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舌头弄得我爽水好多,舒婷1一20全文阅读

肉宠文很肉到处做1v1,黑黑的肥岳
2021年1月26日
小雪又嫩又紧的,燃欲h鸽塔
2021年1月26日

[标签

文学

:标题1] 第一章

一秒★小△说§网..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谈论了两个小时之后,双方达成了友好共识,正准备签订相关协议的时候,高林的好友界面突然跳出来一个沉寂依旧的ID,这个ID让高林整个人一愣,立即朝艾露恩夫人微笑道:“艾露恩夫人,接下来所有的协议全都由艾米莉亚与您一同签订,我这会有急事需要离开天下楼,请见谅。”

说完,高林也不管会议室所有人错愕的眼神,快步离开了天下楼,接通了来自这个ID的好友通话。

“虚空,国战要开始了。”

整个命运游戏,会用战破虚空这四个字来称呼高林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玄武,另外一个就是天命所归。

高林看到玄武发出来的好友通话的请求,心中已经有了相关的猜想,却没想到已经成为了现实。

“现在的情况怎么样,难道隔壁的动静已经开始了?”

“不错,正如同我们之前得到的消息那样,韩服和美服的玩家们已经开始了集结赶往了紫霄城边境的位置,估计今天晚上八点左右,所有的人手都可以集结完毕,就连英国服务器的那些人也通过海域来到了韩国服务器的境内,。”

高林眉头皱了起来,“对方这么大的动作,为什么国服没有消息通知?这个时候我们已经要整军备战紫霄城了。”

“我也是刚刚才得到这个内部消息,估计国服的公告很快就会出来,国服一定会留给玩家们起码一天的准备时间,甚至更多,不然对方准备充分,我们仓促迎战,也很容易出现非常的情况。”

“对方气势激烈,战意盎然很容易打我们一个措手不及。”高林声音有些低沉,“我肯定要驰援紫霄城,玄武大叔你天下有什么安排?”

“我会固守风云城,毕竟我的城北面对的可是俄罗斯服务器和德国服务器,这两个老对手可都不是省油的灯。”

“俄罗斯服务器吗……”高林陷入了短暂的回忆,笑道:“那的确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对手,玄武大叔我先整合自己的队伍。国战开始之后,我这边还是很需要你的情报支撑啊。”

“没有问题,你先去忙吧。对了虚空,有一点你需要知道,这次的国战,国服很可能会推出总指挥,我的建议是不管这个总指挥是谁,你都要做好自己的事情。天命所归对于小规模作战和遭遇战天分极高,但是你的大局观和整个战场形势的把控才是这次国战最需要的东西。我不管别人做什么,我希望你始终可以坚守本心。”

“好。”

高林沉重的回应了玄武的话,随后挂掉了好友通话,打开了公会频道,开启语音喊道:

“天问的兄弟们,不管你们现在在执行什么任务,进行什么战斗,我都希望你们这个时候可以先放下手头的事情,听我说。”

“现在紫霄城之外,韩国服务器、美国服务器和英国服务器近千万玩家正在通过各种方式靠近我们紫霄城,到晚上八点的时候,这一千万玩家就会全部集结完毕,而这仅仅只是第一波的攻势。”

“我们天问从创立公会至今,一直信奉的信条都是剑走天下,无愧于心。此时此刻,境外服务器的玩家已经大军压境,要侵我国服,犯我河山,攻我城池,抢我资源,你们告诉我,这件事情,你们答不答应!”

他的舌头弄得我爽水好多 第二章

距离仲夏夜还有一天的时间,兰丁堡却已经陷入到了提前的狂欢中。

一辆辆的花车,早已经出现在了兰丁堡的街道上。

而盛装出行的人群,则将剩余街道塞满了。

欢声笑语,不绝于耳。

而在靠近兰丁堡中心位置的‘魔鬼不哭泣’酒吧也是如此,酒吧的招牌上更是出现了一个由霓虹打出的‘恶魔’头像。

赤红獠牙,犄角锋利。

有些不同于洛兰特人对于恶魔的传统认知,不过,人们也没有过多的在意、挑刺。

除去节日的欢闹吸引了人们大部分的注意力外,更多的是因为酒吧老板,叶先生一家在这里的德高望重。

兰丁堡的市长、市议员们,都是这里的座上客。

尤其是看到那些高高在上的大人物,在这里毕恭毕敬的模样后,即使是再管不住自己嘴巴的家伙也知道闭嘴了。

“快点!但丁,快点!”

