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致嫩小被硕大撑开,名器风云录

岳两女共夫并一起怀孕 那一夜他把我做到喷水
2021年1月26日
三个老头把我啃个遍|躺在我跨下的英语老师
2021年1月26日

紧致嫩小被硕大撑开 第一章

一秒★小△说§网..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考虑到英属马来亚距离兰芳本土的距离非常近,兰芳空军轰炸狮城和雅加达使用的都是性能差一点的“鹰雕”,而不是最新的“袋鼠”。

“鹰雕”轰炸机是兰芳第一款载重能力达到五千公斤的轰炸机,机上共有机组成员七人,除了主驾驶、副驾驶、领航员兼投弹手之外,其他的四人都是机枪手,他们要操作“鹰雕”上安装的八挺机枪机炮,赋予“鹰雕”一定程度的自卫能力。

七月二十三号这一天的轰炸,共有11架鹰雕被击落,也就是说,有77名机组成员失陷英属马来亚,考虑到机枪手是无法跳伞的,那么就应该有33人有可能生还。

轰炸机机枪手实在是最危险的一个职业,他们在飞机上只能待在一个很狭小的空间内,转个身都很困难,所以一旦飞机出事,机枪射手很难生还。

兰芳对于早有防备,所以在开战之初,兰芳军部就派出十余支小分队,先期潜入英属马来亚,在当地情报组织的配合下,准备营救失陷敌阵的空军飞行员。

二十三号早晨开战之后,这些小分队确实是按照预定计划在狮城和雅加达准备营救飞行员,只可惜他们的任务没有成功,确实是有兰芳的空军飞行员跳伞跳生,但他们逃得过殉爆的命运,却逃不过英军地面部队的追杀。

当然了,考虑到马来人的尿性,这其中或许还有平民参与。

对待兰芳,马来人的态度说不上友善,虽然英属马来亚的人口结构就目前来说还是华裔居多,但在英国长期的妖魔化宣传中,兰芳的形象在英属马来亚地区实在是说不上好。

其实就算是英国殖民政府不诋毁兰芳政府,英属马来亚的华裔也不会去兰芳。

兰芳政府当初立国的时候对东南亚这些依靠盘剥华人为生的种植园主进行过清算,遗憾的是,也正是那些华人种植园主,对华工们下手最恨,英属马来亚地区的情况尤为严重,那些英属马来亚的华裔农场主知道兰芳政府绝对不会放过他们,所以能去兰芳的早去了,到现在还留在英属马来亚地区的,都是死心塌地跟着英国人混的。

说实话,秦致远听说这个消息的时候,气愤当然是气愤,当然也没有感觉多意外。

刚好秦致远和迪伦·康纳聊到人道主义嘛,于是秦致远这下子有了突破口:“迪伦,你看,不是我不想实施人道主义,而是我认为对这样的野蛮人没有实施人道主义的必要。”

“不不不,陛下,我们走在街上被狗咬一口时并不会咬回去。”迪伦·康纳还想劝说秦致远。

“我当然不会咬回去——”秦致远很奇怪的看迪伦·康纳一眼,让迪伦·康纳有点尴尬,好像迪伦·康纳会咬回去一样:“但我会把那条狗打死,防止它再去咬其他人!”

这个方法也挺干脆的,迪伦·康纳张了张嘴,终究还是没有说出话来。

既然这样那就不客气了,于是秦致远大手一挥,早就在金州巴东地区集结的装甲第一师和暹罗的步兵第十四师、第十五师立即出动,从南北两个方向,向英属马来亚发动地面进攻。

当然了,地面进攻的同时,空中轰炸也没有停止,这一次空军更加残暴,不管英国人在地面上弄多少气球,兰芳空军的轰炸机根本就不管它,飞到狮城和雅加达上空后,兰芳轰炸机只管往下扔炸弹,根本就不管到底会炸到军事目标还是其他的什么平民区或者平民区。

反正英国人在师承和雅加达经营了几百年,这两个城市留下了太多英国人的烙印,兰芳如果占领这两座城市,肯定是会推到重建的,现在炸平了倒也省事。

兰芳境内基本上没有什么古迹,在泗水或者是椰城,又或者是其他地区,现在已经找不到任何荷兰人当初修建的建筑物,取而代之的除了中国古典式建筑,就是现代化的高楼大厦,并没有什么遗迹供人游览。秦致远并不认为在城市内保留一个充满殖民风格的区域会增加城市的多元化,那只能是兰芳的耻辱,并不是荣耀。

