闺蜜让我看她和男朋友做,邻居寡妇水好多好紧

相亲第一晚就日了 校花露营被弄得欲仙欲死
2021年1月29日
t大校花陈若芸校花全文阅读:教室调教张腿坐讲台
2021年1月29日

闺蜜让我看她和男朋友做 第一章

这个任务发布出来,刘坤却没什么兴趣,主要是感觉有些难。

十万积分抓一个人,可系统是杀一个鬼子才一积分,那就代表这人非常难抓。

所以他打算让郭轩宇派人抓去,自己坐收渔翁之利。

“郭旅长,你听到了吧?看样子你得派人把他们的组长抓住,不然还真问不出什么有用的。”刘坤转头看着郭轩宇说道。

郭轩宇哪里知道对方心里的目的,还以为是在帮他分析,立刻点头,对着肇庆辰下令:“传令马上封城,你亲自带人给去抓人,百姓所有人不许上街,给我挨家挨户的搜!务必抓住所有的鬼子。”

“是!”

“记住,不许破坏老百姓的东西!”

“明白!”

肇庆辰敬礼后立刻离开了牢房。

时间紧迫,得马上关闭所有城门,不然容易被对方跑了。

“刘坤老弟,这个刺客现在怎么处理?还能问出什么消息吗?”郭轩宇走到鬼子刺客面前,皱着眉头问道。

刘坤瞥了眼依旧满脸恐惧的鬼子刺客,挑了挑眉毛。

鬼子刺客一看,吓得一哆嗦,赶忙开口说道:“我说!我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们!”

“嗯,说吧,我们听着呢。如果你敢撒谎,后果你应该猜得到。”刘坤冷笑着威胁道。

刺客已经被吓破胆了,刘坤一笑,就想起自己被折磨的过程,赶紧把自己知道的一切都说了出来。

因为他的级别太低,知道的消息并不太多,有用的更没多少。

“没有了?就知道这些?”刘坤站起来,抓起匕首,缓缓走到鬼子刺客面前。

“没了!真的都说!”

感觉鬼子刺客真的没有什么可问出来的了,刘坤直接一刀切断了他的喉咙。

他的果断出手,让郭轩宇一愣,看了眼死不瞑目的鬼子,忽然觉得自己应该从新审视这个年轻人。

“郭旅长,剩下就交给你了,等抓住了隐藏的鬼子,麻烦通知我一下。刚才的酒劲还没过,我还要回去睡一会儿。”

刘坤扔掉匕首,揉着有些微疼的脑袋。

他酒量真的不咋地,喝了这么多,又被下了药,自然不可能跟没事人一样。

再看郭轩宇,早就醒酒了,这差距着实不小。

“没问题,刘坤老弟赶紧休息吧,我这边一有消息,立刻通知你。对了,兄弟也别去酒楼了,就在这军营休息吧,我让人给你安

文学

排房间,如何?”

“可以,我也不想走,脑袋晕乎的。”

随后,郭轩宇赶紧让人带刘坤等人去休息,他这边也开始忙活起来。

众人被安排在了一个大户人家的房子里,很干净,周围也被人团团保护起来。

已经有过一次刺杀,郭轩宇了可不想刘坤再被刺杀,不然这关系就真不好往回拉了。

进了院子,刘坤并没有立刻休息,而是将众人都叫到了屋里。

示意众人都坐下。

“大伙儿来分析一下,看看那个刺客的组长会藏在什么地方?”

刘坤坐在凳子上,阿莲在他身后帮他揉着太阳穴。

闺蜜让我看她和男朋友做 第二章

夏天讲完了他的故事,董亮和郑英奇生出一种复杂的情绪——就拿郑英奇来说,他经历了好几个世界了,可不管是给老美打仗还是当八路,都没有像夏天这样悲剧的经历。

开局炮灰,中间打怪升级到了最后,还是被当做了炮灰、可以牺牲的对象,实在是悲催。

“和你一比,我这国军经历还真够走运了,”秦锋自嘲:“我还真得感激下楚团座了。”

董亮斜了这货一眼,呵,感激?你这感激的方式倒是挺特别啊,把人打包送给老对头啦!

