淑蓉第二次找卫老止痒、高级会所俱乐部5换 乱群

用力啊,短篇肉辣全集目录列表
2021年1月30日
东北农村大炕乱肉续 很肉到处做1v1青梅竹马
2021年1月30日

淑蓉第二次找卫老止痒 第一章

1940年7月9日,晚8时,侯家村。

“报告,根据前线情报,日军小坂步兵中队,已经越过戚家山,向侯家村以急行军态势奔来。”

“好!”孟绍原大喜:“赖颂声,你是在最前线的,你知道的清楚。”

“没错。”赖颂声立刻说道:“小坂步兵中队之前被安排在戚家山的南面阵地,负责侧翼防守,现在,整个中队都被调往了侯家村,也就是说,日军阵地的侧翼已经露出了一个破绽。日本人这是急于歼灭咱们,不管不顾了。”

“我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孟绍原眉开眼笑:“他妈的,才派来一个中队。”

“孟处长。”赖颂声嗫嚅着说道:“一个中队,咱们就够呛了。真要来一个大队,估计咱们连一个小时都守不住。”

“来不了。”孟绍原非常肯定地说道:“194师必然在夜间发动全面反击,夺回戚家山。一旦到了天亮,日军会再度进攻,戚家山将反复易手,也就是说,咱们其实是在和194师互相配合,互相呼应!”

“话是这么说。”梁同老成持重:“可咱们都不是职业军人,真要正面面对日军,够呛。孟处长,你还是给弟兄们训下话,提升一下他们的士气吧。”

“可以。”孟绍原心里盘算了一下:“立刻把弟兄们都召集起来!”

……

1940年7月9日。

入夜,194师展开全面反击。

而重点攻击方向,则是之前由小坂步兵中队防御的侧面。

此时,日军防御部队刚刚紧急调动,侧翼门户大开!

一个小时的酣战,在全师官兵的奋勇作战之下,戚家山的副山头重新回到194师手中。

在前线指挥的丁仁旭,迅速命令部队乘胜突击!

他刚刚接到了来自师部的密报:

孟绍原指挥的军统,正在侯家村吸引日军的火力!

……

侯家村。

连同卫队在内,近四百好军统特工被集中了起来。

孟绍原从来都不喜欢给别人说长篇大论,从来都不喜欢讲大道理,可是今天晚上不一样了。

得有一些振奋人心的演讲是不是?

“弟兄们!”

孟绍原清了清嗓子:“我是苏浙沪督导处处长,上海区区长孟绍原!”

队伍里顿时一阵窃窃私语。

孟绍原,“盘天虎”孟绍原居然亲自出现在了这里!

“弟兄们!”孟绍原让大家安静了下来:“日军犯我宁波,侵我国土,镇海,是宁波之门户所在。镇海丢了,宁波沦陷不远!我国民革命军194师全体将士,正在前线浴血奋战,和倭寇死战到底!

咱们都是特务,不用执行一线作战任务,可现在倭寇就在我们的对面,怎么办?放任他们进来,让侯家村遭到日本人的蹂躏?没错,咱是可以这么做,咱现在可以连夜突围,可是将来呢?

日本人会冲进侯家村,烧毁这里的房子,杀害这里的老人孩子,强尖这里的女人!然后,就是宁波了。你们中的绝大部分人都是宁波人,你们的父母会被杀害,你们的姐妹会被强尖。宁波,会成为下一个南京!

淑蓉第二次找卫老止痒 第二章

尸体保存完好,气温较低,连尸臭的味道都没有,也正因为如此,其面容很容易辨认。

赵佶深居简出,认识其相貌的人并不多,但这些朝堂上的大佬们,对于赵佶的模样再熟悉不过。

只是在棺材口边看上一眼都意识到那并非赵佶。

仅仅是一个身材和年龄与赵佶相仿的男子,甚至连样貌都出入很大。

“这不是太上皇。”

有人惊道。

随之而来的是众人之间的窃窃私语。

“这是怎么回事?太上皇不见了?”

“是张俊迎接错了人,还是金人根本就没把太上皇放回来?”