就在兰芳向英属马来亚地区大举进攻的时候,椰城迎来一批特殊的客人。

都是来自法属印度支那的难民。

法国向德国宣战后,法属印度支那的秩序在旬日内迅速崩溃,殖民地军队几近解散,政府机构遭到围攻,居住在法属印度支那的那些法国人忽然发现法属印度支那不再是殖民的乐土,而是危机四伏的丛林,于是居住在法属印度支那的法国人纷纷撤离,他们的首选并不是返回法国,而是前往兰芳。

这个选择很有意思,或许这些法国人还寄望于法属印度支那未来能够恢复正常秩序,他们也能返回家园,但下意识里他们已经不再信任法国政府,而是把希望寄托在兰芳政府身上,这个选择就有点玩味了。

兰芳政府并没有拒绝这些法国人的避难申请,除了兰芳和法国的传统友谊之外,更多的考虑是对法国政府施加影响,当然也有一部分经济利益上的考虑,除了一部分法国人逃出西贡时太过匆忙没有来得及随身携带财物住进救济站之外,大多数法国人随身都携带有价值不菲的财物,有些法国人甚至直接在椰城或者巨港买房置地,摆出一副长期居住的架势,对于这些人兰芳政府当然不会拒绝,甚至会非常欢迎。

紧致嫩小被硕大撑开 第二章

仔细想想,还远不止此。

多尔衮虽然不像黄太吉那般对汉文化表现出的那样热衷,但也是读书不辍,每日里的讲解历代治理国家的成败得失,都有翰林院、内三院的汉官来给他讲。就连眼前的范文程洪承畴冯铨等人,也都为他讲过不同的课题。朝中有人戏谑,称这些人为经筵讲官。“虽然没有头衔,但是差使却是一样的。”

南中出的铁制农具,多尔衮也在辽西见过。许多关宁军军官将领的田庄里大量的使用着。用上好熟铁打造的锄头,铁锹、钉耙,用九转钢制成的一种步犁,每一样都不是很起眼,但是,堆积起来,就成了这些田庄粮食增产的利器。

几个从关宁军中投到两白旗的奴才向他禀告过,全数采用这些南蛮农具的田庄,粮食增产,差不多已经到了耕一余一的地步了。

“便是那些只采办用了一些的庄子,也能达到耕三余一。”

余一余三是什么意思,多尔衮也听宁完我给他讲过。

《礼记.王制》:“以三十年之通,制国用。“孔颖达疏:“每年之率,入物分为四分,一分拟为储积,三分而当年所用。二年又留一分,三年又留一分。是三年揔得三分,为一年之蓄。三十年之率,当有十年之蓄。“又《汉书.食货志上》:“民三年耕,则余一年之畜……三考黜陟,余三年食。“后遂以“余一余三“谓连年丰收,家有储粮,国库充盈。

受黄太吉大力推广三国演义的影响,他也听人讲过三国志,里面诸葛亮为了北伐中原,不惜在川中大肆横征暴敛。

“范先生,之前你说诸葛亮在川中时,几个农人供养一个兵丁来着?”

范文程还没有反应过来,洪承畴却已经想到了。

“陛下,如果照着这个态势发展下去,不消两年,湖广、赣南、赣北各处,不但粮米供养大军有余,大批的青壮年还可以从田间走出来,走到工场里去,走到码头上去,接受了训练后,成为南军的后备兵员。到那时,我大清面对的,不光是梁国公堆积如山的物资,还有源源不竭的兵丁。”

“那,先生以为,我大清该如何应对?”

“眼下长江以南,我大清兵马战力远不如梁国公所部南军。且南军鸱张之势已成,一时难以遏制。以臣所见,南军在湖广也不会耽搁太久,便要向北、向西扩张。无非是要北面攻取南阳、洛阳,西面进夔门,取成都,底定巴蜀,占据上游。所以,以臣愚见,当令此刻在巴蜀的鳌拜等人,大加剿洗,痛下决心。巴蜀之地既然不能为我所用,便也不能落入南军手中,成为他们北上三秦的粮仓!反而要让他们在这里消耗大量的粮草金钱,耽搁时间!”

