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禁欲校草做到哭 三个老头把我啃个遍

夜晚大炕上罪恶|美妇乱人伦小说
2021年1月27日
岳双腿扛肩膀上、软萌受 高H
2021年1月28日

把禁欲校草做到哭 第一章

按照鼎天亲王所知道的,救了那个妖女的也是一个这样的人,那么怎么能不让他想到一起去呢?

“你,如果看到那个人的话,你能否认出来那个人是否是之前救了那个妖女的人?”

那个人点点头;“回禀亲王殿下,属下见过他的样子,如果再见一定能够认得出来!”

“你之前说,那个救了那妖女的人只有神君境十阶的修为是吧?”

“是的,但是那人手段颇多,所以……”

“够了!”

随之鼎天亲王道:“你去造化峰,以邀请那人参加本尊生辰为由,上去看看到底是不是那个人,然后将消息告诉本尊!”

“是!”

他不管那个人是怎么把好多人给骗到的,他只需要知道,到底是不是一个人,如果是一个人的话,那么所谓的仙人不过就是一个神君境十阶的骗子罢了。

第二天,那个鼎天亲王便得到了一个消息!

那就是……

造化峰的那个被人奉若神明的仙人,实际上就是之前那个爆发出神君境十阶去救人的人,是一个

文学

人!

他只有神君境十阶!

“真不简单啊,一个神君境竟然把这么多的强者骗的晕头转向。”

文学

鼎天亲王眼眸一凝:“来人,随我一起去造化峰!”

“亲王殿下,此事还得从长计议啊。”

一名老者拦住了鼎天亲王。

“又从长计议?老子有那么多的时间从长计议?”

鼎天亲王怒道。

“亲王殿下,您想啊,那个人既然有如此手段能够将不知凡几的都上当受骗,甚至不乏有不少的顶级强者,九剑宗也好,邪天宗也罢,亲王殿下您如此贸然过去,就算亲王殿下您说出了这个事情,那他不承认怎么办?”

鼎天亲王眉头紧皱。

“那你说该如何是好?”

“这件事情需先禀报妖神殿下,妖神殿下心中有数的话,方可定夺,也相信这种事情发生在咒雷妖域,妖神殿下一定不会袖手旁观的,亲王殿下,忍一时风平浪静啊。”

鼎天亲王咬着牙。

可恶啊!

但是不得不说,他说的是有道理的。

“行!我这就禀报妖神殿下!”

然后他联系了一下那边的妖神。

他毕竟是妖神的亲信,虽然可能关系并没有多么好,甚至他都无法直接联系妖神,但是起码他还能够做到让别人将这个消息带给妖神,比如……天师!

……

“妖神殿下!”

那天师来到了一个全部都是紫色和蓝色的特别美的湖边,在这湖边站着一个身影。

天师直接在后面行礼。

“讲。”

“鼎天亲王传来消息,他说造化峰那边……”

听到这话,妖神黛眉微蹙然后坐了下来。

“可否属实?”

“既然是亲王殿下连夜汇报的消息,至少在亲王殿下他自己那边应该是属实的。”

天师道。

“你怎么看?”

那天师想了想,道:“臣也不能确定,因为那位阁下的手段臣是亲眼所见,确实是如同神明手段一般,要说他只有神君境……这个老夫不敢苟同,看似他犹如一个凡人,实在是无法定夺。”

“你去确定一下那些人是否现在依旧还是受益于造化峰那人。”

“是,臣遵命!”

很快,她也得到了天师的消息!

那些不管是境界提升了的还是获得雷属性的,一如既往,并没有什么端倪,更没有说一朝回到解放前。

把禁欲校草做到哭 第二章

至于副掌门,长老之类的……分别由白然,花颜,苏冷韵等人担任。

会议结束后,方羽独自回到了后山。

用极寒之力封印起来的夜歌,还有后来也被他以同样方式冰封的尘烨……这两人都在被因果之力反噬。

目前,方羽没有办法救他们。

只有等到了大位面,自身实力继续提升,掌握更多的法则,才有机会。

为了避免各种无法预料的意外,方羽不能直接把夜歌和尘烨带到大位面。

所以,他把夜歌和尘烨的封印体,都放置在羽化门开辟的一个独立空间之内。

这个独立空间,只有他能开启。

待方羽有办法斩断因果,他就会回来救下夜歌和尘烨。

另外,提到法则,就不得不提死灵渊的法则之树。

这种极其罕见的存在,就这么遗弃,未免暴殄天物。

因此,在前往大位面之前,方羽决定先到法则之树下,把所有的法则都领悟完。

“嗖!”

