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个闺蜜的疯狂互换,老师把我抱到办公室揉我胸

记住在你身体里的男人是谁、抱着她一浅一深的走动
2021年1月27日
媛媛和老赵在厨房做,裸睡的丹丹 下部
2021年1月27日

五个闺蜜的疯狂互换 第一章

吃吃喝喝,说说笑笑的时候,过的最快。

送走勾肩搭背的潘定邦和田十一,再送走脸色粉红、熏熏然的宁和公主和顾暃,李桑柔坐在河边,慢慢拆看清风送过来的一大包军报。

最上面一份,是刚刚查清审结的扬州钱氏通敌案。

钱东升是祖父那一代,才从湖州到扬州,在扬州城发了家。钱家只有钱东升这一支,远在扬州。

钱东升众多的叔伯兄弟,都在湖州,有两位庶兄也在湖州。

早在钱东升父亲的时候,钱家就开始在南梁湖州,以及杭州城附近,置办了不少产业,是早就打着蛇鼠两端的主意了。

钱东升和南梁的联络,一明一暗,暗线是南梁谍报这边,这是早就有了的,甚至可以早到钱东升父亲那时候。

钱家给南梁的谍报,提供了极多的方便,安排进曹家的几个暗谍,包括曹家那位老夫人身边那个婆子,都是经从钱家送进去的。

江宁城的仓库码头等处,也有不少经钱家安插进去的南梁暗谍。

明线则是江都城的张征。

这条线是接到桑字旗后,钱东升才让人偷偷进到江宁城,找到张征,以助张征杀了李桑柔为交换,要从张征那里,换来通往杭城的路引。

钱东升打算逃回南梁这事儿,南梁暗线那边一无所知。

大约他曾经往南梁谍报上边提过,要奔回南梁,去杭城,谍报那边没同意。

钱家留在扬州,于南梁谍报益处极大,南梁谍报必定舍不得让他们回到南梁。

联络张征这事儿,钱东升这头瞒着暗线这边,那头,也没告诉张征他和南梁谍报早有联络的事儿。

钱东升携家带口,连夜逃到江都城外,连船都没停稳,就被张征杀的鸡犬没留。

钱东升打算逃走这事儿,扬州的谍报倒是及时发觉了,及时往南梁递了信儿,可没等南梁那边发回指示,这边已经事发。

李桑柔她们拿到的活口极多,江宁城的守将府,和扬州城帅司府,都是用心的不能再用心了,顺着钱家这条线,将江宁和扬州,甚至运河一线的南梁谍报,一路扯下去,扯出了个七七八八,现在还在清查。

这是一桩大功劳。

枢密院那边,将这桩大功劳六成分到了李桑柔这边,照李桑柔报上去的姓名,论了功劳。

李桑柔从排在最前面的孟彦清的姓名,一个一个看下去。

枢密院摊论的这份功劳,以及顾瑾的封赏,十分厚道。

李桑柔看过一遍,只将那份功劳名单折起,吩咐大头给孟彦清送过去。

再后面一页,寥寥数语,是对曹家的处置。

曹家数次酿成大错,从曹家家主曹兴起,五服以内,迁往归化戍边。

李桑柔看着那短短的一行半字,好一会儿,低低叹了口气。

曹家的兴盛,大约就是从和永平侯府攀上了亲,如烈火烹油。现在,被举族迁往北方苦寒之地,最初的起源,也是和永平侯府攀上了亲。

福和祸同根同源,福是天降,祸是自取。

李桑柔将这桩案子的几张纸送进炉膛里,接着看军报。

武怀国接任南梁主帅,带着个姓苏的小妾随身侍候,已经赶到鄂州驻守。

李桑柔目光落在苏字上。

武将军身边,姓苏的姨娘,只有一位。

将这份军报扔进炉膛,李桑柔远望着角楼,出了好一会儿神,才接着看那些军报。

顾晞已经攻下平靖关,到了鄂州城外,文彦超的大军,已经逼近随州。

战事推进的并不快。

李桑柔看完所有军报,抖了抖空空的袋子,往后靠在椅子上,看着红旺的炉膛里,一张张黑蝴蝶一般的纸灰,飞起落下。

顾晞和她说过皇上的战略,南梁国力强盛,从君到臣,也并不腐坏,这一战,是长久之战。

头一步,他们要把战场压在南梁境内。

如今,黄彦明和乔安,带着大部分轻骑,留守长江沿线,顾晞的主力,要把南梁伸到江北的所有手脚,都打回去。

守城容易攻城难,要是这城还有一大片大后方,那就更难了。

李桑柔再叹了口气,站起来往外走。

还没出院子,迎面,孟彦清黑着张脸,从外面进来。

“大当家要回去了?”孟彦清拱手见礼。

“出什么事儿了?”李桑柔看着孟彦清黑如锅底的脸。

“是出了一点儿小事儿,来找大当家,也是这事儿。”孟彦清答了句,来后看了看,犹豫着是该进,还是该出。

大当家要回去了。

“进来说话吧。”李桑柔示意孟彦清。

两人进去,坐到河边树下。

“出什么事儿了?”李桑柔再次打量着孟彦清。

“卫福,大当家记得吗?”孟彦清口齿有几分粘连。

“记得,这

文学

些老人中,比你小的不多,他是其中一个,一笑起来露出两颗虎牙,很好看,他怎么了?”李桑柔记得每一个云梦卫。

“咱们回来前一个月,诸事顺利,我就让他们想回家看看的,就回去看看,没几个回去的,卫福是其中之一。

卫福挑入云梦卫时,只有十九岁,刚成了亲。

我们挑入云梦卫后,都往家里送了死信儿,还有份立功彰表,以及养家银。

卫福年纪轻,之前没立过什么功,就没有彰表,只有份养家银,银子不少,五百两。

卫福家境不差,家里有七八十亩良田,两个兄长都是壮劳力,原本……”

