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丹的性欢生活;媛媛和老赵在厨房做

小箩莉h文;妈妈今天就给你
2021年1月27日
老扒夜夜春宵第一部、跪趴 强迫 哭 H
2021年1月27日

小丹的性欢生活 第一章

江司明就搞不懂了。

这不是仙侠副本么?

为毛会出来一个玄幻。

难不成某斗副本的主角也在?

唐小三难不成也存在?

江司明想了想又觉得应该是自己想多了。

按照青光巨猿所说,小舞只有五万岁,原著中,十万岁的小舞才遇到唐小三。

就算有,唐小三到现在应该也还没出世呢。

不,他的祖宗一千代都还没影呢。

“既然你不打了,我们可就走了,别再追了,听见没?”江司明抱着小舞,对着青光巨猿颐指气使。

文学

这给傻大个气得,真想呼他一巴掌把他拍扁,但一想会惹怒小舞姐,只能忍了。

“赶紧滚吧,我告诉你,你要是让小舞姐受伤,或者对它不好,我和大哥一定不会放过你的!”青光巨猿威胁道。

“放心放心,我宠它还来不及。”

江司明说着,贱嗖嗖的低头,在小舞头上亲了一口,把青光巨猿嫉妒的差点发狂。

“混蛋,滚!”

“走了,回见,有空带它来看你。”

江司明拍拍屁股,走人!

这一次,青光巨猿果然没再追上来。

不过就在江司明远去前,青光巨猿对着小舞的背影,嗷了一嗓子,声音孤独又恋恋不舍。

江司明可没空同情一直大猩猩,转头就跑出了妖兽山脉,小舞也被他重新收回戒指当中。

走出山脉出口,江司明并没有看到碧瑶和幽青琯的身影,奇怪了,怎么一个人都没看见?

不过江司明却像是感应到了什么,来到一颗大树前,树枝上挂着一个绿色不起眼的带子。

江司明将带子取下,上面竟写着一段话。

是碧瑶

文学

留给他的。

江司明看完才明白,原来碧瑶在山脉出口等了几天,没等来他,反而等来了她老爹。

是张小凡找不到两人,生怕两人出事所以通知了鬼王宗宗主。

幽青琯出来的时候,也撞上了。

两人又不敢说自己不想回宗门,便只好跟着鬼王宗宗主回东州去了。

“鬼王宗?妈的,哥看上的女人岂能被你抢回去?就算是碧瑶老爹也不行!”

江司明气恼,当即决定,提前完成跟碧瑶的约定,灭了她老爹的门派!

不过在回东州之前,江司明还有两件事要办。

第一便是去把袁清霜和袁清妙两个小丫头接走,他答应了带两女拜师,自然不能违约。

第二是江司明现在要做的,去御兽宗捞一笔!

他有御兽宗宗主的魂魄在,这时候不去他们宗门浑水摸鱼一把多亏啊。

说干就干,江司明找了个路边修士问明御兽宗的位置。

半天后,便来到御兽宗脚下,为了掩人耳目,江司明提前就把御兽宗宗主的魂魄召唤了出来,让他带路。

但让江司明没想到的是,御兽宗一片狼藉,只剩残垣断壁。

“靠!被人捷足先登了?”江司明一拍大腿,懊恼不已。

江司明一猜大概也能知道原因,肯定是拿妖兽山脉里那十几个出窍期修士干的。

他们见御兽宗宗主一直没回,觉得被耍了,就组团灭了御兽宗,把御兽宗洗劫一空。

眼睁睁看着自家门派被灭,御兽宗宗主的魂魄也没任何表示。

小丹的性欢生活 第二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小丹的性欢生活 第三章

简如霜扫了眼厅堂后方,自动搭建起来的摄像与传输装置,平静说道:“我们开始吧。”

书记员站了起来,声音清晰而洪亮,“请旁听人员就坐,保持肃静。现在宣布法庭纪律:一、当事人及其诉讼代理人和旁听人员必须…”

“等一下。”

李昂的声音在台下响起,

正在翻阅卷宗的简如霜抬起头来,看见李昂坐在被告席里,脸上面无表情。

“这些摄像机,”

李昂指了指厅堂后方的摄像装置,“有在工作是吧?”

“是。”

简如霜点了点头,“画面会被投映到特事局总部,记录下来,留档保存。”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

李昂慢慢说道:“涉及超自然元素的犯罪案件,会有一部分内容,向社会披露,对吧。”

简如霜短暂地想了一下,回答道:“对。为了彻底结清案件,我们通常会向被害人的家属大致说明情况。”

以前为了稳定秩序,特事局采取的策略是将所有超自然事件伪装成意外,

而现在,由于不用刻意隐藏,加上技术进步,人员扩充,特事局所采取的策略也越来越开放。

李昂点点头,“那么,现在呢?”

“你是指你的案件?”

简如霜平静道:“我们会把庭审裁判过程的视频裁剪下来,做模糊化处理之后,交给被害人的家属,让他们知道嫌疑人已经得到应有的审判。

这是规矩,之前的案件也是这么处理的。”

“规矩…”

伪装成李昂的柴翠翘咀嚼了一下这个词汇,

“这一切,”

她环顾四周,平静道:“你们不觉得很可笑么?”

“可笑?”

简如霜慢慢收回翻阅卷宗的手掌,眉头微皱,“我提醒或者说警告一下,不要在这里藐视…”

“够了。”

李昂摇了摇头,指了指摄像装置,“‘我’拥有,有朝一日被逮捕抓获的自觉。

杀人者人恒杀之,很公平。

我不能接受的,是这个。”

简如霜的眉头深深皱起,“只是录制一段视频而已,有那么重要么…”

“对你来说可能无关紧要,对我来说,这很重要。”

李昂平静道:“我有罪,

但,没有错。”

“…”

简如霜凝视着李昂,她能理解对方的意思,罪是人为制定的概念,与违反规则、刑罚、惩处相连。

“如果不是因为我是中高等级玩家的话,你们可能还会把所谓的受害者家属们,请到厅堂的旁听席上吧。”

李昂淡淡道:“让他们在台下对我怒目而视,在心中百般诅咒我这个以残忍手段杀死了他们亲人,让他们家庭破灭的凶手,

让他们在听到审判结果时,拍手叫好,喜极而泣,感恩戴德,

感谢特事局是如此的公平公正,哪怕对于超凡者罪犯也能秉公处理。”

李昂顿了一下,缓缓说道:“光是想想一下那副画面,就让我感到,恶心。”

简如霜沉默了片刻,平静道:“我们没有你想象中那么不堪,在你看不到的地方,我们做了非常非常多的努力,所有的行为都是为了维护…”

“秩序与公正。”

李昂打断道:“你知道么,这一切对我而言都没有意义。

我闯荡过无数个世界,

屠戮过高高在上的神明,杀死过不可一世的魔物,

钢铁洪流在我眼中如同不堪一击的土鸡瓦犬,

人世间的一切规则在我看来渺如尘埃。

在成为玩家之前,就没有任何规则能够束缚我,

而现在,你觉得,能把我困在这小小的被告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