荡妇白洁;女配娇软绝色np文

我的极品岳坶全文阅读;年轻漂亮的老师8
2021年1月29日
灌满白浊夹住不准流出,岳双腿之间
2021年1月29日

荡妇白洁 第一章

网上的事热闹了一天也没消停下,预计热搜还得挂两天。

彦粉们很多人还不接受现实但大部分已经坦然了,“我爱的男孩终于还是牵起了另一个女孩的手。”

这个时候总归要走一些人……粉圈动荡不安在进行“历史大改革”,而正主在睡觉~

清晨第一缕阳光总是格外温暖些,宽敞的卧室内床上落满了光影。

一声电话铃响起,白淼连眼睛都睁不开直接去摸床头的手机,从眼睛缝里看了一眼是她亲爱的经纪人。

范娇总喜欢在她睡觉的时候给她打电话,真是让人讨厌。

窝在身侧人的怀里,白淼接听了电话,不出声听那边说话。

范娇说,“雅瑟和你解约了。”

“雅瑟?哪个?”

“你就一个代言,雅瑟口红。”

“哦,陈骐,正常,肯定掰。”

“你也是作孽惹上了邱杰,再告诉你一个不知道是好是坏的消息。”

“什么?”

“邱杰被陈骐接走了,好像是在家治疗,不知道她用了什么方法。”

“骐姐有钱挺好的,精神病院环境不好。”

“那你不怕那天路上你老公再被人捅了?”

范娇随口一问听得白淼本来还在闭目休息的眼睛瞬间睁大,上次中毒事件范娇和唐九彦遇上了,后来的事她从白淼这也有所耳闻,她是觉得有点不太安全,现在白淼也这么觉得了。

就在两人都沉默的时候第三个声音响起,唐九彦说,“正好我也想把他送我的还回去。”

这……影帝大大果然没忘仇。

没和范娇多聊,白淼挂断了电话,拄着头看着刚刚醒的人,“你可真记仇。”

“你帮他说话?”唐某人脸色几乎是瞬间沉了下来。

白淼可无奈了,她话还没说完不要这么着急生气呀!

手动将唐九彦的嘴角向上撑起白淼说,“我喜欢你记仇。”

还以为要说什么,唐九彦轻笑一声,“下次一句话放一起说。”

“德行!”白淼忽然把盖在唐九彦身上的被子向下拉了拉露出胸口那明显的疤痕。

唐若昀竟然让咱影帝大大留疤了!

白淼不说话就盯着他的伤疤看,唐九彦也不知她想什么便说,“你要是觉得丑,我可以纹个你喜欢的图案。”这是诸葛唐朔昨天给他出的主意,当时他的想法是头给他打歪,后来他真把他给揍了……

不过要是白淼不喜欢这疤的话,唐九彦是可以纹身的。

回神,白淼连连摇头,还要嗔怪一句,“我什么时候说丑了?你怎么随便给我扣锅呢!我可不接受!”

“我只是有点心疼你,无妄之灾。”白淼忽然有点小悲伤,唐九彦却很快给她灭了情绪,他说,“无妄之灾谈不上,反正我看他也不顺眼,情理之中意料之中的结局而已。”

“呵呵。”白淼翻了一个白眼,“您倒是真看得开。”

俯身落了一个吻在疤痕上,白淼说,“若真有下次,我帮你还回去。”

……

下午剧组拍摄

荡妇白洁 第二章

第770章大结局

“没关系的,我也忘记了。”

然后,夫妻二人从树上下来。

苏良辰先下来,然后在下面扶她。

南姜低下头,准备跳下来的,可又舍不得浪费这个浪漫时刻。

哼,她的二人世界啊,生生被破坏了。

又到一个好天气,夫妻二人出去约会。

“相公……”

“娘子……”

眼瞅着两张脸要挨近了,就在这个时候,出来挖野菜的人喊道。

“咦,大清早的,良辰,你们夫妻二人在草丛里面做什么啊?”

