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东西不能掉出来检查、b为什么越小越过瘾

求你们不要了np,岳两女共夫并一起怀孕
2021年1月30日
被老外干 短篇肉辣全集目录列表
2021年1月30日

塞东西不能掉出来检查

文学

第一章

本以为解了约,年前没了工作,只需要将精力投注到新公司的发展,以及想好去哪儿玩儿就行了。

但万万没想到的是,他们不仅低估了某些媒体深挖细查的本事,也忽略了一些私生饭的恶心程度。

按理说苏祁突然结婚已经付出了他应有的代价,可是有些私生饭却觉得她们的男人被某个女人抢了。

于是他们找私家侦探,散尽财产与关系的深挖苏祁的地址,行踪,在这个过程中,就算木梓再小心,身份还是被曝光了。

他们查出来她是谁之后,没有着急曝光到网上,而是悄悄跟踪,直到她到停车场,几辆车将她的车堵在中间,泼油漆,打砸,小太妹一样的社会女,连威胁带恐吓的要求迟木梓离开苏祁。

说实话,迟木梓长这么大没见过这等阵仗,饶是在M国读书,遭遇最乱时候的新冠病毒,也从未像今天这么刺激过,如果她真的是被养在温室里娇滴滴的大小姐,估计会被吓晕,吓哭,可她迟木梓是谁?军二代是白叫的?

当时非但没有吓得龟缩到车上,还下车,以一挡十,把那几个小太妹教训了一遍,最后还报了警,抓了她们。

结果,她是打嗨了,也给自己出了口恶气,可是孩子却流了,三个月不到,胎像不稳,动作就太大,就这么流了。

天知道当时苏祁吓成了什么样儿,什么也顾不上遮挡,就把车开到了医院,这下,全世界都知道了。

当李想夫妇俩知道自己闺女流产的前因后果,不等他们发怒,宋元昊宋思哲文博他们就已经将那几个小太妹的信息发送了过来,夫妻俩一看,哟,还有点来头啊,不然也不会这么的猖狂吧?

这下好看了,不需要李

文学

想亲自动手,护女狂魔木炎亲自出面打了几个电话,结果一个晚上不到,这几家背后的公司股票开始大跌,三天之后,就被Dream以极其低廉的价格收购了。

而那几个小太妹,社会女,则直接被起诉,为了能让他们付出应有的代价,李想不仅改了她们的年龄,还难得找了关系,翻找了她们各种偷鸡摸狗,网暴、校园暴力罪行,最后以五年到十年的有期徒刑为终结点。

刚开始家里还为他们找关系,找着找着自个儿公司也折了进去,细问之后才知道他们得罪了谁。

连个屁也不敢放的收拾东西滚出了京城,前后不到五天的时间,这些人的家就驱逐出了京城,足以可见Dream本尊在京城的影响力有多大了。

当然,他们也没机会爆出迟木梓的真实身份。

虽然木梓流产了,但因为身体素质好,所以在医院住了一个星期,就被苏祁接回了家。

在医院的时候,天天都有记者蹲守,以至于家里人愣是没敢去看,就怕一个不小心上了头版头条。

出院以后,也没回自己家,而是被接到了四合院儿。

这是苏祁第一次来到木梓的家,看到这么一座完整的四合院,内心的震撼堪称排山倒海。

而迟家、木家的能力,也在一遍又一遍的刷新自己的认知。

“你们那房子啊,明显已经被曝光了,以后别回去住了,就住在家里,苏祁你也是,你们俩既然结了婚,就先在这儿住下,也好方便我给木梓好好进补,你们的旅游结婚也取消了吧,你去忙你的公司,我闺女就交给我来照顾,”

“爸,妈,对不起,都是我不好。”

“行了,这件事也不是你的错,都怪这死妮子太猖狂,也不看看自己什么情况,居然敢去动手,这次就让她长长教训。”

木梓没想到自家老妈这么不给她面子,说好的护女狂魔呢?这落差,是不是也太大了点儿?

