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黄情欲小说:紧致嫩小被硕大撑开

教官在我两腿间疯狂肆虐;臭丝袜
2021年1月29日
玉势绳子双腿分公主,新婚同事紧窄
2021年1月29日

纯黄情欲小说 第一章

“报告,日军正在向侯家村逼近。”

负责侦查的吕成田赶了回来:“距离这里大约还有半个小时的路程。”

“知道了,准备作战吧。”孟绍原从来没有那么平静过。

他妈的,真要遇到硬茬子了。

怕吗?

谁说不怕谁是小狗!

问题是,大战在即,身为长官,决不能在部下面前露出丝毫畏战。

这个长官,当的好苦。

“你是不是害怕了?”吴静怡忽然低声问道。

“我怕?我怕谁?”孟绍原嘴硬地说道。

“我知道你怕了。”吴静怡笑着:“每次,你有重大决定的时候,总是喜欢拿着烟不抽,在手里玩着。现在你看你自己在做什么?”

孟绍原手里拿着一支没点着的烟,翻来覆去的把玩着。

“现在又没有什么重要决定要你做,你就是害怕了。”吴静怡微笑着说道。

“太了解一个人不是好事。”孟绍原一声叹息:“姐姐哎,你好歹给我留点面子吧。”

吴静怡握住了他的手:“我发现我真的喜欢你了。你害怕,可你还是这么做了。你大多数时候不要脸,可是该要脸的时候,你还是要的。

文学

就好像现在,你是国军中校,你没给军人丢脸。”

说着,她郑重其事地说道:“如果真的守不住了,你先跑,你尽力了,不丢人。我帮你断后。我是你的女人,除了你,没人能碰我。关键时候,我知道怎么不被日军俘虏。”

“一般电……小说里,你说出这句话,那就是要死了。他妈的,俗不俗啊。”孟绍原的眼睛瞪起来了:“我的女人,都他妈的给我好好的活着,别弄那么恶俗的剧情。我要的是大团圆的结局,我喜欢喜剧,不喜欢悲剧!”

我的女人,我不许你死,你连死的资格都没有!

就问你霸气不霸气!

什么啊?

少爷脑子又抽风了,又在那里说谁都听不懂的话了。

“突突突”!

外面,枪声忽然响起。

“到底还是来了。”

孟绍原拿起了桌子上的冲锋枪:“等打完了这场仗,我和你做三块大洋的!”

“就你?”

吴静怡鄙夷的看了他一眼:“你撑死了就能做两块大洋的。”

我靠!

侯家村,少爷真的什么面子都没有了!

……

1940年7月9日下午3点,侯家村遇敌!

“四十来名鬼子,快一个小队了。”李之峰喘息着说道:“还好,咱们火力强,鬼子摸不清咱们底细,不知道咱们究竟有多少人。我让那些有枪的村民,到处放枪,迷惑鬼子。”

枪声,爆炸声变得愈发的激烈起来。

李之峰侧耳听了一会:“不对啊,日军的一个分队就配备机枪一挺,一个小队有一个掷弹筒分队,可我听着火力没那么强啊?”

他随即拿起望远镜看了一会,眉头紧锁:

“长官,我瞧着鬼子怎么不像老兵的样子?你看那个鬼子兵射击的姿势……”

“望远镜在你手里,我他妈的看得到吗?”孟绍原骂了一声,随即说道:“不对?这就对了!全面抗战这都第三个年头了,你当鬼子的精兵强将真的是源源不绝的?那些有丰富作战经验的老兵,日军一样伤亡惨重,大量的新兵补充进了部队,鬼子的战斗力一样在下降。况且甲种作战部队,现在都扔在最前线呢。望远镜

文学

,你倒是把望远镜给我看看啊。”

纯黄情欲小说 第二章

给儿子讲解其中深意之后,李宗廷再次把目光,看向了地图。

郑州守军不战而降,局势更好了一些,拿下洛阳,平定河南,也是指日可待。

可眼前的难题,不是洛阳城内的刘德安,而是越来越冷的天气。

如今已至深冬时节,天气一天比一天冷,大军前进不便。

若非携着大胜之威,洛阳城内,又是人心惶惶的,李宗廷绝不会在此时进兵。

第二天一早,大军继续开拔,直扑洛阳。

洛阳城内,巡抚张怀,正在跟洛阳知府秦毅,商谈着如何应对眼前的局势。

“巡抚大人,如今刘总兵,铁了心的要和朝廷对抗,我们该怎么办啊!”