轻描淡写的几句话,洪承畴便将成都平原的锦绣之地化成了一片废墟,把上千万人口变成了草木深处的粼粼白骨。

“将成都左近取得的钱粮充作军饷,令西路我军追击西贼张献忠所部余孽,务必要驱赶他们尽数入滇。滇中的黔国公沐家,虽然号称世代镇守云南、贵州,但是,部下武备懈怠,又如何是孙可望李定国这群张献忠手下豺狼虎豹的对手?怕是一个回合都顶不住便要垮了。云南的明军被流贼击败,陛下请看,云南与梁国公起家之地的安南仅仅隔着一条河,隔壁又是广西,都是不曾被兵火破坏的所在。若是西贼的恶虎豺狼们见到了对面的繁华富庶,会怎样?”

“好!先生妙计!好一招驱寇入滇!驱虎吞狼!好手段!”

追击大西军,驱赶他们进云南,甚至杀进安南,骚扰河静等处,这样一来,李守汉的后方便不安静了,少不得要把注意力投入到根本之地。这么一来,便给清军整顿兵马,恢复地方争取了时间。

只不过,洪督师受时代技术限制,对于人员流动信息掌握不是那么及时。他大概做梦也想不到,此时,西军的使者已经沿着红河而下,到鸿基港上海船,以子侄辈身份,到广州来给高夫人问安。问安不过是个问路棋子,目的就是要看看闯营旧人在南军之中日子过得怎么样,要是过得好,那咱们西营人马也是和南中有过多年交情的,为啥不背靠这棵大树?要是日子过得不咋地,那咱们就只能是另外打算盘了。

但是充当使者的白文选却做梦也没想到,一路走过来,他见到的闯营老相识们,个个过得都滋润异常。官职差使、军饷粮草,都是从前想都没想到的。

“得赶紧告诉几位少帅,趁咱们的兵马人家还用得上,尽快的卖个好价钱!”

西营人马如何和南军勾搭成奸,咱们暂且按下不表,继续说多尔衮这边的情形。

将四川烧杀成为一片白地,隔断湖广南军通往四川的通道,增加他们的进军难度,同时,把这天府之国变成一个人间鬼蜮,让大西军也无法在此生存。进而保证陕西方向的清军占领区的安全。

“若是南军与西贼余孽冲突起来,至少要打两到三年才能打出一个眉目来。”多尔衮思忖了半晌,对比双方的兵马实力和战力,得出了这么一个时间。

“诸臣工,你们便照着两年时间给朕算上一算,我大清该如何做,才能在这场仗之中,立于不败之地?”

大殿内原本十分热烈的气氛瞬间跌到了绝对零度以下。几个方才还在侃侃而谈的大人们登时便哑了口,面面相觑,不知道该从何开口。

“陈板大,你是朕和先帝的包衣奴才,你只管先说说你心里的那点念头,说错了,先生们也不会笑话你的。”多尔衮点了陈板大的将,也算是给洪承畴等人一个台阶下。

“主子,以奴才所见,要想打败南蛮子,那就得向南蛮子学。还是要咱们手里有铁,有粮,有了铁和粮食,就不愁没有兵器,不怕没有兵。”陈板大是工匠出身,属于技术派。一开口便是自家专业领域的事情。

“我大清治下,不论是辽东的辽阳,还是关内各地,铁矿都不少,煤窑也不少,同南蛮相比,差距的就是我们没有他们那么多的炼铁高炉。没有那么多的钢铁产量。如果,。。。。”

“如果朕要你修建和南蛮一样的高炉,你能办得了这个差使吗?”

“能,不过,奴才要花主子不少的钱粮。”

“哼!狗奴才,眼皮子忒浅了!你十五爷这次下江南,别的没有弄来,银子可是弄了无数!用银子给你起高炉都够了!”多铎在座位上笑骂了一句,得意的炫耀了一下战功。

多铎的确有资格有底气炫耀战功。他这一次下江南,不但以数千轻骑凭空变出来了数十万绿营兵马,更是拿下了南京城,俘虏了弘光皇帝朱由崧。这样的赫赫之功,就算是多尔衮这个亲二哥,也是要出城十里迎接,行抱见礼,祭告宗庙。

什么收数十万降兵,连克名城,俘虏朱由崧,将江南半壁纳入大清管辖之下,功绩可谓显赫至极。但是这些战功,都是表面上的,最大的收获,是多铎在江淮之间大肆抢掠、征集、缴获所得的财货。