“不太可能吧,我们又不是没见过太上皇,金人用假的太上皇根本骗不了我们。”

“这也很难说,毕竟金人这么容易就把太上皇放回来,本来就很可疑金人的真实用意。”

“但这也说明,太上皇有可能还活着?”

“活着?”许多人望向赵榛,这个时候看到棺材里躺的不是赵佶,心里最为复杂的大概就是赵榛。

暗杀赵佶这种事情,赵榛没法和张俊挑的太明,细节方面赵榛也不知道张俊到底做了什么。

杀错了人?还是真的只是金人派个假赵佶回来逗他的?

周围的大臣,似乎提醒了赵榛。

“这事情最好找张俊问清楚。”

显然也只有张俊知道发生了什么。

“先回城再说。”

赵榛解下了自己身上的素衣,既然棺材里装的不是赵佶,那也没必要披麻戴孝。

其他的大臣亦是效仿,去了衣服,许多人多少有些失望,本以为能蹭次大席,这一出乌龙搞下来,那估计是没的吃了。

“陛下……那这棺材?”

有人问道,但这样的问题让赵榛都懒得回头,不是赵佶的尸体,谁会把这不知名的棺材当回事。

许多人路过这装着尸体的棺材,但赵榛不发话,其他人也没法去管。

棺材确实是好棺材,金丝楠木啊……那可是棺材之中的劳斯莱斯,老值钱的,但这玩意就算很值钱,正常人贪了也不吉利。

直到最后,众人散去,只剩下孤零零的棺材放在城门外,被狂喜的拾荒者拆了去换钱。

……

张俊被关在皇城司的地牢之中,一个专属于赵榛的私人监牢。

有的人是赵榛特点的钦犯,在地牢中享受着额外的照料。

关着张俊这事儿,是做给外人看的,事关孝道,不得不如此。

地牢里的张俊除了没有自由之外,吃喝玩乐之类的和外面也没多大区别。

甚至连皇城司的头子丘庚都亲自过来陪张俊喝酒。

在张俊被下狱的时候,丘庚就知道如何处置张俊了。

皇城司的亲兵和赵榛有着不成文的默契,在发布拿下命令的时候,如果以右手指人,那么被拿下的人进了地牢里,就往死里搞,反之,以左手指人,则是善待的意思。

不过想来也是。

张俊毕竟是国丈,就算犯了错,也最多只能是小小的惩戒,过几天就放出来罢了。

丘庚这一点拿捏的还好,在张俊刚进去没多久,就提着酒陪他解闷去了。

“说起来奇怪,既然要迎接太上皇,陛下为何不派我们皇城司的人过去,还要劳烦张国丈。”

淑蓉第二次找卫老止痒 第三章

要让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秘密警察头子陈金宣一决定倒戈,“越华文艺研究会”就放弃了给越闹越凶的佛教徒“火上浇油”的计划。

吴廷瑈想不到最信任的部下会背叛自己,在二哥担任主教25周年庆那一天按计划行动,政府控制的电台、报纸全部把矛头对准“华人集团”,一时间舆论大哗。

“越华文艺研究会”和“工投系”控制的媒体早有准备,一条一条驳斥、铺天盖地宣传。

堤岸商业区、会安华人区罢市,在电力、通信、银行、交通及政府部门工作的华人罢工。一百多来自新加坡、印尼、马来、香港及菲律宾的华商纷纷接受采访,纷纷表示要撤资。

“第二代”

文学

华人撤资,“第一代”华人肯定会受到影响。

工厂关门、公司倒闭,去哪儿上班,靠什么生活?几乎所有华资企业的越南工人,在有心人推波助澜下纷纷上街游行示威,举行各种反对活动。

782支股票全线大跌,皮阿斯特与美元的实际汇率由53:1,一下子跌到96:1。在银行有存款的人,资产一夜之间缩水近一半。一百多万通过投资股票保值的股民,损失更为严重。

经济一夜之间崩溃,社会一夜之间变得更动荡,人们不约而同涌向商场、市场或小卖铺,疯狂抢购各种生活日用品,像是到了世界末日。

相比之下,佛教徒制造的那点混乱实在算不上什么。

吴廷瑈早预料到华人集团会作出这样的反击,已做好“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心理准备。

