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乱小说合集200篇;全家大杂乱

主人在办公室里调教我、公共场合高HNP
2021年1月28日
圈养调教(粗口H),我和两个女领导玩双飞
2021年1月28日

新乱小说合集200篇 第一章

且就算能留下他,文安也不可能时时刻刻看着他。

所以,这哪是留下个助力啊,简直是请了个祖宗,必须随时看着呐!

可若放心大胆地用,万一他将来反宰她们一刀呢?

万一他始终忠于林建元呢?她们拦得住他?

与其让人逃走,继续为林建元增添一份战力,还不如杀了。

思及此,林楚闭了闭眼,随后对文安道,“杀了吧。”

闻言,文安只是笑笑,摇了摇头,“先留着,很快,我们就有能制服他的人,到时再用吧。”

有人?

林楚疑惑地看着她?

却见文安朝薛琅静所在的方向努了努嘴。

显然是想让对方来说。

林楚来回看了看这两人,她们究竟还有什么瞒着她?

看到文安这甩锅的模样,薛琅静忍不住翻了对白眼,这人焉儿坏焉儿坏的。

不过,对于林楚投来的眼神,她并未直接回答,只道,“回去再说。”

显然,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如此说来,这人倒是能用上了。

不管如何,终究是好事。

所有人都处理完,俘虏似乎只剩下一个。

那就是薛老头。

看着这虽然被人提溜着,但嘴上仍然骂骂咧咧的,似乎是看准了她们不敢拿他如何的薛老头,林楚皱了皱眉,转头问薛琅静,“他该如何?”

如何?

听着这糟老头子嘴里不断吐出的咒骂自己的话,薛琅静摇了摇头,只道,“随便,与我无关。”

反正已经没有亲情可言,那他对她来说就是个陌生人,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呗。

只是,她虽然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林楚也不能真就把他当成一个无关之人。

虽然琅静早已不把这人当成一回事,但她却不能不顾及琅静的名声。

毕竟是亲祖父啊!

在世人眼中,他纵有天大的不是,也是薛琅静的长辈,这是不可更改的事实,不是琅静想断就能断的。

如果自己当真将人杀了,琅静必然要遭受非议。

人虽然不是她杀的,但她亲眼看着祖父被身边的人杀害,却不出手阻拦,这就是大不孝。

自己已经公然冒天下之大不韪反了祖父,她很清楚自己将来要面对的非议,自然不想让身边的人也落到相同的境地。

尤其是,还在有人请求的情况下。

原来,听她们在讨论要不要处理老头子时,薛玉海兄弟俩对视一眼,当即就从人群中跑出来替他求情。

只见薛玉海急着对薛琅静道,“你爷爷就是再有不是,也是你祖父,而且他才刚跑进来就被抓了,也没给你们造成任何麻烦,你就让她们放了爷爷吧。”

“是啊,琅静,他毕竟是咱们的长辈,没有他哪来的咱们?这是打断骨头连着筋呐,你可不能随便犯糊涂,做下这等错事!”薛玉河也跟着劝道,这次总算没有龟缩了。

“琅静,听娘的话,让她们把你爷爷放了,这打杀亲爷爷,可是会天打雷劈,背上千古骂名的,尤其是你现在还是一个家族的族长啊!”

随着他们的劝说,薛琅静还没说什么,便听林楚叹了口气,无奈道,“放了他。”

“是!”

提着薛老头的队员应了声,便打算把人放下,给他解绑。

“哈哈,一群小兔崽子,能把我怎么样?还不是要放了我,哈哈,哈,额,嚯,嚯嚯…”

新乱小说合集200篇 第二章

这种发布会可能也是开创了先河了,以前的发布会都是非常枯燥乏味的,只是听着公司的人在台上讲东西,一点意思都没有。

而叶安凝则把发布会做成了一个类似年会的场景,非常热闹,大家也都很开心,这让大家都觉得很新鲜,甚至高天赐都被感染了。

其实这也不能怪高天赐,毕竟在这种场景下,很难不被感染的,和大家玩在一起,吃吃喝喝的感觉最好了。

而此时在外面的安娜透过电脑屏幕看到这一幕,气得直咬牙,她最看不上的就是叶安凝的生活过的越来越好。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就过上了逃亡之路,这么多年一直过着这样的生活,就算是自己怀孕了,也无法改变这样的生活。

