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腿我想尝尝你的味道|肖艾杨烁

妈妈的朋友6、粗大按摩器调教h
2021年1月28日
公共场合高HNP,土坑里肥白的大屁股岳
2021年1月29日

打开腿我想尝尝你的味道 第一章

女尸嘴角笑容一敛,黑色的手指摩挲着鼓皮,力道之大几乎想要亲手毁灭了此物,可她的眼神却因此沉静了下来,仿佛是在这冰冷的世界之中,终于看到一对好玩又有趣的人。

“小姑娘,这鼓中藏着太多黑暗丑陋的故事了,这是我第一次,摄魂控术之时,看到有人会一直重复一个名字,我所见到的,皆抵是在鼓音控制之下沉沦,只知一味宣泄,哪里还分得清身下所躺之人是喜是恨,可他却是在最后时分改口了。”

方歌渔心脏忽然一紧,手中的沉静多时的剑也微微颤动了一下。

女尸眉眼间的水迹已干,本应该变得几分清晰的眉目却是开始透明稀薄,五官也逐渐模糊不清。

那张脸分不清是笑还是在哭,只听得她声音继续响起:“我想,当是他眼中之人是方歌渔,所唤小霜,不为其他,只为让这一场夺命的战争得以终止。”

一声谓叹,三分感慨:“他只是,不想伤害你罢了。”

若无那一声小霜之言,如何能够将两人从死亡的深渊拉回。

方歌渔只知,自己因‘入我之心,不为他人所藏见’而失了镇定。

那时,她尚且清明,知晓自己应当做些什么来阻止这场杀劫。

想来当时,陷入混乱与无助的他,也是盼着她能够救他出不堪的狼狈困境。

可是她的一句‘让我养你这只尸魔一辈子’无疑是让两人距离死亡的边缘又近三分。

方歌渔手心涌起一片薄汗。

她闭上眼睛。

混乱的思绪之中,不由想起了那适才他那一声惊呼之下的扶腰阻止,又是抱着怎样的心情喊出那个名字,逼她愤怒,逼她伤他。

以重创自残的方式,逼自己停下。

霜名利剑,看似只伤一人,实则却是早已刺伤两人。

她浑然未察,还嫌他伤痛不深,甚至再补两记重创。

那一声淡淡取砖之骇人言论,更非玩笑。

离开那间假婚房时,她问他小霜是谁。

他没有给出答案。

因为根本就没有答案。

油灯古照,影子斜墙。

方歌渔拾起地上那个人皮小鼓,缓缓站起身来,转身就走。

百里仙仙本就将这一段对话听得云里雾里,更是不明白为何方歌渔会同抓他吃他的厉鬼相谈甚欢。

如今,见到儿时玩伴不应当是第一时间出手相救吗?

怎么都懒得同本少主说上一句话,扭头就直接离开。

若是这鲜血流尽了,怕是亲爹来了也无济于事,百里仙仙惨白着一张清秀的小脸,忙问道:“方小渔你要去哪?!”

在晕黄的暖光下,自少女秀窄肩背间倾泻的头发映出柔软的深色光泽,就像是静夜之下黑色微凉的海水般,衬得她脸颊肌肤格外白皙俊俏。

从百里仙仙这个角度看去,却只能够见到被秀发遮掩下透出来的一抹雪白鼻尖,如丹青描绘出的红叶滚边衣袖如火灼灼,烫烧了这片黑暗的空冷,火红的嫁衣穿在玉白的人儿身上,当真是好看得令人怦然心动。

在百里仙仙逐渐发紧的呼吸下,方歌渔听不出喜怒的声音在这幽深的地牢中回响起:“我将他一个人丢在那里了,我要去找他。”

嘴里没一句真话的小尸魔一点也不老实,不安分,傻兮兮地伤了别人也伤了自己,还以为是最好的决断。

打开腿我想尝尝你的味道 第二章

冯君感觉到了在星系里,有异乎寻常的能量波动,忍不住侧头看去,“嗯?”

出现能量波动的地方,其实在星系边缘,距离他不算很远,但是距离别人有点远、

冯君看到了一片庞大的空间涟漪,甚至还有灰蒙蒙的能量光环,“跃迁能量场?”

感受到这种波动的,可不仅仅是他一个,澹台玉湖甚至直接传送到了他的身边,纤纤玉手抬手一

文学

指,“冯山主,那里出现了异常能量波动。”

澹台家跟冯君,真的是不打不相识,此前的恩怨已经了结,这次还来了一名真仙,但是那名真仙也听澹台玉湖的调度。

澹台玉湖虽然只是坤修,但是布局能力非常强大,再加上澹台家也不缺钱,所以她在距离冯君不远处,直接架设了一个传送阵——对此感到震惊的人,只能说贫穷限制了想象力。

此刻冯君的周边,除了他之外,还有几个保镖,比如说管红袖什么的,闻言他们往冯君身前一闪,显然是想遮蔽可能的攻击。

冯君摇摇头,无奈地叹口气,“你们没有注意到吗?那只是跃迁的能量场。”

“跃迁能量场?”澹台玉湖的美目白他一眼,“是虫族跃迁过来了吗?”

