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的馊子8;被被多人用道具玩弄调教

夫君的大东西,五个闺蜜的疯狂互换
2021年1月29日
变乱家庭:高冷教授h
2021年1月30日

年轻的馊子8 第一章

在司马懿惊恐的目光之中,只见白人骑在战马之上,在众人的注视之下,缓缓地来到了白济得身旁。

而白仁嘴角带着一丝淡淡的笑容,轻轻地招了招手,只见身后的士兵待着被五花大绑的司马昭来到了司马懿的面前。

“父亲!”此时的司马昭看到远处的父亲,顿时面色露出了一丝惊恐之色,语气有些激动的对着自己的父亲喊道。

“你想都不要想了,雒阳城的军队早已经被我控制住了。”白仁看着司马懿目光有些惊讶的样子,轻轻地露出了一丝微笑,然后语气有些得意地说道。

原来白仁早就在当太尉的时候,便安排了自己手下的心腹之人位于军中,而自己打算今天对付司马懿,于是特意带领着陷阵营的军队前去控制掌管洛阳的禁军,而陷阵营本来就是非常强悍的军队,普通的军队对于他来说根本不是对手,再加上别人的军队之中还有自己人,很快就有一半的人倒戈,于是白仁轻而易举的就抓住了司马昭,并且控制了整个雒阳城内的军队。

“白子符,你故意假装死亡欺骗我,我尽然没有料到你真是奸诈。”此时的司马懿面色有些恐慌的看着面前的白仁,语气有些不甘心的说道,他实在没有想到这家伙竟然会装死来欺骗自己和世人,并且在自己成功的时候,突然杀出来夺取了自己胜利的果实。

司马懿心里非常有些不甘自己如今可是陷入了绝境,不但帮白仁解决了曹爽,而且还得罪了曹爽身后的世家大族,如今自己又要成为他的阶下之囚。

“白子符,我算你厉害,你能否饶过我一家老小的性命,我愿意在此自杀。”司马懿此时知道自己已经无路可退,目光有些冰冷的看着那一脸冷笑的白仁,语气有些平静的问道。

白仁嘴角露出一丝无奈的苦笑,然后轻轻的摸着自己的胡子,语气带着一丝玩味的对着司马懿问道:“司马仲达,你可是一个聪明人,连你都不会放过曹爽家一人,你觉得我会放过你司马家一人吗?正所谓斩草还需要除根,免得到时候留下什么祸端!”

“白子符,这一次还真的是你赢了,我司马懿服气了,白子符,你给我等着,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司马懿听到白仁的话,嘴角露出了一丝苦笑,语气有些无奈地对着白仁说道。

司马懿知道自己如今已经躲不过去,眼中浮现出自己这人生的种种,最后露出了一丝无奈的苦笑,然后默默地握紧自己手中的宝剑,然后直接向着自己脖子上面砍了过去。

一代野心家司马懿最终在众人的目光下直接自刎而死,白仁终于战胜了挡在自己面前的最后一人,白仁此时心中并没有什么开心的感觉,反而是感觉到有些怅惘,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如今自己再也没有和自己能够匹敌的敌人了。

“父亲!”司马昭看着自己父亲惨死在自己的面前,顿时面色露出一丝恐惧之色,然后语气有些悲痛的大喊道。

“送他们上路吧!”白仁默默地闭上了眼睛,然后语气有些阴沉的对着一旁的白济说道。

白济听到自己父亲所说的话,点了点头,然后吩咐手下的士兵直接将司马昭给斩杀,然后冲进司马懿的府邸之中,将司马懿全家老小全部斩杀殆尽。

而刑场这一边,司马师正带着自己手下的军队正在对抗着邓艾所统领的兖州军队,最后当司马师得到自己父亲和一家老小全部被杀的消息,面色露出了一丝绝望之色,最后直接在众人的目光之下自刎而亡。