苏祁住到四合院后,骨头也跟着过来了,COCO已经归西,它的孙子孙女已经满院子跑了,如今骨头累了,四条狗竟成了四合院儿的一道风景线。

不愧是大家族,倒座房也被他们改建了一下,成为了临时客房,所以家里人再多,也够住。

迟木梓住院的事儿,被Dream公关团队压制了下来,看似无波无澜,可是京城突然消失了这么多的企业,又同时被Dream所收购,这当中你要说没有什么关系,就白在这个圈子里混了。

聪明的人一下就猜出来苏祁背后的力量不简单,那些想要落井下石的,势必得掂量掂量自己有几斤几两。

别看苏祁现在沉寂下来了,他日会达到怎样的高度,谁也不好说。

肖晓是娱乐圈唯一知道事情真相的人,在她知道木梓流产之后,心疼了好长一段时间,想要来看她,被木梓安抚了。

“我没事儿,你年底有多忙我知道,不用担心我,也不用担心苏祁,我们都很好,倒是你,合约什么时候到期?”

肖晓诧异的反问她:“你什么时候对我的合约有兴趣了?怎么?你们两口子要签我啊?”

原本只是句玩笑话,没想到迟木梓笑了,她这一笑,肖晓觉得浑身发毛。

“不是吧迟木梓?你们俩真的要单打独干了?”

虽然肖晓也有自己的工作室,不过却还得需要挂靠大的经纪公司,她不像苏祁根基稳健,她成名的年头尚短,也不是什么顶级流量女星,顶多算比较努力的二线小花,有名气,但不算人尽皆知。

于是迟木梓将他们即将成立Dream文化传媒公司的事儿跟肖晓说了。

结果肖晓直接挂了电话,杀到了她的家里,其实等她看到处于保护区内的完整四合院儿的时候,就已经意识到迟木梓身份不简单了,到了她家里,看到他家墙上的奖杯,照片的时候,她就已经觉得眼前发黑了。

“行啊你大小姐,隐藏的够深的啊,我们同学这么多年,居然都不知道你家这么……,”

她甚至找不到什么合适的词来形容自己此时此刻的心情,想着得亏人家对这一行没兴趣,要不然就凭自己当年占了人家的资源这件事,就足以被她削一顿了,摸摸自个儿有些发凉的脖颈,肖晓直接拍桌子。

“这还犹豫什么啊,当然要解约啊,哪怕赔上我的所有身家,我也要跟着你干,你是我的好姐妹,好资源一定会给我留着的对不对?”

塞东西不能掉出来检查 第二章

又一次没有成功的整到大哥,不过霍天皓并没有因此气馁。

其实,从霍天皓记事,他没有一天停止对大哥的整蛊,说是整蛊,不如说复仇来的更贴切。

一个5岁,一个9岁,怎么看好像都不会有任何牵扯。

早先霍天佑和霍天佐商量的要报复这个三弟,可是老妈护着,妹妹守着,兄弟俩也没得逞,除了偶尔会相互仇视一下,也没什么深仇大怨。

更何况,霍天皓对二哥很稀松平常啊,要说复仇,那应该是两个一起对付猜对才对。

可霍天皓偏偏对大哥穷追猛打,任谁说都不管用吗,认死了似得。

老太爷霍震霆曾经请教过寺庙的方丈,虽然不说封建迷信,但是他仍记得当初霍天佑和霍天佐出生时,霍家大宅被劈死的那棵老杨树。

现在霍家大宅是在老宅的基础上扩建的,老杨树在当年建老宅的时候就有,算起来树龄起码上百年了。

以往也有过打雷下雨,可是从没有被劈过,更别说被劈死了。

寺庙的方丈并没有给出准确的答复,只是在测算霍天佑兄弟俩的生辰八字时变了脸色,直说天机不可泄露,最后什么也没问出来。

后来,霍震霆想起当时苏老说过三个好字,找来苏老问了半天,苏老只说曾经在一本古籍上看过类似的事情。

说是上神下凡历劫,会有天降异象,而那天恰好阴云密布,倾盆暴雨,可兄弟俩一出生,立刻晴空万里,这显然不正常。

苏老回去后又翻看了很多古籍,也找到一些蛛丝马迹,只是说出来任谁也不会相信。

古籍上曾说过,上神下凡历劫分很多种,若说霍家俩兄弟是上神下凡历劫,倒是有一种很符合,那就是神位太高,凡人无法承受,必定会借物而出。

霍震霆听苏老说的一愣一愣的,沉默了很久才开口嘱咐老管家和苏老,说这事绝对不能传出去半个字,至于他信不信只有他自己清楚。

毕竟这种事太荒诞了。

随着霍老三的出生,霍震霆不信都不行了。

霍天皓从小就露出了武术奇才的天赋,没有任何人教他,他看过一次大哥和二哥学功夫就记住了,甚至打的比霍天佑兄弟俩还好,连兄弟俩还没打出来的招式,他都一一打出来了,可以说,在武学上能举一反五,是个武学奇才,天赋异禀。