“只能慢慢劝说了!”

这个答复,让秦毅脸色微变,十分着急的开口:“巡抚大人,朝廷大军越来越近,还有七八日,就能抵达洛阳,哪还有时间,慢慢劝说。”

“那你说怎么办?”

此言一出,秦毅靠近了一些,低声道:“干脆甩开他,直接联系朝廷。”

“甩开了刘德安,我们又有什么用!”

顿了顿,继续开口:“若是投降了朝廷,还要被清算,还不如跟着刘德安,一起去陕西呢。”

朝廷不肯招抚,摆明了是要清算,所以张怀等人,都想劝说刘德安投降。

因为有这个罪魁祸首,顶在前面,他们这些文官,即使被处理,也不会很重。

“现在的陕西,乃不毛之地,就算去了,又能苟延残喘多久。

依属下看,直接联系朝廷,表明我们的态度,然后献出洛阳城,听凭处置。”

接着话锋一转:“反正我们都是文官,也没坐下恶事,顶多就是被罢官免职,总比给刘德安陪葬要强!”

秦毅的话一说完,张怀露思考了一会,这才开口:“可朝廷要从重处置呢?

要知道,很多地方,都在清算叛臣啊!”

秦毅马上开口:“我们又没有叛国投敌,只是被刘德安胁迫而已。”

接着话锋一转:“投降朝廷,还有一些生机,可跟着刘德安,却是十死无生的局面。”

秦毅看的很清楚,知道天下大势已经定了,所以想投降朝廷。

这也是他昨日,出头试探刘德安的原因。

“唉!”

思索了一会,张怀叹了口气,略带苦涩的说道:“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这番话,算是同意了,秦毅马上开口:“大人,若是您同意,卑职就联系其余人了!”

如今的洛阳城,虽然是刘德安的天下,可这只是表面上的。

因为天下大势已定,明眼人,都知道刘德安要完了,早就各怀心思。

否则镇守郑州的刘德安心腹,也不会不战而降。

洛阳城内,也是这个情况,城内的军队,全无战意,很多将领,都有投降之心。

所以城内的兵马,愿意跟着刘德安的,不到三分之一。

“让他们来巡抚衙门吧!”

半个时辰之后,洛阳的官员,以及大部分将领,纷纷来到巡抚衙门。

一阵密谋之后,这些人决定,在朝廷大军来到洛阳之时,捉拿刘德安,弃械投降。

几日之后,李宗廷率领的大军,距离洛阳越来越近。

而刘德安,也开始安排后路,并把嫡系兵马,派往潼关,打算见势不妙,就放弃洛阳。

至于其他人,刘德安准备当成弃子。

毕竟退守潼关以后,粮草补给、会是一个大问题,而洛阳城内,有三万兵马,仅凭贫瘠的陕西,根本供养不起。

反正潼关天险,可谓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有万余人马,就能守住,他自然不担心,兵力不足。

可此举,却是自寻死路的行为,城内的大部分官员,早就决定投降,所以刘德安的嫡系刚走,他们马上行动了。

当天晚上,洛阳城内,一阵厮杀,天亮之前,这位割据一方的总兵,已经被昔日的部下捉拿。

紧接着,张怀写了两封请罪的信函,分别送给南京的贺元盛,以及即将抵达的李宗廷。

“倒是省事了!”

看过了张怀的信,李宗廷笑着开口说道。

“爹,这些人,就这么放弃抵抗了!”

李成思有些不敢相信,毕竟西进平乱,太顺利了。

“这就是大势!”

“大势。”

李成思重复了一遍,然后想了想,露出了若有所思之色。

过了半晌,再次开口说道:“大势难挡,看来河南的官员,还有不少聪明人啊!”

“至少这个张怀,就是聪明人之一!”