如今司马氏一族全部被斩杀,没有一人存活,白仁吩咐邓艾等人处理雒阳的现场安抚百姓,自己则带着白济缓缓的向皇宫之中而去。

皇宫之中郭太后和皇帝曹芳正面色有些紧张地看着白仁带着白济缓缓地走进了他们的视线之中。

“太傅,不,丞相,你还活着。”曹芳此时目光露出了一丝惊讶之色,语气有些不可置信的说道。如今现在发生的事情是在给他太多的惊吓。

前些日子司马懿解决了曹爽,结果把曹爽一族全部杀了,结果司马懿刚刚解决完曹爽以后,白仁突然就火了过来将整个司马家也顺便解决了。

年轻的馊子8 第二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年轻的馊子8 第三章

“孙道长请任意施为,只要能将钰儿治好,本宫一切都不会追究!”

“谢娘娘,那老道这就着手准备。”

哪里有什么真的放手施为绝不追究?

长孙无垢说的是治好了才不会追究。

治不好?

呵呵,你觉得李承乾那急脾气遗传自陛下,还是娘娘?

之前孙思邈还真和李方晨讨论过开膛破肚这件事,按照李方晨话中的含义来看。

切开的皮,可以用针线缝补,但缝补之前切记要用烈酒浸泡。

孙思邈要做的,一是排除李方晨腹中淤血,二是检查五脏六腑的损伤。

如果单凭诊脉,根本无法让他判定,李方晨伤势究竟有多么严重。

而这么严峻的病情,孙思邈根本没有救活的可能。

他甚至不知道,开膛破肚之后,李方晨还能不能活下来。

可没有办法,他只能自己想办法。

一开始紧张无比,到后面冷汗不断。

每动一根手指头,都会让孙思邈犹豫很久。

腹中,一段肠道已经溃烂,其他地方还好,只是淤血堆积产生的压力,使得内腹各器官功能减弱。

即便如此,对于内科手术一窍不通的孙思邈,愣是耗费了四个多时辰,才结束。

“娘娘、太子殿下,老道我能做的都做了,秦王殿下能不能挺过去,只能看苍天是否庇佑了。”

切了一段肠子,然后重新缝补后,谁知道那肠子还能不能用。

孙思邈在赌,当初秦王殿下敢这么说,就证明他一定见过类似的情况。

实际上李方晨能不能活下来,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一个未知数。

“辛苦孙道长了,来人快带孙道长下去休息。”

绝口不提让孙思邈出宫,倘若李方晨没有醒过来的可能,那么等待孙思邈的,唯死而已!

救活了有功,救不活便是大罪!

屏退众人,长孙无垢守在李方晨身边,亲自给他擦拭身体。

看着李方晨腹部那一条令人惊寒不定的缝合线,眼中苦楚无法掩埋。

“我的儿啊,快醒来可好?”

令人绝望的三天,所有人都认为李方晨再不可能有醒过来的可能。

孙思邈甚至做好了偿命的打算,可一直陪在李方晨身边的长孙无垢注意到了一个细节,李方晨的手指动不自觉的活动。

忙命人再将孙思邈给招来,令其诊治。

孙思邈松下一口气,“殿下最多三日便会苏醒,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长孙无垢可受不了对方隐瞒自己任何事情。

“只不过殿下气血亏空,无长寿之像。”

“你的意思是,本宫的钰儿命不久矣?”

“十年!老道只能保证,十年之内,殿下与常人无异!”

十年吗?

也好,这十年,你就乖乖守在本宫身边,当个乖孩子

文学

长孙无垢心知,孙思邈已经做到了最好,换做其他人来,能不能治活都是一个问题

文学

“这件事,不必告诉太子和魏王他们!”

“娘娘,殿下呢?”

“钰儿他,还是不要说的好!”

孙思邈摇头道:“娘娘,恕贫道失礼,这件事老道必须告诉殿下。”

长孙无垢皱眉道:“给本宫一个理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