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大炕上罪恶|美妇乱人伦小说

宝贝 里面真舒服 不想出来了;啊喜第二章全文阅读 小说
2021年1月27日
妈妈的桃花源,小丹的性欢生活
2021年1月28日

夜晚大炕上罪恶 第一章

只见李秀二男枪直接W烟雾弹封锁了GG战队后排寒冰+发条的视野。

然后Q闪接A接E技能重置普通再接R。

Q技能弹射墙壁来回两段伤害配合两段近距离散弹平A配合触发电刑外加上大招的近距离爆发伤害,以及大龙BUFF的加持。

让李秀二的男枪瞬间秒杀发条+寒冰双C。

解说短毛惊呼道:“我的天哪刚才发生了什么!?这是?血条消失之术!LGM的打野选手李秀二刚才为我们上演了一波血条消失之术,我甚至都没有看清楚他的操作,就只是男枪闪现进人群一套技能加平A就给GG战队双C发条和寒冰秒杀了,太恐怖了。”

解说教主已经惊讶的说不出话来了,身为一个解说的他,此时都已经被完全吸引到了这场比赛当中。

卫神夸道:“NICE!帅气。”

刘浩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观众们更是一声惊呼,掌声此起彼伏。

LPL夏季赛决赛官方直播间,网上的弹幕已经炸开锅了。

各路网友纷纷献上热评和膝盖。

“妈妈问我为什么跪着看!”

“别问,问就是穿甲警告。”

“天呐,我要给他生猴子!”

“6666,可怕。”

“教练,我想学男枪。”

······

诸如此类的弹幕还有很多很多。

这波团战LGM自然是毫无悬念的拿下。

伴随着解说的那一句“让我们恭喜LGM拿下了今天这场BO5的第一局!”

目前比分1:0。

在中长休息的时候,GG战队的教练果然将队员们叫到一边。

他语重心长的说道:“小伙子们,拿出你们准备了一整个夏季赛的气势来,不要怂,下一场BP我不会干涉你们,都拿自己最擅长,最有自信的英雄出来,知道吗?你们不要一面对LGM,就变得不会打比赛,不会运营,不会对线了,不要怕,他们是MSI冠军又怎么样,记住,我们GG战队,是去年S赛的世界亚军!含金量一点都不比他们低,加油,我们还有机会!”

一碗毒鸡汤灌下肚,几位GG战队的队员都显得热血沸腾。

个个看起来都干劲十足,一扫之前颓废之势。

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时候,与此同时,LGM俱乐部的教练也做出了一个让人惊叹的决定。

陈泽将LGM六名队员叫到面前,他转头望向卫神,说道:“打得非常好,卫联,这一场你的卡尔玛已经证明了自己,相信GG战队也会很快做出调整,甚至有可能会给卡尔玛一个搬位,但是没有关系,因为下一场,我们将会让刘飞上场。”

卫神没有丝毫犹豫就答应了,他知道这是战术上让GG防不胜防。

反而是刘飞有些惊讶,因为虽然他名义上现在是晋升一队来跟卫神进行轮换,但是实际上他自己是抱着学习的心态加入一队的,在他看来,现在要接卫神的班还为时尚早,他自己也没有做好这个准备。

卫神作为队长,拍了拍刘飞的肩膀,说道:“加油,发挥你正常水平就行,不要给自己心理负担。”

刘飞点了点头。“好。”

主持人说道:“这边我们得到消息,LGM战队进行了人员更换,替补中单刘飞上场,顶替上一局的中单卫神,这位刘飞选手还是第一次的登上LPL的舞台,没想到一出场就是打夏季赛决赛,可谓牌面十足啊,此前在LDL次级联赛,这位中单选手的表现相当出色,不知道来到LPL之后他还能否carry队伍呢,让我们拭目以待。”

夜晚大炕上罪恶 第二章

在那一片混乱的半神国度当中,四面八方的信徒/祈并者,疯狂如潮般冲击涌向入侵之敌,那名精擅于死灵魔法的半神,打的是拖延消耗之战术,如果真的是在一位掌握死亡概念的神祗神国内,他根本连大部分死灵魔法都无法使用。

