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室友上班跟室友女朋友2|坐下来自己慢慢摇

厨房征服贵妇秦风英:裸睡的丹丹 番外
2021年1月27日
(快穿)女配的幸福(h)书包,(快穿)女配的幸福(h)书包
2021年1月27日

趁室友上班跟室友女朋友2 第一章

冷婉却在这时突然出手,扼住她的喉咙,把药丸塞进去。

一切发生得太快,南墨馨来不及反应,药丸就进了肚。

“呕,呕——”

她用力抠脖子,想把药吐出来。

“别白废功夫了,那是我找人专门炼来对你的药,入口即化。”

腹中传来火辣辣的痛感,南墨馨倒在地上,痛苦的喘息着。

她要死了……

“馨儿!”

慕容焱赶来,看到南墨馨躺在地上,急忙把她抱起来,“馨儿,馨儿!”

“我要死了……”南墨馨拉着他的手,“慕容焱,我有感觉,我真的要死了。”

慕容焱反握住她的手,紧紧的握着,慌乱的说:“不,不会的。有我在,你不会死……”

他努力想把自己的生存力输送给她,却不像平时那么顺畅。好像被什么东西,阻断了他们之间的联系。

“会的。”南墨馨摇摇头,“不过不要紧,我已经解除了血契,不会死的。”

“馨儿……”

“好好活下去。”南墨馨竭尽全力,最后冲慕容焱一笑,缓缓闭上眼睛。

这一回,是真的要死了。她已经感觉到死神的召唤……

她甚至没来得及把真相告诉慕容焱,是冷婉害了她。

“馨儿!”

慕容焱抱着南墨馨的身体,发狂一般的喊叫起来。

冷婉松了口气:可算是死了。

“馨儿!馨儿!”

慕容焱凄厉的叫声,在大宅里回荡不休。

所有的人都奇怪的看着他:他好像在叫一个女人的名字,身体的姿势明显是在抱着人。可他们什么也看不到……难道真如传言所说,焱少被鬼怪迷惑了?

“焱少,冷静,你现在还有机会。”小乖的声音在慕容焱大海里响起。

时隔百年,他竟然又听到了小乖的声音。

是因为南墨馨已经死掉,失去宿主的小乖才又回到他身上?

想到这,慕容焱心头更是阵阵抽痛。

“十分钟之内,做出你的选择。一、留在这里继续当你的焱少。二、离开这里,跟她去二十一世纪。”小乖说。

慕容焱怔了怔:“跟她走?”

“是的,你愿意吗?放弃你所拥有的一切,去陌生的世界唤醒她。”

“我愿意!”慕容焱脱口而出。

这一刻,还有什么比她能活着更重要?

“你想好了。过去了你就再也回不来了。”小乖叹息。爱情真是个疯狂的东西,能令人生,也能令人死。

“我愿意,只要她能活。”慕容焱站起来,四下张望。他要从哪里去呢?

那是她的世界啊!

先前一直不肯答应送她回去,其实是因为他不知道要怎么去啊!

时光无法倒流,他想帮她也是有心无力啊!

冷婉惊了一下,问:“你愿意什么?”

她不说话还好,一说话慕容焱就注意到她了。

他看着她,面色变得无比阴郁。

一股寒意从脚底窜起,冷婉下意识的后退两步,害怕的看着他:“焱,你怎么了?”

“是你干的吗?是你给她药的吗?”慕容焱阴冷的目光,盯向冷婉。

冷婉瑟缩了一下:“不是。我根本不知道她的存在。”

“她?”慕容焱冷笑,“什么她?我告诉你她的存在了吗?”

冷婉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一时做贼心虚,她竟然主动招了!真是失策!

“是你教她解除血契的方法,是你要她杀了我。在她不肯后又恐吓她,让她离开我!”慕容焱十指紧缩,关节发出咯咯的声音。在这安静的房间里,显得格外恐怖。

冷婉步步后退:“不不,你误会我了,我没有……”

小乖提醒慕容焱:“还有五分钟。”

对冷婉这样恶毒的女人,干嘛和她废话?直接杀了算了!