车载船运,运到北京城纳入府库的,便有两万万两白银之多!更有子女玉帛等贵重物品,一时无法估计价格的,也是车载斗量。这些只是列入公账的,更有许多被内务府收纳。多铎自己留下的,孝敬给二哥的子女财货有多少,便只有他自己知道了至于说各位随军南下的八旗王公贝勒,各级梅勒章京甲喇章京牛录章京们往家里运了多少银子,多铎也说不清楚。所以,多铎说银子是眼下大清最不缺的东西。

紧致嫩小被硕大撑开 第三章

徐小鱼把自己顺着一路摸过去的事儿说了,王老二叹道:“我没什么能教你的了,以后……少杀人。”

“为何?”

徐小鱼看着颇为兴奋。

王老二骂道:“杀人杀多了会出事。当年我杀人杀多了,整个人不对劲,看着人就像是看着……就像是看着牛羊一般。后来断了一只手,心中绝望,当时也生出过杀人的心思。幸而郎君把我收了。”

他回身,发现贾平安和杜

文学

贺一脸严肃。

“今日你问了谁?”

“就是问了道德坊外面蹲着的那个老人家,还有问了几个坊卒,一路问过去。”

徐小鱼突然面色大变,跪下道:“郎君只管把我丢出去,不……”

他摸出短刀,猛地想抹脖子。

贾平安一脚踹飞了短刀,骂道:“要死也是我死!”

杜贺叹道:“若是追查到这里……小鱼难逃嫌疑。”

王老二说道:“要不让小鱼远走高飞。”

杜贺骂道:“飞个屁,一走就是不打自招。”

“那……”

王老二的眼中多了凶光,“郎君,要不……”

贾平安一脚踹去,“狗曰的,我不是杀人狂,更不是那等牵累无辜之人,此事……就这样。”

“就这样?”

贾平安回了后院。

“阿耶!阿耶!”

小棉袄叫的贾平安心软,抱起她笑道:“兜兜喜欢什么?”

“阿耶阿耶!”

兜兜现在也就是能叫人,偶尔蹦几句话。

晚些躺在床上,贾平安在想着此事的手尾。

现在最纠结的就是李家的反应,若是李家把纵火的事儿报上去了,那么这个事儿就明朗了,哪

文学

怕没证据,依旧能断定是贾家干的。

李旭家谁会知道?

这等纵火的事儿不可能大嘴巴乱说……

贾平安睁开眼睛,觉得自己很蠢。

纵火的那三人必然会猜到李旭的死和贾家有关……才将令人纵火,接着就被人一刀弄死,这事儿换谁都会想着是贾家的手笔。

那三人在长安之外,但难免以后会泄露出来。

也就是说,此事……躲不掉。

早来晚来都会来,与其左右为男,不如奋勇前进,搏一搏,单车变摩托。

徐小鱼……

这娃真的……胆子大,以前别说是杀人,就算是杀鸡都哆嗦的一个少年,现在竟然成了个杀胚。

做人要有底线!

贾平安的选项里压根就没有交出徐小鱼。

可一旦曝光,抓徐小鱼是必然的事儿。

阿姐?

这事儿涉及宗室,阿姐掺和会火上浇油。

李治对宗室的态度很复杂,在需要时就露出笑脸,不需要时就觉着那群亲戚都是累赘……

这便是典型的渣男。

但宗室被弄死了。

凶手怎么办?

劝说是不可能的,李治看似好说话,实际上骨子里却是最无情的一个人。

你无情,你无理取闹……

贾平安捂额。

这事儿麻爪了。

但帝王看重什么?

好处利益。

这分为两处,公;私。

公这一面贾平安没啥可说了,国子监才将被他砸场子,恨不能把他扔厨房的大罐子里炖了,分而食之。

私……

对于李治而言,百骑就是他的私人力量。

贾平安能用来交换的筹码太少了。

“以前喝多了还嚎叫什么哥无所畏惧,这一下没辙了。”

事情一旦爆发,宗室施压,李治也扛不住啊!

总不能为了老贾家的一个仆役就罔顾律法吧?

“但他纵火在前!”

“可纵火没成功啊!”

贾平安迷迷糊糊的睡了。

半梦半醒之间……

他猛地醒来。

然后披着衣裳去了前院。

杜贺、王老二就蹲在角落里嘀咕。

“郎君。”

杜贺二人起身。

“徐小鱼呢?”

