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双腿扛肩膀上、软萌受 高H

把禁欲校草做到哭 三个老头把我啃个遍
2021年1月28日
笑话大全 爆笑简短、一女多夫同时上h
2021年1月28日

岳双腿扛肩膀上 第一章

@@@@

扶苏送嬴理离开国君府,站在府门口缓缓看着街面,一个月不曾出门,这还是扶苏出宫开府以来第一次。长安大街住的都是公卿,除了各府的人,来往的行人本就不多,扶苏的目光跟随者偶尔路过的行人,仿佛在探寻什么,行人注意到后,都很不自在,但看到牌匾上有国君二字,也不敢多说什么,带着嘀咕匆匆离去。扶苏无声一@@@@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岳双腿扛肩膀上 第二章

第326章

车子开出河源县城,朝着太原城的方向而去。

何莎莎心里有点急,因为太原城的方向和平安县并不在一个方向上,如果一直这样开下去,那自己几个人辛辛苦苦弄来的药品不是白白送到鬼子那里去了吗?

而且还要搭上自己两个人!

她低头看看叶林,想看看他有什么主意。

可是叶林却靠在她的怀里,闭着眼睛,似乎睡得正香。

这个小屁孩,这时候怎么还有心睡觉?!

何莎莎正在心急的时候,旁边的大井温扭头看了她一眼,然后说了一句“坂田夫人、心配しないでください。私たちはもうすぐ太原城に着きます。坂田さんも用事がありません。(坂田夫人,不用担心,我们很快就能到太原城,坂田君也不会有事的)”

何莎莎一愣,顿时冷汗都出来了。

大井温说的话她一句也听不懂,而叶林睡得还正香,这让她该怎么回答?

就在她急得不知所措的时候,一直靠在她似乎在熟

文学

睡的叶林突然睁开了眼睛,对大井温说:“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大井隊長、母の喉が痛いです。彼女の代わりに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谢谢大井队长,妈妈喉咙疼,我替她谢谢你了)”

大井温笑着点了点头,伸出手摸了摸叶林的小脑袋:“本当に利口で利口な子だ。(真是个聪明乖巧的孩子)”

何莎莎这才松了一口气。

她偷偷用手捏了捏叶林的胳膊,然后看了看外边。

意思是说,我们怎么办?难道就这么让鬼子把我们和药品拉到太原城?

可是叶林好像没有感觉到一样,头一歪,靠在她又睡着了。

何莎莎这个无语啊,心说这小屁孩是不是故意的?

可她心再急,叶林不接茬她也没办法,总不能拉起叶林问。

她现在根本不敢开口,一开口就会全露馅。

而且还怕大井温再和她说话。

没办法,只好也跟着闭上眼睛,装作睡觉,来避免大井温搭讪。

卡车一路颠簸,何莎莎的心里也是如同几百只老鼠在那里跑来跑去,闹心。

不知道又开了多远,叶林突然睁开了眼睛:“停车,停车!”

大家都是一愣,开车的士兵疑惑的看了他一眼。

大井温连忙问:“怎么了?小朋友?”

就见叶林皱着小眉头,哭丧着脸,捂着肚子,一副很痛苦的样子:“我肚子疼,我要拉屎,快停车,我要拉屎。”

大井温哭笑不得,只好对士兵说:“小野,停一下车,让小朋友下去方便一下。”

车子停了下来,叶林却不下车:“我,我害怕,外边好黑,我怕有老虎。”

岳双腿扛肩膀上 第三章

“轰”的一声,魏曼把天王号天空战舰的一角打了下来,战舰摇晃了一下,舰上的天手们站立不稳,纷纷都各自找地方扶住。

这一下让所有人很吃惊,然而霍恩却看出来了一些不对。

他飞身至林星身边,说道:

“林令,我有一事不明。”

“什么事?”

“魏曼这一下,强则强矣,但细细想来,很有点蹊跷。”

“蹊跷在哪里?”

“天空战舰作为传说中的战舰,肯定是非常坚固的。虽然说再坚固的东西也会有弱点,像这种重要的军械,肯定会由最强的攻击亲自作测试,魏曼的实力并不高于秦天王,她怎么可能一下子找到那个弱点呢?”

林星很锐利的看了霍恩一眼,目光中透出欣赏:“你真的想到这一步了?”

霍恩和林星的目光碰了一下,马上低下头,因为这和林令平时温和之极的目光完全不同:“属下也只是猜测而已。”

“不,这不是猜测,是直觉。霍恩,看来本令一直以来让你在总参谋堂工作的决定,是正确的。对于谋略而言,这种直觉是一切的基础,你或许是个可造之材。”

“我想对了?”

“没错。你想的很对。”

林星抬起头来:“魏曼,已经中计了。或许,现在的她比起王冲来还差的太多。”

魏曼一招得手,信心大起,右拳连挥,不住的打出“熔岩-大喷火”,往天空战舰的伤口处击去。

二十

文学

招后。

天空战舰的缺口处,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红色能量团,好像一团火,不住的往外喷发着火焰。这个时侯,就算是脑筋最不好的人也看的出来,这绝不像是被魏曼打成了这个样子,而更像是……

吸收!

战舰的这处缺口,吸收了刚刚魏曼所有的能量!

霍恩笑了一下:“魏曼果然是中计了。令君大人,这就是你说的王冲的谋略吧?王冲故意在战舰上露出了一个破绽,而这个看似的破绽,实际上正是战舰的能量吸收机关。他就是在等一个忍不住去攻击战舰的人,而这个时侯出现的魏曼,恰好就扮演了这个角色。第一,她有足够的实力,如果实力不够,那么过去攻击也没有用,吸收不了多少能量。第二,她现在的状态比较急燥,很容易的就会上当。这两条加起来,魏曼就成为了王冲之饵吊上来的鱼。”

正如霍恩所言,魏曼果然是上当了,巨大的红色能量团不但在散发着火焰,还像一个黑洞一样在往里吸收,魏曼感到了一股强大的吸力,以致于她不得不用手攀住战舰的边缘,以免被吸进去。

叶枫和欧阳沁急忙来帮忙。欧阳沁变作一把大弯刀,一头支在战舰上,一头同时挂住魏曼和叶枫,叶枫则已化成战机,反向拉着魏曼,拼命想把她拉出来。但战舰的吸力实在太大,三人同时努力,却好像也免不了被吸进去的命运。

“这就是王冲的实力吗?”霍恩心想:“一个简单的谋略,就可以令一员猛将陷进去,然后再把她的力量收为已用,他的计谋能力,好像并不在林令之下,魏曼在魏国的官职是军师,一向也算得上是足智多谋,可在他面前连一个回合都走不了。这个秦天王再加上这个王冲,这支势力的力量当真是不能小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