“冷婉,你很想要梦之盒,是吗?”慕容焱突然笑了,那笑意却没有到达眼底。

冷婉眼前一亮,却不敢承认:“什,什么梦之盒?”

“那我告诉你,梦之盒根本就不存在。”慕容焱说。

“不可能!”冷婉大吃一惊。

“我说的话,你不信。那便只能让你去问上帝了。”

慕容焱眼中浮起嗜血之色。他一个大步向前,同时伸手捏住冷婉的脖子:“什么身体出问题,只余百年生命。什么爱我……全都是谎言。”

“焱……”冷婉呼吸受制,痛苦的挣扎起来。

慕容焱却不肯给她再解释的机会。因为他,没有时间和她废话了!

他手下用力,只听“咔嚓”一声。冷婉的脖子直接被拧断!

闻讯赶来的众人一看此情此景,都吓坏了。冷父见惟一的女儿被杀,疯了一样扑过来:“慕容焱,我杀了你。”

可是,他还没有跑过五步,就被慕容氏的人架住,拖出去。

“传我令,灭冷氏。凡姓慕容的,谁灭光冷氏,谁便是继承人。”慕容焱交待完,竟然浑然全身轻松。

他轻轻的对小乖说:“我们走吧!送我去找她……”

“好。”

众目睽睽之下,慕容焱突然消失!

大家以为眼花了,有的猛眨眼睛,有的揉眼睛。但慕容焱的确是像一阵光,从他们眼前完完全全的消失了!

至于他去了哪里,还会不会再回来,谁也不知道……

——————

二十一世纪,江城,南家大宅

三月之期已到,南墨馨却没有苏醒。她的情况和简汐当然的情况,并不一样!

三个月的等待,都因为有一个信念:馨儿睡三个月就好了!

所以每个人的心态,都还算稳定。

可是现在,三月之期已到,南墨馨却没有丝毫要苏醒的征兆。这让人如何是好?

“馨儿,我的馨儿……”南墨辰跪在床边,紧紧的握着南墨馨的手。

她的手又软又暖,一如当初。

她明明还活着!却醒不过来!

不止南墨辰,简汐也撑不住了,哭倒在南慕风怀里。

三个月,这对患难夫妻都苍老了许多。

曾经,多少大风大浪都没打倒他们,现在,却为馨儿生了华发。

沉倾颜抹抹眼睛,低声说:“馨儿可能还没睡够,馨儿可能还要再睡几天……”

苍白无力的自我安慰!谁信?

连沉倾颜自己都不相信。

“馨儿,我的馨儿……”简汐低低的哭泣着,绝望又压抑。

南墨辰更是自责到难以形容。是他没有处理好黎茵,才害妹妹变成这样。

不知道是在异世受了委屈,还是听到了父母亲人的哭泣。南墨馨的眼角流下一滴泪。

“馨儿哭了?”南墨辰一怔,然后欣喜若狂,“倾倾,你快给馨儿检查一下,她流泪了,是不是要醒了?”

所有人,都停止了哭泣,一个个无比企盼的看着床上沉睡的南墨馨。

是,要醒了?

然而,沉倾颜检查一番后,还是老样子。失望之余,她都不忍心把结果告诉南墨辰和简汐、南慕风。

“倾倾,直说吧!”南慕风拥着爱妻,声音嘶哑。曾经铁骨铮铮的汉子,最终被生活打磨成悲伤的父亲。

等待让人失去耐性,等待让人变得脆弱。

南墨辰回眸,看着自己的父母,一股酸涩涌上眼眶。

当初,他志在军营。却在母亲的游说下放弃了志向,在军营中磨练了三年便回来接手公司。他曾经在心里抱怨过,现在,他却庆幸自己留在了父母身边。

冥冥之中,一切皆是注定。

用母亲的话来说:你父亲的经历不能再你身上重演一变。天生异能者,注定要承受太多东西。我希望你能忘记自己的优势,做一个平凡人。

妈咪是对的。他和妹妹都不平凡。妹妹一出手,便变成了这等模样。

他,埋没了理想,忘记自己有什么不同,才得以平安度日。

南墨辰用力咬了咬牙,低声说:“爹地,妈咪,以后不管怎样,有我和倾倾在你们身边。馨儿,我们会一直守护她。”

