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嫩的被两根粗大的,在车里开着车座爱的小说

  • A+
所属分类:做豆腐

娇嫩的被两根粗大的 第一章

“二师父?快快,救我出去。”孙悟空急忙说。然而没等李鹤回应,就赶忙摇头,又说:“不成,那玉帝老儿一定会迁怒师父,师父你赶快走,不要在这里多待。”

曾经头脑简单的泼猴,如今已经成长了许多。

不再天真。

“没关系,为师不怕迁怒。”李鹤摇了摇头,说:“只是万事都有一个定数,你命中有此劫难,必须度过,避不了。非是天数无法抗衡,而是,这对你来说好处远远大于坏处,没必要。”

闻言,孙悟空张了张嘴,想要说话,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就在这时,李鹤抬手一挥,将一根金色毛发放到孙悟空眼前,又道:“为师此次前来,其实主要是想告诉你,你猴毛掉了。”

孙悟空:“……”

当再看前方时,那里,已经没了李鹤的身影。

“这个猴毛?”孙悟空看着前方飘落在地上的猴毛,不由得陷入了沉思。

他突然想起,当初跟李鹤学心灵之力失败时,后者曾经说过:“悟空你心不静,急于求成,又心猿浮躁,一时半会怕是练不成了。但机缘早晚会来,当失去一切,丢掉所有,除了自己那一颗心,再也不剩下任何的时候,这片崭新的天地就会向你敞开。”

此时被压在五指山下,失去一切名望、地位,法力也被封禁,甚至连动弹都做不到。

岂不正是那所说的,再也不剩下任何的时候?

“难道说,早在几百年前,二师父就算到了今天?”孙悟空在心里道。

此时被压在五行山下的他,不仅动弹不得,还法力全失,是真真正正的失去了一切,甚至连出去的希望都没有——如来的封禁很彻底,让他根本无法继续修炼,修为永远无法提高,自然也就看不到出去的希望。

他可不知道西游,也不知道因为出身的缘故,如来每镇压自己一天,就要承受气运反噬一天,根本撑不了太久。

他只知道,这一败,被压在五行山下,就难再出去。

失去了法力的神仙,其实跟普通人也没有多大区别,在面对困境的时候,一样的无力,一样的绝望,唯一不同的,也就是寿命悠长,不会死。

可被压在五行山下,长生可不再是一件好事儿。

“心灵的力量,能解开如来的封印吗?”孙悟空心里想着,开始参悟心灵之力。

然而,并无什么卵用。

心里只想着出去的他,怎么能算是真正静下心来?不静下心来,又怎么能激发出自己内心深处真正的力量?

最终经过多番尝试,孙悟空依旧无法领悟心灵之力,心里刚升起的脱困希望,又变成了失望。

甚至,他都有些怀疑,如来是不是连自己的心灵力量都给封印了,所以才无法成功。

毕竟,自己二师父怎么看都不像有如来厉害的样子,他的法门会被如来禁锢,也很正常。

以失败告终之后,孙悟空再也不抱任何希望,干脆直接放弃修炼,也不再想什么修炼法门,在那里盯着自己的猴毛,开始思考起了人生。

简单来说,就是无聊发呆。

结果无心插柳,竟然让自己的猴毛,动弹了一丝丝……

……

孙悟空大闹天宫三百年后,西游二百年前,在三界表面上的和平下,西方佛门发生了一件惊天动地,甚至能够影响三界格局的大事。

魔界大圣摩罗破困而出,在灵山脚下跟如来约斗一决雌雄。

这一战,知道的人不多,也只有玉帝、老君、李鹤等有数几个。哪怕是此时作为方寸山领袖,已经慢慢有一教之主风范的玉鼎真人,都没有感知到,还是在李鹤的提醒下,才开始关注x西天灵山。

这也让李鹤感觉,玉鼎真人虽然有不俗的修为,但相比于如来、玉帝他们,还是要差一筹。

娇嫩的被两根粗大的 第二章

齐先生确实没有想到那么远。他对大使之后的生活安排,就是从政坛推下去,然后找个看得顺眼的大学挂一个教职,接着便开始一边旅行一边着手完成自己的著作。

他确实没有想过再到官场上去耽误时间——是的,对齐先生来说,无论是总统还是星区长官,都是耽误时间。

他本来是想要拒绝的,但“新神州”这三个字却让他有了一瞬间的犹豫。这个时候,余连便乘机道:“您……好像也是新神州天区出生的吧?”