对她来说,这一切都是拜叶安凝所赐,如果不是她,自己也不用过这样的生活,然而她却从来都不会想这种生活都是她自己作来的。

不过像安娜这样自私的人,怎么可能会觉得是自己的错呢,她会把一切的罪责都怪罪到叶安凝的身上,这是毋庸置疑的。

“叶安凝,这一次我绝对不会再让你舒舒服服的活下去了,从今天开始,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给我去死吧。”

安娜面目狰狞了起来,对她来说,报仇就是弄死叶安凝,只要叶安凝死了,那么一切都好说,她不可能眼睁

文学

睁的看着叶安凝还活的好好的。

说着她拿出了遥控器,对着那红色的按钮狠狠的按了下去,这是她藏的炸弹的遥控器控制所有的炸弹,只要按动按钮,炸弹就会爆炸。

在按钮按动下去的一瞬间,突然万国秀场产生了巨大的爆炸,爆炸足足持续了五六分钟,随着爆炸结束,整个万国秀场也燃烧了起来。

安娜兴奋的看着这一幕,整个人都无比的亢奋,她知道,在这种情况下,叶安凝是绝对没有逃出生天的机会,死定了。

然而为了报仇,她甚至顾不上剩下人的死活,直接引爆炸弹,这人已经疯狂到一定程度了,心理已经有很大的问题了。

而在万国秀场的视角,叶安凝正要组织众人去领取周边的时候,突然一声巨响从万国秀场后面响起,巨大的气浪直接把叶安凝拍在地上。

虽然众人偶读没见过炸弹爆炸长什么样子,但是真正遇到这种情况是个人都知道有东西爆炸了。

顿时尖叫声此起彼伏,所有人都慌了,乱作一团,像个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窜。

普通人都没有受过专业训练,在遇到这种事情的时候,只有慌乱,根本不会有人冷静下来,这是毋庸置疑的。

而叶安凝也深知这一点,已经顾不上到底是谁弄的爆炸了,因为爆炸还没结束,而后面的火焰已经烧起来了。

她强忍着身体的疼痛从地上爬起来,额头上已经被划出一个口子,鲜血不停的往下流,但是此时也顾不上那么多了。

对于叶安凝来说,这些人都是来参加她的发布会的,她就要为了这些人的生命安全负责,必须要把这些人安全的送出去才行。

“大家冷静,千万不要慌,如果慌乱谁也逃不出去,一定要听指挥,我和你们保证,绝对让你们安全的逃出去。”

叶安凝站在台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下面的人,然后大声咆哮了起来。

别说,平常说话软软糯糯的叶安凝真到了危急时刻,说话的声音也提升了不少,至少在这种情况下,大家都听到了她的话。

在这种情况下,大家都已经慌乱的没有主心骨了,这个时候如果有人能站出来组织一下,那么对于他们来说绝对是一个很好的消息。

众人便不再像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窜了,而是停下了脚步,等着叶安凝等你的指挥,他们此时也冷静下来了,知道继续慌乱只有思路一套。

“今妍,东升,你们去把门打开,让大家先出去,我们最后出去,一定要速度快,爆炸还没结束,火已经快烧过来了。”

叶安凝赶紧吩咐了一句,韩今妍和乔东升哥赶紧点头,然后赶紧去组织大家逃生去了。

而此时,爆炸足足持续了几分钟才结束,整个万国秀场也燃烧了起来,熊熊大火眼看着就要烧到这里来了。

不过还好有一个好消息,就是万国秀场的大门非常大,能够开的很大,足够很多人一窝蜂的冲出去了。

韩今妍和乔东升用力把大门向着两边拉开,众人便朝着外面疯狂的涌出去。

而韩今妍和乔东升就站在外面,也算是安全的出去了。

叶安凝回头看了一眼,发现了这一点,顿时松了口气,只要大家都逃出去了比什么都强。

而乔允臻和司璟行则拿着灭火器正在灭火呢,但是这种爆炸产生的火焰,怎么可能灭的掉呢,几乎是不太可能的。

新乱小说合集200篇 第三章

舒小一个人在逛夜市,小吃、各种工艺纪念品、沙滩裙、泳衣……看的她眼花缭乱。

第一次看见河蚌取珍珠的舒小,愣是站在摊位前足足看了十来分钟,她总是会好奇,下一颗珍珠是什么样子的。

“小妹,喜欢就带一对,你看这对粉红色的珍珠耳钉,多好看,多适合你呀。”

“多少钱?”