已然是做了最坏的打算。

沉倾颜心里又是一痛,强颜欢笑道:“一切正常,看她什么时候愿意睁开眼睛。不过,馨儿会哭,说明她听到我们的声音了,她有意识,身体健康。她一定会醒的!”

失望,像黑色的海水,把众人淹没。

除了这样想,还能怎么办?

“叔叔阿姨,你们去休息吧,我守着馨儿。一有好消息,我立刻告诉你们。”沉倾颜说。

南慕风叹息一声,点点头,叮嘱了几句,带着已经快哭晕的简汐离开。

“墨辰,你也出去吧!”沉倾颜说,实在不忍心看他们一个个伤心到不能自已的样子啊!

其实,每日每夜守护着馨儿的沉倾颜,又何尝不是如此?

多希望,她一回头,就看到馨儿的笑脸。多希望,她一觉醒来,便听到馨儿的声音……三个月,九十余天,她每天都在希望和失望中度过。

这份煎熬,南墨辰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他站起来,抱住沉倾颜,哑声说:“倾倾,谢谢你……”

“墨辰,等馨儿醒来,我们就结婚吧!”沉倾颜轻轻的说。

南墨辰一怔:要是馨儿永远都不醒呢?他们就永远不结婚?

沉倾颜努力撑起笑颜:“馨儿不忍心看我们为她耽误光阴的,她会醒的。我还要馨儿当我的伴娘,你说好不好?”

她,还怀揣着希望。

南墨辰用力抱紧沉倾颜,有泪从眼角滑下:“……好。”

馨儿,你看到了吗?你的好姐妹为了你,赌上终身!你一定要快快醒来啊!

…………

时光匆匆,一夜过去。太阳升起升起,三月之期彻底划上句号。

所有的人都接近绝望了。

他们沉默的做着自己该做的事,不再轻易提起“馨儿什么时候醒”。这个问题实在太敏感,每一次提及,都像刀子一般扎心。

简汐太过悲伤,南慕风把馨儿交给沉倾颜便带着她去盘龙江边吹风散心。

这家里的气氛,太过悲伤。一群悲伤的人凑在一起,是一个巨大的悲伤!

不管怎样,馨儿还活着。只要活着就有希望。而其他活着的人,也不能一直沉浸在悲伤中啊!

……

三天后,暮色时分。南墨辰坐在客厅里,抱着笔记本电脑,用工作麻痹自己。突然,刘叔跛着脚,惊慌的进来说:“少爷,有人来找小姐。”

“谁?”南墨辰惊了一下。

馨儿的朋友他全都认识,大家也都知道馨儿情况不好。用他们的说法:馨儿变成了植物人。三个月来,已经没有人再来探望了。

现在,天都要黑了,来的会是谁?

“是一个很漂亮的男人,皮肤很白,头发是浅棕色。他说他是馨儿小姐的丈夫。”老刘叔皱着眉说。

那小子说话太离谱了,连他这个老眼昏花的老人家都不信。

南墨辰大吃一惊,也怒了:“胡说八道,馨儿哪里就有丈夫了?”

“有的,是我。”

慕容焱大步走进来,他的身高和南墨辰差不多,身上带着很强的霸气。眼中带着疲惫感,满面沧桑。

“你是谁?”南墨辰警惕的站起来,已经做好攻击的准备。

“我是慕容焱,馨儿的丈夫。现在,请让我见一见她,我能让她苏醒。”慕容焱说。

错了两百年的时光,这里实在是太落后了。让他有一种从都市回乡来种田的感觉。

不过,那些都无关紧要。重要的是,唤醒馨儿!小乖把他送到这里来,已经支撑不了多久了。

一旦小乖消散,他就唤不醒馨儿了。

“你有什么办法?”南墨辰依旧保持着警惕。

他可以确定,眼前这个男人他没有见过!也绝不是妹妹的朋友。

“我有办法。如果我不能,你可以杀了我。”慕容焱有些急,“快,晚了就来不及了!”