为此,霍天佑特意日夜苦学,以便不被三弟比下去,也就是这样,他和现在的霍天皓也只能打成平手。

霍天皓这小子,别看出生时跟瘦弱的黑猴子似得,实际上他比霍家的任何孩子都要力大无穷,而且身手敏捷。

3岁的时候,他哭闹着要跟大哥拼命,霍磊霍远两个成年大男人竟然都按不住他。

这一点也不夸张,不然,霍天皓身高年龄都不如两个哥哥,却偏偏搞得老二霍天佐不敢得罪他这个三弟。

尝试着得罪霍天皓的人,到现在为止都没啥好下场,也就是霍天佑太聪明了,所以霍天皓一直都不成功。

而霍天佑真正的身份说出来的确很雷人,他乃是上神文曲星下凡历劫,更雷人的是,三弟霍天皓是武曲星下凡历劫。

塞东西不能掉出来检查 第三章

“我以为什么事是,你想要神仙水,我给你三瓶就是了。”

兰苍随口问道。

他几乎垄断了盐边的神仙水的供应。

尤其是过了今晚,等到他统一了盐边的黑势力,建立当地的冥市,他还可以向上头索取更多的神仙水。

他还要将神仙水的买卖扩散开,从中部妖盟,再到西南妖盟、东北妖盟、西北妖盟乃至华国之外。

兰苍正打着如意算盘,哪知道楚楚想了想说道。

“我想要一百……五十份。”

“行……慢着,你要五十份?”

兰苍嘴角肌肉抖了抖。

“你要那么多神仙水干什么?”

他狐疑着盯着楚楚。

楚楚觉醒后,妖力有所进步,可只是一般意义上的进步。

她的实力,也就比大妖强一些,距离妖将还有一些距离。

这种修为,喝一份神仙水,至少需要三天时间才能彻底消耗光。

伍十份神仙水,那已经是相当于她半年左右的用量了。

此前,楚楚也从未要过那么大分量的神仙水。

现在的神仙水的质量虽然比以前稳定,副作用也不明显,可那终归是神仙水,上头可是说明了,不能妄用。

“我想要冲击妖将。你应该也知道,辛霖和那个讨厌的凌月也到了盐边。我上次,遇到了她们,险些吃了大亏。”

楚楚假装镇定。

“你不要去惹她们,那个凌月,很可能是妖王之女,她看着很弱,可那个辛霖却有些棘手。况且,她们都在训练基地,你不要乱来。”

兰苍当然知道楚楚和凌月的过节。

凌北溟已经死了,没什么危险,可那个辛霖……

“我听说了,那个辛霖居然是宁家的人。”

楚楚不屑道。

旁人怕宁家,她可不怕。

“你是不知道宁家的厉害,宁家的那个老头非常难对付,妖王级别都未必是他对手。”

兰苍警告道。

“所以,我更要突破到妖将,免得下次再遇到,我吃大亏。毕竟,你和须乐也不能一直在我身旁,我总得学会自保。”

楚楚说着,满脸期盼,望着兰苍。

“五十份,是不可能的。那得值多少钱,上头每天给我的神仙水的份量也不过三十份,我给你三十份,已经是极限了。”

兰苍想了想,说道。

“那怎么够,如果你不答应我,我就不理须乐了。你应该也知道,他对我有多痴迷。”

楚楚咬咬牙。

“你别乱来。眼下组织正想法子控制中部妖盟,到了最关键的时候,你要是和须乐闹僵了,会打乱我们的计划。”

兰苍一听,急忙道。

“那就五十份,一份都不能少。”

楚楚半点不松口。

“楚楚?”

那边,须乐已经结束了对话,走了过来。

楚楚却是拉长着脸,也不理会他。

“楚楚,别闹了,五十份就五十份,我拿给你。”

兰苍揉揉眉心,对这个妹妹,他实在没什么法子。

他今晚准备了不少的神仙水,目的是为了消灭薄情时,以防万一,收买人心。

楚楚这一拿,拿走了三分之一,兰苍不免肉疼。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