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极品岳坶全文阅读;年轻漂亮的老师8

我的极品岳坶全文阅读,受委屈离家出走被惩罚
2021年1月29日
荡妇白洁;女配娇软绝色np文
2021年1月29日

我的极品岳坶全文阅读 第一章

收起了屠双双,陆隐下一个带出来的,是释乌杖。

是时候跟这位老朋友谈谈了。

释乌杖走出,与陆隐对视,“你是陆隐”。

陆隐现在保持着玄七的样貌,听到释乌杖的话有些惊诧,尽管他打算以真面目交谈,但如今却是被释乌杖识破,“什么时候认出我的?”。

“第一次见面,崖镇”,释乌杖道。

陆隐皱眉,“崖镇?那时候你就认出我了?”。

释乌杖平静道,“我自认心志坚定,但毕竟是人,是人,就有弱点,我想回到地球,回到那个让我踏上修炼起点的地方,我想家乡的水,想家乡的人,做梦都想,对你自然印象深刻,记起无数次”。

“那么多年,亏你还记得我”,陆隐笑道,恢复容貌。

释乌杖怀念,“家乡人”。

三个字,让陆隐莫名的温暖。

“为什么在遗失道院没跟我相认?”,陆隐奇怪。

释乌杖道,“情况特殊,我没有绝对的自由”。

“有人限制你?”,陆隐目光一变。

释乌杖摇头,“不算限制,只能算是,考核,因为我,留名木人经”。

“木人经?”。

“木时空至高无上的宝典,木之主宰所创,凡留名木人经者,皆有可能被木之主宰收为弟子,我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被盯着”。

“木三爷?”。

释乌杖摇头,“都有可能,未必一定是木时空的人,六方会某种程度来说是一体”。

陆隐想了想,“应该是止兵吧”。

“有可能”,释乌杖道。

陆隐明白了,或许留在哪个道院,就会由哪个道院的强者监视,那天屠双双对他们出手,看似石娇第一个赶到,然而止兵不比她慢,甚至更快,早已隐藏虚空,之所以能反应过来,或许就跟监视释乌杖有关。

“你到底得到什么天赋了?让木时空那么在意?”,陆隐真的好奇,这个问题他问过释乌杖,释乌杖之前一直隐瞒。

释乌杖抬手,一丝丝浑浊的光芒自陆隐体内而出,汇聚到他掌中。

陆隐惊奇看着,他没觉得体内有什么东西没了,但这些浑浊的光芒是怎么回事?

“珍妮奥纳,你对她,有愧疚?”,释乌杖打量着掌中浑浊光芒问道。

陆隐瞳孔陡缩,脑中浮现一张面孔,那个女人死寂一般看着他,带着哀愁与落寞,让他呼吸停滞,“你?”。

释乌杖挥手驱散浑浊光芒,“我获得的天赋,名为业果,任何人自出生到死亡,都会对某些人,某些事心怀愧疚,没有人可以坦荡的过一生,即便孩童也可能因为某些原因导致愧疚的产生,这是无法避免的,这些愧疚,乃至负罪感,便是业果,我可以抽取业果,化作同等的伤害返还给对方”。

陆隐心中掀起惊涛骇浪,还有这种天赋?怎么会有这种天赋?简直无法相信。

释乌杖与陆隐对视,看到陆隐眼中的惊讶,“得到这个天赋的时候我也觉得不可思议,但宇宙奇妙,确实存在这种事,自从得到这个天赋后我就在想,或许这宇宙,是一个可以被量化的存在,无论是战力,行为轨迹,心情,过往足迹,还是恩德,罪孽等等,都是可以被量化的,任何人,任何生物,植物,动物,

文学

或者死物,都可以被量化,或者说,设计”。

“你经历了什么,在某种看不到的高度便会为你记上一笔,而我,恰好可以看到这一笔”。

陆隐瞳孔闪烁,不可置信吗?确实,但他也有骰子天赋,同样不可置信,点将台,封神图录,哪个可以被解释清楚,正如释乌杖说的,一切都可以被量化,一切,都可以被记上一笔,那么记这一笔的,是什么?是宇宙本身?还是超越宇宙存在的某种至高无上的存在?

