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个闺蜜的疯狂互换 限H紧致

小莹的乳液计全文阅读4,乱亲生子小说
2021年1月29日
公交诗晴 新婚之夜疯了一样要我
2021年1月29日

五个闺蜜的疯狂互换 第一章

库萨和看最还有些懵懂的儿子,显然他不知道戒日帝国发生了什么,于是叹了口气说道:“戒日帝国的都城被这个使团攻陷了,财富被洗劫一空!你有没有看到他们带来的货物?很可能都是曲女城的物品!”

喀瓦德张张嘴,显然这事情给他带来很大的冲击,茫然的摇摇头说道:“戒日帝国的曲女城被攻陷了?”

库萨和点点头。

喀瓦德努力回想装船的货物,然后说道:“他们的货物都是丝绸,茶叶,还有一些很贵重的东西用箱子装着。我估计也不是曲女城的财物,毕竟

文学

曲女城的东西,在我们这里卖不起钱,在他们国家能卖的起价钱。”

库萨和来了兴趣:“这样说来,他们携带的货物非常的值钱?”

喀瓦德点点头说道:“就丝绸有3万匹,茶叶有几万神圣米纳!还有红糖几十万神圣米纳。另外有贵重的东西几百箱!”

库萨和点点头:“红糖?是什么糖?贵重的东西又是什么?”

喀瓦德:“红糖!黄色带点红色的糖,很甜的,比蜜还要甜!贵重的东西,我不知道是什么?”

库萨和听到是糖,并不太在意,因为他是统治者,甜食很多,蜂蜜,麦芽糖,椰枣并不缺。所以也就不当回事,现在最重要的还是使团的态度,希望从里面找到一些蛛丝马迹:“那你有没有看到他们对我们的敌意?”

喀瓦德很认真的想想说道:“这到没有!听使节说!他们非常看重和我们波斯的友谊!”

库萨和将信将疑:“如果是这样那就最好!对了,他们有没有说怎么贩卖商品?”

喀瓦德:“说是拍卖,到时候邀请整个泰西封的贵族和商人,参加拍卖会!”

库萨和想想说道:“这样的话,价格肯定高。你去问一下,能不能我们底价购买一些?”

喀瓦德:“我问了!说明天就可以派人采购!按起拍价的8折给我们。”

库萨和点点头说道:“你和内总管马兹达去看看!买些珍贵的东西,当然更要选些盈利的东西。内库这几年都太穷了,如果能在这次贸易中盈利的话,我们的日子会好过的多!”

喀瓦德:“是!父亲!”

晚上库萨和在皇宫中举行了盛大的欢迎仪式。萨珊波斯文武大臣,贵族填满了整个皇宫大厅,很大一部分还是很少进京的封地领主。

东方来的巨大商团,打开进10年断绝的贸易,那个领主愿意错过分享巨额财富的时候?就连在一直在前线,赫赫有名的大将沙赫巴勒兹都派了使者回来参加,足见这萨珊波斯上下对这件事情的重视。

在官员的带领下,周之翎和柴绍,刘二牛还有送礼物的侍卫,进入一个巨大拱门,还有十多根装饰性的柱子,柱子下部是刻有着4丈多高宫墙。宫墙里面是一个巨大的广场,广场里有几颗稀稀拉拉的树木,数千禁卫军排列在广场中。

矗立在广场中间的是一个巨大的宫殿。这宫殿基砖石建造的,大约长200多长,50米那么高,中间是一个巨大的拱顶。

五个闺蜜的疯狂互换 第二章

经过一个月的准备,新书《江山绝色》于6月30日正式上传,原本巡洋舰准备续写张猛另一个个人奋斗版本,但不巧的是根据相关法律军事类被砍,巡洋舰准备了二十多万字的抗日剧情碰上了终结者,临时被冰封了,在此向大家道歉,希望哪天解冻后再献给大家欣赏。

好在巡洋舰准备了多个题材,经过一个月的准备,最终敲定《江山绝色》上传,新书大背景在北宋最后二十年,不会被河蟹,新书主角本着“娶妻当娶小昭,交朋友当交令狐冲,做男人当做乔峰,做人当做韦小宝”的信念,纵横北宋官场和风月场所。三贬蔡京、虐高俅、踩童贯,从底层做起,断断案,踩踩人,泡泡妞,吟吟诗,打打拳,一步步爬上权利顶峰,小日子潇洒而激情,用二十年时间重建大宋官场秩序,内修政治,外抗强敌,平西夏、收燕云、联辽抗金再现大宋辉煌。

靖康耻,崖山之后无中国,明亡之后无华夏,主角将改写这个悲剧。

新书的主旨相信大家看书名就知道了,江山与绝色,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官场争斗、绝色美女、神棍装b、大象踩人、当然巡洋舰的风格当中自然少不了恢宏的战争场面。

新书大致介绍到这,新书上传期间需要大家的支持,推荐票、收藏不要少,如果看得舒服,希望能够打赏鼓励巡洋舰一下,感谢大家一直以来支持巡洋舰,谢谢!

