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厨房的刺激;阿宾全文阅读

肉宠文很肉到处做1v1,黑黑的肥岳
2021年1月26日
小雪又嫩又紧的,燃欲h鸽塔
2021年1月26日

第一百二十三章 厨房的刺激 第一章

“宝贝儿,睡好了?”看着夏落清动了动眼睛,季墨流露出些许光芒,在夏落清的脸上落下一个个亲吻,把夏落清迷迷糊糊的意识,彻底的拉了回来。

“嗯?”夏落清条件反射般的蹭了蹭季墨的手掌,反应过来,睁大了眼睛。

“宝贝儿睡了十多个小时,再不醒来,我都要考虑让医生来看看了。”季墨轻笑着用另一只没有被夏落清拉住的手,拢了拢遮住夏落清额头的碎发。

不着痕迹的把另外一只手,随意的搭在了自己的大腿上,就这样半躺在床头。

“……”这时候夏落清才记起来,自己做了多么幼稚的事情。

竟然拉着一个人的衣袖不肯放手,还让他不准走?怎么看……都像是一个没有断奶的奶娃。

夏落清正在想着,却是猛然的瞥见了季墨有点僵硬,不自在的手。

“咳……酸吗?”看到这里,夏落清顾不得害羞,还是什么,直接拉过季墨的手,细细的帮他按摩着。

这人怎么那么傻?不知道把手拿开吗?这样被她拉着,不能动,正常人早就血液流通不畅,僵硬抽筋了。

“不酸。”季墨的凤眸里,光芒一直从未消失,就这样看着夏落清为自己忙前忙后,意外的觉得满足。

“还不酸?怎么感觉你的手,僵硬的可怕?”夏落清闻言,狠狠的对着季墨的一处穴道按了下去。

感觉手下的手臂抖了抖,硬的像一块石头,有点无奈的开口。

她以为,她醒来后,爱人也醒来,他们会很激动。

实际上,除了夏落清哭了,而季墨的眼睛,始终不舍得眨眼睛的看着夏落清,再没有其他的表现。

或许是因为千帆过尽,真正到了大圆满的这一刻,他们反而释然了吧?

“怎么了?”夏落清看着慵散的躺在床头,看着自己的男人,微微的笑道。

“没什么,只是很幸运,从开始到结束,我们都没有放开彼此。”季墨徐徐笑着,如同冷莲绽放,眼睛里面,如同万年一眼的爱恋。

第一百二十三章 厨房的刺激 第二章

秦阳这辈子有过很多别人没有的经历。但是这种形势下的风餐露宿,躲在也不知道天然还是不天然的山洞之中,这还是第一次。

在这种状态下,苏娅这个生化人的优点就被极大地凸显了出来。

哪怕是已经跑了那么久了,就连他这个男人都已经累得跟狗一样了,但是她仅仅只是微喘而已。

稍微休息了两分钟,她竟然又起来捡柴火了。

秦阳一边佩服得五体投地,一边内心稍微悄咪咪地为自己就这么懒坐在地上而内疚。

不过虽然心有愧疚,但还是没有动弹。

不跟自己过不去,怂就怂吧。在自己人面前装什么啊。

苏娅和鬼阿姨都去捡了不少柴火,在这个伸手不见五指的环境之中,点了火。

一来是驱赶过多的阴气,另一则是取暖。

都已经十一月份了,天气已经很冷了。况且他们还在阴气极重的环境下,那温度早就已经到了零度左右。

而再看秦阳的衣服——他匆匆换了一套少数民族的衣服跑了那么久,等汗稍微收进去之后,那单薄的衣裳就无法继续保暖了。

篝火边,秦阳依偎着苏娅,感觉自己已经完全失去了男人的尊严。

老婆好温暖,老婆抱着好舒服,老婆的汗都是香的……

如果能忽略他抱着她时那股越来越强烈的痛楚,那就更好了。

“你的体温怎么这么低?”苏娅抓住了他的手,皱眉。

秦阳整个人懒洋洋地抱着她,闭着眼睛:“天气太冷了嘛,再加上,我跳楼的那次之后,体质变了,体内的阴气增加,阳气减少,肯定冷下来了。但是不用担心,你老公还是有火一般的热情。”

苏娅并不为所动,并且淡淡低头看了一眼怀里撒娇的他,竟然哼了一下,然后说:“你火不火的热情,我可一次都没体验到过。”

秦阳顿时哭丧起来:“你故意的吧,你一定是故意的吧。”

苏娅眼睛里的笑意多了起来,似乎放松了许多。

“如果你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别以为这样装傻充愣就可以蒙混过关。我是真的会生气的。”她虽然笑了,但还是在笑容里说出了认真的话。

秦阳一点也不怀疑她这话的严重程度。

但是,他还是什么都没说。

“我顶多瞒着你藏一点私房钱,你别搞得跟我要出轨似的。”他举手投降,装傻充愣。

苏娅只是看着他,眼中渐渐敛去了笑意,面无表情地注视着他。

她虽然一言不发,但秦阳却还是从她的表情中感觉出了她要说的话——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是打算瞒着我吗?