清脆的女声中,一个七八岁模样的小女孩儿,穿着白色的连衣裙从酒吧内跑了出来,而她边跑边回头大声的叫喊着,同时手中的绳索开始用力的拉扯。

在那大力的扯动中,酒吧大门里,一个更小一点,仅有四五岁的男孩,不情不愿的走了出来。

黑色的眉头紧锁,稚嫩的脸上带着浓浓拒绝的意味,如果不是腰上的绳索让他不由自主的话,他绝对不会出来的。

“但丁,你慢死了!”

小女孩儿用力的捏了一下小男孩儿的脸颊后,这样的说道。

“叶贝,不许捏我的脸!还有我叫叶龙,不叫但丁!”

小男孩儿大声的反驳着。

不过。在绝对的武力面前,他的反抗显然是无用的,很轻松的就被小女孩儿制服了。

“但丁。我可是你的姐姐,你竟然敢和姐姐动手。我实在是、实在是……太高兴了!来吧,我们打一场,好好的打一场!”,

小女孩儿全身颤抖着,然后,突然迸发出了一阵欢呼。

“疯子!”

被称作但丁,写作叶龙的男孩撇了撇嘴角,不再说话了。

如果能够打得过。他绝对不会这样的沉默——从一岁开始,被自己的姐姐一天吊打三次的他,很清楚,双方的实力差距。

至少,在成年前,他别想要赢过自己的姐姐。

半龙半神,还有一丝凡人血脉的他,虽然出生时就已经超凡,但是他的姐姐也是一样的,而且。魔女的血脉,在女性身上的显著效果,令他感到了无奈。

那种仿佛洞察一切攻击的能力。令叶龙不知道多少次无力反抗。

近乎一样的血脉、能力,一方睁眼瞎,一方好似预知未来。

这样的战斗,只能够被称为吊打。

不是形容,而是真的吊打——被月华制成的绳索捆起来,掉在房梁上,然后,以太阳之火形成的皮鞭抽打着。

虽然不会受伤,但是绝对会疼痛。

当然了。更多的是叶龙觉得自己的自尊心受到了严重的伤害,毕竟。每一次他的姐姐这样做,都是在父母、叔叔、伯伯们的面前。

但是。那些无良长辈,只是嘻嘻哈哈的看着,没有一人阻止。

尤其是他的母亲,甚至总是给他姐姐加油。

如果不是传承的记忆,确认自己是对方亲生的,叶龙绝对认为自己是被捡回来的。

“疯子?你竟然敢这样的称呼自己的姐姐!”

叶贝大声的说道,稚嫩、皙白的小手就向着叶龙抓去。

顿时,两人的身边就出现了一丝丝的涟漪。

时间、太阳与月亮构成的涟漪,几乎是瞬间的就要将整个兰丁堡从洛兰特的地图上摸去。

而就在这时,一双有力的双手,放在了两个孩子的身上。

“爷爷!”

看着那熟悉的面容,两个孩子同时欣喜的喊道。

“来,让爷爷抱!”

背着剑匣的老约翰笑着,将两个孩子抱了起来,左面亲一口,右面亲一口;一旁的奸商,嘴角抽搐的看着这一幕。

他显然不想理会这种状态下的好友。

不过,当叶贝伸出双手,要他抱的时候。

奸商立刻喜笑颜开的接过了叶贝,同时,将早已经准备好的礼物,拿了出来——

一颗细小的、好似玻璃球一样的珠子。

而在这颗珠子的里面,一个城堡模样的建筑,如同雾气一般若隐若现起来。

“喏,这是沃德爷爷答应你的礼物——深渊最深处大领主的城堡!”

奸商一脸的卖弄,尤其是当看到叶贝惊喜的眼神后,更是得意的轻哼了起来。

“你那只是深处边缘地带,不算最深处!”

老约翰毫不客气的揭穿了好友,然后,一根好似山羊角般的巨大弯角就出现在了他的手中,献宝似的放在自己孙子的怀中,“这是某个地狱郡王的角,被我拔下来了,我们打造一柄长剑,怎么样?”

“好!”

叶龙点了点头,笑容那样的璀璨。

对于叶龙来说,书籍和武器,总是最喜欢的。

“叶贝、叶龙,你们难道忘了要去干什么吗?”

一抹柔和的女声响了起来,变得越发端庄、文雅的变色龙娉婷的走出了酒吧。

“妈妈!”

两个孩子同时称呼着,然后,拿起自己的礼物,快速的向着街道另外一头跑去。

“贝尔纳黛!”

老约翰和奸商看着两个孩子彻底的消失在街道后,这才转过身看向了变色龙。

“叶奇和大家正在等着您们二位的回来!”

变色龙轻笑着说道。

“库奇和培德南格也在?”

老约翰的脸色变了变。

一些事情圆满的完结了,但是一些事情,则是依旧那样的令人纠结着。

比如:老约翰、库奇和培德南格三人。

即使叶奇都从中帮忙,也没有圆满的解决。

感情的事情,总是这样的复杂,不是吗?

