇赶紧把刚刚差点放出来撑场面的假面英雄·暗爪摁回去了。

他怕赛特一看到暗爪,立刻高呼“居然有如此邪恶的魔物”,二话不说直接动手。到时候恐怕游宇再怎么解释说这其实是正义的英雄都不管用了……

“如果是持有‘千年天秤’的神官卡里姆在此,靠着那个力量立刻就能测出人心善恶。但我的千年锡杖并不具备这个能力。”

顿了顿,他目光一凛,大手一挥,启动了手上的金色臂环——也就是古老的决斗盘。

“但是,通过神圣的战斗仪式,同样可以测出对手的深浅。任何人都无法在仪式中隐藏内心

文学

,是善是恶都将被最直观地反应!”赛特提高了音量。

游宇:“……”

这话他听懂了。

意思大概就是:我不信!除非……你陪我打牌!

这让他一时间不由有了种强烈的既视感。眼前这位棕色皮肤神官的模样恍惚间竟和他平日里相处的海马社长重叠在了一起,虽然他们说话的具体内容不同,但把意思总结起来无非都是——

奶头好胀快点揉揉啊哦 第二章

“你好,我要报名参加一会儿将要举办的庆典比赛。”

换好服装的良人等人来到庆典广场,此刻广场上已经聚集了很多的人,尤其是庆典比赛的报名处。

“名字已经搭档参赛的精灵说一下。”报名处的工作人员一边敲击键盘,一边快速地说道。

“姓名:敏捷的杰尼龟、搭档神奇宝贝也是杰尼龟。”报名长队前边,穿着杰尼龟玩偶外套是训练说道。

“好的,报名成功,下一位!!”

“……”

“……”

良人祂们来的时候比较晚,报名长队排得比较靠后。

良人和奈奈子倒也没有半点不耐烦,反而很悠然地听着玛丽讲解鲸鱼节庆典挑战赛的规则。

比如说:选手必须穿上水系神奇宝贝玩偶服装才能报名,并且报名所用名字,也都是跟服装相搭配的假名,就像刚才良人听见的那个‘敏捷的杰尼龟’一样。

另外庆典挑战赛报名只能使用一只神奇宝贝。

不管是战斗中落败,还是比赛结束后因为什么原因,导致神奇宝贝失去战斗能力不能继续参加比赛,那么这都被视作丧失继续比赛的权利,而不能换其他神奇宝贝上场。

“趁着还没到我们,良人、奈奈,你们可以先想一个待会儿报名用的假名字。”玛丽说道。

“玛丽你已经想好了吗,你取的名字叫做什么?”奈奈子好奇地问道,一旁良人也很感兴趣地看向少女。

“取假名是有鲸鱼节庆典岛屿的习俗,基本上我们都会一直沿用,除非神奇宝贝进化,一般来说都是固定不变的。”

“就像我以前的假名叫:贪玩的小海狮,现在小海狮进化成了白海狮,所以假名也相应地变成了:贪玩的白海狮~”玛丽微笑着说道。

“原来还有这样的习俗啊,感觉好有趣的样子。”奈奈子满脸新奇,“那我该取一个什么样的假名呢?”

“奈奈你今天穿的服装是美纳斯,所以假名里边必须有美纳斯呢,美纳斯是最梦幻美丽的水系神奇宝贝。”

“嗯……就叫‘梦幻的美纳斯’怎么样?”沉吟了片刻,玛丽给出了一个建议道。

“‘梦幻的美纳斯’吗,良人哥你觉得怎么样?”奈奈子转头看向正在给呆呆兽喂小吃的良人道。

“我觉得挺不错的。”

“奈奈你这么漂亮,‘梦幻的美纳斯’这个名字挺适合你的。”良人给出一个肯定的答复。

“真的吗?”听见良人这样说,少女表情欣喜的脸上也出现了一抹害羞。

“那良人哥你准备取一个什么假名?”少女问道。

“就叫‘悠然の河马王’吧。”良人他低头打量了一下此刻自己这一身装扮,想了一下说道。

“真不错的名字——”

“……”

“……”

三人一边闲聊,报名队伍也在不断地向前推进,很快良人祂们也报名完成。

距离正式比赛还有小半个钟头,报名完成的三人带着神奇宝贝在街边小摊上买

文学

了一些小吃,然后在广场搭建好的赛场下边,找了一个地方站着一边吃东西,一边等待比赛开始。

“嘿~四平,你知道今年鲸鱼节庆典比赛最终优胜的奖励是什么吗?”

奶头好胀快点揉揉啊哦 第三章

陆莫看着伊茉莉及龙族全部被七彩流光罩住,而后光域外多出一圈黑色的区域。随后那些被七彩能量包裹的龙族,全部都化作流光没入到黑色的区域中。当伊茉莉所化的流光进入黑色区域的时候,始祖之龙最后残存的意识和能量化作一道流光,直奔曦晨而来没入她的体内。

“这是始祖之龙最后的遗赠,希望能帮助你找到未来的方向……”

伊茉莉的声音随着她所化的流光消失在光域外的黑色区域内,而那道流光没入曦晨身体之后,曦晨整个人的气质瞬间都变化了。显然这道始祖之龙所化的流光是留给伊茉莉的,而伊茉莉则选择将始祖之龙的遗赠转赠给曦晨。

曦晨身上的七彩流光渐渐消失,可曦晨依旧愣愣的站在那里,显然曦晨不是在解析信息能量,就是意识正在与残存的始祖之龙意识进行交流。偌大的球体空间之内此刻只剩下陆莫和曦晨二人,而就在这时球体空间突然开始剧烈的震动,陆莫隐约的觉得球体空间在微微的缩小。

“用生命去创造,维度的新生……”

曦晨在沉默了很久之后终于又有了反应,陆莫转过头去只见曦晨站在那里落泪。陆莫不知道始祖之龙到底告诉了曦晨什么,但是陆莫很清楚关于修正维度和生命方向的计划,曦晨也早早就被始祖之龙考虑在内了。

“呵……比起用死亡去成全,我更愿意用诞生去造就。”

陆莫听到曦晨的话就知道始祖之龙把什么都告诉她了,可是显然比起这种牺牲两个维度内全部生命的做法,陆莫更希望能够有用其他方式来解决问题。可是事到如今已经说什么都没有用了,毕竟两个维度的统合已经到了最后的阶段。陆莫心在唯一可以做的,或许就是利用新维度诞生前的最后时间,全力的避免同样的悲剧不在新维度再次上演。

陆莫抬手将灰雾化作细丝,而后以灰雾与自身作为桥梁,将光域与黑色区域连通起来。陆莫现在正企图以自身取代残存的伟大意识,争取在球体空间完全坍塌之下,对生命谱系做出最后的调整。灰雾细丝靠着本身的同化特性,竟然很快就融入到光域和黑色区域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