“是的,我的家乡在天区首府的白玉京。只不过,三岁的时候就随着父母搬到地球。”齐先生笑道:“以前祖父母还在世的时候,我偶尔还会回去探探亲。老人家走了以后,便再没有回去了,到现在也有快四十年了吧。”

从这个角度来说,新神州并不能完全算是齐先生的故乡,可是这一点都不耽误那边把齐先生当做家乡的骄傲。齐先生故居齐先生就读的幼儿园齐先生门口的泥巴田,一个个都快成旅游胜地了。要不是人家还在世,估计马上就会有纪念馆拔地而起了。

当然了,这是所有政府的正常操作,不能因此就怪罪人家。实际上,对比起其余的天区,新神州绝对算得上是整个共同体的一股清流了。

“新神州可能也是全共同体唯一还在全力扶持重工业的天区了。可是,现在的天区长官,白老爷子年事已高,白家二代……书生型的人物居多,三代倒是有几个很有天赋的年轻人,但毕竟都还年轻。一旦老爷子退休,以后说不定就会有什么大变故。您在新神州有极高的威望,虽然成年之后就几乎没有回去过了,但要去参加选举,应该是十拿九稳的。有您在,说不定还可以延续白家对新神州一贯以来的政策,保住共同体真正的精髓。”

只要新神州重视工业的政策不改,我就可以开始下一步的布局了。

“另外,您还可以摸一摸现在重工业基地的现状,看看更多的劳动者和工人们的生活,这或许能帮助您,摸清楚您想要说的那种,社会和哲学意义上的共性。”

齐先生沉默着思考了将近一分钟,方才道:“我会考虑的。”

余连很欣慰。以这位先生的作风,他说是“会考虑”,就一定是真会考虑的,顿时便放心了许多。

这时候,却听齐先生又道:“不过,你要知道,我这个大使其实就是地球方面送过来的吉祥物。我在政坛其实没什么资源,也没什么值得信赖的团队。可是,当一个吉祥物大使,和当一个星区行政长官毕竟是不一样的。我没有什么行政经验,对经济政策、法律和各种法令的理解,也就只停留在笔头政治家的水平上,更缺乏一位优秀政治家的应有的谨慎和果决”

“您多虑了。您以为地球的衮衮诸公们就有吗?”余连不由得乐了。

对方也不由得哑然失笑:“我懂了,原来也是希望我去当一个泥塑的菩萨啊!”

“不不不,您可不是泥塑的,至少是包了金的。”余连笑道:“只要是摆在那里,就是能震得住宵小邪,那就够了。”

齐先生觉得这个马屁他也是比较受用的,但还是道:“我可不想当个光秃秃的菩萨像。”

余连点头微笑:“我懂。所以,您介意年龄吗?”

“年龄?”

“我是说,给您介绍几个平均年纪不过二十五六岁,都才初出茅庐,但都很精干的年轻人,您有兴趣吗?”

该去见见赛尔迪·斯托克了,算算时间,那孩子的硕士学位应该也到手了吧?余连想。

对于这个提议,齐先生并没有同意也没有否认,只是告诉余连,等到见了真人再说。然后,他便将注意力放到了等会的采访上。

于是,一个堂堂的大使,一个中校武官,真就便装坐上了公共摆渡船,大摇大摆地混进了普通帝都市民的人群中,前往采访地。

还好,齐先生的书很出名,但他人长什么样认识的人还真不算多。两人一路上确实没有遇到什么波折,半个小时之后,便来到了格尔罗金市,也即是《民族统一报》的报社总部所在地。

