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美妇用嘴服侍、黑人 尺寸 强行害怕 痛哭

娇嫩的被两根粗大的,在车里开着车座爱的小说
2021年1月27日
被被多人用道具玩弄调教;翁熄粗大
2021年1月27日

两个美妇用嘴服侍 第一章

闲话少说,诸位早点歇息,毕竟明天你们还要去干正事!陈昆站起身,叼着牙签开口道。

这些故事可真够理不清,太乱了。当河摇摇头。

反倒是这边的洛尘入定了之后,在天皇宫天地牢笼内的人道洛尘猛地睁开了眼睛。

此刻他们正在盘膝打坐修炼,包括唐玄策。

老唐,你可能有个孩子!

黑暗之中,洛尘的声音忽然响起!

哈?

啥???

唐玄策蓦地睁开眼睛。

而比他动作还快反应还大的自然是王城。

老大,你是不是在外面听到什么风声了?

这可是大新闻啊!

堂堂仙界第一高手,唐玄策居然有个孩子?

我的天呐,老唐,我没想到你居然是这种人!

什么?唐玄策惊愕疑惑不已。

你小子可别乱说,这是造谣!

我唐玄策守身如玉这么多年,身子都没有破,哪来的什么孩子?唐玄策瞪着洛尘,大有今天不说清楚,就要和洛尘大打出手的架势!

你刚刚一句话,我运气都岔气了。唐玄策插着腰开口道。

我看你是肾虚吧?

行啊老唐,平日里正经的假模假样的,现在孩子都有了?王城拍着唐玄策肩膀开口道。

都什么乱七八糟的,我哪来的孩子?唐玄策挥舞着拳头。

同样是男人,我理解的,大家都懂的。王城笑呵呵的开口道。

你理解个屁,懂个屁!唐玄策喝骂道。

我……

我先缓缓,真的运岔气了!唐玄策半仰着坐了下来。

唐玄策是真的不知道,毕竟他的本尊天王都不知道,更何况被修改了记忆的唐玄策这个身外身呢?

但是让洛尘疑惑的是,这个孩子到底是谁,又在哪里呢?

因为陈家沟那边肯定早就在布局了,事情绝对不会那么简单。

而在陈家沟这边,第二天清晨,陈昆一大早就起来了。

熬了一锅粥,招呼众人坐下,然后喝了粥

文学

,才带着众人走向了涅槃海。

涅槃海算是陈家沟的重地,一般人进不去,或者说,一般人连这陈家沟都来不了。

而涅槃海的名气也极大!

尤其是真的看到了的时候。

鸡血?当河惊愕道。

当然,那肯定不是鸡血,而是凤凰血!

凤凰血化作的海洋,可以想象,其内到底有多少凤凰死在这里了。

化作了一个滔天的血海!

真的是一个巨大血海,没有腥臭味,反而是清香扑鼻,血海深不可测,辽阔无比,简直看不到尽头,一望无际。

大海随着风不停的波澜起伏!

这绝对是大手笔!

海面上不时有火焰升腾而起,缭绕席卷高空!

那是凤凰之力,可以洗尽身体铅华,重塑肉身!

同时可以让人心智通透,甚至涅槃重生,同时看破心魔!

在远处,此刻还有一行人。

自然就是王归,此刻王归等人并没有发现洛尘等人。

因为这里到处都是凤凰之力,一般人根本不可能展开神识,察觉四周。

可以说,在这里有种隔绝一切气息的感觉,毕竟凤凰之力搅动虚空,虚空都扭曲了。

两个美妇用嘴服侍 第二章

蜘蛛精和嫦娥等人,将姜子牙团团围住。

她们凶神恶煞,眼神冷厉。

仿佛只要沙尘一声令下,她们就毫不犹豫把姜子牙给打杀。

而姜子牙也是一脸苦笑,十分无奈。

但是。

内心虽然苦涩,却并没有畏惧,只是平淡的看着沙尘。

他知道,换了其他人,估计他此时已经死了。

修真界是残酷的。

他知道了很多不该知道的秘密,不请自来,还身怀重宝,更是来者不善。

换了任何人,都已经动手。

他能活到现在,纯粹是沙尘生性谨慎,不喜欢跟人结仇,也不喜欢惹事。

所以,一直没动他。

但是。

沙尘现在把流沙河洞府给加强了,姜子牙也无法出去,外人恐怕也不容易进来。

他也不知道圣人是否能进来,是否知道这里的情况。

若是圣人也进不来,或者,圣人也不知道他这里的情况,那么,沙尘打死了他,也是白打。

沙尘看着姜子牙,眼神平淡,微微一笑,挥了挥手,道:“你

文学

们不得无礼,我说了,与人为善,他人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骂我、骗我,我仍旧是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理他,再待几年,你且看,一切如过眼云烟。”

