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今天就给你,我征服了岳的一家

军人回家不停做|校宿玩小雪
2021年1月27日
跟女朋友吵架直接上她,新乱小说合集200篇
2021年1月27日

妈妈今天就给你 第一章

已经是强弩之末的春三十娘,在面对众人的攻击之下,头顶上的血量也是快速的下降着,尤其是如今的春三十娘根本就处理不了站在自己身后的林洛。

这时候,苏沐白那家伙也是趁着这么一个机会,学着林洛一般,脚步飞快的前冲,借力一跳,顺势爬上了春三十娘的头顶。

“我也来。”苏沐白恶狠狠的说道。

说完也是学着林洛一般,直接把自己手中的倚天直接刺入到春三十娘的腹部上方。

一剑的刺下,春三十娘的头顶上也是浮现出了数百点的伤害数值,苏沐白的伤害远不如林洛,毕竟一个方寸山怎么可能拥有太高的伤害。

可是这伤害不高,痛还是真的痛。

脚下的春三十娘再一次的发出了一声怒吼,那攻击也是越发的凌厉,眨眼间的功夫就已经成功的把变异碧水夜叉还有苏沐白的一只变异百足将军给直接灭杀在地。

“赶快杀。”林洛看着已经进入到癫狂状态的春三十娘说道。

苏沐白一听到林洛这么一说,也是尽快的挥舞起手中的倚天,别看苏沐白的伤害不高,不过这家伙可是要远比林洛敏捷,每一次的挥剑总是能瞬间就已经落下。

林洛也是没有闲着,尽可能快速的挥动手中的冷月。

渐渐的,五分钟的时间逝去,在整个战场上面,就剩下林洛跟苏沐白两人还有那浑身满是伤痕的春三十娘,至于其他的那几只召唤兽都已经被癫狂的春三十娘给尽数灭杀,妞妞则是被林洛给直接召唤回背包里面。

现在的春三十娘早就已经逝去了往日的神采,那原本很是巨大的腹部此刻已经变得有些干瘪,双眼更是已经无力的闭合在一起。

几分钟的时间里面,春三十娘依旧是没有找到一个好的办法处理站在腹部上方的林洛跟苏沐白两人,只能无力的承受着两人接连的伤害。

在这接连不断的轰击之下,春三十娘的身形也是无力的倾倒在冰冷的地板上方。

“砰。”的一声,巨大的身形砸落在地板上方。

伴随着春三十娘的阵亡,林洛跟苏沐白两人身上的经验条也是在瞬间就盈满,才刚刚升级到九十五级没有多久的两人,现在的经验条立马就满了。

这样巨额的经验,也是让两人为之兴奋不已。

除了巨额的经验值之外,更让两人兴奋的是在这春三十娘的身旁出现了不少的铜钱,还有一颗绽放着光芒的宝石,以及几样破旧不

文学

堪的东西。

“NICE,这经验也太多了吧。”苏沐白神色兴奋的说道。

两人才刚刚升级到九十五级没有两天的功夫,如今击杀了这春三十娘之后,身上的经验条更是在瞬间就已经填满,那不少的经验足够苏沐白把等级再度提升一级。

这要是算下来的话,两天提升了一个等级,这样的速度保证能吓死不少的玩家。

“我滴乖乖,我也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多的经验,我都直接能升级到九十六级了,距离九十七级也不是很远。”林洛神色惊讶的说道。

巨额的经验完全是超乎了两人的意料,两人显然都没有想到会爆出那么多的经验。

妈妈今天就给你 第二章

@@

当打下了全文完几个字的时候,我其实有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没办法,这本书的成绩其实并不好,到后来我其实只是在苦苦支撑而已,因为我不希望烂尾。

这毕竟是我的第一本书,虽然写的并不好,但它再怎么说,都是我的心血,我不希望它被我就这么放弃了。

所以,我坚持了下来,哪怕到了最后,已经没有几个人在订阅这本书了。

嗯,只有真真正正的写过一本书以后才会明白,想写好一本书有多难。

这本书我其实犯了很多错,自楔子开始其实就有问题,很多读者可能在看到是第一人称后就跑了。在上架之后,我个人又出了点事,有相当多的情节并没有写好。

这些都是我的锅,我会老老实实的背着。

不过,在下一本书里,这些错误都不会再犯了。嗯,这点自信我还是有的。

所以,我希望一直支持着我的各位,能继续的支持我。

谢谢。

最后,再次感谢一直订阅到现在的各位,是你们的存在,才让我有骨气坚持着写完这本书。

最后的最后,我的新书《堕天之翼》已经上传了,希望各位都能去看看。

灰色微尘,写于2016年7月1日晚。

囧。@@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妈妈今天就给你 第三章

乔拉齐·拉文霍德大公爵地出现及偷袭,出乎了奥斯的意料,不过当这位刺客联盟的传奇盗贼一击建功,并将法拉德一脚踹向地面后,奥斯迅速地做出了反应,追杀而至!

“咳!呕……”心脏伤势不轻,喉头鲜血涌动,忍受痛楚的法拉德怒不可遏,人族形态变得不再稳定,一条龙尾忽然甩出!

“砰!”

跌落地面,形态闪烁不定的法拉德急忙高举双臂,一枚枚鳞片逐一覆盖住每一寸肌肤,可这虽然给他带去了一丝信心,但面对飞跃而来,猛砸手中巨锤的奥斯,龙瞳中仍是难以掩盖惊愠之色!

“轰!”

尘土飚飞!

“啊!”

哀嚎乍起!