李宗廷明白,河南官员这么做,就是为了谋求一线生机。

毕竟刘德安铁定要完蛋,哪怕退往陕西,也是冢中枯骨,坚持不了多少时间。

纯黄情欲小说 第三章

贾平安觉得唐旭的腰子应当是好了。

但到了五香楼之后,唐旭却对女妓的态度大变。

你莫挨老子!

这是……憋出问题来了?

老天爷降下激素,就是为了让异性一见动心,再见动情,三见……

“老唐,你这是……”

唐旭皱眉,“小贾,做人,要紧的是正直。青楼这等地方来听听歌,喝喝酒就是了。”

这……难道是腰子出问题了?

贾平安觉得这货有些悲剧。

唐旭也觉得尴尬,“其实……”

“不会是被榨干吧?”

贾平安觉得不能啊!

唐旭刚回来,他媳妇儿就算是想榨干他,好歹也得等晚上吧。

唐旭的眼中多了悲哀之色。

正好明静看到了……这货说不来,最终还是来了。

“唐校尉这是在感伤什么?”

人到中年不得已,保温杯里泡枸杞。

“中年男人的悲哀。”

明静不解,“什么悲哀?”

贾平安摸摸后腰。

程达也颇为唏嘘。

贾平安觉得自己不能被两个中年男的颓废给影响了,就出了五香楼。

街上人来人往,有人喝多了长街狂笑;有人搂着女妓在卿卿我我……

还有人和同伴一起笑吟吟的指指点点……

直至指到了贾平安。

“是贾平安。”

国子监的几个学生今日相约来平康坊玩耍,正在琢磨去哪家,却遇到了在国子监内毁誉参半的贾平安。

贾平安正在看着夜色中的平康坊,享受难得的闲暇时光。

感受到了目光后,他扫了一眼,摇摇头,不准备搭理那位和曹英雄有同一爱好的崔氏子弟。

可崔云却走了过来,微笑道:“武阳侯少年英才,诗才更是无双,让崔某钦佩不已。”

贾平安不喜欢这等世家口吻,就淡淡的道:“有事说事,无事……走!”

几个同窗没想到贾平安对崔云这般不客气,不禁讶然。

清河崔的子弟,谁会给他没脸?

贾平安!

这人果然是个莽撞的!

崔云觉得自己上次输的太冤,“武阳侯与皇后姐弟相称,做事却方便了许多。”

世家子弟就算是讥讽你也不会直截了当,而是会拐个弯。

——若非皇后,上次曹英雄定然没脸!

世家子弟如崔云这等好胜心强的,多半是没经历过社会毒打。

那几个同窗不禁都笑了。

从古至今,裙带关系最是让人不齿。

贾平安会不会暴怒?

崔云微微退了半步,若是贾平安要动手,也方便避开。

“我真想动手,你避不开。”

贾平安一开口就让崔云很尴尬,“另外,你若是想说皇后对我的帮助,那么我能说……我从进了长安城开始,就在孤军奋战,可我如今是武阳侯。”

他走近一步,崔云硬顶着,眼皮子狂跳。

贾平安皱眉,“我想问问,若是离开了崔氏,你……算个什么东西?”

啪!

贾平安没动手,但众人仿佛都听了啪的一声。

崔云的脸,红了。

贾平安转身进去,里面的声浪席卷而来。

“贾郎!”

女妓疯狂的在呼喊着贾平安的名字。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

歌声悠悠。

灯影闪烁,偶尔有几缕光透出来,照在了崔云那羞恼的脸上。

贾平安白手起家,年龄比他还小,可二人之间的成就却不可同日而语。

他自矜于清河崔的身份,却被这一番话把自信击溃。

灯火摇曳,有人女妓高声唱道:“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是贾平安的侠客行。”

有人低声道:“看看他的脸,别说了。”

崔云面色铁青。

……

贾平安第二天就去了吏部。

“小贾!”

崔兄很客气,握着他的手就不放。

“崔兄,我想问问……唐旭这边吏部是如何说的?”

崔建摇头,“小贾你这话一开口就错了。唐旭这等级别的将领,吏部最多就是给个看法,做决断的还是那些人。”

军方若是被文官系统全盘掌控,李治就要准备小棉袄了。

贾平安明白了,旋即去寻了老程。

“唐旭?”