可惜,加费格里特对于这片国度的掌控力实在是太低了,因此这位精擅于死灵魔法的半神,甚至可以借助这里强大无比的死亡概念,将一批又一批的死者召出,与死亡军团进行对冲。

而在死亡军团之中,有一道血色之影正急速纵横穿梭着,她的手中有着两道血鞭,在挥舞之间无限拉长,令暗血一人双鞭却可以横扫千军,四周的四阶死亡圣灵大多是不敢上前的,同样的阶位也会存在着巨大的战力实力差距,而四阶圣灵除非是还活着的时候,就是超强的超凡职业者,否则的话,转化成四阶圣灵后以力压人也许可以,真的同其它半神搏杀,那还是免了吧,很难走过几个回合。

如果死亡神力还足够充足,可以无限复活,那也没什么,但此时在场的人却全都清楚,加费格里特已经没有多少死亡神力储备了,更不可能将那珍贵的资源再浪费在复活圣灵上。

只能说,在加费格里特堕落之后,他选择晋升的圣灵,特别出色的也不多了,最强的两个,马休被石毅以噬影神雷偷袭而死,威利背弃信仰遁逃离去,剩余的这些圣灵,大多数是擅长哄加费格里特开心的,少数几个有些才能的,也远远不足与身经百战的实战型半神暗血相抗衡。

另一边,加费格里特主体与石毅等人的战斗也越发的白热化,然而打法最为凶猛的却并不是刚刚才大出风头的龙魔或者石毅,而是刚刚才从加费格里特口中爬出来的白鬼。

白鬼是邪灵体出身,一直以来石毅都以为她的战法,会是偏向于精神攻击一类的,然而这一次在战斗之初,白鬼似乎就一个不小心,被加费格里特吞噬了,看到这一幕的时候石毅还愣了一下,不相信这个毁灭一个世界才能成就的强大咒怨,就这么轻易死了。

然而见左右之人全部都是一副正常模样,石毅就知道这其中必有隐情了,果然,在接下来的战斗当中,忽然两只惨白的手从死亡邪神加费格里特的嘴里伸了出来!

随即,一个巨大的惨白色女人头颅加费格里特的嘴里缓缓伸了出来!

此时的白鬼脸上,那极尽的残忍、狰狞、憎恶,可谓是触目惊心,比在场任何之人都恐怖更甚。

而这个新爬出来的巨大女鬼,死死扯住加费格里特的身躯,疯狂地撕扯攻击起来。

那种极致的执念与憎恨,居然带来半神级数,不,还要更加超出许多的超强力量。

“没有可以吃我,再也没有人可以吃我!”一边这样嘶吼着,一边以双爪发动恐怖的攻击,因为她的存在,加费格里特甚至连攻击破坏力极为强大的龙魔都顾不上了。

(这个家伙,这个女人,她活着的时候到底经历过多惨的事啊?)石毅注视着白鬼化成的巨大鬼物,即便是他也微微咬牙,丝毫想要知道真相,满足自身好奇心的欲望都没有。因为石毅知道,那绝对会是一场无法带给人任何美好感受的,极致绝望。

所谓咒怨,即是指死者的执念与怨恨积聚始终无法散去,最终彷佛变成一种传染的模因般,令一切接触者一个接一个死去的诅咒。

“搞什么吗,看现在这个样子,似乎已经完全没有让我全力出手的必要了。”第九名双手双执短剑的邪魔,他骤然撕裂去身上的袍服,显露出一直遮掩着的真身。

这是一名浑身狰狞骨甲,头戴骨盔的野蛮狂战士,整个脑袋都彻底覆盖在牛角头盔里。头盔的两支顶角尖刺一长一短,野性异常。并且,在他那一身狰狞骨甲上面还有着密密麻麻众多咒文刻印,石毅在那些咒文上面感受到一股古老、蛮荒、祝福、血祭的意味。

这也是一名狂战类型的强大半神,只是因为白鬼与龙魔的精彩表现,现在已经没有他什么出手的余地了,冥魔召集的这些人,都是半神中也异常强大的精英强者。

“你若是没有尽兴的话,去帮暗血吧。死亡军团那边应该也已经到极限了,若是那些圣者应该也已经忍耐到极限了,毕竟如果加费格里特死掉了,他们也要全部陪葬,莫不如拼命,博一博加费格里特日后复活他们的可能性。”