然而,他万万没想到的是,陈金宣居然在最关键的时刻临阵倒戈,命令内政部警察系统在十几个城市同时展开抓捕。把应该组织煽动人民围攻华人区、工业村的秘密警察及特种部队,全部在第一时间控制住了。

陈金宣不但抓人,而且声称这一切全是南解的阴谋。

等吴廷琰和吴廷瑈反应过来,听命于陈金宣的一些警察。已经进驻接管了政府控制的大小媒体,大肆搜捕电台、报社里那些挑起民族-矛盾、破坏国家经济、给社会制造混乱的“南解分子”。

值得一提的是,他的行动受到美国方面高度赞扬。

手被砍了,嘴被封来了,接下来只能看“越华文艺研究会”和“工投系”控制的新闻媒体唱独角戏。

在铺天盖地的宣传下,人们终于知道“第二代”华人是工投公司通过招商引资请回来的,人家来越南投资建厂冒着很大风险。终于知道华人为国家经济、人们就业作出了多大贡献。

终于知道华人一样在与南解战斗。西宁军人公墓、西贡军人公墓、祯沙军人公墓里躺着三千多名烈士。终于知道第四战术区之所以有那么多华人将军,是有其历史原因的(从工业村保安队改编而成)……

芳容、阮氏妹、潘克氏莲、费清芳等十几位家喻户晓的明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泪流满面地说,正在发生的一切,肯定让民先生伤透了心!

南越尽管一直处于战乱中,但经济一直没崩溃,人们终于意识到要么出国招商,要么出国推行越南商品的民先生,为此做出了多大贡献。

必须请民先生回来收拾残局,他要是不回来经济就真崩溃了。

钱不值钱,而且会随着华商撤资变得更难赚。涉及到所有人的切身利益,所以在这一问题上的态度,普通老百姓、政府公务员、军队士兵甚至连政治上的反对派保持惊人一致。各种请愿书、请愿电,纷纷飞向工投公司头顿总部。

尽管民先生确实被伤透了心,但他依然没让大家失望,确认人民并没有把南越华族当成客居南越的中国人,而一样是越南共和国公民之后。搭乘美国航空公司班机飞抵西贡。

为迎接民先生的归来,新山一机场人山人海,到处都是鲜花和掌声。

在机场简短的见面会上,李为民就拯救已几乎崩溃的经济发表了一番讲话。

他恳请所有在南越投资建厂的商人相信政府,相信南越人民,不要急于撤资;呼吁所有上市公司承担更多义务。立即筹集资金积极回购各自公司股票,尽可能挽回股民损失;宣布在海外增发3亿美元工投债券,所筹资金全用于公路、水电站、农村水利工程等基础设施建设,拉动南越经济发展……

他回国本身就是一个利好消息,得知他要回来时持续暴跌的股市已不再下跌,现在更是有上涨的趋势。

吴廷琰和吴廷瑈再傻也明白反击他们的不只是华人集团,一些政府内部人员、军队高层和美国方面在这一问题上已达成一致。他们几兄弟已成为真正的孤家寡人。

李为民没去嘉隆宫,甚至没在西贡久留。

在近百个国内外记者追逐下,去卡蒂纳街股票证券交易所探望损失惨重的股民,在帆船酒店召集东亚银行、西贡银行、南洋银行……等四十多家金融机构总裁开会,去堤岸商业区及平东工业村稳定民心。

一个工业村一个工业村实地考察,马不停蹄参加各行业团体代表的会议,然后又率团出国招商引资同时推介越南商品。

“越华文艺研究会”和“工投系”在最短时间内把坏事变成好事,用很少的钱,回购到之前高价发售的股票,那些上市公司老板成了整个事件的大赢家。

在别人看来,这件事给“工投系”及南越华人敲响了一个警钟。

所以工投公司及第四战术区把精力几乎全放在保持内部稳定上,工业村管委会、军队、工厂全部在统一思想,三天一大会,两天一小会,全在忙于“民族团结”。

被抢了一次风头的佛教徒再次活动起来,几千和尚尼姑集中在顺化庆祝佛祖诞辰2527年。在此之前,为庆祝吴廷俶担任主教25周年,顺化满城天主教旗帜飘扬。在顺化照看皇城的吴廷谨,竟然在这个时候发布一项禁令:严禁僧人悬挂佛教旗帜。

为此,佛教徒展开一系列抗议活动。警察竟然向手无寸铁的群众开枪。被害者中有一个妇女和八名儿童!