姜子牙闻听此言,如遭雷击。

随后深深地鞠了一躬,掐了个无量天尊手印,道:“无量天尊,河主好深的精神造诣,老夫自愧不如。今日离开,不再下山,必将闭门思过,他日有机会,再来跟河主好好讨教道法。”

沙尘笑了笑,道:“若是你来是贵客,好生叫门,我必将倒履相迎,若是不请自来,擅自进入,那么,我依旧不会客气的。”

姜子牙道:“河主说笑了,老夫惭愧。之前孟浪了,多亏河主能够不计前嫌。老夫这就回去闭关,也会劝说师兄弟门人,尽量不要来打扰河主休息。”

沙尘听到这话,心满意足的点了点头。

做那么多,不就是为了让姜子牙会去带话,别让阐教的人来找他的麻烦。

沙尘又道:“有太公这话,在下就放心了。还请太公转告月老、广成子,还有殷郊他们,我在此修行,对于外界的事情不管兴趣,也不喜欢西天取经,不会碍着你们阐教,不必来打扰我。”

姜子牙听了这话,也是一愣。

他还是第一次听到沙尘点名阐教的人。

想来这些人就是之前找沙尘麻烦的人,广成子倒是还好,没有直接出面过。

只是把番天印借了出去,可见他也是有心要对付沙尘的。

姜子牙道:“放心,老夫回去,就找他们聊聊。”

沙尘一挥手,流沙河大门洞开,姜子牙便是飞身而出,而后大门再次关闭。

姜子牙站在流沙河上空,踩着云头,回过身来看了一眼下方平静的流沙河。

他的内心,感慨万千。

“真是想不到,这么一个偏僻山高水远之地,穷乡僻壤之处,竟然潜藏着如此庞大的财富。”

“之前老夫也见过沙尘,也曾推算过他的命运,本该是西天取经既定人选里面最弱,也是最没有悬念的一个,怎生气运如此强大,有这般大的造化?”

姜子牙内心波动巨大,眼神之中绽放出光彩。

“难道真的如同他所说,不争不抢,好运自然来?”

“老夫为凡人之时,确实是不争不抢,等待文王的到来,来了,好运就到了,也成就了一番事业。如今,处处争抢,好为人师,多管闲事。反而,处处碰壁,遭人白眼。”

姜子牙悟了。

他仿佛想通了什么,眼神震撼,微微点头。

“老夫此次回去,必须闭关才行,就算不是为了那气运,也要为了将周天算术更进一步。”

他看了沙尘推演周天星辰大术,眼睛都绿了,渴望而不可得。

但是。

此次见到沙尘施展,他有些心得,打算回去琢磨一下,看下能否自己将这门神通给推演出来。

若是成了,他会更强。

至于天下苍生,不是他不想管了,而是如同沙尘所说,他真的不算什么,管不了。

昆仑玉虚境麒麟崖。

广成子和其他几位阐教二代弟子,正在聊天喝茶,谈天说地,言笑晏晏。

殷郊自从封神之后,重归阐教门庭,对于师父广成子愈发恭敬了。

此时服侍在身边,如影随形。

见到师父的茶杯空了,就立即倒上。

众人看了,都是羡慕不已。

太乙真人道:“师兄有殷郊这个好徒弟,实在是让小弟羡慕不已。”

其他人纷纷点头,都是夸奖。

殷郊宠辱不惊,只是微微低头,仿佛是谦虚。

广成子哈哈一笑,道:“师弟说笑了,你也有好徒儿啊。据说哪吒前些日子已经踏入大罗金仙高阶境界,进步神速啊。”

边上的赤精子道:“是啊,记得哪吒几十年前去找太乙师弟的时候,还没到大罗金仙吧?现在都踏入大罗金仙高阶境界了,了不得,了不得。”

太乙真人内心得意,面上却不在意,谦虚道:“都不算什么,他毕竟也是肉身封神的,因果加身,怎么样都不会弱了。”

两个美妇用嘴服侍 第三章

“既然你说绿桃则体已被你诛杀了,那你还留着红蔷,紫叶和蓝蕊的则体干嘛,为什么不都收拾了算了,省得再担心啊?

要不然,幽冥地狱的狗皇帝再找到新的慧体,鬼念一动,她们三个可就又活了,然后又开始到处害人的!”