“粉红色的珍珠很难遇到,200块卖给你啦。”

“我要两对。”

舒小正要付钱时,被一个陌生男人搭讪,他一手勾住舒小的肩膀,强行带她离开了摊位。

“找你了半天,原来你在这里,大家等着你在。”

男人的力量很大,舒小只能被他带走。

“放开我,我不认识你。”

男人松了手,“珍珠有假。”

“你怎么知道是假的?”

“见多了,自然就能分辨真假。”

“谢谢。”

“韩一阳。”

“舒小。”

他跟王子肖差不多高,长相帅气,俊脸上带着自然的笑意。

“来海南旅游的吗?”

“嗯。”

“一个人吗?”

“不是,跟朋友一起来的。”

“我南京的,你呢?”

“上海。”

“一起转转?”

“嗯。”

韩一阳不仅健谈,而且他说话风趣幽默,当他提出加好友时,舒小没有理由拒绝他,就答应了。

“那你不是白来了,海鲜也不能吃。”

“我刚吃了些鱼丸,好像没什么事情。”

“芒果吃吗?”

“不了,谢谢。”

“山竹看上去挺新鲜的。”

“我朋友就在那边吃海鲜,我过去了。”

“嗯,再见。”

“那不是舒小吗?”季允川坐的位置,正好面对着舒小,“她旁边的男人是谁?”

男人?

王子肖转身一看,舒小确实在跟一个陌生男人说话,他起身朝舒小走去。

与韩一阳道别后,舒小也向王子肖走来。

“他是谁?”

“在夜市上碰到的,他叫韩一阳,是南京人。”

“不要跟不认识的人讲话,不安全。”

“嗯。”

在剧场外等待入场的时候,舒小再次碰到韩一阳。

“舒小。”

“嗯。”

“好巧,你也是来看表演的吗?”

“嗯。”

“你座位号是多少?”

“入场券在我朋友那里。”

站在一旁的王子肖,脸色很是难看,逛个夜市的功夫,舒小就被人给盯上了。

“小小,我们只是朋友关系吗?”

“不是。”

“我是舒小的老公。”

王子肖犀利的眼神对上韩一阳,他在警告韩一阳,不要再靠近舒小。

韩一阳轻松一笑,“朋友叫我,走了。”

“小小,以后离这种人远一点。”

“嗯。”

入场就座后,王子肖发现韩一阳跟他们坐在同一排。

在与王子肖的视线对上后,韩一阳对他绅士一笑。

“阿嚏——”

舞台上的小姐姐又漂亮又香,舒小感觉鼻子痒痒的,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冷吗?”

“不冷。”

除了歌舞剧,还有杂技表演——空中飞人。

舒小看的全神贯注,她的手,不知在何时紧紧的抓着王子肖的裤子。

“阿嚏——”舒小揉了揉鼻子,“肖肖,我出去一下。”

尽管舒小很想接着看下去,但是,她的鼻子开始呼吸不畅了。

王子肖陪着舒小在场外透气,他们坐在台阶上吹着清风。

“肖肖,你不用陪着我。”

“没事。”

“我是不是很麻烦?”

“如果你不跟陌生男人讲话,倒还好。”

“他不是坏人。”

“你怎么知道他不是坏人,他脸上写了‘我是好人’吗?”

“我在夜市买珍珠耳钉,是他看出了假珍珠,帮我解的围。”

“你没有耳洞,买耳钉干什么,没准儿他们是一伙儿的。”

“他们不是一伙儿的。”

王子肖的心里憋着一股怒气,舒小又有维护韩一阳之意,他是气上加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