南墨辰犹豫了一下,最终,渴望妹妹苏醒的意念更强。他带着慕容焱上楼:“我跟我来。”

……

房间里,沉倾颜正在帮南墨馨做按摩,看到南墨辰带了一个陌生的男人进来,惊了一下:“墨辰,他是……”

南墨辰还没来得及回答,慕容焱已经快步冲过去,推开沉倾颜,然后,在南墨馨唇上一吻。

“天啊!”

沉倾颜震惊的捂住嘴,睁大了眼睛。

南墨辰的恼怒到了极点儿,挥拳头上前:“登徒子,竟敢期待我妹妹!”

砰!

他的力道很大,慕容焱被打得摔到一边。

口腔里泛起血的腥味,他伸手拭拭唇角,没有还手,没有解释。

因为他没有力气了。

为了来这里寻找馨儿,他和小乖都耗尽了力气。

“主人,再见。”

小乖虚弱的说完,便消散了。这一次,是彻底的消失,永不再来。

慕容焱长叹一声,爬起来,想去看看南墨馨。

拥有真正实体的她,比当阿飘时更美丽。

“我杀了你!”

南墨辰愤怒的低吼,再次冲上去,欲置慕容焱于死地。

沉倾颜却突然抱住他:“等等,馨儿好像醒了!”

南墨辰一愣,和沉倾颜一起看向床上的妹妹。

南墨馨刚刚睁开眼睛,呆呆的看着天花板:她好像回到家里来了?

南墨辰和沉倾颜不敢相信的眨眼睛:“馨儿?是你醒了吗?我真的醒了吗?”

南墨馨坐起来,看着自己的哥哥微笑:“哥。”

“我在。”南墨辰条件反射一样的跳起来,冲到南墨馨面前。

好怕这是一个梦啊!

“哥,我回来了。”南墨馨下床给南墨辰一个拥抱,让他真真切切的体会:她真的醒了,回来了!

身体诚实的触感,让南墨辰终于确定,这不是梦,这是现实!

沉睡了三个月之后,馨儿终于醒了!

“哥,让你担心了。”南墨馨轻声说。

“馨儿,你要吓死哥了……”

“我没事的。”南墨馨松开南墨辰,走向沉倾颜,“倾倾。”

“馨儿……”

“我回来了。”南墨馨说。亲人的拥抱,让她有种放声大哭的冲动。

连她自己也不敢相信,她真的回到这里了。死在二百年后,却又回来了。

难道死亡,便是回来之法?

“是因为我。”被忽视了的慕容焱缓缓开口,他坐在地连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知道他们兄妹团圆不易,他本想先沉默一下的。结果那丫头把他忽视得太彻底了。

“焱?”

听到他的声音,南墨馨吓了一跳,一回头,便看到慕容焱坐在角落里,满脸疲惫,唇角带血。

她吓得魂都要飞了:“你你你,你怎么来了?”

“小乖送我来的。我不来,你就死了。”慕容焱挣扎着站起来,终于走向她。

现在,轮到他拥抱她了吧?

慕容焱长臂一伸,便把南墨馨拥进怀里。

趁室友上班跟室友女朋友2 第二章

“娘娘。”祥妃正在梳妆,晗霜从外面回来。

“怎么样了?”祥妃示意给她梳头的莹心停下手里的活计,急切地问。

“善公公说,皇上今晚要去佳常在那里。”晗霜听见她的声音,慌得连头也不敢抬,声如蚊蚋。

“什么!”祥妃闻言站了起来,“你再说一遍!”