几个人齐刷刷的看着。

苏良辰微微一笑,挨个的喊了声。

“没事,我脚崴了,休息一下。”南姜笑道,眼底喷着怒火。

苏良辰,看看你找的好地方。

苏良辰:“……”

他也没想到会是这样,俗话说得好,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

书里面聚集着先人的智慧,书里面说的与女孩子约会最佳地点。

四处无人,风景优美。

他只是跟着书里面描述的地方,找了个稍加的符合约会地点。

谁会想到这里突然冒出几个挖菜的人。

约会泡汤,二人心情都不好。

中午。家里,趁着无人在家,夫妻二人在书房写字。

“娘子,字如其人,你欣赏一下我写的字迹好不好?”

南姜冷冷扫一眼,“趁着家里无人,你叫我来书房就是看你写字?”

“嗯。”苏良辰顿了顿,“我喜欢清静。”

“那你多清静一下。”

然后,南姜摔门而出去,到了屋外,她看了看天空,唉,我想谈恋爱怎么就这么难呢?

跺跺脚,南姜又回书房。

相公那么努力读书,我不能做祸国殃民的妖妻。

“娘子。”

荡妇白洁 第三章

“元哥,你觉得那孩子有问题?”赵熺觉得不可思议。

那孩子可只有十岁,十岁的孩子能有杀母嫌疑?这也太可怕了。

佳佳也附和,神秘莫测地道:“我也觉得他们兄妹有问题。”

“是,是,你和元哥一样都是小机灵。”赵熺笑着道。

元哥偷偷笑,道:“其实,我是觉得他说话有问题。”

佳佳也跟着点头:“我也是我也是。”

哥哥说什么都是对的。

“是是!”赵熺捧着闺女,佳佳也跟着笑,赵熠看不下去,睨着赵熺道,“过几日太后回宫小住,你把佳佳送宫里住两个月。”

赵熺傻眼了,抱着佳佳就跑:“住两天就行,住两个月那不是要我命嘛,走了走了。”

他走了赵熠觉得清净多了,喊了席面来一起吃了午饭,他叮嘱儿子好好保护宋宁,自己则回宫午朝了。

下午汤兴业带着仵作回来了,回复关于徐二母亲的死因,这个仵作是当年看着宋宁颅骨复原时的那个孩子,读了几年书后,十二岁就跪在意大利四门口要拜师。

宋宁收了他,学了一年,手艺虽还没到出师的地步,但这样一般性的验尸,他不在话下。

徐二的母亲的死因确实是颅骨骨裂,但骨裂纹明显不是摔在平地导致,因为没有其他边缘顿挫,所以更像是被重物击打而致。

“也就是说,徐二的母亲很有可能是被人谋害的?”宋宁问道。

“是!”

宋宁颔首,咬了一口苹果靠在椅子上没说话,过了一会儿她对汤兴业道:“你去将毛记的伙计喊来,我有话问他。”

毛记的伙计被喊来,宋宁问他:“我有个疑问,三年前文进的尸体被打捞上来时,已经在水里泡了三四天了,时值盛夏尸体面容很难辨认,你当时是怎么辨认的?”

伙计愣了一下,挠着头道:“是没错,脸都是肿着的看不出来是谁,但是可以认手。文进的左手的小指和无名指没有的。”

又道:“这还是他当年去要货款的时候,被土匪逮进了寨子里切断的。为此我们东家还陪了一百两银子。”

“原来如此。我听文进的妹妹蔡文氏说,三年前文进出事,也是去给货行讨货款?”

伙计点头:“是的。他是坐船去沧州要货款。”

“多少钱?”

“多杀钱?”伙计挠着头想了想,道,“两千四百两银子。”

“要到了吗?”

