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么的粗大满足了我下药|老张和老李互相换女

灌满白浊夹住不准流出,岳双腿之间
2021年1月29日
老旺秦芸雨1一400,小婕子系列小说
2021年1月29日

公么的粗大满足了我下药 第一章

李家的两兄弟,都是果决敢断,雷厉风行之人。李炎把伤口处理好,就直接往运河的方向去了。

李轩则直接用上了水遁术,潜入到了水下。

龙君的居处,当然不可能是在江底。否则当年大晋建国时的几场惨烈水战,得把这些龙君的宫殿都给打塌不可。

据李轩所知,这些龙君大多都是在水下面积宽广的洞**建造宫殿,然后借助人世间的香火,将之改造成类似于‘地府’般的存在,几乎半独立于世界之外。

不过这些龙宫的入口,统一都在水下。

这是因蛟龙不可离水,否则必将气力大衰。‘龙游浅水遭虾戏’这句话,可不仅仅只是民间谚语。

也只有那些登顶天位的真龙,才可遨游于九天之上。

李轩按照记忆中的位置按图索骥,来到了水下深处一座十丈高的无字石碑前,然后抱拳一礼:“诚意伯府李轩,前来拜见龙君!还请龙君不吝拔冗一见。”

可首先从石碑里面探出来的,是一只巨型乌龟的头部。

“诚意伯府的人?”

它上下看了李轩一眼:“以前没见过的面孔,可这股气息,这股血脉,的确是李乐兴的后人没错。你应该就是李承基的次子李轩吧?我听说过你。后生,请问你来此有何贵干?龙君他有事在忙。不是什么紧要的事,你最好别搅扰他,跟我说就可以。”

李轩心想这就是所谓的‘龟丞相’了,果然民间传说并非是没有缘由。

“是为镇江总兵林紫阳即将起兵造反一事。”

李轩注意到这只巨龟的瞳孔骤然一缩,他心神微动,面上却很平静的说着:“在下奉有

文学

当朝二皇子与南京兵部之命,特来请龙君相助。”

那巨龟却是微微一叹:“林紫阳?这一天还是来了,你进来吧。”

此时那石碑,竟然化作了一扇巨门。

李轩没有迟疑,直接跨入了进去。入眼的情景,与他在电视剧里面看到的龙宫自然大不相同。

这里的一切建筑都很大,且风格巍峨奇丽。值得注意的是,每一座的殿堂四壁都有圆形的孔洞,看起来就像是蛇洞。

里面的空间也很广阔,反正李轩一眼看不到尽头。

——出于礼节,他没敢用护道天眼观望。

那只巨龟,此时已全须全尾的出现在他面前:“跟我来吧!就在前面。”

它的身躯赫然有半亩大小,此时摇晃着尾巴,向前方一座大殿游了过去。

“这次也算是巧了,后生,我正打算为我那些子孙向你求个情。”

李轩狐疑的看着这位:“龟丞相此言从何谈起?李轩何德何能,有什么地方需要丞相你来求情?”

“是你那位丈人。”巨龟轻声一叹:“他现今在这条江上到处乱跑,在找三百年份的金鳌,还有虎妖,龙鳄。搞得我们这些龟族胆战心惊。”

李轩愣了愣,才意识到龟丞相在说谁,他不禁摇头:“江伯父可不是我的丈人,而且他钓的是金鳌,与你何干?”

“他说没有金鳌的话,三百年份的元龟也是可以的。”

巨龟全身打了一个寒战,一副不寒而栗的样子:“之前我被他放下的诱饵诱了过去,亲耳听到他这么说的,他还念叨了好几次你的名字。那不是你的丈人吗?可好奇怪,他为啥会对你这么好?”

李轩觉得解释起来很麻烦,他直接结束了话题:“这事我会与江伯父说的。”

那巨龟很是欢喜,而此时它已将李轩带到了巨大的殿堂前。随着这位伸出了一只爪子,在门上敲了敲,里面传来了一个气喘如牛,又饱含不耐的男子声音。

“什么事?你难道不知道我正在忙着?”