人类的历史轨迹是设计好的吗?连罪孽,愧疚

文学

都可以被记一笔,这些更应该可以吧。

“怪不得你能留名木人经,怪不得木沐那么紧张你”,陆隐惊叹。

释乌杖毫无保留的告诉了陆隐,这个秘密并不比陆隐骰子天赋差到哪里去,可以看人的愧疚,读取愧疚,等于可以看到那个人的记忆,这是相当可怕的天赋。

“你就不怕我对你出手?”,陆隐忽然道。

释乌杖淡笑,他基本没笑过,此刻笑起来格外诡异,“有些事天注定,逃也逃不过”。

陆隐怪异,是这样吗?看了看释乌杖高高举起已经干枯的手臂,这种人怎么想的跟正常人绝对不一样,如果他一早暴露骰子天赋,根本活不到现在,那这算不算天注定?难怪他能获得这种天赋,简直奇葩。

我的极品岳坶全文阅读 第二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我的极品岳坶全文阅读 第三章

杨宇防看到自己的机甲被对方的障碍所挡,只好命令机甲原地悬停,同时睁大双眼仔细观看,发现那几个站在空间站门口的人面部依旧一片模糊,看不清楚,心里不禁有些迷茫起来,他正想开口询问,那个充满权威的声音又在他耳边响了起来:“看来你来这里一定是找人的,这里有你的亲戚或熟人吗?告诉我,我可以立即带你找到他。”

“你是谁?为什么要帮我?”杨宇防有些迷茫的发出脑波。

“我是这里的向导,当然要帮你了,你叫什么名字?来找谁?我想他一定是你的亲戚了。”听到杨宇防的反问,那个声音又响了起来,只不过这次显得异常亲切和缓。

杨宇防听后下意识的回答道:“不错,我想找……”

他刚说了5个字,突然发现眼前一黑,空间站的景像眨眼间已经消失不见,紧接着,身体高速向下俯冲的感觉就充斥了他的脑海,面对无边的黑暗,他的心猛的一颤,本来有些迷茫的心立刻清醒了过来,开口大叫道:“晓飞,你在干什么?”

以此同时,他睁大双眼,却发现眼前除了黑暗还是黑暗,想自己控制机甲,机甲却没有任何反应,只是一味的高速俯冲,他的身体立刻剧烈颤抖起来,嘴里不由自主的啊的一声惊叫起来。

听到杨宇防的惊叫后,理查德的声音立刻响了起来:“不要害怕,是我在控制机甲回母舰。”

理查德的话音刚落,杨宇防就感觉心中的恐惧感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与此同时,他那刚刚因恐惧变得清醒的大脑也迅速昏沉起来,一股突如其来的困意,令他原本睁大的双眼迅速闭合,身体也开始放松停止了颤抖,随着一股温暖的感觉将他的身体包围,理查德那低沉的声音又在他的脑海响了起来:“小杨,今天的任务已经完成,你马上开始休息吧。晓飞,立即控制机甲飞回侦察母舰。”

理查德的话音刚落,杨宇防就彻底失去了一切知觉,沉沉的睡了过去。

晓飞接过机甲的控制权后,控制机甲飞进侦察母舰,接着,在理查德的命令下走到他旁边的座椅边,放倒座椅躺了上去。

晓飞刚系好安全带,就接到了传输今天行动录像的命令,它立即接通了理查德的人工智能,开始传输录像,大约20分钟后,录像传输完毕,它也开始了休眠。

在它的一边,理查德快速看完录像,闭目思考了一会,迅速接通总部,开始和总部共享有关信息,同时观看总部发布的搜捕信息。

在看到总部已经停止大规模搜捕,只留下一部分人,在一些重要路口进行监控后,他有些失望的回想了一会,继续向下看了起来。

很快,他就找到了关于汐月空间站的相关信息,到目前为止,这个空间站的服务器系统并没有完全开放,只有观光、安全反黑和模拟训练服务器任何地球人员都可以进入,负责汐月空间站的观光和空间站人员培训等工作。

昨天,空间站的主体服务器虽然参与了今天郝尔德所乘货舰的入关测试工作,还对外做了宣传,却没有上线,因此郝尔德的信息根本不会从地球的卫星无线网泄露出去。

不过,太空货舰到来的消息显然引起很多人的好奇心,消息公布不久,汐月空间站的开放服务器就遭到大量黑客的攻击,由于空间站的反黑客工程师们早有准备,这些黑客的攻击毫无所得,有些黑客反而将自己的信息暴露了出来。

在这些被抓到的黑客中,有一个声称自己是曼蒂的手下,这人对郝尔德何时离开空间站来地球特别感兴趣,总部已经派人去调查这个黑客。

看来史前遗迹的曝光,并没有打消对方对这件事的兴趣,他们探索这个遗迹,到底是为了什么呐?这个拥有如此高科技的神秘势力,如果不是银河系联邦的叛军,那会是谁呐?真是令人头痛啊!看来只有抓住对方的核心人员,才能揭开这件事的谜底了。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想来对方的黑客一定会有所察觉,从而停止对空间站服务器的攻击,如果确实是这样的话,敌方要想探查郝尔德的消息,只有隐形接近空间站了。

对方既然有隐形机甲,那么空间站还是有可能被对方的高性能隐形侦察机窥探的,不过想到空间站强大的防备力量,还有各种尖端探测设备,对方直接攻击或者窥探空间站可能性应该近乎为零,自己似乎没有必要立刻飞过去碰运气,寻找对方的踪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