“嗯,你小子真是可靠呢。”野蛮狂战士侧头注视悬浮在雪魔、冥魔身前的石毅一眼,感慨言道。

接着他说:“不过没有必要了,在雪魔的冰河世纪下,那些杂碎已经没有搏命的资格了。”

也就是在这一刻,石毅身后,一身黑袍罩体雪魔的手中,出现一轮燃烧的冰焰,下一刻,铺天盖地般的魔能扩散开来,甚至令陷入疯狂纠缠当中的加费格里特与白鬼都下意识得恍惚移神,然而,再下一刻四阶寒冰系魔法禁咒冰河世纪轰炸而下,只是雪魔指向的目标并不是加费格里特,而是它的死亡军团。

“……在吾的意志之下,腐朽旧时代及其造物的终结之末即将到来……”

漫长的咒文伴随着近乎令天地动荡的魔力波动,漫天冰雪的精灵在空中起舞歌唱,这并不是什么本质恶毒的诅咒,相反,就如一个历史学者在陈述自己记载的史诗,那是一种可能性——当冰河世纪再度降临,当万物再度被冻结,所有生者和神明要么死去,要么陷入永眠,无人可以超脱。

轰隆隆隆隆,的确就犹如石毅身旁那位狂战野蛮人所说的一样,那些始终犹豫不决的四阶圣灵们,在冰河世纪完成的那一刻,就连最后搏命的赌一把的资本都失去了。

已方的两名半神迅速脱身,禁咒可是不会区分敌我双方的,恐怖的雪幕寒气之墙重重掠过,将碾压过去之物,尽数轰击为粉,在这招超大型对国级战略魔法面前,死亡邪神加费格里特最后的精英,死者军团顿时尽数全灭,即便侥幸脱逃出去一两名圣灵,也全部受到重创失去战斗能力,只能苟延残喘了。

而一瞬之间,失去了最后的神国根基,已然化为巨大章鱼怪的死亡邪神加费格里特仰天嘶鸣一声,似乎也感受到了自身的末日正在不断趋近,与此同时,整个不朽神国(统称,凡神国皆可称为不朽神国,因为那是基本属性)也开始剧烈得动荡起来,开始不断的崩塌。

(怎么可能,如此规模如此威力的禁咒,就在我身后,为什么魔力波动那么小,在它出手前,我甚至没有感受到足够的生命压迫感。)石毅骤然转头,有些惊愕的注视着雪魔。

而雪魔似乎也看出了石毅的疑惑,在疲惫的同时开口笑道:“还没有结束呢,好好欣赏,冥魔的最强法术,黑暗龙枪!”

而就在这个时候,雪魔身旁的冥魔,从他的周身开始慢慢地往外渗透出一股浓黑的烟雾,这烟雾渐渐包裹着冥魔瘦长的身躯。

他建立在那里,犹如已经存在万古岁月,黑色的浓烟渐渐如夜空一般,深不见底,宽广无边。

最终,冥魔向前伸出他的右手,随着他右手五指的开张,浓黑的烟雾向他的掌心聚拢过来。

夜晚大炕上罪恶 第三章

三个月后。

此时的江湖已经是春夏之交,席卷了整个秋冬的东方不败大任务早已经烟消云散了。但是各大门派的元气依旧没有恢复,那些挂掉的或者被迫归隐的NPC大都没有现身,只有少数人曾踪迹缥缈的隐现。他们仿佛是过冬蛰伏的动物们一样,缓慢而悄无声息的醒来。

现在依旧是江湖的大黑暗时代,各种任务、绝学已经成了稀有之物,只有极少数人才这个运气接触到。不过人们已经看到了曙光,就在前两天,峨眉的灭绝师太忽然现身,这让整个峨眉甚至整个江湖都欣喜若狂。这意味着以前的NPC已经开始回归了。玩家们所期待的武学大进步时代终于又要降临了!