不知是否错觉,李轩听到里面传出了几声娇喘,还有轰隆隆的滚动声响。

“殿下,诚意伯府来人了。”巨龟很平淡的说着:“奉有当朝二皇子的教旨与南京兵部之令,为平林紫阳之乱前来借兵。”

“林紫阳那厮终于造反了?”

那男子的声音骤然高了八度:“你们再等等,等我办完这桩公务。我快出来了,嘿咻,嘿咻——两刻,三刻,至少得等半个时辰!”

结果半刻之后,那殿堂的门就打开了。

公么的粗大满足了我下药 第二章

魔云漫天,龙脉纵横。

这里是魔龙的天下,也是魔龙的祖地。

纳兰锦璃做梦都不会想到,她居然能够在这个地方随意挑选宝藏。

龙女此刻的心情可以用受宠若惊,茫然无措来形容。

就好像一个视财如命的穷鬼,突然发现了一山的财宝,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花,根本不知道该拿哪个。

这时候,安林仙帝站出来了。

“你应该拿这个魂龙仙骨用来粹骨,拿这个冥道龙脉心来冥思悟道,还有这个仙级天材地宝百幽草也是很重要的,濒临突破的时候服用,对于巩固龙之道基很有助益……”

安林仙帝对症下药,针对龙女的龙之一道,一一分析。

这是以仙帝的眼界指点一条康庄大道,是寻常仙人梦寐以求的待遇,纳兰锦璃就这样懵懵懂懂地按着仙帝的吩咐去做了。

“谢谢仙帝大人,真的十分感谢,我……我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纳兰锦璃眼眶有泪,感动得临表涕零,看着一山宝物,口水眼泪一起流。

“唉,瞧把孩子感动的。”安林有些好笑,道,“以后你们叫我安叔叔就好了,不用客气。”

“真的可以吗?”纳兰锦璃眼底有光。

苏沐和墨诗也都心跳加速。

之后,她们都可以向外人吹牛逼,说,我有一个仙帝叔叔了?

天呐,这样一想,她们都感觉倍感牛逼。

“当然可以,你们都可以喊我叔叔。”安林仙帝笑容慈祥,心里默默补充了一句,以后还有可能喊我霸霸呢……

纳兰锦璃吸收着黑龙之谷宝藏的底蕴。

安不浪同样没闲着,四头跟天仙媲美的天龙尸体,能够将他的神通逆龙九变突破到一个新的层次。

他找来黑龙之谷的古籍,以神识认真研读一番,随后便走向巨大无比的天龙尸体。

安林仙帝似乎感知到了少年的想法,出手将四具庞大无比的天龙尸体都炼化成三丈有余的小龙,甩到了安不浪的面前。

安不浪施展出逆龙九变,一股逆天而行的无上气势直冲霄汉,无比强大,不屈于任何力量,任何束缚,不甘于任何生灵之下。

龙鳞变,体表鳞甲紫光氤氲,神秘梦幻,介于存在与不存在之间。

龙血变,气血如龙,又可化天地万兽,为万兽尊主。

龙骨变,以浪为道骨,龙意为心,可化万千神兽,玄妙莫测。

而这个时候,他要开辟逆龙九变的第四变,龙脉变了。

安林仙帝看着如此初露峥嵘的少年,有些出神:“你终于还是踏上了这条路,逆龙九变的路……居然还修炼到了这等程度……”

别人不清楚,但认真研究过安不浪开辟功法的仙帝,还是十分清楚这条道的艰辛,剥皮换血之苦只是等闲,将骨头一次又一次打碎重铸,一次又一次肌体崩裂,神魂淬炼……

那根本就不是寻常人所能忍受的!

安林仙帝很开心自己的儿子没有娇生惯养,很能吃苦,但同时也心疼自己的孩子。儿子为了修炼这个功法,绝对承受了无法想象的痛楚,这又是父母很不愿意去想的事情。

但如今还能做什么?

只能无条件支持他罢了!