其实跃迁时候的现象,这个世界的人族未必能感觉到,但是来自天琴的修者个人素养太高,只要愿意观察的,多少都能感受到一点。

所以澹台玉湖也只是问一声,其实她的心里已经有猜测了。

“当然是虫族了,”冯君苦笑一声,“你还指望人族舰队这时候跃迁过来?”

“那得赶紧处理啊,”管红袖着急了,“咱们也不知道跃迁过来多少虫族,要不……还是呼叫真尊支持一下?”

“我也在考虑啊,”冯君无奈地挠一挠头,“该呼叫哪个真尊呢?”

“如果是跃迁的话,你还有十息考虑的时间,”颜家的真仙冲了过来,一脸的严肃,他的手里还拎着颜雨汐,是从行星上一路瞬闪过来的,显然很明白这件事的重要性。

他正色表示,“咱们不知道对方来的规模有多大,尽快联系吧,留给咱们的时间不多了。”

时间真不多了,跃迁跟神降相比,花费的时间确实长了很多,但也没有想像的那么长,正经是跃迁过来的规模,真的不好判定,所以必须郑重对待。

跃迁的时候攻击不行吗?冯君揉一揉额头,“还是得招呼真尊来?”

“必须喊真尊来啊,”颜家的真仙正色发话,“而且得是随叫随到的那种,我颜家老祖……真的抱歉,出来的时候没有商量,不能直接招呼过来。”

顿了一顿,他看到冯君没有反应,于是又说一句,“其实壬屠真尊不错,不过,如果只是指望他,万一喊不来的话,就只能指望冯山主了。”

指望冯山主,那当然就是指望“师门气息”了,不过很显然,颜家真仙不是这个目的。

冯君快速盘算一下,这个时间还真的有点挠头,壬屠真尊回了太虚不到十天,肯定是不赶趟儿了,现在再去通道口等两门调派真尊,也不一定保险。

去寻钓叟倒是可以,相信自己撇开壬屠真尊再去前线,钓叟估计不会再玩什么吊胃口的花样,但是……前线也需要真尊压阵。

所以现在最可靠的,就是去炽焰板块召唤銮雄真尊,至于说帮壬屠真尊遮蔽……却是真的顾不了那么多了。

由此也可见,手上有个把机动的真尊配合,在异世界的征战中,真的很方便。

这些想法说来话长,其实就是一瞬间,下一刻他就到了炽焰,而且是在最外围的区域。

冯君嘴里轻声发话,“銮雄真尊,虫族世界有急事求援,请赶快现身。”

他现身得是如此突兀,正好百余米外有两个外来的金丹真人,见状顿时吓了一跳,连法宝都掣了出来,如果此处不是金乌重地,没准就已经出手了。

但是听到他的话后,一名金丹高阶忍不住笑了起来,“道友,咱们开玩笑也得有个……”

他的话还没说完,一道人影蓦地出现在了冯君面前,虽然是收着威压的,但是只从气场就能感觉到,绝对是高阶修者。

冯君的反应倒是还好,不远处两名金丹只觉得两腿发软,忍不住往地上跪的感觉。

更远处有金乌门的弟子也发现了异常,一眼看过来,马上恭敬地施礼,“见过銮雄真尊(大尊)(老祖)(叔祖)……”

冯君不能判断,銮雄真尊是不是囫囵过来了,“可以走了吗?”

銮雄一伸手,搭上了他的肩头,“你小子用我还真的方便……走吧。”

打开腿我想尝尝你的味道 第三章

一秒★小△说§网..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个家伙什么时候醒的啊?瞬间心跳加速,不行,要淡定,不能怂,不能怂!

于是她强装淡定:“那个,我正要下去的,没想到你就醒了,真巧啊。”

“昨天晚上,睡得好吗?”他转移话题,突然问了这么一句。

“好……啊。”想说不好也不行啊,她只能咬牙挤出这么两个字,脸上却是大写的尴尬,“那个,你能不能……让我先起来啊?”