郑英奇笑道:

“不管怎么说,老夏做的不错,比我所知的原剧情好多了。”

“何止是好多了,”秦锋莫名的说道:“你是没回过七连,等你回了七连你就知道了。”

“这里面有什么说道?”郑英奇不解,秦锋卖关子:“等你以后去了7连你就知道了。”他心里怪异,要是老郑知道夏天是7连的第三百个兵,他该怎么称呼夏天?

秦锋是七连改编后进的7连,是七连五千号往后的编制,但七连传承的精神他一直不敢忘却,休假时候会经常回到七连——七连的连史他很熟悉的,但上次回去却愕然发现连史变了,解放战争中的战绩多了一个“俘获国军军部”的战绩。

现在算是明白缘由了。

“不说就不说。”郑英奇不以为意,小年轻还想吊我胃口?回去再练练吧!

夏天从以往的回忆中醒来,轻笑一声,朝董亮说:“老董,要不,说说你的故事?”

“我没啥好说,再说的话……读者老爷得造反了,”董亮努嘴,“看人现在都快塞满酒吧了,估计快要开始了。”

“到底是要干什么?聚集了这么多兵……”郑英奇目光从喧嚣的酒吧中一一扫过,酒吧里大概有九十个人左右,每个人身上的气质惊人的相似,和他们这桌一样,一看就是一群“兵”。

他本来想说兵王的,但回想起刚才王斌和那个更神秘的家伙的表现,他没好意思说成“兵王”。

“听他们的口气,无非是演习的那一套喽,”秦锋不在意的说:“他们觉得我们跟菜鸟差不多,又认为我们自己认不清自己的能耐,所以想要通过这个让咱们认清自己的逼数。”

“话糙理不糙!”夏天伸出大拇指夸奖,郑英奇则说道:“没有三两三,谁敢上梁山!他们既然敢摆出这龙门阵,肯定比我们想象中的更强!”

其实从之前王斌和神秘人的话中,能感觉出来,郑英奇眼中的生存任务,在对方看来是送分任务,他们甚至还是对方眼中的菜鸟——没有强大的本身,敢视一群兵王为菜鸟吗?

“强不强战场上见真章!我就不信咱们四个真是他们眼中的弱鸡。”董亮终究是有些不服气,不是自大,而是因为一次次的剧情世界经历,让他有自信的本事。

他们四个,谁不是经历过一次次生死磨难的?

要不是有系统,每个人至少死了三四次了,险死还生的次数就更不用提了,这样丰富的经历,即便是一头猪,那也得是一头战斗猪不是?

“老董这话不错,强不强战场上见真章,能把咱们揍成死狗,那是咱们技不如人,那咱们回去苦练,要是光知道口出狂言,”秦锋摩拳擦掌:“咱们就让他们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四个人一起笑了起来,这才是他们这种兵王的心态嘛!

……

二楼。

“这批菜鸟的心态还行嘛,兄弟们,之前摆出来的龙门阵好像没吓到他们。”

“你没看发来的资料吗?这次是从一批高评分轮回兵中选的尖子,你以为是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新人啊!”

“谁注意看那个,反正都是一群菜鸟!”

“你这心态不对,小心翻船!”

“切,一群菜鸟而已,还都处在轮回训中,能让我翻船?能让我翻船的还是菜鸟吗?”

“也对,估计他们想象不到这‘生存训练’有多残酷!”

“欸,今天第一兵团的五个队都有人来是吧?要不咱们比比猎杀成绩?下批结业兵挑选的时候,就按照这一次的猎杀比例进行分配?”

“又要赌啊?那这个赌是不是有些过分?万一有人不认账怎么办?”