“这样吧,你将你这些日子的修为进展都给我展示一下,我来看看有什么可以帮你改进的。”安林仙帝开口道。

安不浪闻言,向父亲展示了金乌神瞳。

安林对此还能接受,并且做出了改进意见。

紧接着,安不浪又向父亲展示了自己的浪台。

这下连堂堂仙帝都懵逼了,这特么是个什么玩意儿?

为啥仙台上还能站个人啊?

为啥还有太阳月亮,有各种龙形图腾啊?

公么的粗大满足了我下药 第三章

“看来你是灰心失望了。”

“……是。”

“为何呢?”

“天下无敌都这样,那还有什么必要天下第一?”

“呵呵……”李澄空摇头失笑。

这宁观风看来天赋极佳,否则,如此简单的思想怎能踏入天外天境界?

这飞雪令心法确实有独特之妙。

宁观风看他如此笑,顿时不满,眼神变得犀利。

李澄空笑道:“你的追求还是挺简单的,不错不错。”

“王爷你这是骂我吧?”宁观风觉得这不像是夸奖自己的样子。

李澄空道:“天外天高手与天外天高手难道不相遇,你虽然能自保,可修为低,挨揍受辱是难免的,你难道受得住/”

“当然受不住。”

“那不发奋修炼?”

“……也对。”宁观风点头。

李澄空笑道:“天下无敌不能解决所有问题,但能解决大部分问题。”

“父王,我们告辞了。”独孤弦觉得再留下来,宁观风不知道还会说出什么冒犯的话。

这家伙对父王太不敬,偏偏不能收拾他,谁让他是赵茹的师弟呢。

“等一下。”李澄空笑道:“找到解毒的办法了。”

“这么快就找到啦?”宁观风半信半疑,话刚说完,“啪!”后脑勺挨了赵茹一巴掌

文学

赵茹蹙着黛眉冷冷瞪他。

“我就是好奇嘛。”宁观风忙道:“不是不信王爷。”

“闭嘴。”赵茹冷哼。

她脸庞寒冰顿释,化为笑容:“王爷,怎么解他这毒?”

“过来吧。”李澄空笑着招手。

宁观风看一眼赵茹,慢慢挪向李澄空。

赵茹手痒痒恨不得再给他一下。

但她手掌微一提,宁观风猛一下蹿到李澄空跟前,不给她下手的机会。

“哼!”赵茹冷哼一声,又看向李澄空:“王爷?”

李澄空笑着点头。

他肩头微一动,双手化为漫天指影,密密麻麻影影绰绰,看不清虚实。

宁观风被指影笼罩其中,身体颤动如筛,每颤动一下,脸色苍白一分,血色随着他颤抖而迅速褪去。

到了最后,他脸色好像一张白纸,且微微泛着青色,仿佛尸体的颜色。

“这……”赵茹不知不觉握紧了独孤弦一只大手,浑然不知攥得多紧。

独孤弦笑看她一眼:“放心吧。”

赵茹勉强笑笑,依旧紧攥着他大手,直到漫天指影倏一下消失。

李澄空满意的打量着宁观风。

宁观风的衣裳尽被冷汗打湿,头发也不能幸免,好像落汤的公鸡,英俊之相尽破。

“去换身衣裳吧。”独孤弦笑道。

“如何?”赵茹问。

宁观风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再好不过!”

他身体迅速虚弱,变得寒冷,好像往一个冰窟窿里钻,钻得越深就越冷,以至于快要僵硬,一丝力气也无。

他甚至怀疑李澄空是不是借机整自己,要杀了自己,否则怎会越来越严重,比无忧散还猛烈。

但随着指影消散,他感觉到一丝暖意从头顶涌入。

这暖意迅速流淌下来直至周身,自己好像泡到温暖的泉水里,仿佛要融化了一样。

轻飘飘,暖融融,又如同回到母亲的胎中,温暖而幸福的感觉油然而生,露出莫名的微笑:“好,再好不过了。”

修为在迅速的恢复,一会儿功夫,已然恢复到了巅峰之境,甚至隐隐有更向上一层之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