“要到了。店家给的银票,文进还摁了手印。尸体打捞上来的时候。在他口袋里还找到了泡稀碎的纸屑。”伙计叹了口气,比起文进的死亡,他更心疼银票。

“这样的银票能作废再印吗?”宋宁问伙计,她知道不能,但还是要问一问,伙计果然回道,“不能的。商家不肯再给两次钱,钱庄也不可能同意。”

鲁苗苗叹息道:“那这两千多两就打水漂了?”

元哥道:“上一次他讨要货款被剁掉手指,也丢钱了吗?”

太子聪明,已经不是秘密,伙计笑着道:“是,上回也丢钱了。丢了五百二十两。掌柜报官了也没有抓着山匪!”

“那真的佷巧合了。”元哥盘腿坐在褥垫上,撑着脸,一脸的深思,“他讨钱,两次都出事了!会不会有人和他过不去找他报仇呢?”

鲁苗苗也点头:“肯定是,不然两次都出事呢?”

大家都看着宋宁,宋宁接着问问题:“徐二和文进的关系好吗?”

“挺好的。徐二听文进的,糊弄几乎徐二就什么都听文进的。”伙计道。

“多谢你了。”宋宁道谢,丁不凡送伙计出去,宋宁对汤兴业道,“喊上兄弟,今晚咱们去抓人。”

大家都惊讶地看着她,元哥问道:“这、这就抓人了吗?”

“我、我申请一起。”鲁苗苗道。

“大、大人,去哪里抓人,抓什么人呢?”汤兴业问道。

宋宁笑而不语。

“母后。”元哥跳下来,抱住宋宁的腿,仰头看着她,“我也要去!”

宋宁对这个儿子没有不满意的地方,既长的漂亮、性格又好还特别的聪明,带他出门既不丢脸也不会拖后腿,她很乐意。

“成!今夜咱们去冒险。”

晚上宋延徐和宋世安邀请元哥回家吃晚饭,宋宁也省的回宫吃饭,就索性去了。杨氏得知她回家吃饭也和鲁张氏一起来了。

杨氏原本是要住在宋府的,但宋老夫人这个人太腻歪了,一天天浮于表面的捧着。诸如眼底悲凉,脸上却强装欢喜地喊杨氏为杨夫人,家里得了什么好的瓜果点心,先让端妈妈给杨氏送去。

关于这个现状,宋宁很乐意看,但杨氏不愿意,觉得每天一睁眼就拿腔作势的过日子太累了,她女儿都当皇后了,她就想一个人有个小院子,闲下来种菜养花自由自在,不用应付每个人。

于是宋宁给她弄了个院子,和鲁彪一家住隔壁。

鲁彪最近闹着想回阆中一趟,说要衣锦还乡。现在他们发达了,宋宁又当了皇后,他要不回去嘚瑟一圈,那就是死也不能瞑目。

这一点得到了鲁张氏的认同,而且,青苗兄弟都没有成亲,她还想回阆中物色一下。

于是夫妻二人并着鲁青青,决定等宋宁生产后就回去。

宋延徐没有续弦,他倒是想,但不敢。毕竟宋宁已是皇后,再给皇后抬继母,这事儿做也能做,但他连提一句的胆子都没有。

宋世柏考完秋试,就等两年后的春闱。宋世青的婚事当时可把柳青梅难了大半年。家里门槛都被媒人踩平了,她愁得做梦都在挑女婿。

最后也没盯着家势,选了一位家世简单清白的新进进士,托赵熠的福没将新姑爷外放太远,宋世青跟着去任上也能三节都回娘家住。

宋宁在宋府吃过饭,宋世安得知她晚上要去抓贼,闹着要跟着一起:“……你大着肚子呢,我必须要跟着保护你,要是你磕着碰着了,我可不得懊悔死。”

宋宁嫌弃不已:“就你这被掏空的身板,能保护我?”