阿飞也去峨眉见了那灭绝师太,只可惜这个灭绝师太已经不记得他了。这是一个全新的灭绝师太,早已经没有了半年前在峨眉的记忆。她不记得步行嫣嫣,也不记得苦命的阿飞,甚至对峨眉派出现了这么多的男弟子都很诧异。当听说这是孤鸿子的所为时,她沉默了很久,似乎无法相信这一切。

玩家们终于体会到了这种人物转换的冲突之处了。NPC的归来,并不会意味着一切如常。相反,这往往也意味着江湖的重新洗牌。

在这样的洗牌风波中,一直活着的NPC,或者复活后还能保有以前记忆的NPC,就会占据着某种天然的优势。不过即便是这些人,在醒来之后也会发现江湖和以前大大的不同了,一切都起源于三个月前那场无名海岛的混战事件。

在那事件的第二天,游戏中第一大帮会的帮主兼华山派大师兄云中龙,就公开宣布辞去所有的帮会和门派职务。他将帮主之位传给了苦菊,至于华山派大师兄的位子,则是在一周之后的公开比武中被兰陵王拿到。

这个事件让江湖一片哗然,纷纷想云中龙是不是又被洗白了才做出这样的决定。而卸掉了一切负担的云中龙却混不在意,当晚就去敲风衣玲的门,约她出去看星星了。

这一次风衣玲没有拒绝。不久后江湖传言,云中龙就是因为风衣玲才这么做的。这无疑又让江湖劲爆哗然了一次,此事堪称是现代版的不爱江山爱美人。从此之后,这两个不知廉耻的男女(阿飞言)便开始了公开炫幸福的卑劣举动。江湖各大名胜都能看到他们成双成对的身影,他们流窜作案,很多单身狗为此受到了巨大的伤害。

于是单身狗们扬言要砍了这一对狗男女。只可惜他们也只是嘴上说说。那云中龙虽然不是帮主了,但他的武功和积威却还在。虽然他在那场纷争中失去了内功,但那一手独孤九剑却不是盖的,即便不用内功也能干掉大部分的高手。更可怕和离奇的是,某一天他和风衣玲在四处游荡江湖之时,竟然开启了一个古怪的任务,任务的结局是云中龙获得了传说中的绝学内功——嫁衣神功!

整个江湖当即嫉妒的如痴如狂,人家云中龙在泡妞的同时武功还在一日千里的进步,这简直是没天理了!

得了神功的云中龙越发嚣张,整日带着风衣玲继续祸害江湖上的各种购物店,看不顺眼便是一顿爆揍,更是扬言要挑战苦命的阿飞夺回天下第一云云,只是后一句话一直没有付诸实施。人们但凡见这了对狗男女都是绕着路走。即便是躲不开了也是小心谨慎的应对,好吃好喝的侍奉好了再恭送他们离去,云中龙的传奇生涯却因此更加盛名。

阿飞其实对嫁衣神功并不吃惊,这门功夫是需要有人做出牺牲的,云中龙或许有办法,但是短时间是不可能追上他了。阿飞吃惊的是云中龙的这些决定。不过联想到以前的一些蛛丝马迹,他发现云中龙早有预谋了。在最近的好几次接触中,云中龙都是单身行动,而指挥云中城帮会的都是苦菊,或许他在有意识的培养苦菊接班。

但人们就好奇了,为什么不是兰陵王接班呢?按理说兰陵王的武功更胜过苦菊,而且计谋手段也要强一些。

很快人们便得到了另外一个爆炸性的新闻。

在云中龙隐退的当天,兰陵王脱离云中城,加入了龙凤客栈,成为了龙凤客栈的副帮主!而步行嫣嫣特意只保留了一个副帮主的位子,将原本两个副帮主全部降为堂主,并公开宣布兰陵王的职权与她这个帮主一致。龙凤客栈从此开启了双巨头模式。有了兰陵王的加入,龙凤客栈终于能真正的与云中城分庭抗礼了。

此时人们才明白了这一切江湖的内幕。兰陵王不是不做云中城的帮主,是因为他早就心有所属。或许云中龙、苦菊和兰陵王,三个人在私底下早已经有了这个默契,他们没有用暴力的方式来实现权力的更迭,而是用了这种方式实现了和平分手。

鉴于兰陵王与步行嫣嫣的眉来眼去早就江湖风闻了,当年步行嫣嫣公开招揽兰陵王的举动依旧历历在目,因此这一次变故也不算是天崩地裂。只是江湖局面的变化总是来得太快,以至于让人有些目不暇接了。