“四队的,别把我们想的跟你们一样龌龊!”

“这叫有备无患,我怕你们关键时候自打耳光!”

“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们三队从来都是愿赌服输!”

“我们一队也没吃干抹净不认账的说法!”

一群人在二楼的大厅中喧嚣的吵闹着,吵闹声中,一场以猎杀数字定输赢的赌局就这么展开了——从每个人脸上的表情判断,他们每个人都是想促成这个赌局的。

王斌晃着一个酒杯,笑吟吟的看着大厅里这些喧嚣的促成了赌局的家伙,露出一丝古怪的笑意,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有万分的把握是不是?

那……就让你们尝尝翻船的滋味。

“老王笑眯眯,阴谋一大堆!”一人走了过来,愤愤的评价王斌现在笑眯眯的样子,随后不客气的拿起王斌身边的酒瓶,瓶口对准嘴巴后就咕嘟咕嘟的往肚子里灌,王斌没好气的看了这厮一眼,鄙夷的说:

“牛嚼牡丹!”

“都是大老粗,装什么高雅?”来人不客气的回击,搁下酒瓶后,道:“我从脸上嗅出了阴谋的味道。”

“你过敏了。”

“呵,咱哥俩谁不晓得谁?按照系统的惯例,不应该单单拉过来九十个人就开一波送分训练的,这里面要是没你的手脚,我田字倒过来写!”

王斌呵笑:“要脸不?”

“名师出高徒!”

“没什么阴谋,就是想敲打下这群家伙。”王斌努嘴指向大厅:“这几年对面挺安静的,也没有派精锐出来,咱们第一兵团这几年练出来的老鸟,真以为自己成老鸟了,呵,让菜鸟收拾下他们吧。”

“就知道你没安好心!果然不出所料!不过……我喜欢!”

王斌无奈的摇头,这家伙啊……

他看了看手上的腕表,看到上面的数字变成了“90”后,说:“人齐了,你喊喊,让每个队出两个人,和新人凑够一百人开始‘送分训练’吧。”

“干嘛非要凑一百个人?”

“主世界最近出了款游戏特火,百人大逃杀!我借鉴了下不成吗?”

……

一楼大厅,郑英奇正想问夏天话呢,眼前的景色突然一变,本来身处酒吧的他们四人,突然出现在了外面机场,随着他们站起,就连眼前的桌子和凳子也在一阵扭曲后没了踪影。

“草,什么情况?”

闺蜜让我看她和男朋友做 第三章

“哦!”在听到对方的话之后,李安之等人一时间呆在了当场。之前的时候李安之在和刘采春讨论这个问题的手就曾经考虑过有可能是墨门的人在参与这件事情,现在琴儿听到对方这样说,似然已经打过预防针了,但是一时间还是有点让人震惊。

“怎么墨门也掺和进来了!”刘采春在听到这话之后,一脸疑惑的问道。

“某怎么知道,”李安之无奈的抽动了一下嘴角,接着说道:“问一下眼前的这个家伙不就好了!”

李安之说完,又一次将视线看向了躺在地上的卖糖人的家伙。

“说说吧,你们为什么要掺和手雷的事情,”李安之看了一眼对方之后1顿了顿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接着说道:“或者,你可以先跟某说一下,你们是怎么知道手雷这件事的!”

思考了一会儿之后李安之才想起来,这个问题的最开始是这些家伙到底是怎么知道自己手里有手雷这种东西的,毕竟,虽然在明面上大家都知道大唐的士兵在这次盐州之战中获得了胜利,但是作战的具体细节除了一些高层却是不清楚。

所以,在特战卫所的士兵看起来十分平常的手雷,在其他的兄弟单位看来却还是一个神秘的事物,也正因为如此,李安之很好奇墨门的人是怎么知道的手雷的事情的,如果往很不好的方向思考一下的话,很有可能是朝廷的高层中已经有了墨门的渗透,如果是这样的话,李安之是不能接受的。

“嘿嘿嘿,想知道吗?”对方经过刚才李安之的折腾,现在不说是奄奄一息也差不多了,在听到李安之的话之后,只是对着李安之微微一笑说道:“某不告诉你!”