这时,一道倩影从远处飞来。

方羽眼神微动,看向这道身影。

正是花颜。

“其实我……真的很想跟你一起上去,但是……我知道自己一定会给你拖后腿,还有……我的身份。”花颜微微低下头,轻声道。

“日后我会回来带你上去的。”方羽微笑道,“另外,你与你姐的共生体……我暂时也想不到割裂的办法,只能先这样了,把你姐封印住就行,没有万道之力,她也不可能挣脱层层封印。”

“她已经认命了。”花颜苦笑道,“她现在一心求死。”

“那你可不能让她成功。”方羽说道。

“嗯,她不会成功的。”花颜点头道。

“对了,我得去法则之树下领悟法则,你要不要一起去?”方羽说道,“领悟完法则,我就走了。”

“……好,我去!”花颜愣了一下,立即答道。

其实她并非想要领悟法则,只是想多争取与方羽在一起的时间。

于是,两人先后通过贝贝的印记,来到死灵渊最深处的大池子,法则之树下。

之前被贝贝救回来的大黑狗,又在池子旁边趴着,一副懒洋洋的模样。

贝贝飞了过去,又去欺负大黑狗了。

方羽原地打坐,花颜则是坐在一旁。

死灵渊这个地方,对花颜而言……意义非常深重。

曾经长得跟方羽一模一样的林毛,在她的记忆中,就倒在了这里。

若非方羽告知真相,到今天花颜都还处于自责与内疚当中。

“对了,你到上面要是见到林霸天了,一定要告诉他,他姐姐一定会给他一个教训,让他撒这么大的谎!”花颜看向方羽,佯怒道。

“放心,我都答应会帮你揍他一顿了。”方羽笑道,“他一定会付出代价的。”

“那就好。”花颜点了点头,满意地答道。

就这样,两人在法则之树下打坐下来。

方羽闭上眼睛,领悟法则之树上的所有法则。

而花颜就没这么专心了,不时地在偷偷望着方羽的侧脸。

修炼一途,没有这么多的确定。

方羽此次离开,多久之后才会回来,回来之后……她是否还在,都是未知。

珍惜眼前,珍惜当下。

这就是花颜此刻的想法。

方羽闭着眼,以极快的速度领悟着一道接一道的法则。

法则之树上,一同三千六百二十二道法则。

方羽之前领悟了数百道,只是十分之一左右。

因此,要领悟完所有的法则,也需要不少的时间。

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

后面的领悟速度越来越快。

到第四个月的时候,方羽领悟完所有的法则。

把禁欲校草做到哭 第三章

一听这话,扶天顿时双眼一瞪,他总算明白,扶幕刚才为什么欲言又止。

对别人而言,无字天书丢掉不算什么,可对扶天和扶幕而言,无字天书意味着什么,他们比任何人都清楚。

那上面可是记载着扶家真正族长的秘密啊。

有人偷那玩意干嘛?!

就在此时,又有一个仆人焦急的跑了过来,跪在地上急声道:“禀告族长,天牢,天牢被人打开了。”

“什么?”扶天顿时大惊。

扶家一帮高管此时也一个个闻讯失色。

天牢里关押的可是叛徒扶莽。

而且,最重要的是,天牢的牢笼乃是用万年寒铁所制造的,不是真神,根本就不可能打的开!

扶幕面色冰冷,此时眼中顿时狠狠的瞪向扶天。

很明显,他和扶天两人要比常人更加心惊肉跳。

因为只有他们自己清楚,扶莽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存在。

他两人合伙夺了扶家家族之位,无字天书是隐藏其秘密的最重要的线索,所以,很明显,天牢被破和楼宇亭阁先后出事意味着什么了。

“扶家天牢乃是万年寒铁所制,怎么会被人打开?”

“我楼宇亭阁更是有多位长老护法,普通人难以闯入。”

“莫非,是真神?”

此话一出,人群里立即炸了锅,如果是真神降临的话,那么对于所有人而言,便直接是灭顶之灾。

真神出手,他们只能是蝼蚁。

“不可能。”扶天冷声喝道,此时内心却凉了个透,如果是真神,那么只可能是永生海域或者蓝山之巅又或者王缓之。

但真神降临,气场惊人,当初岐山之颠他们并不是没有见识过,更何况,真神都出马了,会是来他扶家救个扶莽,拿个无字天书这么简单?!

更何况,他们又怎么会知道无字天书和扶莽之间的关系?

这个秘密,知道的人可不多啊。

所以,这三位真神看起来应该不像和此事有关。

可那又会是谁?!

“知道这件事的,除了你,便是我,他人又怎么会知道呢?扶莽即便有帮手,可多年来一直被囚禁在天牢里面,外人根本接触不到,扶家人也将他想当族长一事当成笑话。”扶幕冷冷的在扶天耳边说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