相比起云中城和龙凤客栈两大帮会的“平稳动荡”,另一大帮会兄弟会则是要剧烈的多了。由于众所周知的走火入魔,大剑神的武功大大消弱。从江湖公开的消息来看,他最终损失了小无相功和金刚不坏神功,这倒是挺符合系统关于走火入魔的设定。如此一来,大剑神的大半功力几乎是废了。而不久阿飞又得到了一个消息,大剑神在复活之后,似乎还自行废掉了剑神剑法。

阿飞不禁感慨唏嘘,他知道大剑神是用这种法子与卓不凡做了真正的割裂。废掉剑神剑法只是表面上的,内地里大剑神实际上是最终叛出了一字慧剑门。或许他是害怕卓不凡用门派系统来跟踪他的行踪,自从得知天山童姥都被卓不凡害了之后,大剑神终于也开始忧虑了。

他忧虑的事情还有更多。由于无名海岛事件的曝光,他基本上确定了蒙面克的身份,包括他陷害金环刀的过往。很快兄弟会出现了剧烈的动荡,一些人看不惯他的作风宣布退出了兄弟会,其中不乏一些高手。便也在此时金环刀冒了出来。他利用以往的威望收拢了一批原本兄弟会的玩家,成了一个新帮会与兄弟会对着干。目的很简单,就是想用这种方式来实现他对大剑神的报复。

江湖还是很愿意看这种大戏的,多年前大剑神和金环刀还是好兄弟,他们一起成立了兄弟会,纵横江湖多年,那是何等的风光!如今他们反目成仇,狗血的相互伤害,无疑给这场大戏增加了很多作料。

双方着实做了好几场帮会战。只剩下凌波微步和北冥神功的大剑神,在武功上的削弱不止一点两点。在连续两次败给了金环刀,并被挂了一次之后,他忽然间做了一个决定:那就是学云中龙卸下帮主的位子,将其让给了双刀,然后整个人悄无声息的消失了。

看到大剑神也玩辞职,人们都怀疑,这个江湖是不是要迎来一波“退隐流”的新玩法了?但大剑神这个举动在某种程度上挽救了摇摇欲坠的兄弟会,也让这个江湖随后出现了一个行踪诡秘的“吸功狂魔”。阿飞知道,大剑神还在继续努力着重新崛起的道路,他不会甘心失败,他在用这种以退为进的方式行走江湖。等到某一天他的武功再度变强了,就会选择重新出现在众人面前的。

像大剑神和云中龙这种人,他们之间的争斗和胜负都不是一时的,会长达数月数年乃至更长。只要还有人在,他们的争斗就不会停息。这倒也正应了那句有名的话:有人的地方就有恩怨,有恩怨的地方就有江湖!

也不是所有人都可以锲而不舍的坚持下去,比如凤雏骑驴,阿飞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看到他,也没有听到他的任何消息了。而当日在山洞中的NPC,也都和岳不群一起消失了。虽然有人传言曾在华山见到了林平之,但这个传言无从考证。

这期间大剑神也不是没有去找过阿飞的麻烦,在卸任帮主位子之前,他曾经集合了整个兄弟会的精英施展过一次对阿飞的截杀。

那也是阿飞在海岛事件后的第一次出手。

这一战他一个人打十二个人,对手包括大剑神、双刀、剑君十二恨、笑四少和小龙人等高手。鉴于没有其他玩家目睹这一次截杀,因此胜负之数并没有被江湖所知。据说阿飞全身而退,也就是在这一战之后,大剑神做出了隐居幕后的决定。

于是江湖原本的三大高手,竟是都脱离了帮会的玩法,这不仅让人们看到了某些趋势。而人们对阿飞的武功更加感兴趣了,不少人都知道海岛事件之后阿飞的武功不减反增,但究竟增到了何处程度却没有人能说的清楚。在一个月之后,阿飞在公开场合的第二次出手,总算是给大家解了惑。

这一次阿飞面对的却是NPC!