“是的!”

深知其中情况的变色龙。微笑不变的点了点头。

他的舌头弄得我爽水好多 第三章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朝飞暮卷,云霞翠轩…”

四方戏台上,

文学

环佩丁当的角儿,咿咿呀呀唱着婉转曲调。

反正,三位艺术细胞都很缺失的玩家,半句没听懂。

琼镜心与县官、岑学士、青松、裴师爷、关老头,以及诗魁大比第二名的状元郎田在清,坐在前排观赏桌位。

左边一桌,坐的是以上诸位爷们的女眷。

凭心而论,琼芳姑娘确实长得面若桃李、身姿窈窕,但也不至于像那些才子们所说的那般惊为天人。

但是,姑娘受父亲熏陶,多少有几分出尘飘逸的仙气儿。在一众庸脂俗粉的衬托下,那就是绝色了。

右边一桌,坐的是蓝帽青年、二三四号才子,还有那个永远都不在状况里的林鹤兄。

这位仁兄,此时正伸长脖子,冲夜明招手。

夜明点头回应了一下,之前大比结束后,宣布‘左夜风’夺得诗魁仙酿的时候,台上才子们的脸色难看得快成酱紫色了,就这个活宝搞得跟自己很熟似地,一个劲道贺。

另外还有十余桌客人,每桌差不多都坐满八人。夜明这桌挨着琼老爷的主桌,就他们仨,因此引起了不少注视。

“姐姐,咱一片闲情,爱煞你哩!”

台上小生如此唱道,黄一峰惊了:“挖擦,古人不是很保守的吗?这唱的,够直白啊!”

“这不算什么,更污的都有,不然后世子孙都是女娲重捏出来的吗?”夜明不以为意道。

“说的好像自己很有经验一样。”黄一峰吐了句槽:“古人挺会享受,边吃边听曲儿,比我们吃着外卖看直播还带劲。”

沈沉影喝完最后一口汤,放下筷子起身离席,找了个仆妇带路,往茅厕走去。

夜明不时看向坐着女眷的左边桌,黄一峰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嘿嘿笑了一下,暗戳戳道:“明哥,你觉得这个琼芳姑娘和影姐,谁更好看?”

夜明不假思索回道:“当然是沈沉影。”

“哦嗬…”黄一峰一脸吃瓜表情地起哄道:“从来没听你夸过哪个女的,难得啊,嘿嘿…”

“我只是回答你的问题而已,并没有夸赞她的美貌。另外,我夸过很多女性。阿加莎、玛丽·雪莱、宫部美雪…”

“好吧,好吧,我还以为…”黄一峰讪讪地摇了摇头,夜明仍眯眼看向琼芳的方向,随口问道:“以为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哈…”黄一峰立马打了个哈哈将这个话题岔开,明哥的情路注定会是很坎坷的。哦不,明哥能不能走上情路都还很难说。

“这个姑娘,有点问题。”夜明突然说了这么一句。

“看出什么来了?难道她是…”

夜明知道黄一峰在想什么,摇头道:“她不是。

只不过,小枕头一晚上都围着这个大小姐转悠,不知道小屁孩是不是感应到了什么,我就多注意了点儿。

这个大小姐好像很喜欢看戏,从开场开始,目光就没离开过戏台。别人跟她搭话,她好几次都没听到。

姑且把她看作一个痴迷看戏的小迷妹吧。

但是,这出牡丹亭演的是男欢女爱,并没什么感动点。她却好几次有擦眼泪的动作,不太对劲。”

黄一峰捡了颗醋花生丢进嘴,随意说道:“嗨,妹子的泪点别说你,我都不懂。

看偶像演戏会哭,偶像被人怼也哭,看偶像在戏里死了,哭得跟死了亲老公似的。啧,能懂才见鬼了呢。

琼芳大小姐可能就是追个星,喜欢唱戏的呗。”

正说着,沈沉影回来了,她压低声道:“刚才经过偏院,听到那个老管家跟林鹤兄说话。让他去客栈收拾行囊,搬来琼府客房住。”

“啊??这是什么神转折?”黄一峰茫然了。

琼镜心有意为女择婿,但也没说非得要诗魁才行。夜明是个道士,就算碾压式夺魁也轮不着他。所以,女婿的人选仍旧是状元郎田在清,以及几个比较亮眼的才子。

“琼镜心眼光不行啊,姓林的那位仁兄,脑子好像不是很好的样子。”

夜明摇头一笑:“这是他目前能做的最优选择。”

“怎么说?”沈沉影微微侧着脑袋,扫了主桌上的田在清一眼:“联姻的话,也该选状元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