这一刻,倘若只是一个凡人,不管是人族还是奎尔多雷,也不管是土灵还是石灵,先后生受了乔拉齐和奥斯的连番重击,绝对是十死无生,能逃脱者万中无一。

但是,成年黑龙毕竟不是凡人,其肉体的强度和惊人的恢复力,使得法拉德尚有余力强压伤口,顺势借助奥斯捶击的力道,急速弹向一旁在没有命令下停止发威的畸形巨兽。

“克洛玛古斯,杀!”

“吼吼吼!”

听到主人的命令,畸形巨兽的三首齐齐左右摇摆,怒吼不断!仅仅是这一个动作,便引起了剧烈的风啸,化成一把把风刀,形成一道道声波,向着四面八方扩散而去!

随即,畸形巨兽同时动作,抬起右前足直踏奥斯,并以左侧龙兽,直接朝着胆敢站立在正中龙兽之上的蝼蚁,喷出了一口吐息!

“轰轰!”

“轰轰轰!”

刹那间,地动城摇,砖石碎裂!而湛蓝色的吐息再次照亮半空,淹没了畸形巨兽自己的身躯,也淹没了那个相比之下微不足道

文学

的传奇身影!

“呼……呼……呼……”

法拉德重新回到了克洛玛古斯的龙兽之上,他站在这里,放纵手下这头无匹巨兽肆意发威,看着在巨兽脚下来回逃窜的渎神者,脸上不由得荡漾起了夹杂着怨怼的笑意,仿佛找回了那种独属于神灵的,高高在上的变态满足感。

地面上,奥斯颇显狼狈。

畸形巨兽的体型实在是过于庞大,它的一踩一踏,一扫一拍,影响的范围无不是极其巨大,完全可以说是大范围群体攻击。

不仅如此,畸形巨兽还拥有着无法想象的恐怖力量,远超奥斯曾经正面较量过的祖阿曼巨熊半神化身纳洛拉克!因为奥斯只是找到机会稍微擦着边试探了一下,他就真的像是一个棒球似得,被击飞了上百米远!

“砰!”

“砰砰砰!”

一排房舍被奥斯径直砸穿,沉睡其间的人伤亡未知。而天神下凡,钢铁之躯,显得是如此的渺小。

狼藉中,刚才一直不露痕迹的乔拉齐突兀地出现,他站在奥斯的不远处,眼神中透露着前所未见的严峻,背后的衣衫已被冷汗打湿!

要知道,虽然畸形巨兽的六只眼睛一直在盯着奥斯,但它的攻击却是实打实地超大范围、超强威力,隐遁身形的乔拉齐同样躲闪的异常狼狈!

“不能再后退了,甚至不能再在这里交战了!整座山崖会塌陷的!”乔拉齐面朝畸形巨兽,语速极快,他知道奥斯听得见。

“哗啦啦!”

奥斯从碎石砖瓦中坐起身,双臂一抬,扫飞杂物,随后就一眼看到了那碎石砖瓦中的斑驳血迹,心中霎时一痛!他从未想过去伤害任何人,可此时此刻,整座洛丹伦王城中的无辜者,却因为他的缘故陷入危局,甚至已经出现了死伤!

“奥斯,我虽然有几个威力不俗的招式和战技,但我可以确定,不会起任何作用。”乔拉齐继续说道,“你有什么好办法吗?”

奥斯站起身,紧了紧不曾脱手的武器,所答非所问:“去城里,大公爵,黑龙军团正在屠杀平民,那里更需要你!”

乔拉齐一呆,旋即回身,脚步一错便瞬间闪至二、三十米外,声音却还留在原地:“最好将它引出城去,引到洛丹米尔湖……拜托你了!”

另一边,法拉德怨恨地望着闪身离去的乔拉齐,并没有命令克洛玛古斯发起追击,他虽然受伤不轻,但还没有疯狂,分得清主次。

“呵,哈哈哈哈哈!”

高居龙首之上,法拉德半真半假地张狂大笑起来,他目睹了渎神者的所有应对,明白蕴含着龙血诅咒的吐息似乎不起作用,克洛玛古斯的肉体力量足以杀死渎神者,偏偏又难以命中。

地面上,奥斯冷眼直视,呼吸的频率愈来愈慢,气势反而愈来愈盛。而他心里也很清楚,以他现在的实力和手段,同样对克洛玛古斯无可奈何。

“渎神者,那该死的小偷已经弃你而去,你还在抵抗什么?!”法拉德第二次发起语言攻势,“你的教友,你的朋友,全都没有与你并肩作战!你是罪人,你被抛弃了,你还在抵抗什么?!”

这般丑陋的说辞,根本无法动摇一个拥有信念的人,并且还是信念无比坚定的圣骑士!

“呵,你听听,你看看呀,渎神者。”

场面微微冷却,只留有被强压下躁动的克洛玛古斯的气息。而当这里变得安静了很多后,以奥斯的感知能力,他当然能明白城中正在发生着什么。

“除了你们那个软弱的教会,竟然还有抵抗力量?!”法拉德略显惊讶,也只是略显惊讶,“可他们还能抵抗多久?嗯?难道你真的要看着整座城市被屠戮一空?”

“嗯?!”重重地鼻音,敲打着奥斯的良心。

而奥斯,开口了:“耐萨里奥陛下躲在哪里?”

“放肆,渎神者!你怎么还敢如此冒犯吾王的威严,直呼吾主的名讳!”

奥斯神情惋惜地摇了摇头,如果不是为了拖延时间,他根本不会与一头恶行累累的、无可救药的黑龙,互放嘴炮:“耐萨里奥陛下不敢亲自前来,难道不是吗?他躲在哪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