一心复仇的明教光明左使杨逍,带着波斯总教的风云三

文学

使,在杭州城的楼外楼堵住了阿飞。据说杨逍之前故意放出一个消息引阿飞出现,然后四人埋伏在暗处忽然出手,准备一起围杀他。

目睹这一战的玩家足足有近万人,楼外楼整整一层的桌椅板凳都被打烂了,枪气纵横十几丈,动静之大惊动了半个杭州城!大概一炷香的功夫后,风云三使两死一伤,杨逍更被惊艳一枪轰掉了半条胳膊,重伤遁走!此战阿飞大获全胜!他提着红缨长枪,站在楼外楼的最高处目送杨逍逃遁的画面,巩固了他在后黑暗时代“三帮一苦”中的超然地位。

眼尖的玩家们发现,阿飞的内功比以前更高了。甚至精通乾坤大挪移的杨逍都不敢与之对掌。有人认为阿飞当时完全可以杀了杨逍的,但最后却有意放走了他。便有人去问阿飞原因,阿飞只是说自己虽然获胜但内力损耗极大,不足以杀了杨逍。

江湖日报对这个说法报以怀疑的态度。著名撰稿人万里云说,阿飞的玄冥真气已经练到了六级,内力生生不息哪有不足的道理?或许对以前灭了整个明教的举动有些内疚,所以他故意放过了杨逍。但有玩家反驳,说阿飞只是想留下杨逍,给自己的江湖增加更多的乐趣。

阿飞对这些说法都没有表态。他只是想,杨逍下一次还会带谁来呢?黄药师吗?那货可真是强,自己可能干不过啊……

——红缨记——

又过了一两个月,杨逍没有再出现。但长枪门却是热闹了起来。这一天,大师兄赐你一枪纠结了一支队伍,集合了苦命的阿飞、三戒、常言笑、左手刀、百里冰、秋风雨、狐狸未成精等一干精英。他们受客卿长老墨不语的指示,准备去福建沿海找一个人。

起因是这样的,据说有玩家在福建沿海的那块区域见到了一个NPC,拽拽的模样像极了厉若海。这个消息让长枪门上下甚是激动,墨不语当即决定,组建精英团队去打探一下。若是传言属实,一定要将厉若海迎回长枪门。

若有厉若海在,长枪门的影响力就会更大。尽管它现在已经是魔山八门的第一位,更有阿飞这个金字招牌不断忽悠新手玩家加入。但是墨不语却有更大的野心,那就是要长枪门压过华山和峨眉,做江湖第一大门

文学

派!

这个野心着实不小,赐你一枪和阿飞都认为十年八年之内是不可能。而且即便是日后规模上去了,散漫的门派作风依旧是个大问题。但无论如何,迎回厉若海的事情却可以一试。

没多久,这个“迎回亲人厉若海小队”简称“迎亲”的队伍便出发了。在准确的情报支撑下,他们顺利的抵达了一个海边的小村子。这就是传闻中见到疑似厉若海的地方。兴奋的大伙儿当即将这个小村子翻了一个遍,结果没有一点儿发现,用三戒的话说,连厉若海的一根毛都没有找到。

众人都很失望,心想这应该是一个假情报了。那常言笑便安慰道,即便不是假情报,大伙儿找到了厉若海也不见得能够将他迎回去,参考峨眉的失忆妇女灭绝师太就成了。新出现的厉若海,可是对大伙儿一点都不熟悉的厉若海啊!

人们当然知道此节,只是原本的情怀已经根植在长枪门众人的心中。那三戒手里拿着厉若海的丈二红枪,只是唉声叹气。

为了寻回厉若海,他们甚至带来了厉若海原本的兵器,但看起来这次要失望了。

便在人们准备回去的时候,忽地一个声音远远道:“你们是什么人,怎地有我邪异门的兵器?”

这熟悉的声音让众人一惊,大伙儿转头看去,却见一个高大英俊颜值爆表的男子,正负手站在一棵大树下冷冷的看着他们。他虽是空着手,但站在那里的身躯异常的笔直,浑身的气势冲天而起,仿佛是一柄随时都会刺出的长枪!

这副容貌令人过目不忘,对长枪门的人尤是如此。

他是厉若海!

厉帅!

大伙儿都惊呆了,一瞬间那过往的记忆喷涌而出。那三戒大喊一声:“厉门主!”旋即整个人便是哭爹喊娘的扑了上来。这个厉若海却是皱了皱眉,伸手一巴掌便把三戒拍到了地上。他刚要说话,又有两个姑娘玩家哭喊着“亲人呐”就朝他身上蹭着求抱抱,厉若海脸都青了,喝道:“好胆,竟敢来我邪灵的地盘撒野!”说着便是以手作枪,燎原枪法小试牛刀,将几个不知好歹的玩家都刺倒在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