“善公公说,皇上晚上要去看佳常在……和她的孩子。”

晗霜已经开始暗暗地发抖,她知道,以祥妃的性子,即时就要发作起来了。

果然,祥妃伸手就把妆台上的东西全都拨到了地上,气冲冲地骂起来:“没用的东西,这么一点子事情都做不好,要你有什么用!”

晗霜不敢回嘴,哆哆嗦嗦地站在一旁。

今时不同往日。

自从那件事情之后,祥妃彻底地冷落她,把她降成二等丫头,反把莹心提了上来。

现在她不仅沦落到打听消息的地步,见着莹心,还得叫一声姐姐。

祥妃气得浑身乱战,嘴里一连声地叫着:“没用的狗东西!狗奴才!给本宫滚出去!别站脏了本宫的地!养着你有什么用!”

“是。”晗霜巴不得赶紧离开这里,听见祥妃让她滚,十分利索地“滚”了出去。

“狗奴才!”祥妃兀自拍着桌子骂个不停。

“娘娘仔细手疼。”莹心在一旁劝着。

“怎么办?本宫应该怎么办?”祥妃闻言望向莹心,美目立即泛上一层水汽。

“娘娘息怒。”莹心仍是说着半咸不淡的话。

“息怒、息怒!本宫在问你呢!说些有用的话来听!”祥妃性子上来,虽然眼泪仍在眼圈里打转,但却怒视着莹心。

“娘娘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尚且想不到法子,奴婢哪里还有什么高见。”

莹心倒也不躲,目光柔和地迎着祥妃。

“都没用!一个都不中用!”祥妃怒火冲天,两行热泪“簌”地滚了下来,“你也给本宫滚!都滚!”

“娘娘。”莹心又开口,“奴婢倒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只是……”她顿住了。

“只是什么?本宫已彻底失了圣心。你没听到吗?皇上他连见本宫一面都不愿意。他要去看什么佳常在。狗一般的贱婢,不过怀了个孩子,跟肚子里揣着个神仙似的!”

祥妃一边抽出帕子拭着眼泪,一边恨恨地道:“本宫可是祥妃,是为皇上诞下祥瑞之兆龙凤胎的祥妃!”

莹心冷眼旁观。

上天果真是公平的。

面前的女子,长着一张稀世俊美的容颜,举手投足,甚至连咬牙切齿骂人的时候都美得不可方物。

若是她不开口,放在那里就是一幅活生生的美人图,怎么看都赏心悦目。

可是她却这么蠢,蠢到无药可救的地步。她的任何行动都不经大脑,随便什么事情、什么人都可以惹她发怒。

美则美矣,全无灵魂。

“娘娘真想听?”莹心再度开口。

“你莫跟本宫拐弯抹角的,有话便直说。”祥妃双目放光,直勾勾地盯着她。

莹心叹了一口气,扶着祥妃坐下:“娘娘若真想听,奴婢自然知无不言。可是这个法子,有些伤阴鸷,为着五皇子和六公主,还是不要听了吧!”

趁室友上班跟室友女朋友2 第三章

袁芳芳回到杨八级的病房,把头埋在父亲的被子上,泪水夺眶而出。白天还一再提醒自己要谨慎、要谨慎,结果却一错再错,最后险些铸成大错,自己的脑子真是被门板夹了。

杨八级把右手按在袁芳芳的头上轻轻地拍打,他显然听到了女儿的抽泣。袁芳芳从头上把杨八级的右手拿下来,用双手紧紧捏住,抽泣得更加厉害。父女手相握,虽口无言,却心相怜。

天慢慢亮了,同室的一个病友上了一趟卫生间,出来就剧烈地咳嗽,结果把一室人都弄醒了,都挤着要上卫生间。蝌蝌也嚷着要屙尿,袁芳芳从床下拉出杨八级用的大便器,说你就屙在这里边。

蝌蝌又爬上床睡去了。杨八级说:“蝌蝌喜欢睡懒觉,马上就要开学了,他起不了早床怎么办啊。”

“大爸,你不用操这个心,”袁芳芳把开水瓶剩下的水全部倒进脸盆,准备给杨八级洗脸,“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真的开学了,还怕他不

文学

起早床。”

杨八级伸出右手从袁芳芳手里接过热毛巾,满头满脸地擦,嘴里嘟哝:“这半边身子怎么就不听使唤了,莫名其妙就成了一个瘫子。唉!”