柳牵浪在月兰记忆中,能够找到的月兰生前记关于四则九梦的记忆也就这么多了,接下来打算回到幽冥地狱。而且掐指一算,离夺阳之战的时间也差不多了。

所以唤出小红点儿,一人一鸟儿离开了流峰彤云峰,朝清柳国皇都盼水城飞驰着。

路上,柳牵浪向小红点儿讲述了她醉后发生的事。小红点儿知道二人的装醉计划成功了,很是高兴,不过对于柳牵浪留下三个则体很是不解,于是问道。

“你说的对,不过我若是诛杀了她们,当冥皇掀岸再有什么旨意的话,我就感受不到了,我准备暂时留着,想办法操控她们,这样有助于我们最后攻破冥都,彻底打败大鬼一族。另外通过她们,一定还可以了解一些其他人间的事。”

“这样啊,那好吧!国弟舅舅说现在月兰姐姐早已过世了,这是怎么回事呀,咱们刚离开盼水城也没几天啊?不是说,月兰姐姐长大后和国弟舅舅前世柳贤结婚后才一起跳崖殉情的吗?”

“开始我也是不解,现在国弟舅舅明白了,人间,幽冥地狱还有记忆世界的时间进程是不一样的,其中记忆世界的时间速度飞快。这就是我们为什么感觉来到月兰记忆中并不长,而事实上已经过去了几十年。

这种现象,就像你回忆在九仙山做掌门生活的日子一样,一会儿的功夫就回忆完了。但在你回忆的时空里的时间运行可没这么快。”

柳牵浪为小红点儿解释了一些月兰记忆中遇到的一些无法理解的事。

“哦!还有,国弟舅舅,你说咱们进到月兰的生前记忆,做过很多事,那现在的月兰阿姨会记得她和洁儿小时候和我们在一起的事吗?

如果记得,月兰阿姨小时候就该认识咱们的啊。可是我感觉我第一次和月兰阿姨见面的时候,她根本就不认识我的。”

“呵呵,调皮鬼,你想的怪多的,这个国弟舅舅也很知道咱们来这里见过的人,未来会不会认识咱们。回去问问你月兰阿姨,一切都清楚了。现在呢,我们最重要的是去找到你月兰阿姨在人间存在的些许意念,通过它,我们好返回去。”

“这也太不容易了,现在月兰阿姨已经不在了,到哪里去找她的意念啊!万一找不到,嗨呀!我们是不是永远待在这个时代了,那样我再也见不到皇后妈妈了,我都想她了!”对于柳牵浪的想法,小红点儿感到希望很渺茫,眼神中满是失望的色彩。

“呵呵,看你的样子,你可是当过掌门的大人物,怎么也会面对困难垂头丧气呢。再说,还有国弟舅舅呢,实在不成还有幽灵舟呢?

只是我担心,万一穿越错了,我们又到了莫名年代去了,所以我们还是耐心些去寻找月兰留在人间的意念。

这样跟着她的意念,继续跟踪她的记忆,就自然回到了幽冥地狱,最后见到你皇后妈妈了!”

“幽灵舟不是皇后妈妈,月兰阿姨,暗星公主阿姨,宋国弟舅舅,还有小星儿阿姨她们待在里面呢吗?怎么会在我们这里?”

“在我们进来时,突然我们决定本体也走进你月兰阿姨记忆时,我便把幽灵舟的本体带来了,他们现在用的是幻体。

不过你不用担心,幻体中我已经留够了足量的幽灵神力,就算我们不能及时回去,夺阳大战开战,也是没事的。”

“嗯,这还好,反正幽灵舟瞬间就可以到达任何地方,大不了我们费点事儿,多穿越几次,总会蒙回去的。”

小红点儿听柳牵浪这么一说,心里多少有了点儿底儿,情绪又渐渐舒朗起来,四外望着现在已是阳春丝月春光明媚的世界,希望快些到达盼水城,看看和小月兰,洁儿一起玩耍的蝴蝶湖美丽的湖水和绿油油的湖岸。

“那我们还这么慢飞什么,国弟舅舅干嘛不用幽灵舟,我们岂不是一下子就到了盼水城国相府了?”小点儿用小翅膀一拍脑门儿,眼前一亮道。

“哈哈,当然可以。可是国弟舅舅担心一直跟踪咱们的人可就跟不上了!尊驾何人,既然这么有兴趣,一路从流峰跟来,何不现身一见?”

柳牵浪突然哈哈大笑,抬眸看着万丈天宇一丝纤云喊道。

“有人跟踪咱们,不可能吧,哇!是燎焰阿姨,是不是燎焰阿姨摆脱了那些恶鬼回来了!嘻嘻!燎焰阿姨……”

小红点儿蓦然欢喜,用小翅膀在嘴边弯成喇叭,脆声叫喊开了。

“是我,小红点儿,白头发叔叔!”

柳牵浪和小红点儿的声音在明媚的蓝天下,群山环绕中,不久后天宇娉婷飘来一个婷婷玉立的端秀女子,踏着一朵兰花儿,看着九天仙缘剑上的一人一鸟儿,满眼含泪的说道。

“月兰阿姨?是你,我们听说你不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