新书书号:3217226

链接:.qidian./book/3217226.aspx(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阅读。)

五个闺蜜的疯狂互换 第三章

“娘娘,臣有一事,还想劳请娘娘……”

直起腰身后,贾蔷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尹后说道。

尹后笑道:“甚么事,你且说。”

贾蔷正色道:“臣出征后,家里两府皆妇孺,无一能经事者。上一回,臣下江南后,便有人为害臣家里,险酿成大祸。臣厚颜,想请娘娘在臣走后,能稍稍看顾一些贾家……”

尹后笑道:“此事你放心便是,经过上一回,应当没有再一次了。你家里那些个惹祸的,如今也都差不离儿都规矩了。”又见李暄在一旁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的斜觑贾蔷,便笑道:“上一回五儿为了你可是狠闹了几回,你托本宫,不如托他。”

贾蔷却摇头道:“以臣和王爷的交情,再多说一遍,都是侮辱了友情和义气。”

李暄闻言一怔后,登时眉开眼笑起来,勾肩搭背道:“算你识相,会拍爷的马屁,哦?”

贾蔷冷笑一声道:“改明儿王爷出去耍子一圈,府上有事,我也不需你说……哎哟,我忘了,王爷离不得京,那就没法子了,只能让你……”

“曹贼住口!爷今日与你不死不休!”

看着闹成一团的二人,尹后也是哭笑不得,又暗啐一口。

看向贾蔷那张俊秀的比寻常姑娘还清秀的脸,再想想他的嗜好,不由摇头。

可不就是大戏《战宛城》里面的曹贼么?

喜欢别人的老婆,还喜欢张绣的婶婶……

不过,如今贾蔷与她母子的关系,也终于到了这一步了……

人心可用。

尹后绝美的俏脸上,一双明眸微微眯起,嘴角弯起一抹美的惊心动魄的弧度……

……

布政坊,林府。

清竹园内,黛玉听闻这突如其来的消息,整个人都懵了……

好端端的,不过一日未见,今日就要上沙场,和凶残的骚鞑子厮杀了?!

饶是她近年来等闲不哭,这会儿也因这惊人的消息揪心、恐惧的落泪……

见黛玉掉泪,贾蔷忙哄道:“我只是去查案,宣镇有背景了得的内鬼,淮安侯都奈何不得,我持天子剑前去,并不是真正带兵上战场。我兵法未学一日,也未曾真正领过一天的兵,连纸上谈兵的赵括都不如。朝廷之上的衮衮诸公疯了,才会让我领兵上战场?”

听闻这番合情合理的解释,黛玉才止住了心慌,用帕子抹去脸上的泪水后,啐贾蔷道:“真不是好人,拿这样的事来唬人,心都快麻木不能动了……”

贾蔷呵呵笑着将她揽入怀中,道:“是我的不是,没来得及说明白。这样,回头回来时,我给你带个小羊羔如何?”

黛玉连搭理他的心思也无,倚在他怀里,平息着方才起的惊慌和恐惧。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幽幽问道:“几时走?”

贾蔷道:“明日一早出发,四百里地,急行军的话,也要走上几日。”

黛玉抬起螓首,望着他道:“那……几时得回?”

贾蔷摇了摇头,道:“不知……”见黛玉神情黯淡,贾蔷嘿嘿笑了声,附耳悄声道:“我是故意出去躲一躲的,内务府钱庄的雷是个惊天大雷,如今京城百姓都知道了,我从外面弄回来好多粮食,会使得京城粮价大降,造福于民。十万石运至京城后,粮价必然下跌。连外省也会有消息,朝廷会花两千万两银子买粮回来,明年即使灾年,也能让百姓有米可吃。

这现在可我的位置被人夺了,等十万石粮食到了后,就再无后续。连这十万石粮食也会被运去打仗,到头来,连京城百姓都捞不到好处。捞不着好处是小,如今北地打仗,粮食被拉去赈济,粮价势必上涨!

到时候,里外闹将起来,有人必名声恶臭!

我若在京,少不得还会被拉去顶雷出力。可我着实不愿给厌恶的人擦屁股,所以,尽量晚些回来。

不过别难过,咱们的日子还长,我又不是官迷,往后大把的日子在一起!等我回来,咱们正好成亲,洞房花烛……”

“呸!”

黛玉原就因耳边温热而面红耳赤,听到后面这些下流话,愈发连脖颈也红了,啐了口,星眸中似泣非泣,氤氲着一层薄雾,怒视贾蔷。

贾蔷呵呵一笑,也不理紫鹃就在一旁,低头吻上了黛玉的樱唇……

……

朱朝街,丰安坊。

尹家萱慈堂。

得闻贾蔷道明来意后,尹家太夫人一面打发人去请尹子瑜,一面惊诧问道:“这满朝文武,怎叫你去?可是有人又欺负刁难你?”

二太太孙氏也气的脸发白,道:“岂有这样的道理?你如今不是只一个五城兵马司的官儿?五城兵马司还能管到宣府不成?”

大太太秦氏倒是冷静些,笑道:“你可是忘了,蔷哥儿还是一等宁国府世袭武侯?他又才任过一年绣衣卫指挥使,想来皇上有让他去的道理。他又是好欺负的?到底有林相在呢。”

尹家太夫人摇了摇头,问道:“这是皇上的意思?”

贾蔷笑道:“是军机处举荐的,皇上征询了我的意见,只是此事自然没推辞的余地。贾家世受皇恩,如今国有难,要用到我,也没道理去推辞。虽辛苦一遭,终是为国效力。只可惜眼见过年,不能来给老太太和二位太太拜年,今儿算提前拜个早年罢。”

说罢,大礼拜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