“大爸,你是不知道,你现在住院的这一层楼,类似你这种情况的病人有好几个呢,他们天天都拄着拐杖在走道上来回走动,你听外面咚咚的声音。要说莫名其妙,大家都是莫名其妙。”

“有一句老话,说‘人活八十八,不知跛和瞎’,谁知这句话应在我身上了,咳!”杨八级有点悲观,“我的晚年怎么过啊?”

“不是还有我们吗?我们会一直照顾你的。哎,有一件重要事情我差点忘了,”袁芳芳貌似刚想起来,“大爸,昨天小姨给我来了电话,说学校马上就开学了,问我为什么还没有带蝌蝌回去。我不小心说漏了嘴,”她从杨八级手里接过毛巾,见他正直直地看着自己,便把嘴凑到杨八级的耳边,“我说大爸得病了,正在医院治疗。哪晓得小姨一听就急了,当即就说要来宜昌看你。”

“你不要把我住院的事告诉她嘛,你真是不怕麻烦人,”杨八级以责备的口气说,“你来宜昌前,把家里一摊子事全都甩给你小姨,那是既淘力又花钱的事,已经是够麻烦人家了,这次千万不能让她来宜昌看我,你反正明天就回家了,跟她讲,我已经出院了,”说完,又补上一句,“你一定不要把林维来宜昌换你的事告诉她。”

“知道了,大爸。可是,”袁芳芳蹙了一下眉头,“小姨对你是很关心的呀,我哪能管她在想些什么,我临走前的那个晚上,她一直问我你大爸在公寓里生活,吃得怎样,住得怎样,是不是缺钱花,这些我哪答得出来啊?她还夸你是个讲信用、负责任的人,说像你这样能对我和我妈负责的人,她还没有见过第二个。她就睡在你睡的那张床上对我说,她要嫁给你。”

“你发烧了吧,”杨八级伸手摸袁芳芳的额头,“我跟你小姨刘银丹是姻亲关系,跟她总共才见过三次面,二次是在你家里,一次是在她家里,说的都是礼节上的话,她怎么会跟你聊这些不沾风、不沾水的事?你完全是在拿你大爸穷开心。”

袁芳芳呼地一下站起来,举起右手,一脸严肃正经:“我向老天爷发誓,我刚才对大爸说的这些话句句属实,如有一句不实,请老天爷打雷劈死我!”

“是真的?”杨八级怔怔地盯着袁芳芳,一下子呆住了。他想:刘银丹是中学老师,平时挺高傲的呀,难道脑子灌水了?“不可能,不可能。”

“我都对天发誓了,还要我怎样?”袁芳芳坐了下来,“我还答应回家给她一个准信哩。大爸,你说一句话嘛,她嫁给你,你是愿意还是不愿意啊?”

“这种事不能乱说啊,”杨八级感到十分震惊,一时竟不知说什么好,“你小姨是个很不错的女人,在乡下显得与众不同。我相信她跟她姐的感情非常好,不然不会受她姐之托把林维抚养成人……”

“大爸,你别扯远了呀,”袁芳芳拦住杨八级的话,“你就说你到底娶不娶我小姨嘛。”

杨八级被女儿逼得没有退路了,只得说:“这事哪能隔河喊话,总得由两人当面谈嘛。”

“知道了,”袁芳芳从这句话中听出,大爸对小姨是没有意见的,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那我把小姨的手机号码存到你的手机上,你好跟她联系。”

十点多钟,袁芳芳接到姜林维打来的电话,说他坐的动车已经过了益阳,还有两个小时就可以到宜昌。袁芳芳说我这时脱不开身,你下车后直接来医院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