龙孝羽也意识到她的尴尬了,轻笑了一声,便移开了自己的身体,刚露出白皙的皮肤,慕梓灵马上捂住了眼睛:“那个,别,你快先把衣服穿好。”

“昨天都被你看光了,今天你倒害羞了?”龙孝羽有些哭笑不得,这丫头,总是在不该害羞的时候特别害羞。

“没有。”慕梓灵扭过头,还死不承认,“我只是怕……我会把持不住,你……”

把持不住这四个字,她说出口的那一瞬间就后悔了,该死,为什么要说这样的话,这样一说会让他觉得自己很放的开吧!

真是作死啊!

当她陷入无尽的忏悔和懊恼中,龙孝羽已经迅雷不及掩耳穿好了衣服,接着,从床底下一个小柜子里,拿出一套蓝色衣裙给慕梓灵:“衣服都给你准备好了,需要为夫帮夫人更衣吗?”

慕梓灵看着他手中的衣裙,瞬间气不打一出来:“龙孝羽,你……原来你早就准备好了啊!”还真是每一步都想的很周密,果然,男人的话是不能信的,冰山男怎么了,冰山男也是男人!天下乌鸦一般黑!

“我只是,放在这,以备不时之需,夫人不相信也只能算了。”他笑笑,将衣服放在了床上,“夫人若是不需要为夫帮你更衣,那为夫就将衣服放在这,劳烦夫人自己更衣了。”

“我……”慕梓灵语塞。

见她不动,龙孝羽转过身,慕梓灵这才迅速换好了衣服,从床上跳了下来:“好了,我们回去吧。”

真是的,折腾了一晚上,现在她浑身都疼,就像是散架了一样,想到这,她不由瞥了一眼罪魁祸首龙孝羽。

“嗯。”龙孝羽搂住了她的腰身,“夫人你慢点,我扶着你走吧。”

“我才不需要!”听着他这故意的语气,慕梓灵就气不打一出来,气呼呼地甩开了他的手,自顾自在前面走着,一言不发,却又走不太稳,刚走了几步,龙孝羽就连忙上前扶住了她。

“灵儿,你说,这么几年过去了,你怎么还是一如既往的……嘴硬?”他不由得笑笑,这丫头太可爱了,每次都喜欢在他面前逞强,看着她气急败坏却又无可奈何的样子,龙孝羽心底暗暗发誓,一定要守护她一生一世。

“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一如既往的欠揍。”慕梓灵也不甘示弱地反驳了一句。

“那待我们回去,为夫让你好好揍,想怎么揍就怎么揍。”

两人一路斗着嘴,穿过后山的丛林,树木,一派静谧气氛。

“你看啊!”倏地,慕梓灵在草间蹲了下来,她看见,在岩石缝中,竟然开出了一朵粉色的小花,根叶很细,摇摇欲坠的样子,只是她依然想坚强的活着,“这个地方全是杂草,能看见一朵花,真是不容易啊。”

“灵儿喜欢的话,我可以为你种满。”龙孝羽在她身后轻轻抚了抚她飘摇的墨发。

“花海虽美,却少了些一枝独秀的绰约风姿……”慕梓灵又像是在自言自语,转而,她起身道,“好了,我们回去吧。”

再美的风景,也只是途经,终究风景会变,她不过是路过罢了,与其如此不如珍惜眼前人。

“嗯。”两人相依偎着,背影缓缓消失在郁郁葱葱的杂草中。

一个月后,慕梓灵被确认有了身孕,后山的杂草全部除尽,龙孝羽为她还有他们以后的孩子,亲手种了许多树和花,慕梓灵倒是种了一些仙人掌,她说好养活。

另外一边,慕梓夜也和青凌在一起了,他们听说乐天尾随百里裘去了天山至于慕振国与黎恩,老太君一起在静心园生活,文胤帝让位,传位龙孝南,而后龙文胤与云瑾云游四海。

一切,好像都恢复了刚开始平静和谐,却又什么都变了,与从前再也不同。

五年后……

一个奶声奶气的小孩子,奔跑在一丛花海中,缤纷的花儿缭乱人眼,却被这静谧的天色,衬得美感十足。

小男孩奶气十足,一边奔跑一边还时不时回头望几眼:“娘亲,快来追我啊!”

身后的慕梓灵,跑了几步便停了下来:“跑不动了,你这小家伙,怎么这么有精力?”跑了一上午怎么都不累,自己这把老胳臂老腿可经不起这么折腾啊。

时过几年的慕梓灵,一袭白色罗裙,发丝用一支普通银簪轻轻挽起,鬓角垂落几缕发丝,五年过去了,她的容颜,一点也没有因时间的流逝而流逝,相反的,眉眼间,更多了几分成熟女人的韵味,魅力丝毫不减。

“轩儿,怎么不知道等等你娘亲呢?”倏地,一个十分好听的男声,缓缓在耳畔响起,两人一同回过头,正是龙孝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