“我的小祖宗,我这身板再没用,刀子来了我能挡一回吧?”宋世安摸了摸自己的胡须,更关二爷似的一脸的正义侠气,鲁苗苗道,“刀子来了,大人一脚就踢开了,你挡着还碍事!”

宋世安推开鲁苗苗,凑在宋宁面前:“你可谨慎点吧,你要是出事了,我也不想活了。”

“我们的关系已经到了同生共死的地步了?”宋宁把他推开,看着那一把胡须太碍眼了。

宋世安道:“你现在可不就是我身家性命。没你,我能逍遥自在,想打谁就打谁?”

宋宁黑脸。

“祖宗,您吃饭吧,多吃点。”宋世安扶着她坐下来,一桌子人围着她转,吃饭喝汤冷了热了,你一句我一句宋宁头都开始晕。

晚饭后,又开了一桌子马吊,稀里哗啦打马吊到戌时,宋宁看了看时间,推了牌:“弟兄们,干活去。”

于是鲁彪三父子,元哥、宋世安以及乔四都跟在后面,要不是拦着宋延徐都要跟着。

“这都要临盆了,你站着指挥就好了啊。”宋延徐叮嘱,又和杨氏道,“您合该劝一劝。”

杨氏劝不动,又不敢跟去耽误了宋宁的事。

好在一个时辰后,来报了说平安收工明日审讯,大家才松了一口气。

这边,宋宁和一干子“弟兄”出宋府的大门,就碰到了赵熠和阑风几个人,他们正预备进门,赵熠问道:“……现在就去?”

“嗯,很快。”宋宁问他,“事情做完了?晚上吃饭了吗?”

“随便吃了几口,奏疏太多了,烦!”说着瞪了一眼儿子,“快点长大!”

元哥点头:“父皇我在努力呢,今晚吃了一大碗饭。”

赵熠还是觉得慢,他太想和宋宁两个人去浪迹天涯了。

一行人到文家巷子对面。对面有一间卖炒货的铺子,店家正在挑拣瓜子,就看到宋宁一行人进来,他站在铺子中间惊呆了。

大晚上的,等来了皇帝和皇后和太子。

“你铺子被我们征用了,一个时辰后我们就走。”鲁苗苗道。

宋世安左右打量:“正好,来点瓜子花生米。”

宋宁没反对。

“行行,小人给您几位新鲜炒上。”店家要跪被乔四拉起来,“炒吧,别耽误时间。”

元哥好奇,和鲁苗苗一起跟着店家炒瓜子去了。

就瞧见灯火昏暗的炒货店,像过年前一样的繁忙,大半夜生炉子呼啦啦的炒瓜子,时不时有孩子说话声,格外的热闹。

对面的巷子里,黑漆漆的,文家也没有点灯。

店家炒了瓜子花生米,众人围着吃瓜子儿说话,忽然盯着门口的阑风道:“有人!”

哗啦一下,大家都凑门缝看对面。

黑漆漆的巷子里,鬼鬼祟祟出现一个人,冒着腰走到文家的门口,轻轻叩门,过了一会儿门从里面的打开,那个黑影进去了。

灯依旧没有点。

“文六安住家里?”宋宁问乔四,乔四点头,“他说他不害怕,要带着妹妹住家里。”

要知道徐二和徐姚氏的尸体还停在东厢房。

这孩子的胆子真大。

院子门关上,众人就开了门,大摇大摆过了街道去对面了。

店家看着手里的银子,又看着离开的人们,擦了擦汗咕哝道:“这犯人也是福气,由大周最尊贵的人来蹲守抓他。”

店家愣怔的功夫,对面已经传来哀嚎声。

宋宁马路都没过完,院子里的“战斗”已经结束了。

这事儿,换成乔四他们谁来都行,一个人就解决了。可今晚加上汤兴业他们,出动了几十个人。

“主要太闲了,治安太好了,闲的这么一个抓捕犯人的任务,大家都抢着来。”宋宁遗憾地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