“呵呵,你要是就这样告诉某,某还会觉得这件事没意思!”李安之看了对方一眼说道:“要的就是你不肯说,而是在某的严刑审讯的情况下说出了自己知道的事情,否则的话,这件事怎么变得有意思呢!”

李安之朝着对方微微一笑,随即将手里的抹布朝着1对方的嘴里塞了进去。

对于这种情况来说,李安之也是有自己的心得的,尤其是面对这种已经被洗脑的差不多的人,一定要不能在他面前暴露自己的想法,最好的做法就是顺着对方的想法往下接,在某个特定的时间

文学

突然打断对方的话,这样一来,对方不知道自己的路数,就会搞不明白李安之想要干什么,而李安之需要做的就是在不断的审讯中找到对方精神最薄弱的时候,一击中的。

就像是现在,如果李安之在得到对方不配合的消息的时候瞬间暴跳如雷,纳闷正好落入了对方的陷阱中,至少会让对方在精神的方面鄙视自己,那么,这样一来,在两个人的斗争中,至少在精神层面,李安之就已经处在了劣势。

而没有出乎李安之的预料,在看到李安之的表情和动作之后,对方也是满脸的不可思议,就在这样的状态下被李安之又一次塞进了抹布。

“让某看一下,现在从哪里开始!”李安之笑着看了一眼对方之后笑着说道:“呀,小郎君的手指好漂亮,就从这里开始吧!”

李安之话音刚落,还没有等对方反应过来,手掌一用力,对方的手指就在自己的手中被硬生生的掰断了。

“呜呜呜!”而在李安之将对方的手指掰断的瞬间,随即出手捂住了对方的嘴巴,防止惨叫传出来。

“好玩吗?”李安之感受到对方的身体一直在自己的怀里不停地扭动,而李安之的声音就像是来自地狱的传声筒,不停地在对方的耳边不停地叫着。

“要不,再来一次吧!”李安之并没有在掰断第一根手指的时候就将嘴里的抹布拿出来,而是在自己话刚说完的同时瞬间又一次将对方的另一根手指掰断了。

“呜呜呜呜!”这一次,对方的身体扭动的更加剧烈了,但是毕竟已经被李安之绑起来并且被李安之用力的抱在怀里,所以即使是对方再怎么扭动,李安之也可以将对方的整个身体控制在自己的手中。

而一旁的刘采春和九哥在看到李安之的动作的时候也是毛骨悚然,刘采春在看了一会儿之后直接离开了房间,而在李安之看来,九哥之所以没有离开,很大的原因是因为对方碍于面子。

当然了,周围的环境并不能影响李安之的操作,审讯,还是要继续下去。

“咔咔咔!”随着几声骨头碎裂的声音,被李安之压在身下的家伙刚开始的时候还可以挣扎着扭动身体,在扭动了几次发现没有用之后,不知道是因为累了还是适应了,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好了,你现在可以说了!”李安之此时将对方嘴里的抹布抽出来,看着五官已经有些扭曲的对方,笑了笑说到。

“某,某只是负责定期保护这个工匠回家休息,其它的,并不知道啊!”对方在听到李安之的话之后,断断续续的说出了自己知道的事情。

“所以,人在哪里呢?”李安之默默的点了点头,接着问下一个问题。

“城外拒马村外的山里!”对方稍微扭动了一下,但是不仅仅是身体上传来的疼痛,还有李安之得压制让他无法动弹。

“哦,那个也是你们啊!”李安之听了这话之后笑了笑,之前的时候线索查着查着就断了,李安之还好奇,是谁有这么大的能量,现在看来,倒是能够理解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