娇嫩的被两根粗大的 第三章

我老婆是白富美,我只是一个穷**丝。很多人都认为我攀了高枝,坐享富贵,却不知道我受了多少窝囊气。

我老婆和我是同学,但是在校期间我们基本没说过话,是在毕业后她主动找上门,说要嫁给我。

当时我也很惊讶,在学校她是出了名的有钱又漂亮,追她的人可以绕学校一圈,她更是连看都没多看我一眼,直觉告诉我她要和我结婚是有原因的。

可当时爸妈刚车祸意外身亡,等着钱下葬,妹妹也刚上大学,我悲痛又着急,她的出现解了我燃眉之急,不管她什么原因,想想吃亏的肯定不是我,也就答应了。

结婚四年,老婆虽然有时候任性又强势,脾气也不太好,却也没有提出任何过分的要求,这点我还是对她心怀感激的。

对了,我叫萧远,今年二十六岁,是我老婆家公司里项目策划部的一个小组长。

我以为我的生活会一直这么平静,却没曾想被一个从天而降的iPad打破了。

这天中午,我和往常一样吃过饭就趴在办公桌上休息,正做着美梦,却被手机铃声吵醒。

屏幕上是一个不认识的本地号码,我虽然懊恼,但出于职业本能,还是马上回拨了过去,电话还没接通就被挂断,紧随而来的是一条短信,还是刚才那个号码。

“给你个惊喜,快看桌上的iPad。”

“谁他妈闲得无聊搞恶作剧。”我恼怒的低吼,放下手机,正准备继续睡,却发现我桌上真的多了一个iPad。

我看

娇嫩的被两根粗大的,在车里开着车座爱的小说

了看周围,现在大家都在休息,没人看着我这边。

好奇心驱使我伸手,拿着那iPad,我又怕是别人故意整蛊我,当下决定还是去卫生间再说。

关好门,坐在马桶上,我这才点开iPad,画面正好停留在一个视频播放器上。

我暗想,这不会是谁搞了个网上那种吓人的视频想要吓我吧。

那还真是让他失望了,我可不是被吓大的,顺手按下播放键,里面却传来一阵让人恶心的声音传来。

“宝贝,快点!”

“这样就等不及了,小妖精。”

我直直的盯着屏幕,在一个密闭的房间里,正上演着激情的戏码,战况惊人,挑战各种极限。

谁这么无聊,竟然发这样的视频给我,我低喃。

刚打算关了,却突然出现一个放大的图标,我脑子一片空白,手顺势一滑,iPad应声落地,屏幕砸花了,那些令人作呕的声音也终于停止了。

视频里,两人的脸模糊的根本看不清,可那叫的**,和别人交缠在一起的女人,腰间有一处蝴蝶刺青,和我老婆杨倩的一模一样,再加上那声音,我敢肯定那就是她!

她出轨了!

我那窄腰翘臀,肤白貌美又有些傲娇的老婆出轨了,还说那些恶心的话。

若不是亲眼看到,我绝不相信这是真的,她虽然对我不冷不热,可一直都没有什么异常,谁知道他在背后狠狠给了我一刀。

这要是在我老家,会被人戳脊梁骨戳死。

虽然这是大城市,可也会让我一辈子抬不起头,被人指指点点,当做茶余饭后的谈资。

我脑子一片空白,仿佛天塌了一般,心里的怒意翻滚,恨不得马上就拿刀砍死她和那个奸夫。

“萧远,难不成是杨总没让你满足,大中午的躲这里看小电影。”

外面,突然传来的调侃声让我瞬间清醒,急忙捡起地上已经歇菜的iPad,强装出平静的样子走出卫生间。

“热血青年,杨总快来了,要不要出去……”王明的笑意里透露着几丝猥琐,意思很明确,只是当察觉到了我的不对劲时,立马皱着眉头拍了拍我肩膀,“你脸色不太好,怎么了?”

我瞥了他一眼,“我就手滑点了个视频,被人抓包了能脸色好吗。”

他耸了耸肩,别有深意的笑着,也没有将我说的话放在心上。

我心里如同一万匹草泥马在崩腾,表面却只能装出平静。

王明是我的同事,也是我的好朋友,大大咧咧的性子,不过嘴严,够义气。他嘴里说的杨总,就是我老婆杨倩,一直是我的顶头上司。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