程知节努力想了想,“百骑的那个吧,后来去了漠南,昨日才有人说他回来了。”

看来唐旭依旧是小透明,没在这些老帅的心中留下一个鲜明的印象。

老唐,要做醒目仔啊!

贾平安回到百骑,唐旭竟然在。

“怕是难得留长安了。”

唐旭有些难受。

虽然他被娘子榨的比较纠结,但长期远离孩子更让他备受煎熬。

“谁说的?”

贾平安问道。

唐旭箕坐着,眼中多了无奈之色,“有人说我在拦截阿史那贺鲁的主力时贪功冒进。”

这特娘的……

见贾平安有些怒,唐旭劝道:“我当年也曾意气风发,结果得罪了人。后来进了百骑后就学聪明了,小事不管,大事请示。”

“你是说……这是原先的对头在给你好看?”

唐旭点头,却没说对头是谁。

可贾平安只是猜猜就知道了。

军中的将领!

……

左卫。

左卫将军潘进关白皙的脸上全是讥诮之色,“唐旭想留在长安,可耶耶偏生要搅了此事。贪功冒进就算是被驳了也不打紧,耶耶后续还有法子……一句话,让他滚!”

唐旭这个级别的将领还进不了大佬们的视线,所以一番操作后,有消息传来。

“此次我也算是越级升官了,可上面说是准备让我护送移民去安西,还说我对漠南颇为熟悉,最好不动……”

这是坑爹啊!

唐旭苦笑道:“这也算是当年行事不周的报应吧。只是我那两个孩子渐渐大了,好歹让我在长安待几年,教教他们再走也行啊!”

程达叹道:“移民走得慢,一路到了安西时,怕是大半年了,再绕回漠南……这一年多都在路上。”

换了贾平安都得疯。

贾平安也觉得出手的那人太过分了,关键是老唐当年对他不错……

他得想想。

唐旭此刻没事儿,出了百骑就回家。

这时候他才知道男人必须有事做的道理。

男儿无事,不是颓废就是报废。

一路溜达。

咦!

唐旭发现前面骑驴的那个女人……不,那不是我家的驴子吗?

女子骑马是很飒爽,但骑驴的也不少。

唐旭的脸黑了。

娘子大白天骑驴出来干啥?

空中有朵绿色的云!

唐旭冷笑,放缓了速度,慢慢跟着。

一路跟。

张氏骑着驴子进了东市。

是买东西,可家里不是有仆役吗?

张氏去了质库,唐旭不禁怒了。

他在漠南煎熬,这几年的俸禄钱粮大多留在了家中,唐家不差钱啊!

这个女人……

等张氏出了质库,唐旭赶紧进去,柜台上那几件熟悉的首饰让他不禁怒火中烧。

竟然都典当首饰了,其中的几件还是嫁妆,她竟然也舍得?

张氏在东市买了不少上等礼物,吃力的弄到驴背上,随即再度出发。

晚些,唐旭一路跟到了怀远坊。

张氏到了一户人家的外面,下驴敲门。

“这不是潘进关家吗?娘子来这里作甚?”

唐旭的身体猛的一震。

这个憨婆娘!

她竟然卖了自己的首饰来潘家为自己求情!

门开,张氏说道:“还请禀告,唐旭的娘子求见夫人。”

仆役转身进去。

“唐旭的娘子?我记得唐旭当年得罪了夫君。”潘进关的夫人看着养尊处优。

“夫人,却是如此。”

管事说道:“那唐旭昨日回到了长安城,郎君正准备把他赶到漠南去。”

潘进关的夫人冷冷的道:“如此那妇人就是厚颜,赶出去!”

仆役飞也似的去了。

张氏正在等消息,见他来了就笑道:“辛苦了。”

仆役冷着脸,“滚!”

呯!

门关了。

张氏站在那里,良久露出了笑容。

她突然觉得身后有人,就猛的回身。

唐旭就站在她的身后,眼中是从未有过的温柔,“回家。”

张氏点头。

……

“阿耶!”

兜兜最近不怎么抓人了,贾平安爱得不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