事态再次回到历史的轨迹,佛教徒抗议,和尚自-焚,陈丽春口无遮拦,美国政要忍无可忍……

“工投系”刚遇到一次前所未有的危机,正在解决内部问题,新上任的驻越大使洛奇。只能把政府换届的重任交给杨文明、陈善谦、黎文己等国-军高层。

唯一与后世历史不同的是,总统卫队抵抗不那么坚决。吴廷琰和吴廷瑈没能逃出嘉隆宫,被冲击嘉隆宫的政变军人打成了马蜂窝。

杨文明领导的军人执政团上台,不仅要向与自己权力平行的美国驻越军援司令部开刀,试图要华府调走他们不喜欢的陆军四星上将保罗-哈金斯,而且要改编第5步兵师,收编第四战术区的第25、第26和第27师。

忘乎所以,把华盛顿方面搞得很尴尬。

不管怎么说,他们刚上台,要多少给他们点面子。

考虑到保罗-哈金斯任期已至。美国方面决定由西点军校校长、威斯摩兰四星上将接任,算变向满足了他们的要求。

“工投系”同样作出一些妥协,同意整编第5步兵师,但只移交防区和武器装备,军官士兵一个都没给他们的留。至于收编第四战术区,这是原则性问题,李为民、陈世国等“工投系”大佬毫不犹豫拒绝了。

双方关系太过紧张。直接影响到中西部地区的军事行动,洛奇大使出面斡旋。考虑到李为民影响力和号召力太大,有他在军人执政团根本放不开手脚。

最终,双方达成妥协,李为民被“流放”,辞去工投公司董事长职务。出任越南共和国驻南非大使,下六省军政保持现状。

事实上证明,杨文明并没有想象中那么能干。

上任之后西贡仍一片混乱,和尚尼姑继续闹事,自-焚的宗教人士比吴廷琰执政时更多,他手下那帮人既没行政经验,又工作散漫。贪污腐化比吴廷琰时期有之过而不及。

推翻吴廷琰时如日中天的光环慢慢褪去,美国人不再看好他,对他很失望。老百姓同样不满,人们再次上街游行示威,要求他下台。

第一战术区司令阮庆和西贡京畿司令陈善谦决定取而代之,1964年1月30日,也

文学

就杨文明执政几个月后,伞兵、坦克、装甲车以演习为名开进西贡,给市民上演了一场不********。

杨文明被革职,其革命理事会成员黎文金、武装部队司令兼国防部长陈文敦、内政部长尊室订及公安部长梅友春被拘押看管。12人革命委员会解散,已成为阶下囚的杨文明被邀请加入三人军事执政团,并出任主席,整个一“捉放曹”。

不过他这个有名无实的主席也没干几天,不到半年,就被阮庆和陈善谦放逐到国外。

就在这期间,美国总统肯尼迪遇刺,副总统林登-约翰逊上台。而曾被强硬的洛奇大使,认为很有潜力的阮庆,上台之后同样干得不怎么样。

他太急于表现,想把国家治理好,可是佛教徒、学生团体及一些反对派人士,发现他有走向独裁建立中-央-集-权的倾向,又开始上街游行,反对他的声浪越来越激烈。发动政变,自己一样上台,一样可以戴上将星,对他不服的一些军内军官也反对。

然而,不是所有人运气都有他这么好。

第三战术区司令杨文德、副司令林文发试图发动政变,结果半小时前阮庆、空军司令阮高祺、总理潘辉适等高官全去头顿度假了,情报工作没做好,政变部队在西贡扑了个空,于是出现两个政府,三个指挥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