秦阳理亏,拼命扯话题。

“也不知道王大哥他们怎么样了。”

苏娅的表情似乎变得很失望。

秦阳叹了口气:“好吧我坦白总行了吧。”

苏娅的表情稍微回缓了一点点。

“我打开了我们祖传下来的檀香木的盒子。就是那个,你看到过的。”秦阳有些泄气地说道,

苏娅表情顿变。

已经成为了离山秦家一员的苏娅,在前不久,已经知道了檀香木盒子在秦家血脉中,到底意味着什么。

她前几天感觉到不对劲的时候,确实是有想过会不会是秦阳打开了那个盒子,但是看在他仿佛没什么问题的样子,她还是压下了

文学

这个念头。

第一百二十三章 厨房的刺激 第三章

时间就在众人的仿徨中走过,不管有多大的问题,日子还是在一步一步的往下过,事情还是需要有人去做,区别则是有人欢喜有人愁。

长安城中的气温越来越低了,末世后人类的活动突然大

文学

减,相应的就是以前的那些科技产物,这一刻突然停下了。

好多年没有出现的严寒出现在了长安城,每天早上起来的的时候,很多人都缩头缩脑好长时间,然后才让身体适应了外面的低温。

新一轮的冰川期开始,这个老新闻早就烂大街了,以前的时候有空调,有暖气,人们对这件事情根本就没有在意,然后有的人第一次见到了那么厚的雪。

及膝深的雪,对于长安城的幸存者来说,以前他们或许只有在电视上面才看见过,或者就是有人出过远门,然后在西部边疆或者东北区域见过。

但对于很多的老长安城人,可能活了大半辈子了,还是第一次看见。想说一句‘瑞雪兆丰年’,却突然想起来不合时宜,也就只能闷闷的抽两口烟缅怀一下。

这场寒潮的波及范围很大,而且影响也很深,长安城市政府在第一时间就统计了一下,结果发现竟然有数百人冻死冻伤。

这些人无一不是一些形单影孤的独行侠,或者就是一些刻意被人排挤的劣迹斑斑,就算有聚团在一起的,也是各扫门前雪的那种。

但出了这种事情,虽然这些人本身就可以算是长安城的顽疾,可市府不出来说一下还是不行,但组织了一次会议后,还是不了了之。

无他,资源匮乏而已,要想不冻死人只能制暖,但制暖需要的物资那里来?

长安城的物资有多少,市府的物资管理处很清楚,所以在知道了物资获取的难度后,原本还心怀期待的市长袁荣祥,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

‘既然不能制暖解决问题,那可以让群众自己取暖吗,比如生火取暖?另外物资处要赶紧再发一批被褥等物资下去,不能再出现冻死人这种惨事!

人固有一死,也可以有各种惨烈死法,但饿死跟冻死这种事,无异于一种最大的折磨。眼睁睁看着自己死去,这种惨事一定不能再发生,你们各家也要负责起来,监护好各自负责的区域!’袁荣祥痛惜的看着在座的众人。

早在市府建立起来之后,就有进化者势力提议,那就是在市府统一领导长安城的基础上,再将长安城划分为若干区域,由各大势力在战时组织防御配合城防部队。

对于这一建议,声援的人有很多,重点当时市府也有这种意向,至于是不是担心暗黑团坐大,秦思宇当时根本就没有在乎这个问题,所以也就顺利实行,自然的暗黑团也拿到了最大的一部分区域。

‘这件事情我们很早就有准备,我们将所有的幸存者全部集中居住在一块,避免了各自为营的分散,所以这一次寒潮,我们这边没什么问题。

就是大雪天气下,大家需要的补充也多了起来,毕竟不能真的靠抖嘛,所以物资加大发放还是尽快要做到的!’参加会议的侯元介绍了一下暗黑团这边的情况。

‘我们那边不存在这种问题!’蒋仲发笑了笑。

也确实,对于这一点众人都认同,毕竟他们将所有人,都安排在西城监狱里面,肯定不存在分散的情况。

两家最大的势力已经表态了,袁荣祥就将目光转向了其他的与会势力首领,一下子得到了无数的保证,但同样的都是希望获得更多的物资。

‘桐城那边怎么样,那边毕竟更靠北边一点,局势肯定比我们这边更严峻,需要加派点人手过去吗,要不先安排送一批物资过去吧!’袁荣祥担忧的看着侯元道。

‘没事的袁市长,思宇以前就有过安排,对于那边我们完全不用操心,更何况来之前我已经去信问过他们了,他们那边暂时不需要任何支援!’侯元委婉的拒绝。

但心里他也是叹了一口气,秦思宇已经一个月没有消息了,这无异于是他出去最久的一次了,在做的都是什么人,一个个都是人精啊,这一段时间早就在找各种方法打探消息了。

对于这一点,侯元专门找徐朝他们几人谈过,要求他们必须对外绝口不提秦思宇的事情。等后面瞒不住了,再说秦思宇已经回来了,只不过因为目前在突破,暂时留在了隐族秘境。

侯元不知道这样可以应付多久,但应付多久是多久,同时他一面暗中提防这些人,一面加紧加强暗黑团的力量。

现在市长突然张嘴说是要支援桐城,侯元明白,这是他们要向桐城伸手了,然后侯元委婉的拒绝,就看见了旁边流漏出笑意的欧阳振华。

‘秦团长真是深谋远虑啊,等他回来我一定多向他请教交流一下!’欧阳振华微笑道。

‘是啊,你看看如今长安城的变化,好几项措施都是小秦之前建议的,他是一个有想法的人啊!’袁荣祥附和。

‘会有机会的,等团长回来,我会将你的要求转告的!’侯元深深的看了一眼欧阳振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