孟彦清的话顿住,呆了片刻,才苦笑道:“我说乱了。

卫福刚进云梦卫时,跟着老董,成天跟老董说想他媳妇。

说他跟他媳妇隔一个村,自小儿在一起长大,他六七岁的时候,就下定决心,长大了要娶艳娘当媳妇儿,说艳娘也跟他一样,六七岁上,就想着要嫁给他。

卫福十九岁那年,往家里送了死信儿后,艳娘就立誓要替卫福守一辈子。

可后来,卫家,和艳娘娘家,都不想让她守着,都想把她再嫁一户人家。”

孟彦清的话哽住,好一会儿,才接着道:“卫福找到艳娘的时候,艳娘在镇上一间破庙里,瞎了一只眼,人疯疯颠颠的,卫福就把她带回来了。”

“嗯?”李桑柔看着孟彦清,“卫福杀人了?”

五个闺蜜的疯狂互换 第二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五个闺蜜的疯狂互换 第三章

云熙应下萧君谦的承诺,终究是没有食言,诺大后宫,只有萧君谦一人。

这可是女皇之位传承至今从未出现过的。

若是无人打理,后宫众殿,怕是要长草了!

那些家有儿子的大臣只能望洋兴叹了,皆羡慕萧丞相养了个好儿子,宠贯六宫!

而因云熙足够强大,在朝堂上亦是无人敢动什么小心思,政令施行通畅,亦是云熙皇宫只萧君谦一人,众臣虽有意见,但也不敢随意乱嚼舌根。

因云熙在各州县设置了暗司,贪官污吏倒是少了不少。

而因棉花与红薯的种植普及,百姓们的生活也日渐富裕,原昊日国的百姓也因云熙的各项政令,日子倒是比原先好过许多。

因此,不过多长时间,百姓们便无比尊崇云熙女皇,一时间,云熙盛世明君的声名天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不过也并不是完全的大臣都对云熙唯命是从,偏偏就有那么一两人就喜欢找云熙茬的,首当其冲地便是秋文羽!

她随时随地都在监督着云熙,让云熙没有一丝做昏君的可能!

清晨,云熙还在睡梦中便被萧君谦叫醒。

“熙儿熙儿,快起床了!”萧君谦温声叫道。

“唔,别吵,再让我睡会。”云熙半梦半醒地道。

“熙儿,该上朝去了!”萧君谦无奈地道。

“管它呢!不去上了!”云熙依旧留恋着被子的温度。

“熙儿,别闹,你可是女皇,你不去上朝,让文武百官怎么办?”萧君谦哭笑不得,不知为何,云熙最近愈发地贪睡了。

云熙一骨碌从床上翻起来,是啊!她现在是女皇,怎么能贪睡呢?

唉!谁说当皇帝好的,这不比前世上学还累啊!文武百官,天下百姓都眼定定的盯着你呢?你能犯一点错吗?

无奈,云熙只能惺忪着双眼,任萧君谦为她更衣上朝!

正在梳洗间,忽而外面一声高呼:

“陛下,请速速上朝,切莫沉迷于后宫,误了国家大事!”

不是秋文羽的声音又是谁的?

云熙将梳子往梳妆台上重重一放,“哼,这秋文羽,总是这般惹人嫌!”

“熙儿,您你快去吧,莫要让秋大人久等了,她毕竟也是为你好,倒是难得地贤臣!”萧君谦道。

这秋文羽倒是确实为国献计不少,与那些只会附声应和的朝臣不同,她会在云熙有误的时候便直言而谏,及时纠正。因此,倒是多次让云熙吐槽她!

云熙黑着脸摔门而出,看到秋文羽正满脸笑意地站在那里,见到云熙出来,一揖道:

“望陛下以国事为重!”

云熙看着她那一脸得逞的笑,这气便不打一处来,上去便揪住她的领子。

“秋文羽,你不要太过分了,真当我不敢处置你不成,还沉迷后宫,你告诉我什么叫沉迷后宫?我后宫唯有一人,我还沉迷!你再如此口无遮拦,我便商你十个八个美男,让你沉迷去!”云熙恶狠狠地道。

“陛下陛下,注意想象,喏,后面还有这么多宫人看着呢!那十个八个美男什么的,臣可消受不起,不过要是陛下需要,臣倒是可在一个时辰内便为陛下办妥!”秋文羽笑得像只狐狸。

秋文羽明白,云熙是不会同她计较的,这些年来,她们俩关系可以说是亦臣亦友,云熙对她自“我”的时候,秋文羽便知晓,云熙是在同她置气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