“先前灌醉了他,此刻睡的很沉。”

贾平安蹲下,“此事莫要再议论了,让小鱼安心,我有法子。”

“郎君,你莫要去请罪!”

杜贺下意识的就想到了这个。

“我哪来的罪?”

我只是想和皇帝做个交易罢了。

他回到后院,刚想进屋。

“嘤嘤嘤!”

阿福滚滚而来,一路滚进了卧室。

“咱爷俩睡。”

一觉醒来,贾平安发现自己把阿福当做了枕头,而阿福依旧睡的很香。

起床,洗漱,操练。

“阿耶!”

两个孩子现在渐渐和贾平安熟悉了,也爱粘着他。

贾平安一手抱着一个,挺稀罕的。

“阿耶!”

亲一口小棉袄!

兜兜笨拙的捂着脸,准备瘪嘴。

贾平安颠着她,一直颠的咯咯咯的笑。

“阿耶要吃饭了,来。”

苏荷想接孩子,兜兜大哭。

“阿耶!阿耶!”

“在呢!”

贾平安大乐,“看看,你自家每日带着兜兜,兜兜还是喜欢我。”

得意洋洋的贾平安上衙去了。

在百骑里打个幌子之后,他就溜达到了宫门外。

“兄长。”

今日李敬业竟然值守。

“你为何在这?”

“昨日和他们去青楼,他们非得要和我比试,结果……”

李敬业一脸得意,“我还好,他们都完了。今日都恼羞成怒,说是让我来这里值守。”

男人最怕的就是被人当场碾压。

李敬业看着贾平安,“兄长你这是有事?”

“我哪来的事。”

“兄长你看着就像是……”

李敬业努力想了想,“就像是阿翁那次三日没拉屎的模样。”

边上的军士浑身颤抖,面色通红。

贾平安摩拳擦掌,若非这里是宫门,他定然要捶死这娃。

李敬业唏嘘,“兄长,他们说高阳公主最近可是娇艳欲滴啊!有人说想做驸马呢!”

贾平安从安西归来后,就一直在交作业,三个女人滋润了,他却觉得自己有些往药渣方向变的趋势。

要控制啊小伙!

他暗自下定决心。

“兄长你的脸有些白。”

难道是肾阴虚了?

贾平安不禁有些难过。

“哦,是刚才太阳没照到。”

李敬业突然站直了身体,长孙无忌等人出来了。

长孙无忌看着依旧,瞥了贾平安一眼,眼神平静。

——你这等小虾米,老夫不屑于多看一眼。

贾平安脑补了一番长孙无忌的内心活动,随即请见。

晚些宫中有人来接他。

“武阳侯,跟着咱来。”

贾平安点头,“敬业,我进去了啊!”

“兄长一路走好。”

贾平安:“……”

我特娘的又想动手了。

宫中没啥好看的,一路进殿,李治坐在那里,一个内侍在给他念诵奏疏。

行礼后,内侍起身告退。

李治看了他一眼,“贾家纵火之事朕令人在查了。”

百强大统领家被烧了,于情于理他都该表示一下愤怒和关切。

贾平安看了王忠良一眼。

王忠良回以‘你有病’的眼神。

你什么身份没点那个数?竟然还想着能让陛下清空殿内的人。

李治没动静。

大概也觉得贾平安多事。

可我不是事儿妈,而是事情找上门来了。

贾平安抬头,目光深情的让李治想干呕一下。

“陛下,臣那日听到内侍说陛下头晕目眩……”

帝王的病情是你能问的吗?

王忠良一声厉喝,“大胆!”

大你妹!

贾平安看了王忠良一眼,“臣记得新学中有些记载,只是……不知可是目不能视物?头重煎熬。”

本来不悦的李治猛地目光冷厉,“谁告诉你的?”

帝王的威严迸发。

他定然以为是阿姐吧。

果然,遇到事儿就怀疑自己的老婆,这不是渣男是什么?

“陛下,臣回想到了些。”

李治盯着他,气氛渐渐不对。

难道背后还埋伏了三百刀斧手?

只等摔杯为号,一刀把我剁了。

贾平安胡思乱想着。

李治冷冷的道:“什么记载?”

渣男总算是不再追究这个了。

但王忠良明显的在戒备,还冲着外面招手。

这是想召唤谁?

奥特曼吗?

贾平安收敛心神,“陛下,此等病新学原先有位前辈得过,所以有记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